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老迈广彩盘子和底款的讨论

老迈:
上個廣彩,有人見過這樣的款嗎?
瓷胎薄,輕。有些象晚清的。

老迈广彩1
2
3
4
5

国公:
第一次见双行红字康熙歪扭款的广彩。

《陶录》、《陶雅》、旧《陶瓷史》均把广彩混称为“广窑”器,但所说纹饰特征当是指广彩瓷器,三者对广彩产生的年代虽无肯定的提及,但《陶录》、旧《陶瓷史》都说乾隆时唐窑曾仿之,《陶雅》说:“嘉道间为外国开设的十三行陶芙蓉馆就有广彩瓷器出售。三者至少说广彩在乾嘉时就有生产。《竹园陶说》就肯定的说:“广彩始于乾隆。”冯先铬等编著的《中国陶瓷史》引自外文的资料更明确的说:美国旅行者于1769年(即乾隆34年)为参观广州珠江南岸的广彩加工场,约二百人正忙着描绘瓷器的情形。说明广彩瓷器的生产此时已相当繁盛。《中国的瓷器》谈及早在十七世纪后期的康熙年间,法国人就到广东订做瓷器,这是有关广彩生产年代最早的记载。

底不看老。如真是康熙广彩,可进博物馆。谁说过小康仿老康了?

是康熙堂啊,不是康熙年。

老邁:
問好國公,其胎有些象嘉道年的瓷,抑或晚到民國也未可知。廣彩瓷生產年代比較長。是為降低製作成本,將白胎運至廣東再加紋飾低溫燒制後出口。這幾個碟子紋飾款識雖都相似,細看卻還都是一一畫出來的,與後來帖花燒還不同。

国公:
同好。你是行家。本坛大师说过摸老广彩,如婴儿皮肤。

老邁:
摸上去不澀手,當時對這款識好奇,因為第一次見,所以貼上來求証。

国公:
感谢麦克兄支持,还请继续上好东西。

yinny:
好看,你的人物画都很胖,福气相,我的却是很瘦,个子小的样子,也许很像广东人的样子,哈哈。

老邁:
廣彩瓷存世多,且品質差異大,但留心也可能收藏到好的。

老骨董:
广彩分类多,国人对广彩认识多泛泛而谈,未及深入。

牛城地主:
老广彩一般没底款儿,这带款的盘还真头一次见。一般人物头发上有描金的都早些,或质高。越到晚清民国,画工越差,如人物都尖尖脸(从道光开始清朝黄帝就都变尖脸了,难怪国运每况愈下!),我觉得像鬼,还是圆脸好看。仔细看这盘的彩料,觉得地面的彩与通常用的矾红加绿彩的不同,有点怪。

人在悉尼西:
几十年前就收过这种满地子黄杨绿的广彩,款是一样的,熙字奇怪多一撇,问过,答是光绪的,广东师傅就这么教徒弟,款是照大钱字写的。

老邁:
問好牛城,金彩据說年代稍晚些。沒有考證過

老邁:
謝過悉尼師,那一撇俺猜可能是三點水的行草寫法,查了查老字,好象有人那麼寫。

老骨董:
似是某一时期缺红彩,以黄彩代替

人在悉尼西:
康熙制钱是皇帝钦定样钱,不会错。熙字一撇的写法的确只看到大钱上有,其他的字应与康熙的年号无关。古书大概也不会有三点水的康熙朝代写法。看熙字【已】的随意写法,更感觉番夷地方的画工对朝代年号理解模糊的可能。康熙朝,写成康熙堂,熙字多一竖的制钱写法也许只有广州出口瓷的地方能写出来,内陆一般文化的画工都不会,内销也不敢。黄杨绿彩定光绪都是一个师傅教的,可把图发给故博退的专家张宁,叶佩兰鉴定一下,都免费的,看是不是定光绪。

老骨董:
解放前后,织金厂一分为三,一部分迁澳门,一部分迁香港,少量留广州,后很多人又从港澳返回。可以说这一时期变化最大。五十年代如果三地产品对比,将会很有意思。

人在悉尼西:
国内今年叫件织金彩的盘子就过万了,还要涨。一般的描金价还上不去。广彩瓷不是织金彩,建议不买。

老邁:
謝過悉尼師,骨董師指點。討論到這份上,物件本身已不重要。其背景信息的路子已漸漸清悉。受益非淺。很佩服悉尼師看東西的眼力。有許多經驗是書上讀不到的。往往只言片語,有如撥雲見日。茅塞頓開。

One thought on “关于老迈广彩盘子和底款的讨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