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城兄 – 请教瓷瓶

【编者按】说牛城兄是木器专家,想不到也是瓷器检漏的高手,看牛城兄新拿到的瓷瓶。说着说着,才发现好茶美女也捡大漏…..

牛城地主:
今天偶遇一瓷瓶,请各位随便评评. 哪产的? 叫啥? 有多新?

海外收藏瓷瓶1
海外收藏2
海外收藏3
海外收藏4
海外收藏5

牛城地主:
说说来历吧:今天送儿子参加一学校组织的活动,离家开半小时,回来路上看路边有一Garage Sale,就看到了这个。卖主(比我还老的感觉)说是他奶奶留下的,标价3美元,还2美元买了。回家也上网查一查,希望能搞明白,只小有收获。薄胎粉彩瓶是手拉坯做的,非灌浆胎,釉也是亮白釉;两种颜色的绿彩都起鼓儿,其它各色红彩比较平,没有金彩;花枝很热闹,坛里大多不喜欢这路风格的,但有些花的画法就像乾隆外销瓷上的花;底没款儿。

不太知道这种器型的花瓶的名称,有谁知道请告诉一下哈!至于断代恐怕要综合多种特征,很疑惑。我感觉它是中国的出口瓷,而且有些年头了。

难得的糊涂:
2,30年新吧。

老骨董:
可惜有裂纹,不然2美元太值了。要是古董就算你捡漏。

人在悉尼西:
车库有时流出一些好东西。澳洲有一车库发现过去婆婆送的乾隆粉彩大瓶,拿到拍卖行180万被一华人买走了。婆婆闻讯告了这儿子前妻。官司打了几年,瓶判给婆婆。女人要卖房还钱,还律师费。两女儿也跟了奶奶去住。

牛城兄可能捡了个大漏。我看是乾隆的,看短颈可能还档不住。找高手再看看。

宗阕:
地主这是你自己画的,让人看不懂的花卉纹饰。

牛城地主:
宗师抬举俺,俺哪会画呀!这两天网上学习,研究这个瓶子。

法国有一个Samson制瓷厂(大概1830-1969)专仿欧洲各国博物馆级别瓷器,还有乾隆外销瓷,并形成了独特风格而受到藏家追捧。他们的瓷器大都有底款,表面还饰以堆白纹饰,画的花样就像乾隆外销瓷上的花枝,好像都有金彩。我这个瓶子就像没金彩和堆白的Samson。RubyLane有一卖家在卖一有CHINA红字底款的包铜瓷盒子,纹饰风格与这个花瓶很像。这是连接:http://www.rubylane.com/item/196175-J-14302/Samson-Style-Chinese-Ex78port-Porcelain。仔细看花瓶上的纹饰,玫瑰红花瓣的周围能看见明显蛤利光,所以我推断这个瓶子可能是1896年以前的中国出口瓷,画花的彩料里好像没混玻璃白,直接用的洋彩,所以是一薄层,不起鼓儿。还望各位外销瓷高手给点意见。

宗阕:
悉爷,讲洋彩吧,我糊涂着呢。

地主哥,我觉得你应该从这个紫色入手。主花卉我认为是百合,这点你猜法国货
主靠谱,边饰也是,但有趣的是失车菊,那是乾隆的花。欧洲到处都有的野花。

你是不是看见这个了?
海外收藏6
海外收藏7

牛城地主:
谢悉尼老师给了意见,等了快两天了:)))知道您忙!这家Garage Sale的东西全是洋破烂儿,只此一件东方的东西,放在最靠里的角落,却让我心头一震。瓶子上手很轻,可能是胎薄的原因,从瓶里往外看能是透亮的,连花卉的影子都能看见。只可惜有道冲。回宗师,不是它,是有包铜的连着盖子的盒。我对花卉的名称不懂,就觉得那些花像回家贴过的乾隆出口瓷上的纹样。

宗阕:
刚查的说Samson pieces seems to be “better” than the Chinese and have less defects such as pinholes and glaze flaws. 这点你这个正好有。

回家路:
介个彩很迷人,红花的画法也老,就是底有点疑问。恭喜牛兄了!

牛城地主:
宗师的速度就是快,Samson的HavingLessDefects这个特点我就没看到,大家一起研究就是好!大谢!

回家兄,您是外销瓷大家,您能看好它还是令俺蛮高兴的。关于底,修足很工整,没任何粘沙,足高1/4寸,漏胎很白,瓷化程度高。

回家路:
牛兄过讲了,回家只是爱好在学习。回家有一阵子没逛车库卖和古董店了,要努力啦^_^ 也要学着弄几件古家具,也请牛兄多指教。

lili07222002:
是康熙时期的的吗?因为修足明显可以看到台阶痕,希望没有乱讲。

老骨董:
牛城还挺牛,Samson你也知道。 Samson的东西比中国的还中国,不会这么中不中洋不洋。这胎质紧密,底有一细纹,比较考究,应是景德镇的。

牛城地主:
各位大师都能注意到我没在意的细节,在下佩服万分!Lili,确实底足处胎釉之间有棱的,那就是传说中的台阶痕?

回古董大师,都是这花瓶闹的,恶补SAMSON,觉都没睡好,整个儿成搞科研了:))还死乞白烈地拖着大师们一起挨累,这里再次感谢!

人在悉尼西:
回牛兄,没注意才看到。矾红彩浓艳,没完全粉化,透明绿玻璃釉,两层的深矾红灵芝如意圈纹都符合乾隆时期出口瓷特征。精细的花卉是洋花,洋菊,胎子致密,细如膏泥,底釉是浆糊白底。修胎工整,二层台底。很漂亮,口冲用可落韵,也叫漂白剂加些洗洁剂混水,125比例反放盆里,24小时就除去黑迹,变亮釉了。

牛城地主:
谢悉尼老师的点评和段代,看起来俺也有乾隆时期的出口瓷了:))

难怪卖家唯独留下这么一个东方瓷器。应当老一辈儿知道这瓶子很老,告诉下一代好好保存。怎奈老奶奶的孙子(也是老头子了)不知来历,就给扔了。

认同麦兄曾说的,收藏也种是缘分,这不正应了这句话!若不是送儿子,我断不会到那旮达逛GarageSale,也就无缘与之相识喽。

宗阕:
地主哥,这乾隆和 Samson可差着十呢,我看你要做过山车了。

好茶:
我有一对杯碟,花型跟牛老师的花瓶类象,
海外收藏8

人在悉尼西:
回宗师,牛兄的瓶看了,不是洋彩,是的话,这口冲也过百万了【是美子】。清档没记过粉彩一词,只记洋彩。洋彩大都被藏在台北,故宫没人家的多。粉彩是民国时叫起来的,因为分不清洋彩与珐琅彩区别。洋彩是康熙朝进入中国仅有用景泰蓝上,雍正朝是几只瓷胎画珐琅彩碗,量很少。乾隆时大发展,做了几百件洋彩瓷器,他亲自分级,装箱,可见他对艺术的追求,对洋彩的喜爱,在他眼里,洋彩就代表了乾隆时期瓷器最高成就一样。洋彩和珐琅彩都是进口料,界定可从几方面看,一个是用西方的透视关系,特别圆体物,用点状描绘。花卉中间有玻璃白使花卉有立体感。二是使用g

牛城地主:
回宗妹,我起先也并不觉得它是Samson,因为Samson有的特征这上没有。还是觉得它是中国的,只是画给洋人看的。只是搞不清是乾隆出口瓷还是晚清出口瓷。我家有些晚清瓷,用的彩和胎质都与这瓶有很大差别。从来没上手过乾隆器,所以段起代来很费劲。我心态好,更注重学到知识的过程(尽管这次很累),东西是乾隆的还是高兴的啦:))

国公:
一直看好,却看不明白这个瓶。不中不洋,质地超群。

大师说,两层的深矾红灵芝如意圈纹都符合乾隆时期出口瓷特点。我还以为fleur de lis没画好。

2刀 弄出乾隆来,牛,就是牛!

牛城地主:
国公兄好!我开始也以为那红灵芝纹是Fleur De Lis没画好或是初始画法,只是后来改成通常的样子,并了描金。

回好茶,你的杯盘很漂亮,难得的收藏。细看彩色更艳一些,彩的颜色也多一些。看大师们如何评。

人在悉尼西:
使用的是进口的珐琅彩料。清以前用的是五彩,勾线后平涂,一马平川地涂过去,象那京剧的大花脸,一样在全国风靡一阵子。康熙时传教士带进来一批珐琅彩画的瓷器,不仅把文人震焖了,把康熙也惊住了,让造办处研究,中国人嘛,不管你哪的,到我手里就是我的,破译能力极强,但仅鼓捣出玻璃白,玻璃绿,玻璃蓝,老人家等不了了。雍正朝烧造不的多,没达到仿西方画法的程度。都是中式画花鸟为主。乾隆即位,艺术大创新,唐督窑官也下了气力创新不少新品种瓷器。洋彩瓷有了发展。就涉及第三点,画法完全西洋透视画法,人物西人,衣服立体,考虑光照阴影等等。花卉是西洋菊,西洋兰,花草叶蔓都求取西方写实画法,没有写意。朗士宁做督导。出口瓷画工也更受其影响。但不同的是,另一种瓷胎画珐朗瓷器仍然保留传统画法,而且唐英创新很多锦地开光,轧道开光,转心瓶等等新型瓷器。锦地开光是用特制针在器表锦地基础上再划出暗纹,本来锦地就是三次烧造才能完成,一次烧胎高温,二次低温分别烧轧道和暗纹,这工艺就老复杂了,象神一样了。上好,也推动了瓷器的进步。

回家路:
回好茶,看那个fleur de lis很漂亮,画风也是乾隆,底也到代,包浆也不错。回家看乾隆外销,或乾隆期欧仿。后者可能性小。很好的收藏,漂亮。

牛城地主:
看悉尼老师关于洋彩的解释,可以说这个花瓶上的红彩紫彩应该是没混玻璃白的中国彩料,非洋彩也。

悉尼当地时间这么晚了老师还在给讲课,俺们心里都太过意不去了!大师辛苦了,快歇了吧!

宗阕:
嗯,以后看时间晚了就不耽误悉爷了,累坏我可但不起。谢谢您,安了。

人在悉尼西:
口沿的纹饰是乾隆的典型纹饰。花口折腰花卉盘,器型也对。彩料和花卉画工对,胎子对就很难得。乾隆民窑,不是细路,品质比上边的瓶子差不少。但熬到凌晨两点多,总算见到几个乾隆好瓷器,还值。能说说来历吗。

宗阕:
茶姐这来,悉爷问您呢?

好茶:
在市场上淘的

悉爷多谢了,您快休息吧,
我就凭感觉是中国的老物,但不懂断代,小东西还会遇到。
悉爷,我知道有这些东西才一年,非常迷瓷器,也看不少书,在这里学到很多。大的东西店里或拍行有,也方便看或摸得着,但不懂真假,徒呼奈何!

宗师妹妹,这一对大概20e. 查了查,是2对20e,还有一对不太一样。
海外收藏10

牛老师,不好意思,放在这里了,做你大花瓶的小跟班了,不解意吧?

牛城地主:
好茶你也捡大漏了,这对儿也到代又漂亮。这一类的东西应该放一块儿,也省得宗阙归纳的时候多处找了:)

回家路:
是滴!

牛城地主:
关于洋彩,我个人认为更像英法德等欧洲国家画在日用瓷具上所用的普通彩料,施彩较薄,尽管也有玻璃质感,但没明显开片(可能年久之后会有小开片),请参考英瓷Mintons;而珐琅彩都玻璃质感强,法国Longwy上的就应当是俗称的珐琅彩,黄蓝绿彩烧出来就是开片的,只有玻璃白不开片。我家有这两种瓷器,经常看,比对彩料与出口瓷的区别,结论是洋人的彩非常纯正,里面杂质很少。只代表一己看法,请专家们指正。

难得的糊涂:
哇噻,实际证明我对外销瓷没感觉,汗一个!
回头我照下来,台北故宫的乾隆底款继续请教悉尼师。

yinny自拍:
根据牛城兄的网址,了解到这种图案设计居然是中国的,后被法国等西人热爱,红极一时。我这里有很多类似的图案,但底部都有外国制造的落款。看来要经常看看底,无字的就可能是俺们中国的嘞

牛城地主:
难得师说哪里话呢?您在瓷器上的造诣大家有目共睹,只是原来不屑去看而已,否则早淘老鼻子了。关键是您常能接触中国风格更浓厚的瓷器,地点得天独厚。俺这乡下就贫瘠多了,只有小拍,古董店,Estate Sale和Garage Sale,只能就地取材搞研究喽,菜鸟我买什么就学什么。

难得的糊涂:
谢牛城兄鼓励。都是机缘巧合,就像冥冥之中的天意,既然入门了,就一起努力看会有什么样的造化了。

笨鸟东方:
恭喜牛城, 大师评也让我们长见识。只是菜鸟不能全明白。

牛城地主:
谢东方!你很快就会越懂越多的。坛子里专家们的讲解都深入浅出,多看几遍,就会明白更多。

5 thoughts on “牛城兄 – 请教瓷瓶

  1. 这件我看乾隆,没有问题的。修足很漂亮,胎质也很细腻。灯笼瓶的器型也是路份很高的东西。恭喜楼主。

  2. 但有一点,这类东西的胎往往都是从中国运过去的,上面的花卉是外国人后来画上去的,这就是为什么东西看着是中国的,但绘画洋味儿很浓的原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