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桥捡漏的古画和悉尼大师的释疑

【编者按】是捡漏的高手自是什么都捡得到。小桥不但会捡瓷器和各样宝贝,连有故事情节,人物众多的古画都能轻松落入囊中。编者上《雅昌网》书画版,眼睛里一片低仿头晕晕,真画凤毛麟角难相见…… 小桥一出手,古画轻轻落囊中。

说是几度欢喜几度愁,好画到了手,倒又犯了难。到底是什么朝代的画?画中故事讲的是什么?古画怎样保管才不会损坏?小桥有太多的问题要求教。

坛内有高人,一介兄支妙招谈保养,南山兄鼓励说捡大漏,悉尼大师一出来,秒杀大伙皆叹服。

说悉尼大师是瓷器专家,其实悉尼师是通才,在书画鉴定上自有绝招。悉尼大师熟悉历史,原来就是历史系高材生;悉尼大师善画画,对古今名家多研究;悉尼大师对画的分析鉴定,从故事,到风格,到材料,到技法,到裱工,几管齐下,大家不服也不行。编者原来认为昭君出塞骑马走旱路,听悉尼大师释疑,认为言之凿凿,很有道理。

小桥流水:
一幅古画,有太多的问题要求教.

小镇的医生过世了,把财产捐给了图书馆,图书馆进行义卖,这里没有牟利,买卖都是公益行为。医生的收藏里有一幅中国古画,一幅日本古画,据说二百多年了,还有几副类似仿古出口绢画及瓷器。。。

小镇人民显然对亚洲文化不感兴趣,都涌去挑选木质家具和铜器了,我虽然不懂中国古画里的故事还是把它和仿古绢画买了回来。画高132厘米,宽56厘米,宣纸,颜色已呈棕柘色,画面有二十个人物,应该是某副画的一部份。

背景远山,一辆牛车和看似送亲的队伍,不知为何人物都不快乐,表情哀怨,大部份向左看,一位女士坐着车里,外面侍女捧着”印”,码头来个凤船,有龙越出水面和凤船一起行走。。。船上有两位头上有羽毛”少数民族”打扮的来”迎亲”?

人物各个高鼻梁好像唐朝的,在猜想故事,文成公主进藏?

请问专家们看哪个年代并如何保管呢?

1
2
3
4

一介夫:
这画看古,先拿下在研究哈。

西门祝:
画不错!注意不要日晒,不要受潮,不要虫蛀。。。

小桥流水:
好像很难保存啊,边儿上已经有损坏的了,生怕哪天灰飞煙灭啊~~~

再在灯下照一张,希望清晰些,宣纸上有金点,这图非常接近原色。

5
6

一介夫:
这画宣纸氧化严重,宜在干燥低温处,原样(原样是卷起,就卷起)平放保存。
主体娶嫁,有洒金,画工精细,该属宫廷作品。
有无题词,签字,落款,印章?

南山一棵草:
这张工笔人物画的非常好,古,小桥这张估计捡漏了(偷笑呢吧),画上人物像是唐宋年代的,谁画的这可太难考证了,你认真看看大旗上有没有字呀,你说的文成公主说不定还真是。

回家路:
包浆老道。绝对是漏了。

小桥流水:
回一哥,画是一个故事的局部,无章无款,托过,不知裱过没有,被固定在一个架子上,平铺状,后面有一层包装纸,中间似乎是木格,画是固定在木格上的,我也不敢取下来,看见的时候喜欢,买了就头痛.

回南山,旗子是侧视图,看不见字,拿放大镜找了一圈没有一个字,车棚上有符号模样,不知是装饰还是什么,几个人物衣服的图案是金色的花。还有,不是几刀买的,先不能高兴太早。。。

回回家,画也要看包浆?如果能有一层保护膜我就不发愁了。

大车上的符号,藏文,阿拉伯文还是装饰?

7

一介夫:
小桥,知道了。国画来到国外,很多都被这样处理了,尤其是古画。有两种可能:

其一,是为了和墙壁上其他艺术品匹配而裁出一块,装入镜框;
其二,原画轴已经损坏,裁出其中主题或为损坏部分,如框保护。

建议保持原样,不要取出。取出就不一定能完整放回去了。如果是我,一定会平放,以减少重力的作用。

小桥流水:
悉尼大师能给此画断代吗,谢谢啦。

人在悉尼西:
试试看。没款没印的画第一步先看故事。古画都有主题,中心,这中心是迎亲的队伍。大家注意有三个人帽子是相同的,打旗的,车轮边老者,后面和赶来的人说话者。其它人多身带宝剑的护卫,拿笛,苼,喇叭的乐手。通常接亲的人是外部人,包括拿条儿旗的人也是唯一穿靴的人。

哪儿代的人呢?唐代妇女梳大半圆厚髻,眉心点点,樱口。衣饰不再这么保守,开一字低领,不象这女主角还有批肩。男服也与唐不同了,特别帽子。男服装,帽子,女服饰和发饰都显出汉代特点。河里有人相送,龙船,凤船相随,男主角从龙船渡到凤船相送,其情之急,其意之诚,透过面部表情,轻抚船栏杆焦急之态表现出来了。不是文成公主,主要是送,迎亲队伍过简单,人物服饰不对路。也没有突出父王亲送的画的例子。迎亲人也不象土番王服饰。明代祖训第一条就是不和亲,不割地,不赔款。。。。。宋也没有和亲。这女子是从凤船下来到陆路的。恃女捧的该是附马等级的王印。船上男主人的表情,看出女子担负了重大的使命,有对女子的不舍,有对女子完成扶佐社稷的期许。感觉是昭君出塞的故事,汉元帝送昭君的情景。来接亲的是呼焊邪单于了。

车棚是汉代装饰,造型,高大的木轮是草原常用的牛车。送亲汉人的宝剑几乎插在腰间了,通常宝剑挂的越高,年代越久远。画上的人都是三捋胡须。龙,凤画的是明代特征,人物服饰,帽子,细看都有明代遗迹,还不全是汉服饰。画工是白粉施面。水,山,花画的都不精致。宣纸的金不是洒金宣,是画在人物周围的散金点。这些特点都是清初民间画工的画法特点。个见是到康熙的民间老画。

牛城地主:
悉尼师才高八斗,敬佩!

人在悉尼西:
谢牛兄,不敢当呵,个见,大家还没说呢,一定有好的,可学的视角。

踏雪寻梅:
敬佩的无语。

南山一棵草:
悉尼大师说的很有道理,但我还是倾向于文成公主进藏,一看就是出远门,画面中出现了龙,证明这是龙种,皇帝的亲女儿,历史上皇帝亲女儿外嫁的最有名的就是文成公主了。印应该是册封松赞干布的,十五年(641),文成公主在唐送亲使江夏王太宗族弟李道宗和吐蕃迎亲专使禄东赞的伴随下,出长安前往吐蕃。松赞干布在柏海(今青海玛多)亲自迎接,谒见道宗,行子婿之礼。之后,携文成公主同返逻些(今拉萨)。文成公主在吐蕃生活了近40年,一直备受尊崇。

一介夫:
悉尼大师功底深厚,见识广博,分析透彻 – 学习了。谢谢。

lili07222002:
悉尼大师:我有个问题为什么会有河水呢?会不会是迎不是送?

会不会是…文姬归汉图?

人在悉尼西:
想了,吹喇叭还是迎亲。曹操级别不会坐龙凤船。好象文成,文姬都和河上龙凤船关系不大。昭君貌美,古时四大美女之一,自持貌美就没给画师毛人寿好处画脸时被点一志献汉元帝,被冷落三年。单于请婚,昭君不甘红颜老去于深宫,自请出嫁,其它宫女嫌荒僻冷寒之地均退缩,皇帝以为是个有大庑子丑女,就收为女儿封为公主。接亲那天,昭君亭亭玉立,雍容华贵,立显得六宫粉黛几无颜色。【汉元帝似有悔意,但接亲人已到,恨恨得立杀画师毛人寿】。昭君和亲,力促汉匈和好,换来了六十年的边境和平。功不可莫。

牛城地主:
跟悉尼师学历史典故,长学问!同时也自省一下,真真儿的是有文凭没学问,汗啊!

西门祝:
赞同悉尼大师对画中人物的看法。
小桥这画状态不太好,要避免大动作。保存的方法,听一兄没错。

南山一棵草:
有一疑问请教悉尼大师,那印章应该是册封用的,当时单于以上国自居,会是册封单于的吗?

人在悉尼西:
也可能是公主印。和亲在请婚阶段就有类似谈判的形式,一般由请婚国纳贡,但宗主国往往会给回的更多,汉大臣评论【几于与市】。还有一种含义,和亲我是你岳父了,你要称臣呵。生了孩子,当了王,我是你姥爷,舅舅了,你不能攻打我呵。其实很多封公主和亲的都不过是宫女。

南山一棵草:
谢谢悉尼大师讲解。

小桥,悉尼大师看过的都是高大上的古画,这张自然不入他的法眼,这幅工笔人物,当代没多少画家能画出这样的功力,草哥还是认为你捡漏了。

lili07222002:
谢谢悉尼大师分析。崇拜大师知识渊愽。

宗阕:
桥,这画没有虫蛀,还留有金。

渡河是个很有意思的事,还有就是拿帆人的帽子和装束,还有公主竟然坐牛车啊?

汉代女子一般梳高髻不带首饰,唐代女子这样的发式是侍女多,悉尼师破解了不伦不类的混搭服饰。唐代和亲据考有15次。

你问的车饰图案,看不太清,是字还是花?

小桥流水:
回宗师,细看应该是纹饰而非文字。过河不会是雅鲁藏布江吧?

小桥流水:
谢谢大家,尤其悉尼大师的详细讲解,感动的快哭了。

再上各个人物的细节。图没有虫蛀,远山,树木,山石是写意,人物河水等是工笔,每个送亲的人神情悲怆,大有一去不回的感觉。。。

8
9
10
11
12
13

笨鸟东方:
悉尼大师学识渊博,见识卓越,认识您是我辈荣幸。故事是送亲无疑。昭君出塞也合情合理。只是船上随行人服饰让人不解。

小桥流水:
悉尼大师观察入微,真是龙凤两条船。东方兄说的对,船上两个人头上戴的什么呢,像羽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