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林访友图 – 诗画唱和

【编者按】在收藏大潮和金钱紧密挂钩的年代,不要说是传世珍品,就是书画家本人也是论尺计算的。能有雅士以研究,讨论,探索为目的,把收藏当成陶冶性情,增加知识的爱好,依然保有一块心灵的净土,也就是我们在海外的游子享受收藏的乐趣了。

悉尼大师,除了古董知识渊博,是位循循善诱的好老师外,六艺皆精,是中国传统文人的典范。悉尼大师的画,循古法而不拘泥古法。笔墨之中可见创意。这幅寒林访友图,近处古松参天,红枫迎风摇曳。远处群山叠岚,云遮雾障。有红氅高士经小桥访雪庐中之好友,桥下流水潺潺。画面近远搭配恰当。红氅高士虽居画面右下角,但位在全画色彩布局的中心点,是绘画高手常用的一种技巧,整幅画飘飘有出世之感。

有了好画,自有高人写诗唱和。远离了城市的喧嚣,有的是怡然自得的情趣。诗情画意,不禁让我们想起先秦的《击壤歌》。《击壤歌》是中国歌曲之祖,《帝王世纪》记载:帝尧之世,天下大和,百姓无事。有八九十老人,击壤而歌。歌中唱道: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庄子·让王》中写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于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这难道不是我们处世应抱的潇洒态度吗?

人在悉尼西:
贴一张新画的寒林访友图。

海外收藏悉尼大师画1

好茶:
谢悉爷,我先饱眼福,再等大师们上课:)

lili07222002:
先睹为快,呵呵,是真正的博学家。

老邁:
不懂畫,只覺得那排山要有點虛實,錯落開來添點層次感會更好。正中的大石有點屏風的作用,妙。那一抹紅葉是楓樹?稍覺孤單,突兀。或是在寫早春?俺胡侃,悉尼師別怪哈。

笨鸟东方:
不懂画,画的意境很美。层峦叠嶂,云雾缭绕。 如山的层次感强烈点,可能会更美。笨鸟评大师,大师不会个怪吧.

南山一棵草:
悉尼大师真厉害,样样精通

西门祝:
色彩对比好。主要人物占色彩布局中心。

踏雪寻梅:
好意境,饱眼福了。

回家路:
介个要是画在瓷瓶上该多美!

好茶:
画在瓷上会不会就是浅降彩?

牛城地主:
悉尼师学国画有多久了,功力了得!看起来俺也得尽快开始学画画了,等学好了就在瓷器上画。LP给我买了很多日本FUKAGAWA(深川)鎏铂金边的日用瓷,就等着将来画我的画再烧哈:)

小桥流水:
挺有古意的,悉爷那边快冬天了吧?

人在悉尼西:
回牛兄,22岁有缘在单位遇到一老艺人,开始学国画,花鸟,山水,练到现在仍在学习。画瓷画更难些。刚到澳洲生活没着落,去花盆厂画花鸟,四君子图,干过一年多,厂家说销售提高两成。釉料画不熟时粘笔,面积小很难画。澳洲卖的电窑才千多元。

回小桥,悉尼现在是初冬,常年没雪,所以这边香港,广东人很多,气候上没障碍。儿子还穿单衣到处跑尼,我年纪大了,毛衣早上身了。

牛城地主:
悉尼师您画瓷画吧,我们收藏,等将来它们一定价高!不说别的,您是古玩鉴定专家里面画得最好的,不出名才怪?!就不知您有没有兴趣啦,哈哈哈

老邁:
無涯雁字已隨風,醉葉秋袍相映紅。信步山前尋小徑,小橋流水到晴中。

牛城地主:
老迈兄文才了得,赞!

踏雪寻梅:
诗和画相得益彰。 都好有才气。仰慕!

牛城地主:
和迈兄, 见笑!

峻岭丛山阵阵松,秋风掩映点点红。人在桥中情难抑,有朋万里探庐中。

老邁:
難得牛城兄有此雅興,俺也續貂一把。

步入寒煙去聽松,坊間彈鋏贈和封。空山老葉晴時彩,只待人來煮雪冬。

好茶:
您们这些大师爷们可真行啊,博学多才,还能吟诗作画,知道中国精英的一大部分到了海外,没想到,最精华的相聚在此,哈哈,敬佩敬佩!

5 thoughts on “寒林访友图 – 诗画唱和

    • 斗胆给悉大师提一点建议:
      1。此类国画该属于中国式的Impressionism, 即印象派。印象派与写实不同,其创作不一定取材实物,可以从想象而来。该作整体布局有待改进,画山需有峰, 画水需由源,峰为主峰,源即来源。虽然主题是人,但背景也需有突出的地方。
      2。近景景深尚可,远景景深处理尚欠。瀑布之水好像是抽水机从背面的沟里抽上来,缺乏景深之故。瀑布右侧的山几乎如墙如屏,机械呆板, 显得山峦如此单薄。理解大师在景深处理上不仅利用上下幅面,而且也试图利用左右幅面,试图越右越深来处理,想法很好,手法稍欠。而且,人物如能置于景深最前缘,则主题更突出。
      3。整体色彩处理单调,缺乏对比, 有阴阳错落之感。画面寒气如深冬,红叶如仲秋,流水似夏, 池塘若冰。
      外行之见,一人之偏,学生说错之处望大师海涵。

      • 山体确实不够厚重,水源倒是有山间飞瀑,只是近景水流过于湍急,这样的茅屋属于危房,这不是探友,是来救援的。总不是拆迁吧。

        至于四季景致交错出现倒也有可能,只是层次需要斟酌一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