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大师讲故事

【编者按】连下几天外销瓷雨,喘口气,听听悉尼大师讲故事。故事生动,语言独特,活脱脱一个邻家大哥在娓娓而谈。故事源于收藏爱好新手Zhangsen对大师追问元青花龙纹罐,心想捡大漏,悉尼师的回答。

悉尼师提到:人家问启功大师那些字是不是他写的,启功大师笑笑说:这些字都比我写得好。编者一时大惊,拿出自己手中启功的字和网上真迹再三对比,不得不承认,介字写得比启老好!呜呜….

人在悉尼西:
你说的是至正时期进口料,很短,量不多。大量进是后来明永乐的郑和进的,他是穆斯林信徒,始终想去朝圣,最后如愿以偿。我接触的大部分都是云南料。

局中人自觉不自觉的总忘了,或忽略一个常识。古玩自古【中国,不是安思远的国度】就是一直王公贵胄的专利,不是我辈百姓玩的,这里还好,国内有多珍贵古玩,说不定意味有多大风险。今天极品古玩仍然在社会上层流动,从不曾飞入寻常百姓家。好东西要么在故宫,各大博物馆,要么在大收藏家手里,要么被企业购买走了。认识几个古玩城的店主,都有一两件镇店的毫无争议大开门的官窑器,明代绳纹玉镯,老青铜像,汉代精品石雕,他对哪儿来的从来笑而不答。

讲一实事。90年代末,台湾有一个姓蔡的商人看了几个拍卖会后,就拿了400万现金到北京文玩市场【捡漏】。遇到一人曾承诺可以把故宫的瓷器带出来卖给他。他还信了。这位故宫【内部人员】表示,下班时他会把瓷器装背包里,放在故宫门口的传达室里,天黑自取。几年后蔡先生带他的宝贝参加拍卖会时就被识破了。当时查了一阵子,案子破了,钱确追不回来了。

收藏从来不是只赚不赔的,你有可能赚,但可不是只赚钱,特别是新手。现在的制假水平越来越高了,老藏家都打眼,收藏是火爆,良好心态太重要了,不熟悉的东西千万不要买,除非你对它很有把握了,没人教,没多少收藏知识,懂一点名词,懂一点鉴定点【都没造假的懂的多就更糟了】,买东西有几层胜算呢。这一行现在呵,讲的已经不是卖家的信誉了,而是买家的眼力,无论是遗产拍卖,车库,还是苏富比拍卖,整个收藏市场就没保真这一说,买了打眼货是买家自己的事。买家与其说被卖家骗了,倒不如说被自己骗了。总以为自己运气好,以为自己有了眼力,是可以花小钱去捡漏了。古玩市场现在可是【天黑路滑,水深蟹肥】呵。这里列子讲两天都讲不完呵。

张兄不要对号入座呵,我这里没一句说你的。故宫也收过一次假的。河南一个工匠为了提高仿制唐三彩的手艺,高仿制了一件,落入古董贩子手里,几经转手,后来竟在故宫一次抢救性回购中被国家文物人员以80万高价当真品收购。这里因此名气大了,形成个唐三彩村。

一个景德镇的匠人90年代带了几个仿制官窑瓷器出境,被拦下,邀请故宫人员去鉴定,专家定的是真品,这下匠人被拘了,他央求说,去我家看看吧,真不是明朝的,家里有一床呢。

园明园十二生肖是意大利人,中国的宫廷画家朗士宁设计的,1860年英法联军掠走,流失海外。2009年佳士得拍卖兔首,鼠首,中国商人蔡铭超分别以1400万欧元拍下,后拒付款而流拍。2013年法国藏家皮诺几经周折把这俩兔,鼠首送给中国。现藏国家博物馆。这是很珍贵的藏品了。故宫一老专家去兰州一领导家,在那三层小楼里,竟赫然见到了一个兔首。事后好奇,问真的吗?真。怎么可能有俩?怎不可能,不过皇家一水龙头呗,坏了咋替代,总有个配件不是?感慨精品在民间呵。

启功遛潘家园时,看自己的字被卖了5元钱,气的说,我买20张,买家都不看他,把20张字卷好了,找不到包装的报纸,随手拿了一张启功的假字一包就递给他了。回来讲起这事,一老朋友问他,写的怎么样?别说,比我写的好。那就是假的喽。老哥俩笑成一团。

也是兰州三富商请一专家去鉴定家中收藏,三人合买了一屋子历代珍宝。参观完毕,满怀期待,【哪件宝贝最老呵】。老专家说,想听真话还是假话?真话真话。真话这屋里你们仨人最老了。有的箱子一打开就让他关上了,一股化学药水味都呛人,当时,他们就看纹饰,图案就激动的买。

地铁十里河下车后,四周是高架桥,凌乱的家俱,建材市场,几栋古玩城就在这里,主要卖文玩杂项。这类古玩城京城共有五六百家。玉翠,字画,佛像,红木不一而足,生意兴隆。这里的旅馆早在20年前就不正经做旅馆的生意,而是100元四小时高价租给全国各地的供应商和进货方谈买卖。背井小巷里还有不少的瓷器,玉石的加工作坊。这里有一个北京古玩界大名顶顶的【成浦旅馆】。

现在这成浦旅馆就还隐藏在建材城的后面,没动迁还是一古旧门楼后边,三面两层小楼环抱一院子,不大的地方停几辆卸货大卡车。不问路,极难找的到。过去只是一廉价旅馆,90年代文玩市场开放后,各地来京的文物人员来京交易的都来此落脚。到了周五,各房间床板一掀,门打开就成了流动摊位,现在都被买下来了,成了固定摊位。所谓旅馆徒有其名了。

这里拥有古玩所有热销,冷门。王羲之成捆,和田玉成纸箱装,象蔬菜一样批发贩卖。文玩店主几乎都来过。无论网上小店,还是高级的古玩城都得和这里互动。

批发市场的学问很多了,比如,一串99籽的佛念珠,如果先问材质,摊主会告述你,这是上好的沉香料。如果你来了就直接问价格,他会报出一个15元的价。一块雕工尚可以的玉牌子,店主对顾客开价400块,【不是好玉,不骗你,但工艺不错,雕工也算值了这么点儿钱。】又进来比如悉尼这样的相熟的行家一类的,店主会站起来打打招呼,小声俯耳【悉尼老师您来对了,玉牌批发15块,给您的算10块,随便看】。把悉尼吓的一跳脚。怎么这么便宜?看不出哪儿不好呵。拿手里打手,也发凉,有绺,裂和黄,有集中的漂花。只是没拿放大镜看。店主大方解释,行内就讲实话嘛,这不是真玉料,玉粉压的,就象做月饼一样的,面粉和好,拿模子一压就成。绺裂是撒氢氧化铝了,漂花都是手术刀点绿法,表面都是蜡,樹脂,火一烤绿都走。卖400元?有生意就做呗。给你可是低价。这都赚钱,进价多少?心里打鼓都。三家相邻的琥珀店,悉尼自称是消费者的走进第一家,报价是160元一克。去第二家想一想就换了个身份,自称是网上的淘宝店的店主,对方报价是80元一克。进第三家时悉尼干脆就喊【来抓货的】,价格竟降到了45元一克。东西上了手,绝对都是一样的货。当然是高仿品。还有不论克的吗?有。这些10块一串,这些50元一串。50块的能浮。能浮指的是琥珀在盐水中能漂浮起来,这本来是鉴定琥珀的方法。

在一过去相识的画店里,山西口音的老板说刷画可以当场完成,也可以在不远的村子里做旧做好了再运过来。前者可以根据我的需要制年代,一般是河南的唐三彩村,安徽蚌阜的玉器,河北的古画,景德镇的瓷器,山东维坊的青铜。。。。现在山西的也跟上了。【你是刷什么年代的,汉代?不对,郑板桥刷汉代有点儿过,刷清中吧。】只不过画心是两只猴嬉戏,郑板桥好象画竹不画猴子。这不行。那你看这个。这是双氧水刷的,来回几次,紫色效果一风干,果然有古画的神韵了。只是有经验的一闻有双氧水的味。这个酱油刷的。也不行,舔了有咸味。那只有这了,这是怎么弄的?这看不出来了。这是偷艺学的,也是批量做法,找一黑屋密封不透风的,新画挂进去了,再把破稻草,旧毛毡点燃了扔进去两天不开门,薰的黑黄纸脆的,古画就可以去市场了。这种低级做旧只能唬唬爱好收藏的退休老头,小白,外行,闻风而来的老外。老外在潘家园兴冲冲地扛一卷画走的还不少。但有时久经沙场的也因不慎翻了船。

【我这是十对新鲜的核桃,亲眼看着他蹲那里剥开的,那人手是黑的,盆子里的水都黑了,谁能想象得到尼。】王老逛了20年的古玩市场了,杂项家了,把核桃买回家了,怎么相对都感觉不对,不是这手感呀,打火机一点,着了,槊料的。新鲜核桃外面包着绿皮,剥开时会发黑,人手也会被染黑,因此看到现场剥,手发黑,一般以为差不哪儿去。这哪儿是做假呵,这是影帝呵。王老边说边叹气。

一老藏友拿了一块虫珀述苦,【在家里说真琥珀里面有个虫子,多罕见呵,致少卖一万吧,我侄子听了花五百大元买回来的这块,里边十多个蚊子,这是特马的蚊子开会被粘住了。】

2 thoughts on “悉尼大师讲故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