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气泡破裂说引起的讨论

【编者按】瓷器研究到了“气泡破裂说”,应该说已经比较深入。像悉尼大师说的:“看大家讨论气泡,说实话,想不到两三周会研究到古瓷器。一般至少半年才会讨论关注到气泡问题。”

由难得兄发起的有关“气泡破裂说”的论题引起藏友们的密切关注和热烈讨论,主要是因为藏友中从事医学和研究工作的多,很快就进入了古董哲人和科学家之间的对话。

难得的糊涂:
应该是回家兄前些天提到,乾隆往前应必须要有气泡破裂的现象,曾经读到过破裂的气泡年久后会发黄。所谓破裂,我理解应该是那些快要“浮出”釉面的气泡,或许釉面的老化和磨损(爱之而反复把玩)使釉面细微的变薄,以至那些个气泡破掉。是不是这样?请老师们指教。

今天,回家兄推荐的100x镜子到了,第一次看到我的那个一道釉的碗的釉中也有气泡,是一簇一簇的,20x确实看不到。那个镜子的缺陷也有:整体质量不怎么好,成像不是很清晰,好便宜的么;光的强度在100x下太亮,眼睛有些受不了;镜像与移动方向相反,挺别扭。不过,看到以前看不到的东西还是很开心的。

国公:
陶瓷釉为硅酸盐玻璃体,气泡是留存在玻璃中的气体物质,高温所至。实验证明,在釉质的成份和厚度确定之后,烧成环境决定着气泡的形态,一般来说,烧成温度越高速度越快,釉内的气泡就越大越多越密;反之烧成温度越低速度越慢,釉内气泡就越小越少越稀。我们知道古代烧制陶瓷的窑炉容积,少则数立方米,多则数十立方米。由于客观因素,窑工不可能将窑内温度控制在很窄的范围内,所以烧成品的釉面质地也是不尽相同,甚至千变万化。这一点通过对古窑址中挖掘出的大量古瓷片的分析观察,已得到充分证明。一般来说,陶瓷釉中气泡的多少、疏密和大小可以用来判定其的品质的优劣,而不能作为判定真伪的绝对依据。笔者也注意到,使用现代液化气窑烧制仿古瓷,由于升温速度太快,仅为古代柴窑的十分之一到五分之一,高温化学反应过程较为集中,造成釉面质感和窑变效果都与柴窑产品有所不同,部分仿品釉面汽泡较多较密也是不争的事实,但不能因此就断定古代产品的釉面气泡就一律都少于现代仿品。我们在古窑址考察中就发现过许多气泡密集的产品。

宗阕:
国公,“高温化学反应过程较为集中,造成釉面质感和窑变效果都与柴窑产品有所不同,部………”这里所说的釉面质感和窑变还只是说气泡?有别的吗?

国公:
我抄来的。

是讲气泡不是 唯一指标。

老邁:
個人覺得氣泡只能作鑒定指標之一,看東西還是器形,胎釉,紋飾先。觀於氣泡有各種說法,不可全信。得對照著看,從中學習。老瓷氣泡可一看到老化現象,是年齡的沉澱,做不出來的。你拿家裏的新瓷,與老瓷比較比較,便一切了然。

牛城地主:
我用仅有的7X放大镜看新老瓷中的气泡,对照结果是新的可见气泡尺寸较小,而老的相对大,很容易看见。个人推理:老瓷中气泡的初始也许也不大,但经过多年的物理变化,一些破裂了,逐渐合并成尺寸更大的气泡。

老邁:
大小與密度與燒結時條件有關。一般高溫瓷氣泡細,密。年代久的,會有些顏色變化,有時能見到一些個別的所謂凋萎現象。

国公:
说的好。要综合个项指标。还要注意到个别现象。如个别老瓷气泡多。

宗阕:
应该跟釉面材质,厚薄有关,另外也和外部存放条件土里,水里应该不同吧。

老邁:
與釉層在燒結時散發水分的快慢有關。因此,不同溫度,不同的升溫條件所造成的氣泡組成在外觀上會有些不同。

宗阕:
迈老师,看看你的广彩大盘子的气泡什么样

老邁:
千萬別叫俺老師,這裏能稱得了師的恐怕只有悉尼與古董二位了。其他要稱俺也不反對,俺不敢稱。

俺沒有顯微照象。晚清民國的瓷胎已相當薄,釉也不那麼厚了。氣泡也會比較細密。俺今回去看看再告訴你。

难得的糊涂:
我明白鉴定是看其他为首要,看气泡做辅助,或可以完全忽略。只是,气泡说充满科学的影子很吸引人,所以有点儿想把这个辨清楚。

首先,有个事先讨论清楚,一旦气泡在釉中形成,注意是釉中,我不认为它们会再发生任何变化,釉在高温凝固后等同或高于石头硬度。所以,所谓合并和破裂说是只有在烧制的当中才可能发生,一旦烧制完成完全凉透了,这些现象是不会再继续发生了。老迈提到的气泡凋萎现象,按道理讲也不会,我继续学习学习再说这个。

也许有人觉得这个挺无聊的,可是有多少人读过这些所谓论文和文章,又有多少人拿着放大镜去找寻那些个气泡和想象中的情况。所以,辨清楚这件事应该是件好事。

宗阕:
瓷器会开片,外部环境温湿度也会变化,手的摸索都会带来釉面的改变,我认为气泡会不断变化的,只是时间,空间问题。不然,观察气泡就不用作为断代的手段参考了。

期待您继续考证,谁会觉得无聊?!

老邁:
冰裂紋從一出窯就產生,一直到多年以後。這便是釉面的變化,還有胎的幹濕程度,以及器物所處環境,使用方式等都會有影響,盡管其程度與大小不那麼明顯,把年頭加上去,便可顯現了。

當然,一但器物燒結成功,其氣泡的多少,排列方式,密度,層次已定。不同朝代不同窯口的器物,其燒結條件有一定規律,因此其氣泡特徵可以借以鑑別。

人在悉尼西:
看大家讨论气泡说实话想不到两三周会研究到古瓷器,一般至少半年才会讨论关注到气泡问题。古玩界还在争论,主要是陶瓷研究所人们。一派认为,气泡有生命周期,是瓷器鉴定晴雨表,可做依据。另一种认为气泡是自然现象,无规律可循,没鉴定价值。说点个人浅见。

首先说明一个事,气泡是胎,釉空间中有气体,水分子,在烧制时气体会在加热过程中受到釉面阻挡产生了气泡。气泡是变化的,尽管是极微小,小到人不易察觉,但经历百年,千年呢?有没有可视的根据呢?在瓷器历经时间,空间,阳光爆晒,自然开片后,我们发现釉下气泡颜色发生变化,气泡颜色呈现微黄,进而成黄色,年代久远的气泡破裂呈黑色。这就是说气泡会死亡。会由白气泡年久变成黄,黑的死气泡。釉面会由贼光变折光内敛形成瓷釉面雅静的莹光,包浆。这是什么原因?几种情况。烧窑时气泡破裂,特别冷却时憋不住了,冲破釉面形成气泡破爆,古玩行叫冲口泡。靠砂子的气泡也会爆。年久脏物会进入破口内形成针眼大的死气泡。

开片瓷处在釉面开片裂纹上气泡先死。受外因如冷热空气,手盘把玩,灰尘湿气等造成气泡发黄,黑。瓷器经千百年自然松弛老化,瓶内多不上釉,瓷器不是绝对封闭环境,比紫砂壶强不了多少,釉面光体逐渐消失,先浅层,次后深层次,气泡逐渐消失,唐代瓷器最明显了。陶瓷界现在公认的是二百年以上古瓷才能摆脱贼光,具备柔和悦目莹光。

介绍几种器物气泡的特点。宋代五大名窑多有列外,普遍釉厚,釉面保光性好。陶瓷专家一致同意能看到的气泡特点叫聚沐珠。列如澛窑瓷的【廖若晨星】。钧瓷是含铜的澛浊釉,厚实莹晕,釉下气泡基本保持完好,个别开始出现浑浊现象,,出象气泡变死趋势。龙泉窑是石灰碱釉,也很厚实,仅仅釉薄,有核突澛丁处有气泡死亡现象。陶瓷研究所提供一宋钧窑传世红斑碗,高4.8厘米,径7.2厘米,足径4厘米,青釉下气泡大量死亡,呈褐色,黑色。但红斑覆盖下的气泡却存活。另外一龙泉炉,口边角和澛钉纹突出处有死气泡,平面釉厚的地方气泡完好。元青花也有特殊。元青花有三种施釉工艺。一种施干粉的喷釉法。这种釉下气泡很少,一些大点的气泡出现在青花色泽的边上,象一层白色的雾蒙层。有时在干粉间能见的到有小气泡。二是白釉,青白釉上加罩透明釉的。气泡大小都清晰可见。这种釉保护气泡能力很强。第三是青花上罩透明釉的瓷,釉下气泡多有死亡,气泡颜色由褐变黑。故宫旧藏一龙纹梅瓶就可看见褐色的死亡气泡。归纳陶瓷研究所冯先铭的资料,有以下结论。

随时间推移,气泡越久远死亡越多。

元青花特点是密布的雾状小气泡层中散落大气泡。绝无中等气泡过度。

永乐气泡是大,中,小气泡混杂,布局疏朗,较宽的气泡少。

宣德瓷气泡特点是大中小气泡成群。不同的群与群之间的间距疏朗。

成化瓷气泡不疏朗了,显的小而密集。

成化以后官窑器气泡都是小而密集的。

正德瓷气泡小而密集且呈鱼子状。

宋瓷基本没有大面积活气泡了。

乾隆前瓷器都有死亡气泡。

国公:
这个坛子里理科生多,也有优势。逻辑较严谨,立论有据。从科学角度证明理论正确与否。在加上悉尼和骨董大师和各位专家,行家的丰富实践和扎实的理论基础,使海外收藏,能在短短几周内快速发展,生根发芽开支散叶,可喜可贺。

瓷器鉴定专家毛晓沪先生在《古陶瓷鉴定学》节选中写到:
既然古陶瓷鉴定是靠证据说话,收集证据就是我们的工作重点。那么,什么样的东西可以作为证据使用,什么样的东西不可以作为证据使用,以及收集证据的方法都显得至关重要。

悉尼大师从理论到实践有关气泡的论述对我们队瓷器的鉴定,断代都有指导意义。真的开眼界。学习了。

陶瓷鉴定中传统上使用标型学,即鉴定对象与已有定论的标准器,从造型、纹饰、胎釉、工艺、款识等方面进行比对,从而得出结论。随着鉴定实践的发展,标型学正面临极大的挑战。首先,由于仿制技术的进步,部分高仿品已经很难与标准器相区别。其次,随着越来越多的新窑口或同一窑系不同窑口的发现,传统标型已经不能成为公认的标准。第三,标型学的许多标准带有主观性,如“线条流畅,造型准确”等等,很难量化,很难与科学手段相结合。

传统眼学鉴定中本来就使用痕迹鉴定作为辅助手段。痕迹有许多,常用的有磨损痕迹、老化痕迹、气泡痕迹、土沁痕迹、工艺痕迹等。由于痕迹是一种客观存在,容易量化,能够与科学仪器鉴定结合,于是,原本作为鉴定辅助手段的痕迹学鉴定越来越成为古陶瓷鉴定主要手段。如钱宝城和律海明先生的“微观痕迹鉴定”,毛晓沪先生的“从标型学到痕迹学”等等。但是各种痕迹与鉴定结论之间的联系非常复杂,理顺其间的关系是痕迹鉴定学健康发展的关键。

人在悉尼西:
同意国公意见。鉴识尽量化,具有可操作性,是很多鉴定家追求的目标。毛小沪就是领军人物。躲在楼群一楼开设的私家鉴定室里,仅三个房间堆满仪器,书籍,自嘲是躲进小楼成一体。好像鲁迅也这么说过。他们不停地探索,求证,就是想从物理学,化学和微观学方面有所突破。国公是医生,我认为,鉴识也象医病。中医总结的【望闻诊切】可以医病,西医不断研发抗菌素更快,更有效。毛小沪专业是古陶瓷。古瓷鉴识仪器在断代起的作用不能忽视,但清中之后鉴定仪器作用有限,偏偏这又是藏家巨多,需求量大的课题。只要有新科学手段,我们就用,还不追问出处,就象馒头好吃,吃就是了,并不追索那个炊事员蒸的一样。现在没有新办法,那就继续用中医方法看病。

九八年曾有一个下午,窗外下秋雨。我在大桌上舖了大粘毯子,拿了康熙,光绪两个瓶子在上面分别滚来滚去的,想弄清个疑问。两瓶表面看一样。细看有轻有重,有挺拔有清秀,有掉金有不掉金彩,有款识不同,有釉硬的微微突起,有釉沅的起皱起波浪纹,有的蓝彩周边有光晕,有的蓝彩什么光没有,有的底蘋国青釉,有个是白釉,有的青花款上面布满了密集气泡紧贴胎子,有的一个气泡没有看到的是深浅不一的青花而气泡在青花下面。。。。讲了这么多不同,还用机器么?当然不用了。这里有两个问题。一是没有方便的标准器对照。我也是刚参加工作什么不懂,靠历史系里学点书上皮毛就义盖云天要奋斗一番。连收了几件假东西,老师傅们一看真不懂,都跑了来教我,而且都拎来实物教。不到一年,我基本能看真假,能看官窑器了【借的没别的玩艺】,用老师傅们话说有【半仙之体】了。现在的孩子,那个学认瓷器哟,他学到这儿,都可以放归深山,不愁生计了。那一年,倒真是如虎添翼的一年。基本是老农拿来个东西一进门就大体看的出是不是仿的。84年规定大学生不准进机关,同学都分到县区文物站了,来看我时都说我业务进步最大。当时感觉他们知识,眼界,把握文物仍然停留在书本上。东西过手的少,精绝品看不到。有时把不是标准器当样更糟。二是知识要尽量杂,广,深。收购就涉面广,叫杂项。拿来瓷器要看,象牙,犀角要看,金条,银圆,钱币也要看,还要马上给价。有时就觉得象个算命先生似的。书本重要,实践积累也重要,需要有人诚心教重要,但那个新手象我这样面前摆两瓶子,一下午也会学的差不多了。这样常看,要分清康熙,光绪瓷器就不难办。有时每天看这些古玩都到烦的程度。记起有一次一个人在单位和同学通完电话,好象讲谁谁谁辞职开古玩店了,你给国家收的好东西价值何止千万?为什么不给自己干?心里突然烦躁,一脚把眼前的黄花梨桌踢个脚朝天。其实人就是围城效应。现在不差钱了,心却空了,除了古玩能说几句,我几乎一天会不讲一句话。

那天研究两个二层台底。都是外圈高过内圈。一个做的刀工利落,工整,折角挺直,棱角分明。一个圆滑无力,显的拖泥带水的感觉。都是官窑,一个胎子坚硬,瓷实,放大镜下杂质,铁质都很少。一个胎粗的镜下明显有小颗粒子。老师傅说那么费事么?你摸摸釉,康熙的疏展,光绪的紧紧巴巴的。你去清华讲课也说紧紧巴巴吗?这是教你,教书呆子都是讲书上的,不然会瞧你

难得的糊涂:
悉尼师,您推荐的尊师的明清瓷器鉴定一书,我找了,淘宝上的基本都是影印的,看来只有香港才有售因为是紫禁城出版社与香港两木书局出的,不懂为什么1993年出版后没有再版在国内发行?

那个青花紧贴或渗入胎中气泡紧贴的应是康熙的,对吧?我想每个人都是像掌握识别官窑器的鉴定技巧的。

宗阕:
国公耿先生的书您在哪买的?

听悉尼师讲故事总是有触动,人成熟了才能听懂世间的情怀。今天加油路过一个路边yard sale, 想起您说我该买点儿什么,也是也去看了看。鞋没穿对,忘了换平跟儿鞋,好几大箱子瓷器,那报纸一个个包着,得逐一打开看,蹲着翻看,等起来时都快晕了,手上都是铅墨,还有一股子霉味儿,这可真叫淘宝。

现在有个电视节目叫花儿与少年,是实拍一些明星资助游的事。看到里面有的人因为从小养尊处优的生活自理能力差,就象我一样,这些年海外生活实在是重新做人,我觉得到了国外才真正开始了解中国,认识世界,爱上传统文化是一种机缘,尤其遇到您和各位藏家,每个人如同一种瓷釉,一品器形,各自精彩存在。学习体会到的东西让我内心充实,女人再有姿色也会衰迟,而内心的世界永远无法被剥夺。

人在悉尼西:
谢宗师理解。挺佩服宗师知识面和眼力,象本厚重的书。不学习的女人会停顿,会枯萎,甚至腐烂,这和女人年纪无关,有人即使每天搽上千元化妆品,收拾的象女神,你看,她还是在原地。

回难得兄,版权就是钱,一个单位不敢卖地,房,有时就卖版权,租房子了。不必去,试试邮购。

气泡在青花上是贴胎骨,青花下有气泡是浮在胎上。讲的是两个瓶子,前一句讲康熙,后一句讲光绪。

难得的糊涂:
明白,谢悉尼师。

国公:
悉尼兄说的好,鉴识也象医病。中医总结的【望闻诊切】诊病,西医用现代科学诊病。就像鉴识从标型学到痕迹学。新手的知识,眼界,把握文物仍然停留在书本上。东西过手的少,绞尽脑汁,还易出错。有的博士新医师,看病不如中专老医生。看的病人少,经验不足是主要原因。

实习时,对一病人外伤不愈,恶化而不解。院长查房,一进病房,转身就走。指示封闭病房,病人截肢。他是朝战下来的,闻到了炭疽味儿。经验那!

第一次坐直升飞机和院长抢救森林大火烧伤病人。一百多人,现场乱糟糟的。不断有人死去。院长转一圈儿,突然朝天开一枪。现场马上静下来。当即指示,气管切开,静脉切开。救了多人的命。还是经验!

人在悉尼西:
釉下气泡只能参考,不易做鉴定依据。特别经验不足时要慎。釉里气泡明亮,不含杂质是新烧出来的。气泡头圆圆的,有黄色,灰色,被沉积物污染的,就是老的。做旧的染的不自然,颜色一致,象一张网一样,就是故意染的。放大镜下青花上面有很多气泡的,青花有晕散出现,是清花下沉,老的。青花上面没有白色气泡,反有麻面小坑是青花上浮,是新的。在青白釉下气泡多而且大,说明青白釉层厚而肥蕴,真品。青白釉太薄,气泡就很小,一般是仿品。

难得的糊涂:
既然说到这里了,就想展开谈一下胎和工艺方面,感觉是玻璃釉没什么区别可忽略不计。如果素胎晾的干就存的水分少,反之就多。据说(年代忘了)官窑胎要晾一年一批批的做,那这样出来的瓷器气泡自然就少不会爆釉。胎土,如果胎土致密就造成气泡疏朗,反之则密集。这种推断有道理吗?青花浮于釉中是光绪官窑特征,是因为胎中水分多或是因为青料本身不如早期?先谢过。

宗阕:
以前从不去看旧货,有点儿洁癖,今天的卖家在日本呆过,基本都是日瓷,中国瓷很少,不知道是不是已经买过一些,没有什么象样的大器,就几个杯子,还有冲。老头儿说不要钱了,没好意思,还是给了点儿。

85了,眼不花耳不聋,还能认几个日文,娶了一位贤惠的菲律宾太太,年龄差挺多的,东方女人还是善良勤劳,她还卖她自己做的被子什么的。

人在悉尼西:
看过的瓷器中,清中嘉庆前都有死亡气泡,能占大约十分之一。道光的几个小碟釉面差,黄色死亡气泡达到十分之二。清光绪,民国瓷看七八件找不到死亡气泡。这说官窑器。宋代死气泡多变黑了,极少数褐黄色。元代釉不同死泡不同。明永,宣釉肥厚,死气泡大多呈褐色。清中早期死气泡呈黄色,微黄色。清末,民国基本无死亡气泡。

气泡死亡过程是由浅色渐变入深色。质感上由小莹球状变固体状。有的釉面跑皮破损逐渐还变成黑洞。

宋代普遍使用一种烧造方法—–撒布法的釉料配方失传了。宋的瓷很多不仅死亡气泡,连气泡也少见到。放大五十倍能看的到斑点麻坑一类,釉有湿蕴冒汗的感觉就是真品。唐代北方定窑白瓷在口沿,底足一些釉较厚的地方能找到密集的小气泡,死泡黑的多。之前的什么商周秦汉原始瓷都看不到什么气泡,因为釉太薄了。唐的期它的邢窑,巩窑,长沙窑的釉看不到明显的气泡。越窑青釉气泡多,分布均匀气泡很小。釉厚时肉眼都可视。宋代白瓷系列看不到气泡,象定窑,瓷州窑包括整个窑系。黑瓷系象建窑,吉州窑口也没见啥明显气泡。耀州窑的黑釉瓷有时能看见密集小气泡,但因为黑,肉眼看不显,借助放大镜才行。连宋影青瓷都大部分没气泡。一小部分有密集小气泡且分布均匀。龙泉瓷有密集小气泡。北宋比南宋气泡略大而疏梅子青比粉青瓷气泡明显。均窑气泡稀疏有大有小,有时看的到气泡群,气泡间距均匀。

现代仿品电窑,煤气窑升温快,热量过高,釉中气泡大小均匀,分布上缺少层次感,相反,古龙窑,柴窑釉中气泡一般有大小,分布上层次有变化。

现在各种书提出各自说法,泥沙就分不清,信息量庞杂,几种明显不对的观点解释一下。

【宋以前没气泡,更没死气泡】唐,宋瓷里很多有气泡。

【新瓷气泡小而密集。老瓷气泡大而稀疏,或小而稀疏。绝不会小而密集】古瓷也有小而密集的气泡。

【元青花釉下没有气泡】这是对的。就这一句是对的。

【元以后的仿品不可能没气泡】做旧的把针捆一块儿,将釉面大气泡刺破填脏物入窑烧。放大镜看和死亡气泡无异。另,元,明釉没气泡瓷很多。

【死亡气泡很难量化】一部分老瓷死亡气泡很少。做旧新仿的死亡气泡反而多。
有的瓷气泡就不明显,不符合做死气泡鉴定。可结合胎釉,造型,纹饰其它方法鉴定。

回难得兄,气泡遇胎子都死,不论坚致与否,不论有没有化妆土,气泡主要指是冲向釉面,釉薄出现冲口泡,就是棕眼,口沿冲口泡是爆釉。釉肥厚的一般气泡较大,古时釉料配方的粘度也对气泡形成有关。气泡疏朗一个时期几乎相同,与其它时期却不同,应是每时期流行使用,供应的釉料相同有关。青花沉浮是和青料有关,与其它无关,康熙青花使用云南的【朱明料】。这青花特点是提纯精。由明末水沉法改煅烧法,色呈鲜蓝青翠,无飘浮感。这种沉入胎骨是特有的颜色感觉,不是真沉进胎子。康熙青花料到末期就用尽了,使它的青花一直区别其它朝代,甚至雍正朝,时代特征明显,成为绝响。

回宗师,是指用木柴烧出的瓷,釉。古窑控温全凭师傅经验,一窑烧费悠关顷家荡产。柴窑烧出的瓷器不如电,燃气烧出的均匀,有时窑中,窑边瓷的颜色,硬度,气泡形成等等都不相同,这种差异造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古气。

国公讲的惊险,有趣。院长也是行武出身,不但杀伐决断,还是位外科专家

国公:
他有配枪证,在兴山医大(中国医大刚入东北)呆过。

国公 replied 18 hours ago…

他有配枪证,在兴山医大(中国医大刚入东北)呆过。

你看古玩,如同协和医院的医生,看全国的疑难病症。会者不难。

老骨董:
看气泡就像看癌细胞,你什么都看到了,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国公:
看气泡的投入比看癌细胞少多了。

经过不断的努力,看癌细胞已找到了规律。5年成活率高多了

难得的糊涂:
谢悉尼师,先都记下了。先从家里的几个藏品看,可惜只一个康朝的。前天看到有的气泡刚才胎中冒出就像即将起飞的热气球,很有意思。

气泡是个有趣的东西,有一定经验后再来请教。

宗阕:
气泡来了
气泡1

回家路:
这个是没破的.

宗阕:
这个猜猜看?
气泡2

回家路:
这个不是100倍的,开片很漂亮。再放大一些,宗姐。

宗阕:
再问悉尼师,原来您说的是柴火窑。现在电窑虽然温度能控制,但是成品率真的能控制吗?不是经常会一窑出不了几个精品,甚至一个也不成吗?

不是我拍的,就这样了,你可以手工放大。你看了不少气泡,一眼就看出开片漂亮,你猜出是什么窑口的了吗?

回家哥这么快就返航了 ,假期就结束了。看气泡你一定有发言权。

再上一个,猜哪个窑口的瓷釉里的气泡。
气泡3

回家路:
回家对窑口一无所知啊,宗姐,我只是拿着显微镜对外销瓷乱看,现在只能看出破还是没破:)

宗阕:
那好,你看这两张里的气泡如何?

回家路:
破滴!

宗阕:
嗯,谁都看都看的出来,断代呢?

难得的糊涂:
钧瓷和耀州窑?断代?现在哪行啊哈哈

宗阕:
厉害,有一个是耀州,另一个不是,断代就是您要做的功课了,我也不知道。

难得的糊涂:
蓝中带紫,猜钧瓷不对,嗯,要再想想。

猜年代吧,蓝中带紫的个别气泡爆裂死亡,明或清早期?耀州窑全爆掉釉色不带黄,猜北宋。

蓝中带紫的是康熙青花的翠毛蓝?

宗阕:
您还是蛮厉害的,第一个蓝色的是耀州窑,年代没有提,悉爷说的密集气泡符合。是不是清仿我拿不准。

第二个是汝窑,说汝窑气泡可谓“廖若星辰“,看来很形象。年代未提,我基本同意您的推断北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