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发 – 古玩市场诡计之六:混水“回流”

古玩市场诡计新八招之六:混水“回流”

行为综述:

  放眼市场真品少,国外古董被聚焦。
  明清出洋曾风流,尚有同伴留碗礁。
  皇皇火漆印真身,荣归故土身价高。
  岂料骗子诡计多,暗换太子尽狸猫。

骗术行径:

  最近几年,海外回流文物突然多了起来,譬如宋元明清古陶瓷、竹木牙雕景泰蓝等屡见不鲜,本来波澜不惊的古玩市场,顿时多了几圈涟漪。记得前几年中央电视台现场转播福建沿海沉船“碗礁一号”考古发掘现场时,以康熙青花瓷为灵魂的话题,成为古玩市场茶余饭后热议的内容。自然,在群情振奋的同时,更有若干藏者把思绪沉浸于蔚蓝色的大海,遥想昔日我中华帝国皇恩浩荡之时,满载华夏国粹的船队乘风破浪漂洋过海的壮观场面。不过,在人们陶醉于思古之幽情时,古玩骗子们却发现了财源滚滚的商机,那就是让中国古玩市场躁动不已的“海外回流”骗局。

  他们策划的骗局就是以古玩回流为名堂,以瞒天过海为手段,将一批批用谎言包装过的赝品,以“回流”、“海捞”等五花八门的身份,大量落户于沿海城市。其赝品身份大致有三:

  一为假古董,真回流。他们将一些精心打造的古玩赝品放到海外,譬如景德镇生产的明清官窑瓷器高仿品,然后做足海外寻宝重大发现之类的文章,再大张旗鼓地将这些东西通过海关回国。因为有了事前的精彩铺垫,加之他们导演地是环环紧扣的系统工程,所以,当这些被贴上海外回流标签的假货“叶落归根”时,很少有人去怀疑其身份的暧昧与否。不仅仅是瓷器,红木家具、竹木牙雕、名人字画等凡是历史上有过被出口、被盗窃、被掠夺记录的古玩艺术品,都成为了被发现、被造假,被回流的粉本。

  二为假古董,假回流。所谓假回流,就是根本没有出洋而被冠之以国外回流身份的古玩赝品。这些东西身上均盖有伪造的海关火漆印,市场上那些底足带有类似标记的“元青花”、“康熙五彩”之类,多为此等货色。

  三为假古董,假出水。前几年,据说是来自马来西亚,越南等国家的中国出水瓷器,大量地出现在地摊和古玩店中,其中有一些是开门见山的真品,但鱼目混珠者居多。在雅昌网收藏论坛中,曾有人发了一个点击率异常之高的关于“回流神话”的帖子,该网友系统介绍了自己收藏出水的“克拉克瓷”的荒唐经历,并以连续报道的形式,最终发现和披露了那个座落在南方沿海一隅的赝品生产源头。这个纵横论坛达半年之久的帖子,让读者受益匪浅。

  利用海外回流名义来兜售赝品中的“假洋鬼子”,颇能蛊惑人心。骗子们杜撰的故事细节,娓娓动听引人入胜,很容易让先入为主的藏者按耐不住强烈的收藏欲望,顿生仰慕之情。所以,当那些带有异域风情图案和各式回流符号的“混血儿”出现在拍卖或古玩市场中时,便会搅乱藏界的一池春水,让众多眼球齐刷刷地聚焦到这些散发着海洋气息的古玩奇珍,其中,心仪者有之,好奇者有之,观望者有之,购买者更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今天,回想起几年前“回流”热潮中那些被赝品伤害得遍体鳞伤的人们,那一幕幕悲痛欲绝肝肠寸断的情景,至今让我们唏嘘不已。不过,直至眼下,我们还会在一些报刊中发现类似“海外觅珍”之类的文章,依然掺杂着大量的虚假信息,可见,“回流”之风阴魂未散。利用海外回流做文章的招数,属于古玩市场骗局中的超级杰作。因为,要完成这样的大手笔,需要众人心照不宣的协同作战:有的老谋深算策划,上蹿下跳协调,身份高居“总监”;有的山南海北奔波,遥相呼应作秀,类似“公关主任”;有的精心组织生产,统筹兼顾营销,相当“市场经理”;而更多的则是大江南北钻营,铁路沿线放货,小小喽啰而已。

  “回流工程”的技术操作要点是“短平快”,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为“制胜法宝”。他们一般不会在一个项目上逗留很长时间,以免夜长梦多露马脚。譬如制作一批来自“马来海峡”的出水瓷,他们会“有根有据”地生产几千件乃至数万件,销售完毕后就迅速撤退,立刻投入到新项目。此秘密,是他们的一个内线在公开场合下披露的。

案例:“碗礁一号”的余音

  2005年6月下旬的一天,我国福建省东海海域的渔民在平潭碗礁附近捕鱼时意外打捞出几个青花瓷器,经过考古调查,发现水下十几米处有一艘沉船。随着考古工作的推进,专家认定这是清康熙年间向海外运送瓷器的船只。7月6日,国家文物局批准对沉船进行抢救性发掘,并命名为“碗礁一号”。此后,中央电视台还先后几次对打捞现场进行了现场转播。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有关“碗礁一号”的系列报道如同一颗颗投入藏海的炸弹,掀起了一阵阵巨澜。与此同时,古玩市场上也流传着传言,躁动着不安,譬如“碗礁一号”数万件瓷器已经流入市场的消息,就让那些酷爱瓷器的发烧友想入非非,梦寐以求。

  几个月后,我的一个朋友在南方某古玩城里,发现了一批据说是来自“碗礁一号”的青花瓷,品种以人物纹饰的大盘居多,在一些瓷器表面,有的还附着了坚实的蛤蜊碎片。同时,朋友在这里还发现了底足打着火漆印的所谓回流瓷–以航海题材为典型图案的“克拉克瓷”。几经讨价还价,他以每件一万元的价格买回了六件,其中,“碗礁一号”和“克拉克瓷”各三件。有意思的是,店主在卖出瓷器的同时,还赠送了一张当地的报纸,报纸在第四版的《焦点调查》中,登载了关于“碗礁一号”被不法之徒盗捞大批瓷器的消息,店主悄悄地告诉朋友,这几件瓷器中就有“碗礁一号”的货。回家后,朋友小心翼翼地将这几件瓷器请行内专家过目,结论为刚出炉的赝品。其中那几件底足带有火漆印的“克拉克瓷”,真实身份就是“假古董,假回流”。

  几天后,心存侥幸的朋友又将这几件瓷器的照片发到了某收藏网站,想不到的是,惺惺相惜的藏友大有人在,他们购买的品种虽然大同小异,但无一例外地也是赝品。不同的是购买地点不一,或福建,或上海,或广东,但多数都拥有卖货人赠送的那张登载着“碗礁一号”文物被盗消息的报纸。令人郁闷地是,那张报纸竟然也是赝品!

  在这里,有一位叫“我爱青花”的网友在当地买断了一批据说是来自越南的海捞瓷,林林总总近百件,乍看那青花图案上的人物形象,倒也画意率真,妙趣盎然,颇具康熙民间精品瓷器的精气神儿。其实,这就是地地道道的“假古董,假出水”。一开始,这个网友一直津津乐道地讲述着自己的捡漏经历,为了证实藏品的真实性,“我爱青花”还光顾了与越南接壤的那个城市,就该批瓷器的来源问题进行了十几天的实地考察,并写下了洋洋几万言的日记,以“铁证如山”的证据,断定为毋庸置疑的真品。但是,直至有人揭露了这些赝品的生产源头,并将赝品加工过程的现场图片等第一手资料公布于众,这个可爱的网友才醍醐灌顶,恍然大悟。

反思与对策

  最近几年,古玩市场中诡计与反诡计的斗争愈演愈烈,但基本呈现出这样一种反常现象:胜利者的天平,似乎永远偏向于炮制诡计者一方,而防不胜防的吃亏上当者,手中永远缺少制胜的砝码。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道德法规,在这里却反其道而行之。偌大的中国古玩大市场,几千万人的收藏队伍,每年几百几千亿元的成交数额,将这些混迹其中的硕鼠—古玩骗子们养得膘肥体壮。而且,在利益链的作用下,他们的诈骗手法如庖丁解牛般越来越娴熟,其逃避正义打击的免疫力也越来越神奇。此类畸形现象,在古玩界之外的其他领域十分罕见,这是冰冷现实对火热市场的绝好讽刺。譬如我们现在涉及的“回流”现象,待赚足不义之财的骗子们潇洒撤退后,水落石出后的市场只会留下一片狼藉,中招被骗者则几多痛楚,几多无奈。但骗子们却一个个幸灾乐祸,绝不会因为良心发现而放下宰人的屠刀。

  实事求是地说,在骗子的诡计中,假冒“回流”是他们的得意之作。其高超之处,是他们巧妙利用了中国文物大回流的国际背景,巧妙利用了海捞文物大发现的有利时机,演出了一出“狸猫换太子”的折子戏。折子戏结束后他们也不会谢幕,下一出剧情更加跌宕的骗局正在紧锣密鼓地策划于密室。所以,我们要睁大眼睛,提高警惕,起码在以下三个问题上站稳立场:

  第一,理性面对。除了来源于正规媒体报道的新闻之外,不要相信报刊上杜撰的那些关于海外回流文物的无聊信息。我认识的朋友中,就有人经历过轻信此类信息而赶赴福建寻宝被骗的荒唐事情。

  第二,谨慎从事。如果你不具备较高的古玩鉴别知识,就不要贸然接触回流文物,更不能把回流文物作为你的主题收藏。回流文物是一个特殊的品种,其中大宗系为他国定制的瓷器艺术品,譬如远走土耳其和伊朗的元青花。与传统的中国艺术品相比,这些瓷器(也包括其他艺术品)在工艺、造型,绘画等方面多了一些异国元素,因此,作为回流古玩的克隆产品,其中的陷阱和雷区更是纵横交错密密麻麻,鉴定难度非常复杂。所以,奉劝那些眼高手低的收藏者,对回流文物要回避三舍。

  第三,辩证思考。内地古玩市场出现的回流文物,十有八九不可信。须知,在古玩珍品肉少狼多的市场中,真正开门的回流文物,在沿海一代也供不应求,尤其是那些精美一点的艺术品,上市后,很快就会消失得无踪无影,无须舍近求远,千里迢迢地贩运到内地兜售。明白了这样一个常识,再遇到那些号称回流文物的东西,我们就会去冷静的审视,理智的思考。

有人从日本带回来的超高仿克拉克盘,不上手,根本看不出来。胎也很干(低温真空3天的结果)
现在网上1元拍卖

1
2
3
4
5

binzhang:
这盘子的确有一眼。

万发:
除了老气不足,背景蓝色稍重外,照片看,真的一样

binzhang :
这盘子主要是釉水不“肥,润”。
日本盛产仿明瓷器(日仿和中仿都有)。多加小心。

越南盛产仿康熙海捞。在美国德州有人销售。

阿江SG:
这个海捞怎么样?

5
6
7

binzhang:
阿江这小碗是对的,但没啥玩头。内外的釉都泡坏了,照片看还行,如果手摸感觉有层霜的感觉。几块美元可玩,否则算了。
前几天一个20厘米直径的的乾隆外酱釉内青花花卉海捞碗,全品(SOTHEBY‘S NAKING CARGO)要300刀,放弃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