黄二公子 – 这个葫芦瓶上是什么釉?

【编者按】关于瓷器足底露胎处的干湿的问题,说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凭个人悟性辨别。不过干湿的感觉到底是底胎玻璃化程度高低引起还是风化引起,是一个讨论的好题目。瓷痴小张举的例子不错,论述也有道理,难怪当时悉尼师说后生可畏。

黄二公子:
这个葫芦瓶上是什么釉?

酱釉?

1

老乐:
茄子皮釉?看口沿不太老。

黄二公子:
看口沿不老是从形状上看出来的吗?还是另有玄机?

瓷痴:
东西初看确实不老,宣德的龙纹!纹路过于描摹痕迹了,死板,不自然。这种茄皮紫清才有,彩料太过均匀,老彩其实一直都有涂彩不均的缺点的。清中前康熙口沿是露一线灯草口,(就是白边的)但这只是一张图片的初步判断,宝主得上多图和底图才好更近一步讨论。而且这种高档的东西就看图片其实也很难说得准确,仅供参考而已。

黄二公子:
以前老听人叫蛤蜊光,也只有在绿釉上见过,而这东西满身的蛤蜊光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也算开眼了。

黄二公子:
另外您讲茄皮紫只到清才开始有,但是故宫博物院就有一个万历的茄皮紫碗。

瓷痴:
蛤蜊光、开片、棕眼、浪釉什么的现代都可以做。这些都只能做个参考了。看瓷器得全面综合性去看。其实说到单一地看,胎的干,老比前面这些更可靠些,虽然现在也有真空吸干法,毕竟不多见的。

是我的不对,因为懒的多打字

清代较为流行茄皮紫釉。茄皮紫开始于明中期左右,弘治时期就有茄皮紫釉,多用于双耳尊之类瓷器.

且大多无年款,嘉靖,万历时也有,不及弘治规整。嘉万茄皮紫有深、浅两种。深色呈黑紫,多用于大型供器上。浅者如未熟之茄皮,清新淡雅,多用于盘,碗之类。之所以不讲是明之茄皮紫民间几乎见不到了。

黄二公子:
问您一个傻问题:瓷器的瓷胎所谓的”干湿”真的跟水份有干?古今中外所有瓷器都是从上千度高温里烧就,在这温度下连矽酸盐都变成了玻璃,哪还来水份?如果跟水无关,那”抽真空”作假又从何说起?

不好意思我是做科技的,所以喜欢追根究底。

瓷痴:
瓷器足底露胎处的干和湿,这是通俗的说法,并不是真指其含水量的多寡。这是一个感觉,很难用语言来表达清楚,这么说吧,一个瓷器新的断口和老的断口是可以看得出来的吧?和这个差不多,日久天长,瓷器露的涩胎处是会起变化的。

语言有时候是表达力不够的,图片对比看的就清楚了。看胎的干湿靠悟性,有人看十年还是一头雾水,有人看一眼就记住了。下面图比较典型,第一个清三,第二个现代,第三个解放初,看其变化。

2
2
3

但看胎干和湿也有缺点,就是接底器。所以任何瓷器都得综合看的。这个瓷器我就严重怀疑它是个接底的东西。釉水发木,型也不够,有疑问,底绝对进清三。

5
6
7
8
9

阿江SG:
黄二公子问得好,瓷痴兄答得也认真,学习!

俺理工男理解的干湿也是“感觉”上的,估计和窑口烧制工艺和瓷土品质综合造成晶粒大小结构的差异吧?

瓷痴:
上图有人会说,那就是看瓷器底足有没有破损,有破损就是老。不对,为免误导,我再发个图。下图底足毫无破损,但也可判断它是清三,不晚于雍正。
阿江先生,我感觉就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10

yinny自拍:
瓷痴小张讲解得很到位,我想补充的是,看胎干湿,不是看瓷土经过高温烧制而形成的结晶颗粒大小,而是它风化的程度。明代的胎就干,好像水分全部蒸发了,大盘子也不重,尤其是明中以后,胎体可以做得很薄。

瓷痴:
是的!先生说的准确,风化!就是这个意思。

黄二公子:
刚刚跟一个搞化学讨论一下干湿问题,结论是这样的:在烧结温度相同下,瓷土结晶颗粒大的瓷器烧出来就相对”干”;在瓷土结晶颗粒相同下,烧结温度低的瓷器就相对”干”。根本原因是温度越高瓷器玻璃化就越強看上去也就越”湿”,反之亦然。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越老的瓷器看上去就越干:因为古人无法准确控制温度,成器的瓷器都是在相对底的温度下烧成 (温度太高会把瓷器融化)。技术越进步,瓷器就越湿!而时间会让一个瓷器由湿变干的说法是毫无科学根据的。

如果上述理论是对的话,那么一个明显的推论就是在电气炉出现之前的同一时期同一窑口的东西,大器看上去就会比小器干。

瓷痴:
好吧,黄先生,我给您打败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