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公-伊斯兰铜器对中国瓷器的影响

【编者按】近来肆虐的伊斯兰极端组织,如 ISIS,Al Qatar 等反人类的暴行引起了世界人民的义愤。可是,在反感伊斯兰极端组织的同时,也要防范潜在的“伊斯兰威胁论”。前苏联解体后有些人宣称“绿色威胁(即伊斯兰威胁)”将代替“红色威胁”,成为西方主要的敌人。其实,伊斯兰教中的原教旨主义派别,除了在极少数国家掌握了政权外,大多仅仅是本国的反对派组织,并不代表主流民意。在当今的伊斯兰世界特别是阿拉伯世界,尽管人们对西方的干涉有反感,但并不等于反对西方文明。相反,许多虔诚的穆斯林希望通过与西方对话来增进互相理解,共同走向未来。

作为同佛教、基督教并为世界三大宗教的伊斯兰教,对人类文明进程的发展起了重要推动作用,并为之做出了世所公认的贡献。

伊斯兰文明的本质是推动和平与顺服。伊斯兰文明认为:真主的正道和遵循真主正道的人维护社会、家庭和个人的幸福安宁。 伊斯兰的和平与顺服不是委曲求全、苟且偷安的虚假和平﹐而是建立在仁慈﹑公正﹑正义、平等﹑合作基础上的和睦相处﹐并由此创造人类的安宁与幸福。 《古兰经》说﹕真主的确命人公平﹑行善﹑施济亲戚﹐并禁人淫乱﹑作恶事﹑霸道﹔他劝戒你们﹐以便你们记取教训。(16﹕90)

国公的文章,带领我们回顾了伊斯兰文明在历史上所作的贡献,从伊斯兰铜器对中国瓷器的影响,看到了了伊斯兰文明和中华文化在许多世纪的不断交流中,相互交融、促进,并得到了共同的繁荣发展。

国公:
伊斯兰铜器对中国瓷器的影响。

收了几件伊斯兰铜器后,觉得外形像中国的某些瓷器。经过调研发现二者还真有密切联系。现整理成文,供参考。

伊斯兰铜器对中国瓷器的影响

公元前139年,西汉著名外交家张骞带领副手从长安出使西域,到达楼兰、龟兹、于阗,其副手甚至到达安息(伊朗)、身毒(印度)等国,开辟了闻名古今中外的“丝绸之路”。随后,公元73年班固又与其三十六名随从再次出使各国,恢复并扩展了因战争所阻的贸易往来。在各国使臣不断回访、商人贸易下,“丝绸之路”形成“沙漠”、“草原”、“海上”三条主要贸易路线。其中,与波斯等伊斯兰国家交流主要依靠最南端的“海上丝绸之路”,这条航线把伊斯兰与中原紧密联系在一起。逐渐,“丝绸之路”的概念也扩大为整个古代中外经济及文化交流。

十三世纪,蒙古游牧部落从草原上迅速崛起,在成吉思汗的带领下如同狂风扫落叶般席卷欧亚大陆,将中原、中亚、波斯等国纳入版图,建立起一个史无前例的强大王朝。在这段“蒙元时期”,不少地区被蒙古人控制长达百年之久,无意间形成一个更加自由、广阔的贸易圈。明初,政府对海外各国交流也相当重视,特别是永宣朝三宝太监郑和七次下西洋使相互贸易、文化交流愈加密切。

在这种大环境影响下,带有浓郁中原风格的青花瓷在伊斯兰地区开始流行,并从遗留至今的各地馆藏绘画中得到展现。

为配合郑和下西洋,永宣景德镇御厂制作了很多仿伊斯兰铜器造型的赏赉、贸易瓷,这些官窑瓷既被用于对外交流,也用于宫廷日常生活。同时,御厂瓷工在仿制这些铜制品时还进一步丰富了产品造型,对御厂后来的发展制作起到很大积极作用。

伊斯兰铜器中烛台比较多,因为蜡烛是当时最主要的照明用品,使用频率与数量可想而知。为此,工匠需要根据使用场所、蜡烛粗细等多种因素制作出不同规格、形状的烛台。

巴黎装饰美术馆中有件与永宣青花“无当尊”比较相似的伊斯兰铜制烛台,若同比例对照(图14),会发现二者具有惊人相似处。清朝乾隆帝因不明这种仿伊斯兰造型的永宣器制品用途,称其为“无当尊”,并屡次为之题诗。例如《御制诗四集卷之一》中有《詠宣德窑无當尊》一首,诗中记:“制与商父乙尊颇同,而两端皆坦似橐盘。畧如尊生八盏所云坐墩花囊者,其中孔无底,则又未尽合,因以韩非语名之,而系以诗。”

《詠宣德窑无當尊》其一

官汝之次称宣成,世代愈降制愈精。轮輅拙巧逓变更,欲返其初嗟孰能。
是器本拟尊罍瓶,胡为无當水难盛。抑别具义得试评,堂谿公对昭侯曾。
贱者瓦卮贵玉瑛,注浆漏或不可乘。则用瓦矣玉在屏,三复絜矩将毋驚。
瓷无款识留标名,中含铜胆生绿青。底书宣德贻大明,相依表里如弟兄。
阅数百岁犹联并,神物守之语信诚。可以貯水籫群英,掞辞繹义静六情。

乾隆在记中提到“无当”一词源于韩非语。韩非本着实用观点来判断事务,因此说过“虽有千金之玉卮,至贵而无当,漏不可盛水,则人孰注浆哉?”(《 韩非子•外储说右上》),后来被省略为“玉卮无当,不如瓦器”。“玉卮”是古代的一种玉制盛酒器,可以理解为玉杯。若仅从实用角度判断,韩非说得确有道理,但从其它角度看,世上还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说(《北齐书•元景安传》)。

撇开无谓争议,对比二者可发现两器底部直径一致,其它主要部位、绘画图案也大致吻合,例如腰部内径均在10厘米左右,与永宣青花卷草纹烛台内口径仿佛,均可插放相同大型蜡烛。既然古代伊斯兰地区存在该造型的铜制烛台,笔者认为永宣时期御厂做为仿伊斯兰器一起烧制也并不意外。

乾隆帝还在《御制诗四集卷之二十一》中再次为“无当尊”题诗:
《詠宣德窑无當尊》其二

一窑成器必不少,其式相同应亦多。铜胆置之诗詠彼,瓷尊肖也例从他。
两端皆坦云为簇,中孔惟穿月做窠。景泰兼资识宣德,韩非识语义无磨。

(原注:内府旧有宣窑,俗谓“杖鼓尊”者颇多。后得一尊,其中铜胆、底镌“宣德年”字,因名之曰“无当”,而系以诗,此尊正于同制而无胆,为之置,然铜胆岂可每尊随而有之?宣德铜胆既不可多得,因用景泰珐琅法为胆代之,以慎无当之消。)

根据弘历诗中的原注可知,乾隆时期的宫内永宣“无当尊”仅有一件自带铜胆,其余都是乾隆帝“以慎无当之消”陆续添加的,并将其做为插花容器使用。如果没有伊斯兰存世铜烛台相互比较,后人很难想该制品造型的真实用途。

根据史料可考,清宫不仅收藏永宣青花“无当尊”,还存在龙泉“无当尊”,相关资料可参考乾隆的《詠宋龙泉无當尊》(御制诗四集卷之四十二)。

《詠宋龙泉无當尊》

忆经无当詠宣窑,谁识龙泉肖宋朝。铁足周围非半器,絃纹层疊在中腰。
玉卮漏水消恒凛,铜胆插花韵自饶。屡见旧瓷屡有什,愧哉太保训曾昭。

(原注:宋瓷既有此,则宣德乃仿为也。或见无底,疑为折其半,兹铁具存,知为旧制也。当仿景泰珐琅制胆于宣窑,无当尊中此器亦制胆其中。)

此处需要修正乾隆帝的断代错误,这种烛台造型的中原瓷制品应始于明永乐朝,文中“宋龙泉无當尊”极有可能是当事者对明代处州龙泉窑制品了解不足而产生的历史性认识错误。尽管如此,这并不妨碍弘历对“无当尊”的热情,因此至今世上仍传世乾隆仿永宣青花无当尊制品。

伊斯兰地区的玉器加工相当发达,不少造型与铜器一致,永宣御厂在制作仿伊斯兰器时难免不涉及到相关造型。这种情况与我国不少瓷器造型来源于古代玉器、铜器等实属一个道理。甚至可以说,在整个世界工艺制作中,各地的玉器、铜器、陶瓷器等造型相互借鉴、取长补短、共同发展,很难找到根本。

元明时期,不仅景德镇御厂制作过大量仿伊斯兰造型制品,当这些贸易、赏赉瓷到达伊斯兰地区后,深受当地人们喜爱,同样形成一定仿制浪潮与规模,不少作坊凭借原有陶瓷技艺进一步探索,参与了大量的仿景德镇瓷制作。从传世品看,不少器物维妙维肖,例如白地蓝花笔盒、怪兽纹盘、葡萄纹盘,以及常见的莲塘纹盘等,无不显示出当地工匠高超的制作水平与绘画工艺。

伊斯兰文化对中国瓷器造型的深刻影响,也体会出中国瓷器制品给中东瓷器制作带来的新鲜气息。两地文化在不断交流中,相互交融、促进,共同繁荣发展。

1
2
3
4
5
6

万发:
原来无当尊是这么来的。学习了。

国公:
阿拉伯伊斯兰文明对近现代欧洲文明发展的重要影响与贡献是举世公认的。马克思等经典作家和西方许多作家、学者、政界人士都认可这一点。

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一书中指出:“阿拉伯留传下十进位制、代数学的发端、现代数字和炼金术;基督教的中世纪什么也没有留下。”恩格斯指出:“在罗曼语诸民族那里,一种从阿拉伯那里吸取过来并从新发现的希腊那里得到营养的明快思想,愈来愈根深蒂固,为十八世纪的唯物主义作了准备。”

黑格尔指出:“阿拉伯人之获知亚里士多德的哲学,这件事具有这样的历史意义:最初乃是通过这条道路,西方才知悉了亚里士多德。对亚里士多德作品的译注和亚里士多德的章句的汇编,对西方各国,成了哲学的源泉。”

英国学者罗伯特·布雷福特说:“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阿拉伯人,现代的欧洲文明就根本不会出现;如果没有他们,欧洲就不会扮演那么一种超越所有先前进步阶段的角色,“如果不是受阿拉伯文明的影响,在十五世纪,真正的文艺复兴就不可能发生。”

英国学者蒙哥马利·瓦特说:“因为西方抵制伊斯兰教,轻视它的影响,夸大他们所依赖的希腊和罗马的传统,因此今天我们的一项重要任务是纠正这种错误认识和承认我们对于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亏欠。”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抓住时机》中认为:“当欧洲还处于中世纪的蒙昧状态的时候,伊斯兰文明正经历着它的黄金时代。……几乎所有领域的关键性进展都是穆斯林取得的。……当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伟人们把知识的边界往前开拓的时候,他们所以能眼光看到更远,是因为他们站在穆斯林巨人的肩膀上。”

伊斯兰文化的重大贡献

哲学领域

深受希腊哲学和波斯、印度学术思想的影响,将东西方的哲学思想遗产同伊斯兰教的真主独一的教义思想结合,形成伊斯兰哲学。伊斯兰哲学主要讨论真主的独一及其与被造物的关系、宇宙的生成、真主前定与人的意志自由、理性与信仰、宗教与哲学、肉体与灵魂的关系、《古兰经》的地位等问题。伊斯兰哲学包括自然哲学和宗教哲学。自然哲学以阿拉伯亚里士多德学派为代表,他们推崇亚里士多德的哲学,重视自然科学知识,强调理性的作用,以自然科学的成就解释哲学问题,具有强烈的世俗倾向。他们提出了自然泛神论和双重真理论,具有朴素唯物论和辩证法的因素,使哲学摆脱宗教教义的束缚而独立发展。宗教哲学多吸收新柏拉图主义和其他宗教哲学,包括具有唯理主义倾向的穆尔太齐赖派、神秘主义的苏菲派和正统经院哲学的艾什尔里派,以及宗教哲学团体精诚兄弟社等,这些派别虽在教义问题上有分歧,有的强调理性和知识的作用,有的强调直觉认识,有的强调启示的作用,但在哲学上的共同点是调和宗教与哲学、理性与信仰,以哲学和逻辑学论证教义,使哲学为信仰服务。

自然科学

中世纪阿拉伯人在研究天文,吸取古希腊、波斯、印度的科学成果,在自然科学的各部门取得辉煌成就。在天文学上,经过长期的大量天文观测和研究,对天体运行的规律进行了理论探讨。主要贡献是:制定了天文表和较为准确的历法,测定了太阳系已知星辰的位置,确立了各星座及300多个星宿的名称,将几何学的正割和正切概念及计算法引入天文计算,发现月球的“二均差”和地球的近日点运动,并证明了太阳对众星辰最远点的运动值(12.04),推论出地球绕太阳运转,主张太阳中心说。

阿拉伯人在科学文化上的另一重大贡献,是将中国的四大发明(造纸术、印刷术、指南针和火药)加以应用推广并辗转传入欧洲,为西方科学文化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

人文学科

穆斯林在历史、地理研究的领域取得了重大成就。伊斯兰史学最初以记载穆罕默德及其门弟于的传教事迹为主,撰有先知传、圣战史及贵族宗谱等著作,后来出现了编年通史或纪事本末通史、地方志、人物传记、国别史与历史哲学等著作。泰伯里的《历代先知和帝王史》、马苏迪的《黄金草原》、伊本·阿西尔的《历史大全》及伊本·赫勒敦的《阿拉伯人、波斯人和柏柏尔人的历史》为著名的史学著作,代表了伊斯兰史学的最高成就。

阿拉伯海陆交通的发展,礼拜正向的确定和朝觐制度的确立,促进了地理学的发展。穆斯林学者通过旅行、实地考察测量,从自然、历史、人文、经济、考古等方面对地理学进行了综合研究,积累了大量资料,撰有大量著作,从理论上阐发了灼见,应用经纬线于地理学,测量了地球的子午线长度,计算了地球的体积和圆周,推断了地球是椭圆的理论,绘制了当时已知世界的地形、气候等地图,测定了主要城市、要道、航线的位置,提出了关于潮汐成因的学说。阿拉伯语借助《古兰经》的广泛传播而发展起来,形成语言学、语法学、韵律学等学科。它吸收东西方各民族语言的语汇,并对各民族的语言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成为国际性的语言和世界穆斯林通用的宗教语言。阿拉伯帝国时期的地理学内容极为丰富而详实,既有绘图学与海上探测的知识,也有旅行家对山川地貌的记录,还包括测地学如对地理学坐标甚为精确的数学测量与定量的地貌研究。学者的地理学知识不仅借鉴古巴比伦、印度、波斯与希腊的成果,而且建树颇多,对之后航海时代的到来具有重要意义。他们绘制的地图是继希腊人之后对世界的最重要的认知,并具有质的进步,与中世纪欧洲基督教世界通行采用的以耶路撒冷为中心的“寰宇图”则有天壤之别。另外:阿拉伯人当初征服北非的时候,到达了大西洋,他们认为到了世界最西方,因此称当地为“马格里布”,我们今天仍然称呼北非诸国为“马格里布”。

文学艺术

阿拉伯人在文学艺术上也有突出成就。文学作品包括谚语、诗歌、散文、寓言、故事等,题材广泛,内容丰富多彩,多富于哲理。如《一千零一夜》、《卡里莱和笛木乃》等文学作品,脍炙人口,堪称世界文学的瑰宝。伊斯兰艺术是穆斯林形象思维、审美观念和生活实践相结合的产物。它包括建筑、绘画、雕刻、装饰、工艺、音乐、舞蹈、书法等。伊斯兰建筑艺术,以其宏伟壮丽及独有的风格誉满世界。清真寺的群体建筑是伊斯兰建筑艺术的最高体现,其拱形的构架、突出的圆顶、高耸的尖塔、连环的拱廊、独具匠心的造型、庄严肃穆的装饰、因地制宜的布局,它反映了穆斯林在绘画、雕刻、镶嵌等方面的高超技艺,也是信奉伊斯兰教各民族高度的艺术才能结合的产物。

宗教科学

伊斯兰教的宗教学科是伊斯兰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以《古兰》和圣训为依据;在探讨基本信仰、宗教制度、立法的根本原则问题上,逐步形成各门相对独立的宗教学科。各学科的建立和发展,丰富和完善了伊斯兰的教义学,巩固了穆斯林的基本信仰。以正确的理解和诵读《古兰经》为中心,形成了经注学和诵经学。经注学主要研究经文的内容和词义(即明义和隐义)、经文“下降”的背景和原因、停经的原因、章节结构、语法规则、修辞格式等。它的研究推动了阿拉伯语言学科和宗教各学科的迅速发展,从理论上确立了《古兰》在信仰、立法和道德规范方面的最高权威地位。圣训学是探讨穆罕默德言行的传述世系的真伪并由此判定该传系中传述内容的可靠性和真实性。从而确立圣训仅次于《古兰》的地位,为立法提供依据。教义和教法是伊斯兰教理的两大基柱。教义学(即凯拉姆学)是研究伊斯兰的基本信仰及认主的有关问题,其主旨是以“认主独一”为核心,对伊斯兰教的基本信仰问题给予系统论证,以维护基本信仰,反对“异端邪说”。伊斯兰教法学以经训及教义学为基础,探讨教法的根源、立法的准则和方法,它规定了信仰的最高原则、宗教制度(礼仪)、民事律法、刑事法以及应恪守的行为道德规范,它被视为安拉意志的体现,具有法律的强制力,使信仰同社会生活相结合成为穆斯林的宗教职责,起着强化信仰、捍卫伊斯兰教的作用。伊斯兰教法其内容和形式不同于一般世俗法,它是宗教、律法、伦理道德的合而为一。

古典科学

中亚大数学家花拉子密把代数学发展成一门独立的数学分支,他写的《还原与对象的科学》成为数学历史上的名著,他本人也被称为代数之父,他的著作到16世纪的时候还是欧洲个主要大学的教科书。其他的阿拉伯数学家在三角几何等方面都有重大成就,他们把三角学发展成一门独立的学科,并把圆周率算到17位数值,打破了中国数学家祖冲之保持了一千年的记录。在几何学方面,他们把图形和代数方程式联系起来,成为解析几何的先驱,后来的笛卡儿的解析几何也是在阿拉伯人的基础上实现的。阿拉伯人对科学的最大贡献是以阿拉伯数字为工具,结合古希腊的逻辑学发展出完善的代数学,今天的“代数(ALGEBRA)”一词即来自阿拉伯语(JABR)。波斯人奥玛尔·海亚姆是《代数问题的论证》(简称《代数学》)一书的作者,在数学尤其是代数学历史上堪称最杰出者之一。另外,奥玛尔·海亚姆还进一步发展了二项式定理。阿拉伯人将印度10个数字和十进位制加以运用和推广,成为人类知识领域最有用的计量手段,将代数发展成数学的专门学科,确立了代数、已知数、未知数、根、有理数、无理数等代数术语,在量度几何中应用了数值代数,系统地提出了用圆锥曲线图解求根的理论,建立了平面三角形和球面三角形体系,计算出精确和完整的三角函数表,使三角学脱离天文学,成为独立的学科。

在中世纪时阿拉伯人在医学方面积累很丰富,阿拉伯统治下的西班牙有全欧洲最好的医院。现在西班牙还保留有很多清真寺。当时阿拉伯人的医学已经达到了现代水平,用酒精消毒,用鸦片麻醉,并进行外科手术。阿拔斯王朝在帝国境内建立了34所医院,内部分成外科、内科、骨科、眼科、神经科、妇科。阿拉伯人在关节炎和脊髓结核诊断方面领先欧洲700年,在绑扎大动脉止血方面领先600年,阿拉伯人伊本·纳菲斯在哈维三百多年前就发现了血液循环的道理。大量阿拉伯名医的医学著作,拉齐的24卷《医学集成》,伊本.西纳的5卷《医典》,宰赫拉维的《医学宝鉴》,被翻译成多种欧洲文字,多次再版,在欧洲医学界做了400到600年的教科书。

物理

阿拉伯人在物理学上的贡献,主要成就是光学和力学。在光学上提出了光线来自观察的客体,光是以球面形式从光源发射出来,从而推论出‘物体光线反射和折射定律。在力学方面,讨论了抛物体运动和引力作用,提出了动量概念,认为物体之间的引力大小是二者之间距离的函数,为尔后经典力学的创立铺平了道路。穆斯林在光学上,对球面相差,透镜的放大率,月晕,月虹等都有精湛的研究,还研究了人眼的构造,提出了现代视觉理论。

化学

在化学上,阿拉伯人改良了许多实验器具,运用蒸馏,升华,过滤,溶解,结晶等方法,实验各种碱和酸的差别与化合力,制造出酒精,苏打,硝酸,硫酸,盐酸,硝酸银,氧化汞,并运用它们发展了药品和玻璃的制造工艺以及印染技术。现代西方大量的化学名称,化学术语都来自阿拉伯语。阿拉伯人还将古代东西方“炼金术”与化学实验相结合,提出了金属可通过某种媒介物质实现相互转化和四元素相克的理论,对金属的煅烧和还原以及提炼中的纯化、熔化和结晶过程作了科学的解释,将已知的物质分为植物、动物、矿物和衍生物4大类,确立了应用化学的基本概念,制造了大量化学品,总结了化学的工艺方法,制造了化学实验的仪器设备,为近代化学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理论资料。

在大量吸收东西方医学遗产的基础上,总结长期的临床经验,开创了新的医疗体系和方法,对医学进行分科,提出了血液小循环的理论,并对各科的病症、病理、生理、临床、诊断、治疗、药物等方面提出了新的见解,在外科、眼科、精神病及传染病方面为近代医学的发展提供了经验事实和理论素材。

艺术建筑

阿拉伯世界对于艺术美有独特的追求。由于伊斯兰教反对偶像崇拜,排斥具象,因此阿拉伯艺术作品中缺少对人物和动物造型的塑造。艺术家们的才思智慧都集中在书法艺术、几何图案和巧妙别致的构思中,具有明显的抽象法和形式化的特征。

伊斯兰建筑别具一格,包括清真寺、伊斯兰学府、哈里发宫殿、陵墓以及各种公共设施、居民住宅等,是世界建筑艺术和伊斯兰文化的组成部分。它同印度建筑、中国建筑并称东方三大建筑体系。穆斯林仿照希腊和波斯式建筑形式,创立了风格独特优美的新样式,阿拉伯建筑以其宏伟、壮丽著称于世,它的外观是巍峨的穹顶和高耸的尖塔,精美朴素的内饰雕塑和花卉鸟兽等。麦加的禁寺,麦地那的先知寺,大马士革的倭马亚清真寺,科尔多瓦的大清真寺和印度的红堡、乌兹别克斯坦的布哈拉古城建筑群被喻为伊斯兰古典建筑的典范。

西门祝:
痕都斯坦的玉器也是这个路数吧?
伊斯兰文化有很多有光彩的历史。只是近来少数极端分子的行为使古老广博的伊斯兰文化蒙羞。

国公:
痕都斯坦玉器其实就是回教玉器或伊斯兰玉器。痕都斯坦这一地名便是由乾隆帝亲自考订,清代痕都斯坦位于印度北部,包括克什米尔和巴基斯坦西部,其玉材多为南疆的和阗玉、叶尔羌角闪石玉。痕都斯坦玉匠喜用纯色的玉材雕琢,即一器一色,尤多选用白玉或青白玉,透明晶莹。这与中国传统玉器的留玉皮或杂色玉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当地人相信玉做的食具可以避毒,故一般多为实用的碗、杯、洗、盘、壶等饮食器皿,不见中国玉器中常见的礼玉和佩玉。这些玉器的装饰很有当地文化特点,有些在器壁上镶嵌金、银细丝及红、绿、黄、蓝等各色宝石或玻璃;花纹装饰多为植物花叶,以莨苕、西番莲和铁线莲为主;用异色宝石嵌现动物眼睛等。除了这些装饰手法,还采用水磨技术,胎体透薄,有“西昆玉工巧无比,水磨磨玉薄如纸”之说。

清乾隆时,内务府设立了专门仿制痕都斯坦玉的作坊,苏州的专诸坊也有仿制。这些“西番作”玉器并没有亦步亦趋地复制痕都斯坦玉,而是吸取其造型别致、花纹流畅、胎体透薄的优点,结合中国工艺的传统方法,创造出带有西番风格的玉器。这些中西结合的玉器直接影响了中国玉器的制作风格,近现代玉器炉瓶大多造型是中式的,而装饰纹样是西式的,犹如中西结合的民国家具,正说明了痕都斯坦玉的影响力。

老邁:
國公這些銅器都很精美,紋飾似曾相識,估計從一些老青花紋飾中能見到一鱗半爪的。有些元素是相通的。以前在一些拍賣上也見過些錫器,可惜當時沒有認識,錯過了機會。

国公:
刻有赞颂安拉语句的大铜盘。

5
6

牛城地主:
国公兄懂阿拉伯文?俺上个带阿拉伯文(猜的)文字的铜花瓶,黄铜上嵌银和紫铜,一直不知道那些文字是啥意思。

7
8
9

希腊也做铜胎珐琅装饰盘子,全是对称的几何形状。

10
11
12

大牛:
地主这两件好漂亮。希腊的几何形状真美,历史上出了好多几何大师

牛城地主:
谢大牛喜欢:)

国公:
牛城兄好。我那里会什么阿拉伯文。我拿给卖清真肉的兄弟看,他说,阿拉,阿可巴,真主万能。呵。

你这个铜错银的瓶子,血统不错,要请高人看看。

One thought on “国公-伊斯兰铜器对中国瓷器的影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