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藏友各抒己见,营造认真讨论,究根问底的良好学术氛围

『编者按』国内外收藏大潮的兴起,除了对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进行发掘外,难免参杂了很多追逐金钱的商业运作因素。《海外收藏网》论坛的建立,就是想为中华文化收藏正本清源。从过度的经济考量中解脱出来,对中国历代的艺术品进行相对系统,详尽而认真的研究。这就需要大家各抒己见,热烈讨论,剥茧抽丝,层层深入,在讨论中加深对收藏品的理解。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去除功利心的干扰。

对于一件收藏品,我们有机会得到大师们的讲解。我们可以全盘接受,也可以对大师提出质疑。在这样的讨论中,比较深层的问题可以浮上水面。

我们有幸,能得到像悉尼大师这样有经验,有人品的专家指点。悉尼大师秉承了老父和师傅耿直的脾气,不讳言,不回避,孜孜不倦的给大家传授古董知识和做人的道理。喜欢悉尼大师的话:“希望能心平气和的探讨,提高,我愿意这样,对藏友…..我的视角会拟补你的不足,如果在一起聊几年,我不会定格,你也会今昔不同。”悉尼大师并不是居高临下的一言堂,而是愿意在和大家的讨论中一起不断进步。

转贴亿言谈藏友在《将军罐的器形和青花》一贴中和悉尼大师的讨论:

亿言谈:
请点评一下这个将军罐的器形,年代,画风和青花。谢谢!

将军罐1

将军罐2

将军罐3

将军罐4

……

人在悉尼西:
器型不像光绪,气魄雄伟,倒象康熙的,细看器口稍高了些,下腹收的有些急了一点。画风挺逗的,两个主角都在笑,我也想笑。这是老百姓耳熟能详的周王谓水遇姜子牙的故事。可画的人物都是明代衣着。姜公帽子乍看以为明么李自成。他身后的周王跟班竟穿了件明代衙役的马甲,两肘弯不是丁头鼠尾描,但画者一定学习过素描,觉得这地方需要暗下去,于是用素描笔法画出来,没了古法的味道。同样的素描平行线又在他的身后的树干上出现了。人物画工不古,现代人五官明显。

青花不是康熙的翠毛蓝,不紧贴胎骨。画工水平不达。是不是光绪瓷尼?分析看看。光绪胎质普遍疏松,看不到底,底边,盖的露胎处看,比光绪瓷要瓷化程度高,就是说胎子淘洗的太干净了,对玩古来说这可不是好事,意味是科技发达的技术干的。光绪青花就三种,褐黑蓝,深蓝,极浅蓝。这瓶的青花不在这里。康熙青花一笔下去能出来不同的笔韵,这瓶子怎么看,只有浓淡两色。也找不到康熙分水的各色的皴法。实事求是说光绪画工笔道不如康西但还是有力的。这青花画的沅点儿,没古画工层林尽染,山峦起伏的感觉,总担心姜子牙会被他头顶的洞石给砸了。可见太草率,全无古意。釉太薄,胎是手工拉的,康熙,光绪两朝民窑多挂化妆土,所以比这罐子白。康熙瓷常说口出边,就是加了白化装土的源故。光绪专仿康熙,什么胎,釉,化装土。。。都仿,器型,画法有时象点儿,细看还草率。整体看胎还有点湿湿滑滑的感觉,人物没古画法的灵秀气,山水层次感不足,纹饰线条不自然。我不敢说了。。。。亿言兄个人修养好,不会走吧?

亿言谈:
谢谢悉尼大师的点评。来这里是为了向你和大家学习和讨论交流的。对同一件器物,特别是看图说事,不同的见解和看法完全可以理解。这也是这个论坛的初衷吧。所以大家放心畅所欲言,亿言是愿意与大家共同分享,共同提高吧。这个将军罐,相片和实物青料颜色釉水有差别,如果你上手看也许你会有不同点评。当几年前买这个青花将军罐时 (当时拍卖公司到代是circa 1600-1700s),我也是看上了漂亮的器形和画面的故事。当然瓷土用料,青花用料等等也有考虑。我想与大家探讨一下将军罐的年份与器形之间的规律。您认为这个罐子器形像康熙,但您曾上过一个康熙将军罐,敛腹完全不同这个罐,那么不同器形在断代中有多大价值?特别是请你能评评它的器形,如口,肩,鼓腹程度,敛腹趋势各时期有什么规律吗?例如雍正时期瓷器造型不同于前代,它就没有康熙时期的浑厚古拙之风,但更典雅精致,外形线条柔和圆润。另外,虽然清期以后瓷器大多集中在景德镇,但画工肯定从师也有不同。不同画工画风技巧必然也有不同,作品也会因人而异,那么点评时也就见仁见智。当然,综合考虑方面,没有你这样的功底,点不准是可能的。

上次你点评的康熙五彩,我其实也有不同意之处。特别典型的康熙清花五彩,红彩鲜艳有层次,不象光绪的红中泛橙而漂浮于釉面,手感粗糙。黄彩透亮清新不带粉质也不同后仿。绿彩光泽透亮,厚如琉璃。最典型的是康熙紫,发灰,放大镜下有碎纹。。。等等

贴将军罐图

将军罐5

宗阕:
忆师,您写篇具体点的,发首页里,这样说不太完整。探讨很需要深入。

亿言谈:
宗师,谢谢抬爱。我是学理科的,文笔笨拙,收藏中又是一个菜鸟,眼光愚钝。且又贪心好大器重器,没少吃药。在文人大师芸芸的收藏坛子里,怎敢拟文发首页。我还是想到那说到那的发发贴吧。

宗阕:
亿师,我也是学理的,悉尼老师说学理的上手快,这坛子不是文艺原地,是藏友之家,你写出来,大师可以更详细的讲解。我们也好跟着旁听。

人在悉尼西:
学习古玩是学一门科学,国内时带的学生理科生入门快,文科的路反而走的曲曲折折,是体会非定论,总的和个体区别。古玩属比较类学科,所说的标准学。现在主要靠眼学。目前是这样,将来也可能改变,但历史是真实的现实,有迹可循。我建意看看耿老写的明清瓷器鉴定,网上评论瓷器依据也是抄这本书的。将军罐也好,花觚,观音瓶,棒槌瓶,梅瓶。。。。。茶壶的器型在康熙时期的一步步演变画的,说的清清楚楚,你的器物边的是康熙早期将军罐器型,下边是康熙晚期将军罐的器型。看器型不仅我们看,全国五万文博工作者百多万瓷器爱好者都作第一项,并且是重要一项依据看,都很看重器型的。但器型不是唯一的,拿器型否物件我也不赞成。它依据基础是器型是带时代审美特征,是政治,文化,经济,艺术的具体体现。简单说,是当年流行的,皇上喜欢的等等。当年也问会不会出错看个,回答是各朝代都有自己流行的独特款式,鉴定上能事半功倍。看张拿红本本的照片,你定不了年代?一定追问是河北或山东才能定吗?说这罐腹收的急,就是说器型不符合康熙。不是早期造型。接近晚期器型,但肚子太大了。后仿器不在那时代了,就拿不准器型,做的不是上大就是下小,不能正好。光看书没人讲,有疑问常解决不了。你可能看不到,很多专家从康熙的用料,取材,配方,工艺,人文,历史。。。。考证,内部,刊物上论文很多,器型鉴定是一致的。

编者喜欢上面的讨论,很多问题得到了更好的解答。悉尼大师前面对“眼学”的定义做过解释,还曾提起过老一辈的师傅靠手摸就能为瓷器断代的“手感学”。对古董鉴定的方式是与时俱进的。在互联网发达资讯交流便利的今天,在很多不能目睹实物的情况下可以看到千万里外传来的照片或视频,这就不得不对“眼学”的范围作出引申,编者认为必须做好两件事:

一.藏友们要完善对收藏品的照相技术,最大程度地复现藏品的真实面目。在用光,取景,颜色上要把失真减到最小。这样就可以避免给千万里之外的鉴定带来困扰。

二.藏友们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在千万里外传来的照片能排除所有的视觉干扰,直接抓到藏品的本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