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一棵草 – 题老迈兄竹诗一首

【编者按】收藏网的才子才女,一旦才思喷涌,真是拦都拦不住。南山兄作竹一幅,以配老迈兄咏竹诗,要和老迈兄对文才。

说是收藏网多才子,但像老迈兄这样文武全才的,也真是让大家大开眼界。老迈兄可以和老梁师谈北美各派武功秘笈,可以和编者谈波兰小提琴家维尼耶夫斯基,可以和悉尼大师研讨瓷器,写起诗来,丝毫不让中文系出身朋友。真是一步一诗,口吐珠玑。老迈兄诗性大发,如滚滚长江,滔滔流水,不可收拾。连大才子南山兄也顶不住,大叫增援。编者连忙上个新仿瓷器,想调虎离山,以纾解南山兄压力,不想老迈兄见招拆招,几句话轻轻化解。

一时诸位才子美女大为开心,高潮迭起。满枝才女上美画,番茄,yinny也写现代诗,难得,牛城兄直乐呵。连一向稳重德劭的国公也好思连连。忙乱中,南山兄在找宗MM。其实宗MM一定在偷看,回头好给大家一个惊喜….

南山一棵草:
题老迈兄竹诗一首.

“但肯寻诗便有诗,灵犀一点是吾师。 夕阳芳草寻常物,解用多为绝妙词。”这是清代袁枚的诗。但用在老迈兄身上一点也不多余,古人有五步一诗,但老迈兄能做到一步一诗,真乃收藏网的奇才。其文思如苏轼所说:“吾文如万斛泉源,不择地皆可出。在平地,滔滔汩汩,虽一日千里无难。”

得老迈兄咏竹一首,拳拳之心,天地可鉴,拙作特署诗友老迈,以示众人南山乃老迈兄诗友,籍以抬高自己耳。

自有青黄节,
不输蘭芷名。
虚心惟性直,
弄影自高明。
雪是家山好,
梦还流水清。
问君何所寄,
妃子泪斑生。

1

老邁:
過南山師,過獎了,蒙看得起,用了俺的塗鴉,受寵若驚。俗話說詩是無形的畫,畫是有形的詩。俺跟著先生的畫遊勝景,亦是一得,不亦樂乎。

只有虛心節,
並無超越名。
風摧疑曲直,
影動似縱橫。
欲共丹青好,
不惟顏色清。
但從分水寄,
韻致卓然生。

南山一棵草:
欣赏老迈兄好诗

跟一首

赞老迈

悠悠古韵赖谁传,
老迈不才愿续弦。
待到百花争吐放,
清吟一曲隐南山。

老邁:
流觴但付水中傳,
盡撥心情五十弦。
一樣婆娑好天放,
風騷節節聽高山。

南山一棵草:
風騷節節聽高山。
向月当歌舞翩跹。
昂首长空雪万里,
清吟一曲赛神仙。

难得的糊涂:
两位高山流水啦。

老邁 :
清吟一曲赛神仙,
剪碎彤云撒遍天。
始信铺銀千万里,
不曾轻换酒中缘。

满枝:
草哥这个冬日真是雪意磅礴,迈兄也是诗情滔滔如江河不绝,满枝得窥如此胜景雅境,真是有福了:)

南山一棵草:
糊涂兄和满枝赶紧上来帮帮忙吧,看看咱们几个人能顶着住老迈兄,番茄美女呢,别见死不救呀

满枝 :
满枝可不行,早已经被迈兄的大水淹没了,现在是一条快乐的鱼在水中徜徉游弋:))番茄妹妹也许可以,等看你们造的大湖!:))

难得的糊涂:
谁上个瓷器让老迈兄去研究下

yinny自拍:
哈哈哈,老迈兄的水大啊,南山兄的船儿啊划呀划,满枝小鱼儿游呀游,难得兄的风啊刮呀刮。。。

满枝:
:)),yinny小鸟儿喳喳喳?:))春天来了:)))

牛城地主:
俺这里看得乐哈哈:))

番茄炒西红柿:
不曾轻换酒中缘,
依旧闲吟醉梦妍。
雪筱南山独静雅,
优柔细笔似淙潺。

潜着真好,
妙文不少,
快乐开心,
人不服老。

老邁:
优柔细筆似淙潺,
采药道人迟未还。
欲问仙踪何处觅,
攀雲尤隔几重山。

临風写竹未糊涂,
难得满支高月初,
自拍婆娑摇正好,
個中缘分感時殊。

牛城望雪乐呵呵,
不似吴畴喘月多。
记得南山先种玉,
又将明鏡逐年磨。

西门祝:
请老迈兄看西门上的传统瓷瓶(帮南山兄救场)。。。

yinny自拍:
牛城兄不能老站着那里偷着乐啦,快点出手吧,老迈已拦不住了。。。:):)

难得的糊涂:
哈哈,都是老先生惹得…迈兄满腹经纶,不得了不得了啊,我们都慌了…

南山一棵草:
攀雲尤隔几重山。
不见嫦娥不思还。
破土凌霄钢骨挺,
丹心一片至眉斑。

满枝:
迈兄牛城汪洋,
草哥尤挺南山。
番茄西门拍手笑,
自称糊涂不老仙。:))

满枝这里胡诌两句应景并上片片一张表达一下对才子们的仰慕之情:))

2

南山一棵草:
赞满枝

收藏园中晓风柔,
少女合十笑转眸。
秀发飘飘如柳逸,
情歌飞遍翠云楼。

满枝:
),谢谢草哥

南山一棵草:
满妹妹,宗妹妹去哪里了?好多人想她呢

满枝:
满枝也想她呢,也正想问草哥怎么不见宗妹妹了,是不是把宗妹妹藏起来了呢!:))

玩笑哈,我想宗妹妹可能比较忙吧。盼望她能早日回来!

南山一棵草:
满妹妹说的是金屋藏娇?可惜是另外一个哥哥。如果你再不出来,我也认为有哥哥把你也藏起来了。

还有那番茄,出来打个鸣,又被某个哥哥藏了。

暗香家的哥哥更别提了,藏了!@#¥咳咳。

国公:
新春渐进天渐寒,
旧岁己去日趋暖.
韶华流逝胜流水,
收藏惜乐更惜时。

新春渐进天渐寒,
别君俞远心难安。
何日再逢白衣渡,
击筑抚琴笑藏坛。

击筑抚琴笑藏坛
舞文弄墨悲离难
今昔酌酒欲浇愁
明日思今嫌味淡

长夜挑灯对枯棋,
高楼明月小窗西。
诗心只恨无人见,
欲劝太白启封泥。

南山一棵草:
国公兄深藏不露呀

国公:
你和老迈,一步一诗。 我要半天才想起一句。

不过有几个朋友很在行。文科的。一个是贾平才子的同学。

满枝:
都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也有可能哦,不过,长久之后的再见不就有惊喜了么?:))草哥每次说到番茄妹妹都很好玩,国公兄也很好玩:))

南山一棵草:
国公兄,老迈兄是直追李杜,我就是打酱油的。

满枝妹妹,那张是你18时候的照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