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幅画谈艺术创作的思维

『编者按』藏友西门祝经常唯恐天下不乱,喜欢搞搞怪,吸引大家眼球。这不,拿一幅画里的瓷碗冒充真瓷器在瓷坛发表,引起大家对艺术创作的热烈讨论。

《看看西门的青花》- 西门祝

各位大佬把青花都研究透了。拿出来的精品美不胜收,把西门吓着了。

拿不出真的来,只好拿假的。请各位大佬看看西门的是什么青花,什么器形。。。唉唉。

油画:青花农妇图:
画家 – 姚志伟,1956年3月出生在中国上海。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师从著名画家陈均德和张培楚先生。擅长油画人物、风景、静物等创作。油画作品参加1999、2000、2001、2002年上海国际艺术博览会,2004年参加北京国际艺术博览会,作品获得银奖。2007年在田子坊设立“上海记忆”工作室。2008年和2009年举办“上海记忆”系列油画个展。许多作品被美国、法国、日本、英国、香港、新加坡、台湾等收藏家收藏。

青花油画1

青花油画2

青花油画3

青花油画5

宗阕 :
看画,还是看花?非常有意思的画

西门祝:
花,画一起看

宗阕:
再问一句,跟青花有什么关系。

西门祝:
那两个茶杯好像是青花的,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器型,是不是妖怪?

宗阕:
哦,是这样。青花盖碗。

套用舌尖上的中国里的解说语言:水开了,过着丝质头巾的农妇,掀起盖碗,用大铜壶向碗里冲入开水,芬芳的茶香顿时弥漫斗室,这是她每日早晨必做的功课………

如果看画,最夺人眼球的不是这些,而是一双手,一支酥润,却能轻捻铜壶提梁,丝毫不菲力气,一支如同佛的手语,轻抚碗沿夹着碗盖儿,很有钢筋。细
睫毛用了睫毛膏,没有完全刷开,略有小结块儿,额头饱满,脸型稍短,五官有典型的地域特征…… 尤其是细瓷般的皮肤,和隐条儿藏蓝布围裙,更强调地域感。

我喜欢这幅画,有水彩般的质感通透,细节可读有趣。

小桥流水:
有些婴儿肥的脸和一双”酥润(宗师评语)”的手很难和”妇”联系起来,尤其是农妇。。。令人羡慕的长睫毛啊~~很好看的画。

西门祝:
佩服宗师敏锐的观察能力和对艺术的悟性。对这幅画,宗师看到A lot Beyond。

说是农妇,更准确的定义似乎是农家少女更为恰当,在青春扑面,茶香沁人的气氛中,我们居然解读出画家的背景和风格。

记得《画廊》的樵民兄。纯粹的工科底子,没有经过严格的美术科班训练。但具有非常高的艺术天赋,寥寥几笔,人物形象跃然纸上。一股黑土地泥土的芬芳扑鼻而来,你不得不为那扎根广袤大地的坚实生活基础所折服。

这幅《青花和农家少女》,却是完全不同的风格。画家姚志伟出生在上海,毕业于上戏舞美系,师从著名画家陈均德和张培楚先生,是地地道道的学院派。当年,连陈逸飞出身的上海美专都不是大学,而上戏舞美系,和上大美术学院,是正规四年本科教育。我们从画中可以明确地感受到画家姚志伟坚实的基本功,准确的素描基础,富有美感的构图能力,以及对光线和色彩恰如其分的把握。我们在表面上看到的是一位面容端正,神态认真的上海郊区农家姑娘,但是透过了这位少女。西门看到了拉斐尔(Raffaello Sanzio 1483-1520),安格尔(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1780—1867)和诸多欧洲美术大师的影子。

宗师出于女性的细腻,更注意到农家少女睫毛用了睫毛膏,没有完全刷开,略有小结块儿。少女额头饱满,脸型稍短,五官有典型的地域特征…… 尤其是细瓷般的皮肤,和隐条儿藏蓝布围裙,更强调地域感。这和宗师在上海地区的生活经历有关。在春风轻拂,阳光灿烂的日子,上海大城市的街上,偶见郊区女子游春,穿着青花瓷一样颜色的蜡染布衣,背着带流苏的农家背包,脸上洋溢的是江南水乡滋润空气养育的娇嫩面庞。清新,自然,本色,拥有的是那些红地毯上受化妆师精心设计的款色不可比拟的青春之美。

宗师观察得仔细,其实西门也最赏识这位农家少女的修长手指,不过西门是从另一角度进入。根据西门多年的经验,认定这位少女如果在小提琴上演奏意大利传奇大师帕格尼尼24首随想曲中极其困难的第一号,一定不用练太多时间。。。。。

老骨董:
进来看青花,却只看见少女的手,宗妹的散文,还有西门的提琴。。。

宗阕:
哈哈,董老您老看点别的,画里有青花。您多说点儿。

资深菜鸟:
一幅画居然能做出这么多文章来,你们这些大师真是太厉害了。。。。

难得的糊涂:
哈哈,忍不住笑了。宗阕看出未梳理开的睫毛膏,那很可能就是画家想画出密密的睫毛而苦于不得要领;左手捏着杯盖食指第一节太长太长不和比例啊;右手拎着个大铜壶又有水,还前倾,怎么可能那么轻描淡写,关键是食指按的位置稍后了,而且没有拱起指关节施力;青花当然是妖怪了,一高一低,托盘,唉,不说了;最最不好的是没画出少女妖娆的身姿,就是要带着围裙去画出身姿的啊。对吧,您说。

西门祝:
难得兄上来,把画一棍子打死了,难得啊!

难得的糊涂:
惨啊,呜呜。不过没事,以后您再看她的时候,记得这些故事就都齐了,回味无穷啊!别见怪啊,就是跟大伙儿乐呵乐呵,谁说玩古董的不能偷着乐了…呵呵

国公:
有意思。
从解剖学角度看,右手提壶手指受力点不对。除非是武功高手,哈。

西门祝:
没有问题啊!

其实毕加索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骂的人多了去了。说是:毕。。。在骂声中成长。。。咳咳。。

西门祝:
国公老大医师,对解剖太熟了,是画家克星。。

资深菜鸟:
哈哈哈,大师们的观察能力都非常强,只是角度不同。难得的老师,我挺你。。。

国公:
画是好画。神韵高超。

从位置看,拇指没用上。谁试试指尖提壶?

基督受难图也是一样。掌心钉擎不住体重,会掉下来。早有医学家指出过。

国公:
西门兄认识这个美女吧?

西门祝:
In my dream.

资深菜鸟:
国公大师,我想一定是西门小厮的梦中情人。。。

西门祝:
西门常做梦,不过主题是 – 发财。。。。。

宗阕:
画不是摄影,所以这里反映的不是模特本身,而是画家眼里的世界。

我也看见了提壶拿碗的手,着力点并不在指关节,而在指尖。这里有一种画家的情绪,他并不想画一个提壶倒水的,他要一个将日常生活行为赋予美感的。

女子圆浑的肩膀,让你相信她并不柔弱,宽宽的缠着红布的提梁,告诉你这个器具的顺手性,身体的姿态让你看见她力道的掌握均衡。

不要以为不要以为画画的不学解刨原理,相反那是他们必修课,不是为了接骨疗伤而是为了刻画人物的肢体语言。

西门提到了安格尔,他的世界级名画大浴女, 并没有完美的裸背,而通过画家似乎藏在幔帐的后面的视角,让观赏者仿佛是偶然瞥见了她,她那姿势完全令人神往。使之具有神祕的气氛,仿佛是请我们从她身边转过去,以便一睹她的芳容;形式和光线以及线条和色彩都带来视觉的感受。

这是绘画的魅力,谁说那把铜壶里要装20升水,需要哪个关节用力,who care?

我看见了一种心境,一个女人,或许青春渐逝,但依然心里爱着美,或许不太会画精致的妆容看,眉毛并没有修剪,却也春山如画,眼睛没有钩眼线施抹眼影,睫毛或许装饰,但并不精致,小扇子却也一般遮不住春雨如烟。

画家是学舞美的,他太在行舞台的光影运用,这里如同大幕徐徐拉开,一束高光打在她美丽的身上,脸上,这一定是早晨时光,看看她拿整齐的衣领,刚刚清洗过的面庞,以至于飘逸着洗面乳和润肤水的甜香,生活平淡,但美在安详。

当你们看瓷画上几笔勾画的人物时,难道不是被那份神韵所倾倒,难道失望他们比例失调吗?

我不是为看而看的,是看见,感受,分享。

当我们的眼睛感受到一种冲击时,任何景物都随着心情变形,这是艺术的自由,也是科学的,与自然学科从不同的角度阐述真理。

难得的糊涂:
又仔细地和慎重地放大地看了几遍,嗯,确实很美。那两个青花茶杯看起来不是一高一低,而是桌子的倒影。谢谢西门领导分享这个,我想说这个帖子很牛,也很快乐。

西门祝:
谢谢难得兄表扬。大家谈谈,取个乐子,开心!

宗阕:
国公,你的眼科同学真敬业,对这样的医生很尊重。
难得爷,哪有倒影阿,就是一高一低的。这里还有很多内容

西门祝:
宗师到底艺术造诣深,对艺术表现的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内在联系能够一语道破,说是理科出身,令人难以置信。

不过我始终怀疑难得兄和国公老是我们的托,故意提出问题,好给我们发挥的空间,把艺术家对创作对象作艺术升华的道理说明白。

国画的散点透视,西方印象主义以后创作上追求个性化的风潮,都是艺术界对世界进行不同解读的人性化的表现。

难得的糊涂:
又瞧出什么内容了?我发现这个帖子很难再完整地看第三遍,很好很好。

宗阕:
难得爷,为什么很难看第三遍,我本来就看一遍,经你一托有看了一遍,嘿嘿,西门说的对

难得的糊涂:
西门兄,不必想太多,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自由和快乐是我们共同的追求。我和大家一样和你和宗阙学到很多,也看到其他的世界。

国公:
这会让来做客的艺廊画家高兴。
我要是这个画家的解剖学老师,也会把不及格,改成优。条件是给我画幅画,哈。

8 thoughts on “从一幅画谈艺术创作的思维

  1. 热烈欢迎房大师!知道大师忙,有空请常过来给我们工艺品坛和书画坛多掌眼多看印吧!

    西门早想请汉至大师到我们这里当特邀艺术大师。现在我们这里人气还不够,没有梧桐树,哪引金凤凰?等今后网站稳定了,要请美术大师来。艺术家和收藏家要合流。。。

  2. 宗阕老师观察细腻,西门兄知识深厚,由睫毛、而手指、而青花、而西洋画派、而意大利琴师。话都差不多给你们说尽了。
    盲老汉摸着这妇人(画),她用青花巾绾起一头秀发,脸面已见些风霜,神情有点落寞无奈,像是在例行日课给公婆沏茶,莫非是文君…….。

    • 路老吉祥,这画不算大作,但我喜欢它充满情趣。

      您的推测有理,但是当眼睛不再传递情感信息时,那么手,肢体就是最好的反映。油画里最难画的是手。您看这双手灵巧而美妙,对一件事物捻熟而赋予心情,如果是为老人,有一点问题是不是为什么两只盖碗不一样大,第二个难道下面还垫了一个空碗,why?

      另外,面部表情没有无奈啊…

  3. 宗老师,您说的对。此画的手画得精妙传神,尤其是左手五指.。唯一不足的是右手的食指,力度明显不足,这是该提大水壶最用力的手指。不信,您问问阿庆嫂。
    为什么第二个下面还垫了一个空碗?我想,毕竟画的是农家,俭,是农家人的座右铭。饭碗茶碗都将就用,只为不烫手就行。
    如果说这两碗茶是为夫妇自己沏的,是说不过去的。勤,也是农家的座右铭。夫妇沏一壶下午茶,没见过,何况高堂应该还在吧。
    近看脸部表情,是一种例行的全神贯注。
    我,牵强了,宗老师原谅。

    • 铜壶未必重,水也未必多,或许已经灌满水壶,剩下的沏茶喝?这就是我喜欢这幅画,有很多有趣的细节可以推敲。

      我试了试这样提壶蓄水的姿势,右手没问题,那个姿势完全可以,不吃力,只要水不太多,左手很做作,也可以做到,但我怕水汤着手,她这样做是一种细心,她之所以手扶就是因为杯子下还有一个,不稳当,所以出现一个很媚的动作。她可能清洗了一摞杯子,和盖儿,但杯子可以叠落着,盖只能一个个拿。茶馆里不就有这样的事儿吗? 但画家没有画出她的生活场景,他只要画出一个沏茶水的女人。画家选择,捕捉也许有提炼。

      现在的农户非比从前,生活富裕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