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公 ZT 祖传的明器—小说节选

国公
祖传的明器—小说节选

“老板,您这可以帮忙鉴定吗?”

还没等楚琛把话说完,就看到一对中年夫妇,抱着一只估计有五十公分的大罐子走了进来。

“可以的。”冯正坚回答道:“不过光鉴定的话,可是要付费的,一件一百块。”

中年男子点头道:“行,不过可以开鉴证证书吗?”

冯正坚笑道:“呵呵,我这鉴定证书开不出来,只能开鉴定意见书,毕竟我这不是什么国家权威机构。”

中年男子闻言有些不乐意,不过他老婆瞪了他一眼,于是只能说道:“那就鉴定意见书吧。不过您得给我把东西估个价。”

“可以。”

“那您给看看吧!”说着,中年男子把罐子放到地上。

冯正坚招呼了楚琛一声,而后两人一起走到罐子之前,仔细打量起这只罐子的特征来。

其实刚才中年夫妇进来的时候,楚琛已经看出眼前这东西就是一只谷仓罐。

谷仓罐的正式名称叫做魂瓶,又称为堆塑罐,是一种明器。它是由汉代的五联罐演变而来。是咱们国家长江中下游地区三国两晋时期墓葬中特有的随葬品。

眼前这只谷仓罐,是一件典型的越窑青釉的作品,器身为一长形罐,鼓腹,平底,施青釉不及底。

顶部口沿下置四只小罐。间塑五十二只飞鸟,上部正面镂雕崇楼飞檐,楼下立双阙门,阙门两旁塑九个坐俑和狗、羊等走兽,下部罐肩一周贴塑龟、鱼、蟹。

谷仓罐上面所塑之物,往往象征着死者生前的社会待遇和家庭状况,并且希望死后到达所谓的“冥界”依然能够享用。如果魂瓶上堆宿繁多。则可能是社会等级较高或非常富裕的墓主人。堆塑相对简略鲜少,则相对地较低,也有毫无实物的管瓶。

这只谷仓罐虽然制作的还算精细,堆塑也算是错落有致,主次分明,不过它上面的堆塑只不过是一些平常之物,说明墓主人虽然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但也不会太高。再加上这只谷仓罐还有一些损坏,因此,这只谷仓罐的价值最多也不过一两千而已。

冯正坚把东西仔细看完之后,就对中年男子开口问道:“这位先生,冒昧的问一句,不知道这件东西您是怎么得到的啊?”

中年男子脸满得意的说道:“还能怎么得到的,祖传的呗!”

听到这里。楚琛差点笑出声来,谁家的祖宗会留个不值钱的明器给后辈啊!难道不兼晦气吗?

“真的是祖传的?”冯正坚哭笑不得的问了一句。

“那还能有假!”中年男子闻言有些不乐意的说道:“我跟你们说,我家以前可是唐朝的御前带刀侍卫,这东西就是从皇宫里偷偷带出来的。以前动乱年间,还特意用东西包好了,然后埋到院子里,如果这次不是家里有事,也不会把它挖出来的。”

这故事真是编的离谱,整个一胡说八道,就说唐朝有御前侍卫吗?御前侍卫是清太祖时期初时才建起了侍卫制度好不好?不过既然对方出了钱,冯正坚也只能认真的听着,还得必须表现出一副浓厚的兴趣来。

之后中年男子又是一阵天花乱坠,把这东西夸的是天下少有,地上无双的稀有物件,说的好像就是传国玉玺在这东西面前,都得黯然失色,听的两人是啼笑皆非。

“老板,我这宝贝不错吧!”中年男子得意洋洋的问道。

中年男子这句话,让冯正坚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好,他还真怕对方知道了真相之后,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不过有道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也只能把事实说出来:

“这位先生,您可能觉得您祖辈给您留下了个好东西,不过,怎么说呢?这东西啊,就是一件明器。”

“明器?什么是明器?”中年男子有些疑惑的说道。

冯正坚解释道:“简单的说就是古代的随葬品,给死人用的。这种东西在南方出土的比较多,不相信的话,你们找点杂志看看就知道了。”

“什么!给死人用的?!”话音刚落,中年男子的老婆就叫出声来:“你个死鬼,我说最近怎么这么倒霉呢,原来家里多了个死人用的东西!你还成天把它当祖宗供着,简直是晦气死啦!”

冯正坚连忙劝说道:“大嫂您先别急,东西也许是以前的老人家偶然之间得到的,把它当作是宝贝了呢?”

那大嫂跳脚骂道:“什么老人家啊,这东西是他这个死鬼,前一段时间花了十万块钱从别人手里买来的,买回来后,还一个劲的跟我说什么“发财了”,还眼我说,以前的主人说这东西可以轻松卖个五十万,上拍卖会可以过百万。”

“我一想不对啊,既然是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以前的主人不卖,还把东西转手卖给我家这个死鬼,这不,今天我就逼着他过来鉴定一下,没想到这东西居然是个死人用的东西,真是晦气死啦!”

“这个……”冯正坚说道:“大嫂,咱们都是唯物主文者,您也不用害怕,咱们古玩行里明器也不少,就说那大名鼎鼎的唐三彩就是明器,别人不还是争着抢着买嘛!”

听到自己女人把故事给穿帮了,中年男子是满脸的尴尬,不过他听到唐三彩,顿时眼神一亮,马上说道:“老板,卖我这个罐子的人,说这东西就是唐朝的,既然唐三彩那么值钱,这东西应该也不差吧!”

“这东西它不是唐朝的。”冯正坚摇头道:“唐朝的不是这种风格,这是一座西晋越窑青釉谷仓罐。”

“西晋是什么时候?”中年男子问道。

冯正坚解释道:“西晋比唐朝要早上三百年。”

“啊!”中年夫妇闻言脸上一阵喜色:“那也就是说,这东西要比唐朝的值钱喽?”在他们的心里认为,时间久的东西,肯定是越值钱的。

冯正坚说道:“并不是这样的,古玩值不值钱,也要看它的艺术价值和稀有性的,就说新石器时代的彩陶,离咱们现在够久的吧,一般的彩陶也不过几百上千而已。”

夫妇俩闻言不由面面相觑,中年男子神色紧张的问道:“那这个东西能值多少钱啊?”

冯正坚比划了一下,道:“就值个一两千吧,毕竟这也不是级别特别高的谷仓罐,再加上身上有伤,买的人不会太多的。”

“什么!一两千?”中年妇女尖叫了一声。

“这个……老板,您没开玩笑?”中年男子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冯正坚苦笑道:“两位,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不过毕竟我还要是做生意的,总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不相信你们可以拿着这东西到别的地方去问,如果我说的不对,你们可以过来找我算帐。”

“哇!……”听到这里,中年女子忽然之间就哭了出来,骂道:“你个缺德鬼啊!才看了几次鉴宝节目,什么都不懂,就想着靠古玩来赚钱,结果呢,平白就亏了十万!这可是十万啊!就这么给你搞没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咱们离婚!”说完她一甩手,直接就跑出了门。

“哎!……”中年男子举着手,刚跑到门口,想到自己的东西还没拿,于是又回转身来,急忙对冯正坚说道:“老板,不知道这东西你收不收?”

“真是对不住,这东西我这不收!”冯正坚摇了摇手,要是其它的瓷器,他收一下到是无所谓,像这样的不值钱又没什么人买的明器,他肯定是不会收的。

于是中年男子直接掏出一百块钱,塞到冯正坚手里,抱起罐子就朝他老婆跑的方向追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声呼喊道。

见此情形,冯正坚叹息道:“现在资讯发达了,不过人也变的急功近利了,都想着一夜暴富,老是想着捡漏,认为别人能捡漏他也能捡,结果往往辛苦积攒的钱财都打了水漂,真是可悲可叹。”

楚琛闻言轻轻摇了摇头,这两年玩古玩的人越来越多了,而且许多人都是刚入行的新人,而有些干脆看了书上几张图,就到古玩这行来淘宝了。

而且有些人,还喜欢盲目听信卖家的编造的美丽谎言,殊不知,在古玩这行里,卖家为了推销商品,说假话,编故事都是非常常见的事情,就算是他,在古玩这行里五年多也编过无数个故事了。

所以如果想踏入古玩这一行,千万要记得多学、多看、多实践、少买这几个原则,千万不要脑子一热就不管不顾的冲进去,不然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肯定已经被碰的满头大包了。

西门祝:
好故事!

国公:
古玩值不值钱,也要看它的艺术价值和稀有性的。

小桥流水:
好故事,看着看着就像老梁师在说故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