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桶水 – 景泰蓝花瓶

半桶水:
景泰蓝花瓶

今天Yard Sale买了一个景泰蓝花瓶,9英吋多高。是我买的第一个景泰蓝。 我一点不懂景泰蓝。请大神们指点。 谢谢!

1
2
3
4
5

Jimmy:
看底应该是机器车出来的底,不是手工底 瞎看

百年孤独:
半桶水兄弟,这个很不错哦。应该是晚清民国(民国最可能)的景泰蓝。从garage sale购入应该很便宜了。恭喜你。

半桶水:
多谢两位的指点!30刀买的。garage sale 有好几个,比较喜欢这个的纹饰。加上前几天碰巧听新手兄说过,底里有釉的可能新点,所以就选了这个没釉的。 想拿来学习一下。不掏点钱,学不会。

华蓥 :
这件不错,我觉得应该是民晚期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吧。纹饰是民国常见的纹饰,但珐琅彩料已经不完全是生物自然彩料了,底部和口部也确实看不到手工制胎的痕迹(机器制胎很圆滑),不知胎体重不重?民国的景泰蓝一般比较轻薄(但不绝对,用料厚重的也有),49后胎体要厚实一些。我有一件纹饰,做工,器型与你这件一样的花瓶,我自己看五六十年代左右,买它就是因为比较大,高40公分,景泰蓝小件易得,大件难些。

6
7
8

半桶水:
是很像。谢谢华蓥点评! 我这件比较重。你在creaders上的清末的那几件是矿物料吧?我要好好比较一下。

华蓥 :
再传两张细图。

9
10

其实景泰蓝看彩料很关键,可惜呀,现在我们能收到的多为清末到民国的东西,彩料与明,清中以前的有很大不同了。最好能看看明的景泰蓝,比较一下白色和蓝色(白色是珍珠粉,蓝色为青金石)。我可没有这种东西。creaders 上那件老天利的天球瓶有老师说白的颜料为珍珠粉,但珍珠粉的质地都不好了。因为手上没有真东西,说实话,不敢说话呀!

半桶水:
多谢华蓥耐心讲解! 下面是我刚找的一张明代的图做比较:

11

华蓥:
半桶君,这件我可不敢看明,就这些顔料就不看好。这件能到清末就不错了。

半桶水:
据说这件是大都会的。谢谢陈皮去年在群里发的图片。当时觉得好看,顺手存下了。 群里面还发过一对明代的缸,比这个还漂亮,要好好找找才能找到。

12
13

华蓥:
所以说我没有真东西不敢胡说嘛!看不懂就是看不懂。

Layala:
@华蓥:那请您看看这一件?卖家说是清末。口部有伤。

14

华蓥:
这件多穆壶做工不错,我也咨询了一下朋友,朋友说,可能是北京珐琅厂六七十年代出口的东西。

日用瓷56789 – 這兩件青花盤和碗有可能是純手繪的嗎?

日用瓷56789:
這兩件青花盤和碗有可能是純手繪的嗎?

最近收了一套精美的景德鎮青花梧桐92頭餐具,但分不出是貼花還是手繪。請教各位老師,這兩件青花盤和碗有可能是純手繪的嗎? 好像產於1980年左右, 1985年購與香港。新手學習,請賜教。多謝!

1
2
3
4

特別想聽聽Binzhang兄的看法, 隨評無忌。

gushi:
你拿两个盘子一对照就知道了吧。
目测不是手绘.手绘的线条很难非常均匀的。

日用瓷56789:
謝gushi! 我拿了三個碗做了對比研究,發現青花汾水部分區別很大,每個碗都有不同。但還是不理解線條極高的相似度是來自於手繪水平很高的工匠的純手繪還是花紋圖案貼花後再填色或汾水。或者說是半手繪。

libang :
人民瓷厂青花梧桐,贴花。

galah1007:
这么新的瓷器
有没有收藏价值啊

水仙花:
我觉得收一些民国的景德镇瓷器会有一定的价值

libang:
这种瓷器可以批量生产。一旦价格达到有利可图时,大量仿品就会出来。

日用瓷56789:
多謝回復。基本上已經搞清楚了,工藝屬於半手繪半貼花。線條部分貼花,然後再人工青花填色或分水。個見不能小看這些79或80生產的出口日用瓷器,胎釉彩都很好,當然沒有太多經濟和收藏價值。由於便宜,我就玩玩5678日用瓷。

當然就這幾個瓷器來講,它們遠超過了普通的日用瓷。價格不低於很多民國瓷,只不過現在有很少的人玩現代日用瓷罷了。個見,不一定對,呵呵。

libang:
#陶瓷知识#【景德镇记忆——人民瓷厂的青花梧桐】青花梧桐是原人民瓷厂青花瓷的一种主打画面,该画面青花瓷1979 年、1984 年、1989 年三次荣获国家优质产品金质奖,在1984年还连获三枚国际博览会金牌,是我国陶瓷行业获奖最多、获奖规格最高的产品,屡屡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赠送国际友人的珍贵礼品。

梧桐画面是青花梧桐吊珠的简称。画面上梧桐、劲松、芭蕉、院落、楼台亭阁,人物形象突出,青山翠丘,路桥流水,波光帆影,茂林修竹,海角天涯,群鸟高飞,一一俱备,恰似一幅壮丽的春、夏、秋、冬,渔、樵、耕、读的山水风俗画。这种通过散点透视法,把繁杂的景、物、人铺叙在一个画面上,达到了虚实相生、层次分明、疏密有致、恰到好处的效果。它装饰古朴、立意典雅、布局奇特、适应性强,装饰任何器型都能保持其特色。整个画面使产品具有强烈的民族色彩和东方的艺术风格。

新中国成立初期,青花梧桐画面多种多样,纹饰混乱,但画面中的吊珠、石桥、亭子、梧桐树必不可少,这成了梧桐.画面的基本元素。人民瓷厂于1966 年、1981 年先后二次组织技术人员对画面作了整合修改与统一布局,1982 年为了适应生产和工艺的需要,厂技术人员还采取织锦边开窗,配以小山水,把块面进行了分割,创造了青花开膛.梧桐.画面餐具。至此,梧桐画面基本定型,并伴随着该厂多次荣获国际、国家金牌,为企业带来了声誉。

景德镇青花瓷生产历史悠久,青花梧桐纹样的设计者是谁?出自何朝何代?至今仍是个迷,只能冠以传统画面之说。对于画面纹样的内容也传说不一。有的说,梧桐画面是一个民间爱情故事的缩影:

主户老板家的小姐站在绣楼目送长工情郎撑着满载瓷器的船只由昌江经鄱阳湖运销售海内外,走在桥上手挟伞具的就是瓷户老板;也有的说,走在桥上的是被老板嫌贫的长工,瓷户老板为了阻止女儿与他相 爱,特意派他出外收账,后来这种场景被长工有意的绘在老板庭院的墙上,而瓷户老板家的庭院里栽有梧桐树,与墙上的画交相呼应,老板看后甚喜,于是把它绘制到产品上,颇受大家的喜爱,赢得了很多生意。而较为官方的传说是,.梧桐画面起源于前清时期,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关于它的由来取意于唐代诗人王勃《滕王阁序》诗意:.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是以.江西八景.中的章江门和滕王阁组合为景,逐渐演变而来,又以梧桐引得凤凰来.的佳句取名为梧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e6b786800102w87c.html

日用瓷56789:
這是我目前見過的最好的現代出口日用瓷餐具,生產與1979-1980, 非常精美。國內雅昌網有介紹說是國禮瓷,如感興趣,請看http://bbs.artron.net/thread-4268272-1-2.html

华心新新手:
欣赏学习了,谢谢分享!前一阵与一个六七十年代出口的 Ginger jar 擦肩而过,遗憾

Layala – 一只醬釉开光粉彩大腕

Layala :
一只醬釉开光粉彩大腕

直径30厘米。乾隆?

1
2
3

chinafinn:
乾隆,很漂亮,

Layala:
感觉酱釉色泽稍浅。内壁使用痕迹明显,尤其是描金已经部分掉落。从网上能看到与之类似的腕。

好好学习:
好藏!

劳当劳:
有人能介绍一下为什么漩涡线部分有很多小台阶吗?会不会是印刷的?

Jimmy:
学生愚见,看这碗外侧画的很轻装淡抹,不工整,缺乏韵味。学生没有见过实物,只是文字学习。老师勿怪。

半桶水:
18世纪的。很漂亮。要是没冲没崩全品的话是很难得的。

兆瑞:
如果实物的颜色也这么浅的话,更觉得是米色釉。

青花 – 禪凳

青花:
禪凳。

收了一對禪凳,覺得是櫸木的,請大家掌掌眼。謝謝!

1
2
3
4
5

yinny自拍:
这个不能叫禅凳,是无束腰罗锅枨加矮老卡子花管脚枨方凳,不老。也看榉木。

青花:
您都是專業術語啊。 謝謝,還要好好學習。

yinny自拍:
不知为何,我的中文打不出这个‘木长’字来,只好用’杖‘来代替哈。不急,有了这件器物,再看看有关的信息,学起来就快了。

国公:
在古典家具中,榫卯的拍合是家具的主要联结方式。胶也就是加大榫卯结合 面的拼合强度,以延长家具的使用寿命。但家具在漫长的使用过程中,由于环境的变化或者长期的受力使用中,不可避免的会造成榫卯的松动。以桌案类和椅凳类家 具为主,除了有基本的边抹结合,腿子与面的结合外,不可避免的要用到枨子以加强腿足之间的联结。此枨子无论如何形态,无论如何造型,其最终目的皆为保证家 具的整体耐用及安全美观的作用

明黄花梨有束腰十字帐长方櫈

6

罗锅枨,也叫桥梁枨.

7

黄花梨有束腰三弯腿霸王枨方凳

8

劳当劳:
听起来榉木也是好材料,一直小看它了。东京到处可见这种树,是一种高大的榆树。

喜欢老物件:
俗话说,南榉北榆,这是南方榉木登,原装藤面,没有修配,年纪可以入清,是老货,但价值不大,国内淘宝网,这样的是几百人民币一对,收藏意义不大

青花:
我這真叫拋磚引玉了。學習了。@喜歡老物件,您說的對,自己網上查資料上,的確提到櫸木家具不是收藏的熱門。

有一段時間,國外的古董商用集裝箱,一箱箱的運過來。所以國外能時常遇見這類家具。不過做工不錯,留著自用也不錯。

喜欢老物件:
其实如果是做工好的,品相好的老榉木家具也不错,我有一张明末清初榉木罗汉榻,另外榉木老圈椅,长案,如果工艺漂亮的一样受喜爱

关东老农 – 叹藏品飘零,谁舍谁收?

关东老农:
叹藏品飘零,谁舍谁收?

— 一位海外藏家的身后事

一场网络拍卖的盛宴结束了,正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老农混迹于其中,“坐席”历时半年之久,虽然海参鲍鱼一筷子也未曾夹到,但也庆幸地收获了几条肉边菜。

事情还是由一幅赝品引起的。大约是2015年末,老农在网上闲逛,发现地处美国南部的一家网店拍卖“明四家”的大幅画卷,说明里没有讲明这是荣宝斋的木板水印或者二玄社的干活。令人诧异的是人们趋之如骛,一幅号称文征明的画也能飙到200刀。当年去斯坦福大学博物馆,一幅文征明的扇面也弥足珍贵,安放在玻璃柜里。现在网上竟出售其鸿篇巨制,岂非咄咄怪事?按理说,明知道这家网店坐落在风景秀丽的十字坡,应该抽身便走才是,可鬼使神差,老农竟然象李大嘴一样开始收索。突然一幅写在撒金红纸的对联映入眼帘,够老气!以老农低下的欣赏水平,觉得这字写得不错。说明中有道作者潘于皋,于是赶紧上网去查,还真拎出来了一位:1921年新加坡南洋会馆的账房先生,好歹也是个文化人呀,说不定还是落地秀才呢,于是老农便填上了一个价码。七天过后,老农中标;又过十天,货到了。适逢春节,侄女女婿一家回老家过年,我就请亲家公掌眼。亲家公是个书者,从小练字,虽然没成“家”,在丰润小城还是可以写招牌的。亲家公讲:“这种四平八稳的字,我是写不来的。作者还是有功底的。”说得老农心里暖洋洋的。有一天,老农又在对着对联儿发呆,突然发现那枚钤印分明是潘龄皋么!上网一查,书法大家潘翰林。有明白人讲潘龄皋钤印边长为3公分,用尺一量,印边长为2.7公分。敢情这潘翰林名气大,他在世的时候仿品就满天飞了。

也就是在网上收索潘龄皋作品的时候,发现在美国东部的一家网店也在卖潘龄皋的对联。老农的阶级斗争觉悟陡然增加,唯恐刚爬出糠窝窝又进了“瘪糊”囤子。根据几期拍品透露出的蛛丝马迹,老农考证出这些拍品的前宝主是陈亦尧先生。
在美国的华人收藏家中,陈亦尧先生虽然无法与王季迁、王方宇、翁万戈等大家比美,但是,就是资深的收藏爱好者也难以望其项背。陈先生于1932年出生于浙江绍兴东浦镇,1945随父去台湾,1955年初赴美留学,获得美国纽约圣若望大学商学士和工商硕士学位。陈先生曾担任大通银行副总裁、美国轮船公司副总裁、康宁公司副总裁等。财力和爱好是收藏的驱动双轮,陈先生喜欢品茗和书法,这也就成为他的收藏主题。
纵观数百件拍品,以书法、拓片和线装书为主流。只是零零星星地出现了几件紫砂壶和瓷器。这更让我对陈先生肃然起敬,好东西都捐了!早在2005年10月,“浙江亦尧茶道博物馆”在绍兴东浦镇、“中国兰亭瓷砚艺术馆”在兰亭风景区同时开馆。两馆的藏品,各有600余件珍贵的茶具和瓷砚,全部由陈亦尧先生捐赠。陈先生还为上海文庙捐赠中国历代茶壶400多把,由此設立「尧締茶壶博物馆」。陈先生豁达:“钱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他从来没计算过买这些藏品花了多少钱。而且陈先生认为,藏品要捐出去,否则,身后传给后代可能会被卖出去,重又分散,枉费了数十年收集起来的一片苦心。结果不幸被陈先生言中,他于2011年突然回归道山,2016年这些来不及处理的藏品就出现在这家网店。身后藏品飘零,可悲可叹!

或许这是一家小型的古董店,即使是有华人雇员,其中文程度也极为有限。比如说,一本黄庭坚书法拓本,在“跋”的落款中明明白白地写着“蔡喆民1980年于北京”。而在拍卖标题上却标着18世纪;一本《毛主席诗词》线装本,被冠以19世纪。说来这些也不打紧,这些竟拍者肯定不会受到丝毫影响,也并不会因此而多花银子。可恶的是他们有时会将一幅对联拆成两份卖,比如说何绍基、潘龄皋及陈季硕的书法对联,都曾被拆开在不同的时间段拍卖。我相信这并不是拍卖公司有意所为,而是没有捆绑在一起的对联他们就没有能力配对。这些竞拍者遍布全世界,一幅对子倘若这次失散,恐怕永无聚首之日。陈先生在天之灵若是看到这一幕,肯定是欲哭无泪!这也坑苦了一些买家,比如陈季硕的一幅下联成交价约120刀,几个星期后,上联却飙到了800多刀。估计是一位负责的买家,为了凑齐这幅对子,只好出大价钱了。

据老农推测,陈先生的藏品有二个来源:其一来至于苏富比拍卖会,因为拍品中出现数十本苏富比拍卖目录;其二是陈先生在中国工作期间收集的。1979年1月,中美刚刚建交,陈亦尧先生就以外企代表的身份,回到大陆寻找与政府和企业合作的机会。他在北京饭店一住就是好几年,熟稔到可以到厨房给自己炒一盘菜的程度。那时节在荣宝斋、琉璃厂里不时会出现一些好东西,对一般人来讲价格不菲。与当时的中国人民生活水平相比,陈先生绝对是大富翁。估计那些状元翰林书法、宝贤堂法书石刻拓片及延禧堂忆旧帖等都是这个时期收进的。陈先生长期担任上海市市长咨询会议副秘书长和上海市海外联谊会常务理事,而且菩萨相、人缘好、乐于交游,任政、徐伯清等书法作品当是在上海收集的。而胡仲吾、陈季硕的作品是在台湾收集的,陈先生似乎和这些书家颇有交情。总而言之,陈先生旧藏是流传有序的。

在得到这个结论后,老农跃跃欲试对着“黑老虎”和翰林书法较劲。却说那一日上拍了陆润庠和铁良的书法对联。老农辗转将图片传给恩师鲁德才先生。鲁先生自幼习书,造诣甚高,退休前在大学讲了十年的书法课。有一次老农给鲁先生打电话请教如何提高书法欣赏水平,老先生滔滔不绝讲了近两个小时的书史:从三国魏晋的军事便条讲到钟王,从欧褚讲到颜柳 ;宋代四家中他对黄庭坚推崇备至;元代赵孟頫,明代董其昌,从清代的何绍基一路下来到郑孝胥。鲁先生说郑孝胥的字不收口,至今老农也不知道什么是收口,可见不是一个好学生!当年刚上初中时,鲁先生看到同学们的字写得松松垮垮、撇撇拉拉的,于是就开了一门写字课,并且要求将每个同学的字张贴在墙壁上。一年下来,好多同学写字都变得端正了。有一日,鲁先生看着墙报说:“杨德呀杨德,练了这么长时间咋就没有长进呢?” 其实何止杨德没长进,老农的字也是跟鬼画符似的。学艺不精,四十多年后还得给老师添麻烦。从鲁先生那边儿传来话:“这字写得好,跟林则徐的风格很相近。人民币壹、两万都可以买。”老农估摸着1500刀就可以拿下,不过这对咱贫下中农来讲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必须得先请示领导。领导沉吟片刻,问老农是不是玩大了。确实是有点玩大了,老农心里也没底气啊。这要是张伯驹先生遇到这种情况,那就往地上一躺,打着滚儿,不达目的不起来。老农哪敢和张老先生比呀!张老先生那叫执着,千古佳话呀;老农若是一打滚儿,那就是耍赖,成为朋友圈的笑柄。算了,不买就是了。到了揭标那天,老农死死地盯着屏幕,最后10秒钟,人们狂飙,最后以1230刀成交。

这半年下来,这小店也赚的钵满盆盈。每十天一个周期,每次上十几件,届时销售一空,很少见到如此红火的网店。陆润庠的字应该说还卖得便宜,同期铁良的对联卖了约2100刀;诸如潘龄皋、高振霄、谢霈等翰林书法作品一般在500-900刀,而刘春霖的一幅字卖了约2600刀,占了最后一位状元的光,整整比101名状元的作品价格高出一倍。宝贤堂法帖拓本平均值240刀;任政先生的作品200多刀;有意思的是,一套民初湖北崇文书局刻印的段玉裁《说文解字注》的成交价为1226刀,而一本线装本《毛主席诗词》却卖到了392刀,一套线装本《毛泽东选集》竟拍到3670刀,名人效应加红色收藏的结果。老农由衷地佩服那些买家,有眼力、有魄力、有财力!在此冒昧进言,当您收到这些珍品时候,心存感激记住陈亦尧先生的恩典,是他的藏品成为我们的饕餮。

在拍卖尾期曾出现一幅陈先生1975年赴台湾奔丧期间为其父写的一篇祭文,言及陈老先生一生钟爱潘龄皋书法。按理说,这样的作品是不该拿出去拍卖的。即使家里无地存放,销毁了便是。无独有偶,最近我在另一位陈姓老人家的遗产拍卖中花了二块半买了他的五本厚厚的日记。没穷到这个份上吧?唉!也许错怪了。孩子们也不是靠这个赚钱,他们是真的不懂啊!老农家的宝贝丫头早就说过:“你们尽早地把东西处理掉,我可不搞遗产拍卖。”给她一幅山水立轴,不喜欢;120刀买了两幅电脑画,两口子高高兴兴地悬挂起来。这丫头在国内读完初中尚如此,那些连汉语都说不好的“黄香蕉”又会如何表现呢?我们身居海外,中华文化底蕴一代一代指数衰减,孩子们不喜欢这些老物件。你花大价钱买了的东西,他们会弃如敝屣。陈亦尧先生的身后藏品飘零,应该给我们收藏爱好者敲响警钟,未雨绸缪,想一想我们藏品该如何处置?

老农觉得有三个途径;其一是捐出去,张伯驹先生的捐了,孙赢洲先生的捐了,陈亦尧先生的捐了,马未都先生的准备捐了。问题是您的这些藏品够馆藏级别吗?捐给谁呢?当然您可以将其标榜为“国宝”捐给母校,不过需要编故事,这点老农可以帮闲。比如说您有几幅仕女图,咱就说呀经过十年的明察暗访,终于找到了李师师和米芾的后代,而且那画上的靓妞就是李师师。这又将使用模特的历史由唐伯虎向前推到米元章,重写中国绘画史的材料!有人质疑:那李师师是宋徽宗的相好,怎么又会和米芾有后代?咱们就给他论证:米芾觉得:“道君动得,我为何动不得?” 李师师乃勾栏中人,水性杨花,连浪子燕青都去勾引,又怎肯放过一位富二代、大才子呢?于是两人一拍即合,暗度陈仓、殊胎暗结,即留下了后代又创造了国宝。母校给藏品建立一个展室,新闻媒体大肆宣传。趁着这火候您再拿出三幅去拍卖,名利双收,岂不美哉?其二是陪葬,一件东西让您如醉如痴,到走的那天也放不下,就学唐太宗将其带到那边儿去。因为要多烧额外的东西,火葬场要求加价20刀,孩子一想能省就省吧,顺手将其丢进垃圾箱。老农的老伴儿曾收到一个青花瓶,十分喜欢,扬言以后用其装骨灰。领导就是领导,高瞻远瞩啊!其三是卖出去,用您所具有吸星大法功力将一件古董的精华吸纳后,便将其推入流通领域,就是赔钱也得卖。以藏养藏,构成良性循环,亦不会因为玩收藏而影响到物质生活质量。

综合上述三种途径,捐赠实为上乘,这是藏品的永久的家园。陈亦尧先生晚年每次回国都要到他所捐赠的馆室去看看,每一件东西都会勾起一段回忆。遗憾的是天不假年,他绝对不曾料到这么快就会驾鹤西行。否则,他手头的藏品也会得到妥善的安排,也不会零落漂泊了。一年前老伴儿的一位同学老曹不幸过世,在追思会上其遗孀读了一首诗《活着》,我感觉是他在临近生命终点所做,很是感人。问起是否是老曹原创,断然不知,只是讲老曹平常喜欢写诗。问起是否有遗稿或是博客,或许我能为老曹做点什么,还是一问三不知!老农摇头叹息,他们可是大学同学终成眷属,而且一起生活了三十多年啊。此时老农就不难理解为何曹雪芹《红楼梦》后四十回遗稿散失了。说到《红楼梦》,就拿林黛玉的诗献给陈亦尧先生作为文章的结尾吧!

唐多令
粉堕百花州,香残燕子楼。
一团团逐对成逑。
飘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
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
叹今生谁舍谁收?
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2016年8月于哥伦比亚河畔

yinny自拍:
老农兄的文笔了得,洋洋洒洒地写了一篇极其可读的收藏小文,知识性,趣味性俱佳,难得啊。文中提到网拍一事,Yinny也有同感,好在还没有失手的时候。物品收到的时候,真是比喝了蜜还甜,就像小孩子刚买到了新衣服,立刻就的打开包裹,把它拿到手里,这个看哪,根本放不下啦,什么吃饭不吃饭,不要提哈。。。关于文化传承的问题,我也赞同老农兄的看法,至于处理我还是倾向卖出去,这样不仅可以不留难题给下一代,而且也乐在其中,因为至少会知道谁是下一家哈。收藏的本身就是一个短期行为,在古物面前我们都是过客。

关东老农:
谢谢自拍君抬举!没啥本事,也就是耍耍贫嘴了。
网拍很刺激,我通常在最后七秒钟出击 ,遵守魏无牙的 “一击不成,全身而退”的教规,可是还常常被秒杀。

海外收藏网换寄宿空间续

海外收藏网换寄宿空间。寄宿公司会把网站换回原来的公用区域。由于原来在公用区域上的网站资料还在,所以界面没有变化。就是一年来的论坛资料以及新注册的藏友资料会丢失。请丢失资料的朋友重新注册。

谢谢各位谅解!

海外收藏网改版通知

海外收藏网改版通知

海外收藏网自2014年5月开网以来,努力成为海外藏友的开心园地。一度专家,学者,经营商,和爱好者云集一堂,讨论研究非常热烈,出现过百花争艳,百鸟争鸣的热闹场面。因为上网的朋友多,我把Hosting(网站托管)从Shared Space(分享空间)移到Private Server(私用服务器)。虽说价钱贵些,但Server(服务器)流畅很多,看到大家讨论得开心,西门也颇为满意。

开网两年多以来,收藏界的生态和上网藏友的构成有了颇大的变化,这是因为:

1. 一般网站,群组的活跃期在2-3年之间。除了商业化网站有运营的盈利目的和支撑资金外,大多兴趣网站和群组的朋友们会冷静下来,逐步进入比较静态的模式。

2. 随着国内经济增长的降温以及“雅贿”形式的式微,国内的收藏热也大肆降温。收藏艺术品原来就是小众范围的活动。前阶段给部分人士炒作形成的“全面收藏热”,由于缺乏理性和专业性的支撑,现在逐步回归理性。投机行为减少,国内古董业界日趋平静。

3. 在收藏热鼎盛时期,国内外商家藏家到海外大肆收集中国古董珍品,加上互联网资讯发达,网上拍卖资料齐全,以及藏家对珍品的惜售心情,使海外中国古董和艺术品资源逐渐枯竭。

4. 国内不良商家把触角伸到海外,在世界各国埋雷。以假乱真,商业运作的风气盛行,使海外收藏的生态环境恶化。使以研究为乐趣的海外藏家受到知识和财力的重大挑战。

5. 随着手机和微信(Wechat)的普及和便利,微信“海外收藏网”群吸引了很多藏友加入,讨论热烈。相反,上网站的藏友大为减少。

鉴于以上的原因,西门决定把海外收藏网的Hosting(网站托管)重新移回Shared Space(分享空间),以便长期比较静态的运行。网站托管商在把分享空间转移到私用服务器的过程中提供转移服务,而从私用服务器转移到分享空间的时候,则不提供这种服务。就是说:

1. 需要西门重新建立这个网站。尽可能完整的把原来的格式移回分享空间。

2. 因为分享空间比较小,现在网站上的历史资料会移除。移到新的分享空间后,网站还会定期下载备份和清除比较老的资料,以维护网站的快速运行。

网站基本定于七月二十六日改版回分享空间,提请各位注意的是:

1. 如果藏友有对收藏网以前的资料有兴趣,敬请大家趁早下载。以免遗失宝贵资料。

2. 新版收藏网尽量保持原来网站的风格。但是如果复制用户的操作不顺利的话,要敬请大家重新注册。

3. 新版收藏网会不断更新海外收藏网微信群岛二位码,欢迎网上的藏友进入微信群讨论。

对于以上种种不便,西门谨向各位道歉,并敬请各位理解。

1
如扫描有问题·不能入群,请在微信加 XIMENZH, 我会邀请你入群。

aici – 荣锦堂制斗彩龙枕

aici:
荣锦堂制斗彩龙枕

在一富翁家的 Estate Sale 上淘到一龙枕,枕底有火漆印。瓷枕旁有个包装盒,盒内有一张盖有“东方收藏家协会之印”(篆字)的证书。买回家后发现证书上的照片是凤凰不是龙,而且釉下彩是青花而非绿色。看来富翁家当初还有个凤枕,不知哪去了。

此龙枕不知是否为真,请行家们看看 (在个别釉厚的地方用放大镜可看到细微的开片)。

1
2
3
4
5

aici:
再加一个龙的正面照片。

半桶水:
看着不对。个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