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遇而安 – 战国青铜矛头

【编者按】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因此,最先进的技术最先用于制作兵器,青铜铸造技术也不例外。古代的青铜兵器和我们后来常见的十八般兵器有所不同,青铜兵器种类较多,如刀、剑、戈、矛、钺、戟、甲胄等等,功能和形状也较为原始。

矛是古代用来刺杀敌人的进攻性武器。长柄,有刃,用以刺敌。始于周代,或周代以前,来历亦甚悠久,惟当时战术未精,各种兵刃使用之法,亦极简单,非若后之武术,以繁取胜,以多矜奇也。矛的使用方法大多是用双手握柄,以直刺或戮为主的战斗使用方法。(以上引自互动百科)

随遇而安兄收藏的战国青铜矛头,是件铸造精美,纹饰复杂的好藏品。这支矛头,诉说了中国先人在两千年前就在金属冶炼技术上取得的伟大成就。也让我们想象出当年秦军赵卒们拥有精良装备,有气吞山河和横扫六合的雄浑气魄。令我们为中华民族先人的智慧和创造能力所震惊和骄傲。

随遇而安:
战国青铜矛头。

长24cm. 花纹精美,型制古朴。充满历史的仓桑感。拿在手中有压手的感觉。敬佩古人的人生态度,把一件武器做得这么美。价钱不贵,几百美元。觉得很值。欢迎大家点评。

1
2
3
4
5
6
7

物件上的铜锈较多,在考虑除锈。大家怎么看?

littlebull:
最好别除了。

国公:
最好做碳14确定一下。

英伦游子 – 奇玉堂制小杯

【编者按】茶杯是小器,但是也可以做得精巧无比。大名鼎鼎的成化鸡缸杯,也就是那么薄薄小小一个杯子,名震天下,价值连城。

英伦兄上的奇玉堂制小杯,编者以为照相颜色很是失真,聚焦也不太准确。可是各位爱瓷的朋友,已经可以各抒己见。有朋友认为是日瓷,也有认为新的。瓷迷兄拿出的藏品,照片比较清楚,看底胎细釉白,乍看真像高温烧成的注浆胎。可是正像国公老指出的那样:康晚雍正时的手工拉胚的薄胎瓷(Semi Eggshell)的质量非常好,常被认为灌浆胎。所以看这路薄胎瓷,还是要看器形,画风,使用痕,棕眼,釉面火光。瓷痴小兄弟近来进步神速,也敢于发表自己的看法,对或不对,都是一番百家争鸣的气氛。大家都在讨论中获得进步。

编者近日买的一套四组杯子托盘也很细致。卖家说中国康熙,朋友反映说像日瓷,于是找卖家理论,说一番道理。洋人卖家倒干脆,退银子若干。编者天天用来喝茶,左看右看,做得精巧,又不大像日瓷。心里琢磨,要是真不是日本的,倒好像是在老外那里占他便宜,难免折了中国人的面子。下次再买他一件,也好有个交代。。。

英伦游子 oriental-antique:
奇玉堂制小杯。

整个器型,画法,发色奔康熙去的,各位老师看看对不对,照片青花发色有些失真,最后一张是比较接近的发色。

1
2
3
4

老邁:
軟,象日瓷。

难得的糊涂:
除了发色器形外,看看画风,这不是清初康朝的画风,悉尼师以前讲过多次了。

oriental-antique:
谢老邁兄和难得兄点评,我觉得还是国瓷,应该是清后期的。胎偏软,人物画法确有日瓷嫌疑。

菩提果果:
英伦师, 这里有两款康熙的“ 奇玉宝鼎之珍” 花押款,不知和你的小碗底款有无关联?哪位老师知道,请赐教啊。

5
6

瓷迷不悟:
根据Gerald Davision 所著Marks On Chinese Ceramics 上述两款皆为康熙民窑款。曾经藏有类似的杯碟,胎硬釉亮,典型的老康瓷。至于画风不太符合,也有同感。个人理解是在如此小的杯面上画9位仕女,很难运笔。加之康熙民窑烧制60年,品种繁多,画工水准参差不齐,不可能个个都画的像陈老莲,因该允许另类的存在。

个人的理解,不一定对。

7
8
9

瓷痴:
瓷迷师,这个盘子的双圈款都歪了!足也不是康熙的。像是上周的灌浆胎。:)

难得的糊涂:
瓷痴张小兄弟这个说的在理,提高很快么,呵呵

瓷痴:
哈哈,您的意思,我其它的都是没道理?:)

oriental-antique:
回果姐,这两个款是康熙的款,和我那个是同一类的吧。不过奇玉堂制款后世有仿的,就像若深珍藏一样。这个小碗人物的画法要是按照瓷迷师说得那样就好了

菩提果果:
谢谢英伦师的回复。您不必在意一次的对于否,我觉得您已很有成就了,有那么多好藏品在手。

瓷迷不悟:
看看这几件,比较器形,画风。可以确定的这上面的都不是浆胎,而是手工拉胚的薄胎瓷(Semi Eggshell)。

10
11
12
13

国公:
康晚雍正时的手工拉胚的薄胎瓷的质量非常好,常被认为灌浆胎,哈。

瓷痴:
看瓷器,好几点综合。您看过款歪的?康熙足有那么外撇?凡外撇足,我的理解,都在道光20年后。康熙青花,像上面那个小盘子,一般都有开光框。如果是小康,胎质根本达不到。还有使用痕,棕眼,釉面火光,综合看。现代无疑。

我手上也有个差不多的。对比下。

14

其实就釉面一项看就足够了!透明釉经过时间氧化,胎土的水分变化,它一定随之变化的!紧皮亮釉可不是火光十足。

瓷迷不悟:
小张进步神速,向你致敬!圈足外撇,其实是摄像的角度把你误导了。你看英伦兄的奇玉堂制小杯第4张图片,像是圈足外撇,再看第1,2张,圈足没有外撇啊:)我的小杯碟圈足向内倾斜。那图片因为拍摄的角度让你误解了,对不起!

瓷痴:
瓷迷师?说对不起干什么?我们纯讨论啊。:)
照片确实有角度偏差的,那天在群里看了领导的一个碗也是角度相差很大。不过,瓷迷师,东西确实新。我们看瓷器,只要一点错就可以决定的。釉面,画片,款,随便哪点都不过关啊。:)

瓷痴:
此楼图片上东西大部分都是新的

瓷迷不悟:
你上那小盘是晚清的。菩提上的小盘没见正面,不能判断。英伦和我上的几件,可以排除新仿。讨论的焦点是老康还是老仿。

瓷痴:
瓷迷师好眼力,我的小盘还真是晚清的。

oriental-antique:
瓷迷兄新上的小碗中有点任务画法和我那个差不多,我的小碗总体看觉得还是晚清的,您上的有老康可能。

国公 – 千年沉船“黑石号”上的唐朝珍宝 ZT

【编者按】在唐朝时期距今约一千二百年前沉没的阿拉伯商船“黑石号”,是目前打捞的最早装中国出口货物的南海沉船。新加坡政府花了9000多万新币(大约将近5亿人民币)买下“黑石号”全部载品,目的是建海洋博物馆。

目前由加拿大多伦多阿迦汗博物馆和新加坡合作推出了“黑石号”文物展。国公从新华网转来介绍文章,万发兄又补充了宝贵的照片。近水楼台的新加坡历史教授小牛兄,在“黑石号”刚被打捞期间,有幸和其他考古学家历史学家一起,被新加坡文物部门专门请去看过一次,所以为我们提供了有趣的信息。

国公:
千年沉船“黑石号”上的唐朝珍宝 ZT 邹峥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2014年12月至2015年4月,加拿大多伦多阿迦汗博物馆(Aga Khan Museum)与新加坡合作推出《失去的独桅帆船: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现》文物展,通过数百件来自约1200年前沉没的一艘阿拉伯商船上的中国唐朝“货”, 为人们讲述了“隐没”已久的海上丝绸之路的一段故事。图为多伦多阿迦汗博物馆外观。邹峥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1

从“黑石号”沉船上打捞起的一面唐代真子飞霜纹铜镜,纹饰内容为俞伯牙弹奏一曲高山流水觅知音的故事,它来自一个渔夫偶然的发现。

2

从“黑石号”沉船上打捞起的白釉绿彩鱼底吸杯。

3

从“黑石号”沉船上打捞起的“卍”字符金碟。

4

从“黑石号”沉船上打捞起的白釉绿彩龙纹盘。

5

从“黑石号”沉船上打捞起的一面铜镜,带有四神八卦纹饰和铭文,约造于759年,是专贡皇室的“江心镜”。

6

从“黑石号”沉船上打捞起的八棱胡人伎乐金杯——杯面上的舞伎长发飞扬,有胡人之貌。这是在中国境外发现的最重要的唐代金器之一。

7

从“黑石号”沉船上打捞起的金银物品。

8

从“黑石号”沉船上打捞起的天鹅团花金碟。

9

从“黑石号”沉船上打捞起的一只瓷碗,内写有“湖南道草市石诸孟子有明樊家记”字样,有专家认为它应该是那时的广告宣传语。邹峥摄

10

小牛兄一定看了多次实物了。那个唐青花也在。

牛城地主:
精美,谢国公兄分享!

万发:
整船的东西都卖给新加坡了。不理解文化部文物局为什么不买下来。几万亿外汇储备天天贬值,买实物多好。

第八圖"真子飛霜"鏡是唐代民間閨房之常見物,銅鏡側面邊緣還有詩句:

"鳳凰雙鏡南金裝;陰陽各為配,日月恒相會。白玉芙蓉匣,翠羽瓊瑤帶。同心人,心相親。照心照膽保千春"。是祝願夫妻百年連理,攜手共老的意思。
北京和台北故宮現在各存一件,鏡纹中也是鐫刻"真子飛霜"四個字,鏡側環圍的詩句完全相同,但是都沒有這件精美。

补几张图:

11
12
13
14
15
16

牛城地主:
最后一张上的盘子就是唐青花吧!那些动物纹碗画得古朴大气,真是大唐风范!开眼了,万发兄补充得好:)

万发:
牛兄好。最后一张上的盘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唐青花。国公和小牛都上过。

小桥流水:
万发兄说的好:整船的东西都卖给新加坡了。不理解文化部文物局为什么不买下来。几万亿外汇储备天天贬值,买实物多好!

踏雪寻梅:
传说中的唐青花,见识了。谢谢国公师和万发师的图文介绍。

littlebull:
当年新加坡花了9000多万新币 大约将近5亿人民币买下来。目的是建海洋博物馆。李++的弟媳妇主事之一,我有幸和考古学家历史学家被专门邀请去看了一次,当时还在整理。大家看到的都是精品,大大小小的陶罐无数,有的将近一人高。精美瓷器都是放在这些大罐里,稻草包扎加谷壳,充分利用空间,同时保护得法。新加坡三四年前展过,而后全球巡展。有些博物馆拒绝,因为涉及沉船打捞和文物买卖的国际法问题。

黑石号是目前最早的南海沉船,时间大约是880左右。目前南海打捞的沉船还有很多。明末清初的最多。越南沿海和印尼附近比较多。

沉船是考古的珍贵信息,除了货物之外,还有是本身,传递了很多信息,了解古代社会,贸易,科技,文化等。瓷器仅是是其中一部分。

沉厚 – 一把躺椅

【编者按】好躺椅有催眠作用。这不是神话,沉厚兄花本钱买来的躺椅就有这个功能。躺椅漂亮的木纹和精巧的做工,引起大家的兴趣。各位朋友纷纷对材质进行推断,结论很不一致。沉厚兄认为在这个问题上不必纠结,还是老一辈的”大概方法”合理。小牛兄上了两个花梨Corner Chair,也别有韵味。满枝美女有疑问:这椅子淑女怎么坐?牛城兄不愧是木器专家,这样的花梨Corner Chair也有一对,就解疑:这种椅子 — 坐起来很舒服,长裙淑女可以坐。满枝美女有了兴趣,下次看见一定要试坐坐。

沉厚:
一把躺椅。

碰到一把椅子,以前没有见过,但一看就觉得象是中国的东西。老外说是Rosewood Opium Chair, 过去的中国人躺在上面抽鸦片的,靠, 这形象! 手一掂,还挺沉,摇一摇,很结实,便拿下了。感觉做得很有韵味。回家抹干净灰,还挺亮的。

1

最喜欢的是这块后背靠板,黄中带红,木纹很漂亮。顺着木纹看,倒没有什么;但是,垂直木纹看,就象变幻的半透明琥珀,异常瑰丽。从照片中看不出来。

2

看样子坐板没有保护好,沾了墨汁,出现了丝状小裂缝。是不是等夏天有空,找砂纸打一打,再上层清漆,可能会更漂亮些。

3

虽然没有鸦片可抽,小睡还是不可少的。这椅子有一奇妙的地方—非常的舒服,一靠上去,便会很快地睡着,屡试不爽。偶家领导也一样,沾上椅子,便鼾声阵阵。

也许,生活中到处碰到的都是较软的东西,席梦思、沙发、汽车垫、办公室皮椅子。。。突然间,沾到一硬实东西,手抚着又象玉石一般的温润,心里陡然产生一片踏实,睡意便袭袭而来。。。。

伊就象一红颜知己,不宜置于正室,可雅陈于偏厅。时来小憩,带来身心片刻的宁静。

4

大树底下:
漂亮,好收藏。菜鸟猜―下是黄花梨。这椅子底下还有乾坤,厚拙兄没有展示。

lili07222002:
Teak

万发:
这木纹怎么和榆木的一样呢?

牛城地主:
躺椅看着漂亮,清代的白酸枝,做工精美,包浆莹润,好藏!能否透露一下价格?

小桥流水:
沉厚的躺椅看着就很享受的样子。。。

南山一棵草:
柞榛。

难得的糊涂:
沉厚写的真好!

沉厚:
关于材质,真有意思,你们各说各的,嘿嘿嘿嘿。实际上,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钻研,我基本上放弃了这个问题的纠缠。

还是认为老一辈的”大概方法”合理:传世硬木家具,倘作明式,紫檀黄花梨;倘作清式,紫檀红木新花梨;倘民国。。。。;倘现代。。。;倘新仿。。。(当然,例外是很多很多的。) 材质上大概八、九就行了,主要关注其形、其艺、其韵。

回地主,这玩意花了大价钱。用市价或高些能买到真东西就不错了。真正的好东西,能检到漏的概率,那,是相当的低。我们这些初学者,处在食物链的最低层,能不上当或上小当就很不错了。

牛城地主:
沉厚兄言之有理,收藏理念端正,赞叹一下!若我见到这么精致的躺椅也会任性一下的:)

littlebull:
本地见过4-5个 一般是酸枝或花梨,价格在2000刀以上

国公:
我的烟枪和小桥的烟罐,借你用一下,哈。

5
6

沉厚:
谢国公美意,呵呵,那玩意是帝国主义侵略 来毒害我中华艺术的,绝不能放一起。

这种椅子主要出自南方,用来纳凉休闲,俗称“凉椅”。其用料肥硕,只有广作家具才这么奢侈。其层层叠叠,错落有至;如山峰叠落,云雾流水环绕,气韵生动。

北方藏家一般把她定在清中期,广东藏家认为可能还要提前一点。理由是广州是口岸,实际运用硬木的时间可能比文献要提前一些;再则,广东广西海南本地居民,世世代代就用本地硬木制造房屋、家具、农用工具。

国内家具的收藏,比瓷器要晚得多,主要也就是近三十年的事。全民收藏,也就是近十年不到的事。国内的藏家的认识也差不多,大家说的话抄来抄去,最后发现都是王老等说过的话,呵呵。

美国人民对中国的瓷器和家具是很喜欢的。民国和5678都是其国力鼎盛时期,人民富裕,从中国进口了大量的新老瓷器和家具。老瓷器么,欧洲的机会多一些。旧家具么,美国的机会还是有,上档次的,佳士得苏富比,其他的,遍布民间。

家具的研究,也还大有潜力。我们作贡献的机会,也还是有的。

国公:
还请厚拙兄多上好家具。

鸦片是没几个抽的了。但其提取物却在医学上广泛使用。

朋友到家里来,给我演示,烟枪可以当烟嘴用,很有范儿,哈。

littlebull:
到不了清中。晚清民国居多.

沉厚:
呵呵,小牛兄,愿闻其详。碰到有人能说出点道道总是很高兴的事,收藏有时候是很孤独的。

鹤鸣:
沉厚兄好收藏啊,看着就有历史感!呵呵,什么时候我也有这个运气任性一个,治治我有时睡觉不好的毛病!

littlebull:
两椅子 花梨.

7
8

沉厚 :
嘿嘿,小牛兄这个不是我的菜,没有做过研究,看看其他人怎么说吧。

满枝:
沉厚兄的椅子真是漂亮,恭喜了!小牛兄的感觉不大好,不是常用的那种家具吧?

littlebull:
谁说不是常用?因为没人用而已。晚清民国的变化,从笨重的太师椅到这个简洁雅致的扶手椅。

满枝:
这椅子淑女怎么坐啊?:)

牛城地主:
小牛兄上的椅子叫Corner Chair,坐起来很舒服,长裙淑女可以坐。俺有一对,也是花梨。

露从今夜白:
小牛兄的椅子在广州很流行,坐的舒服,设计简洁。很容易与其它家具配套。可能中间的架子有些突兀,视觉效果受影响,换个几也许好些。

沉厚 :
还是满姐心思缜密,思虑周详。地主的“长裙”淑女也安排得非常妥当,哈哈哈哈。以前没有怎么入脑可能是美国这边见得比较多,新老都有,再者也不是很合个人口味。Google了一下antique corner chair, ,,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classical+corner+chair&es_sm=91&source=lnms&tbm=isch&sa=X&ei=JKDHVMOkPIuryATX2IDoCA&ved=0CAgQ_AUoAQ&biw=1479&bih=849#tbm=isch&q=antique+corner+chair

小牛兄的椅子还是有些中国元素在里面,看来是半殖民地时期开始的产物了,广州多见也是顺理成章。另外,广港七、八十年代出口北美的见的比较多一些。

满枝:
:)),谢谢沉厚兄,谢谢牛兄的长裙淑女,谢谢大家的提点指教,很有意思的椅子,存在有其合理性,感觉放在corner是比较合适的:))

littlebull replied 13 hours ago…

其实是淑女的麻将椅,坐着比太师椅舒服多了,靠背设计得合理,四足瘦骨伶仃,非常性感。看着简洁,用料不省。这两张历史不够久。我有另外两张是1938年余东璇的,加一个他的广式咖啡桌,也是中西结合的。余是邵逸夫的舅子,邵逸夫最先在新加坡起家。

满枝:
小牛兄是收藏大家吧,这里先景仰一下。满枝没有坐过这种corner椅子,只是凭感觉在说。比如大牛兄说穿长裙可以坐,满枝就有些担心在后靠的时候那长裙会不会有可能在前面支出来。另外淑女常常都喜欢双腿交叠而坐,即舒服又美观,这样的椅子淑女只有侧坐才可能做到了。还有打麻将的时候,因久坐需要换腿和调整坐姿什么的,这样的椅子方便吗?带着这些疑问,哪天碰上这样的椅子,满枝一定要试试的。好,再次感谢小牛兄的指教。

南山一棵草 – 题老迈兄竹诗一首

【编者按】收藏网的才子才女,一旦才思喷涌,真是拦都拦不住。南山兄作竹一幅,以配老迈兄咏竹诗,要和老迈兄对文才。

说是收藏网多才子,但像老迈兄这样文武全才的,也真是让大家大开眼界。老迈兄可以和老梁师谈北美各派武功秘笈,可以和编者谈波兰小提琴家维尼耶夫斯基,可以和悉尼大师研讨瓷器,写起诗来,丝毫不让中文系出身朋友。真是一步一诗,口吐珠玑。老迈兄诗性大发,如滚滚长江,滔滔流水,不可收拾。连大才子南山兄也顶不住,大叫增援。编者连忙上个新仿瓷器,想调虎离山,以纾解南山兄压力,不想老迈兄见招拆招,几句话轻轻化解。

一时诸位才子美女大为开心,高潮迭起。满枝才女上美画,番茄,yinny也写现代诗,难得,牛城兄直乐呵。连一向稳重德劭的国公也好思连连。忙乱中,南山兄在找宗MM。其实宗MM一定在偷看,回头好给大家一个惊喜….

南山一棵草:
题老迈兄竹诗一首.

“但肯寻诗便有诗,灵犀一点是吾师。 夕阳芳草寻常物,解用多为绝妙词。”这是清代袁枚的诗。但用在老迈兄身上一点也不多余,古人有五步一诗,但老迈兄能做到一步一诗,真乃收藏网的奇才。其文思如苏轼所说:“吾文如万斛泉源,不择地皆可出。在平地,滔滔汩汩,虽一日千里无难。”

得老迈兄咏竹一首,拳拳之心,天地可鉴,拙作特署诗友老迈,以示众人南山乃老迈兄诗友,籍以抬高自己耳。

自有青黄节,
不输蘭芷名。
虚心惟性直,
弄影自高明。
雪是家山好,
梦还流水清。
问君何所寄,
妃子泪斑生。

1

老邁:
過南山師,過獎了,蒙看得起,用了俺的塗鴉,受寵若驚。俗話說詩是無形的畫,畫是有形的詩。俺跟著先生的畫遊勝景,亦是一得,不亦樂乎。

只有虛心節,
並無超越名。
風摧疑曲直,
影動似縱橫。
欲共丹青好,
不惟顏色清。
但從分水寄,
韻致卓然生。

南山一棵草:
欣赏老迈兄好诗

跟一首

赞老迈

悠悠古韵赖谁传,
老迈不才愿续弦。
待到百花争吐放,
清吟一曲隐南山。

老邁:
流觴但付水中傳,
盡撥心情五十弦。
一樣婆娑好天放,
風騷節節聽高山。

南山一棵草:
風騷節節聽高山。
向月当歌舞翩跹。
昂首长空雪万里,
清吟一曲赛神仙。

难得的糊涂:
两位高山流水啦。

老邁 :
清吟一曲赛神仙,
剪碎彤云撒遍天。
始信铺銀千万里,
不曾轻换酒中缘。

满枝:
草哥这个冬日真是雪意磅礴,迈兄也是诗情滔滔如江河不绝,满枝得窥如此胜景雅境,真是有福了:)

南山一棵草:
糊涂兄和满枝赶紧上来帮帮忙吧,看看咱们几个人能顶着住老迈兄,番茄美女呢,别见死不救呀

满枝 :
满枝可不行,早已经被迈兄的大水淹没了,现在是一条快乐的鱼在水中徜徉游弋:))番茄妹妹也许可以,等看你们造的大湖!:))

难得的糊涂:
谁上个瓷器让老迈兄去研究下

yinny自拍:
哈哈哈,老迈兄的水大啊,南山兄的船儿啊划呀划,满枝小鱼儿游呀游,难得兄的风啊刮呀刮。。。

满枝:
:)),yinny小鸟儿喳喳喳?:))春天来了:)))

牛城地主:
俺这里看得乐哈哈:))

番茄炒西红柿:
不曾轻换酒中缘,
依旧闲吟醉梦妍。
雪筱南山独静雅,
优柔细笔似淙潺。

潜着真好,
妙文不少,
快乐开心,
人不服老。

老邁:
优柔细筆似淙潺,
采药道人迟未还。
欲问仙踪何处觅,
攀雲尤隔几重山。

临風写竹未糊涂,
难得满支高月初,
自拍婆娑摇正好,
個中缘分感時殊。

牛城望雪乐呵呵,
不似吴畴喘月多。
记得南山先种玉,
又将明鏡逐年磨。

西门祝:
请老迈兄看西门上的传统瓷瓶(帮南山兄救场)。。。

yinny自拍:
牛城兄不能老站着那里偷着乐啦,快点出手吧,老迈已拦不住了。。。:):)

难得的糊涂:
哈哈,都是老先生惹得…迈兄满腹经纶,不得了不得了啊,我们都慌了…

南山一棵草:
攀雲尤隔几重山。
不见嫦娥不思还。
破土凌霄钢骨挺,
丹心一片至眉斑。

满枝:
迈兄牛城汪洋,
草哥尤挺南山。
番茄西门拍手笑,
自称糊涂不老仙。:))

满枝这里胡诌两句应景并上片片一张表达一下对才子们的仰慕之情:))

2

南山一棵草:
赞满枝

收藏园中晓风柔,
少女合十笑转眸。
秀发飘飘如柳逸,
情歌飞遍翠云楼。

满枝:
),谢谢草哥

南山一棵草:
满妹妹,宗妹妹去哪里了?好多人想她呢

满枝:
满枝也想她呢,也正想问草哥怎么不见宗妹妹了,是不是把宗妹妹藏起来了呢!:))

玩笑哈,我想宗妹妹可能比较忙吧。盼望她能早日回来!

南山一棵草:
满妹妹说的是金屋藏娇?可惜是另外一个哥哥。如果你再不出来,我也认为有哥哥把你也藏起来了。

还有那番茄,出来打个鸣,又被某个哥哥藏了。

暗香家的哥哥更别提了,藏了!@#¥咳咳。

国公:
新春渐进天渐寒,
旧岁己去日趋暖.
韶华流逝胜流水,
收藏惜乐更惜时。

新春渐进天渐寒,
别君俞远心难安。
何日再逢白衣渡,
击筑抚琴笑藏坛。

击筑抚琴笑藏坛
舞文弄墨悲离难
今昔酌酒欲浇愁
明日思今嫌味淡

长夜挑灯对枯棋,
高楼明月小窗西。
诗心只恨无人见,
欲劝太白启封泥。

南山一棵草:
国公兄深藏不露呀

国公:
你和老迈,一步一诗。 我要半天才想起一句。

不过有几个朋友很在行。文科的。一个是贾平才子的同学。

满枝:
都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也有可能哦,不过,长久之后的再见不就有惊喜了么?:))草哥每次说到番茄妹妹都很好玩,国公兄也很好玩:))

南山一棵草:
国公兄,老迈兄是直追李杜,我就是打酱油的。

满枝妹妹,那张是你18时候的照片?

鹤鸣 – 重上红釉瓶

【编者按】悉尼大师对红釉掰底瓶早做过详尽的论述,可惜由于编者对网站的防护不够严密不慎弄丢。这次鹤鸣重新上了这件红釉锥把瓶,还附上了最新武器USB显微镜的放大照片。悉尼大师不辞劳累,又一次作了仔细的解释,还讲了朱元璋的故事。大家也跟着上了几件红釉瓷器。编者当时也上过手里的红釉,这次凑热闹又上传一次。自吟兄也跟上外公留下的两个红釉瓶,要听大师讲解。

鹤鸣:
重上红釉瓶。

这个红釉锥把瓶曾经讨论过。现见大家讨论单色釉,我想再次拿出来给悉尼师看看。一是上次正值悉尼师手术,二是那时的讨论因为网页的关系都丢失了。记得难得师认为这个瓶子的底是后换的。现在有了USB放大镜再补几张图,请各位掌掌眼。

1
2
3

这张是USB放大镜图.

4
5

这是瓶口的图。

6
7

这是底部的图。

9
10

人在悉尼西:
红釉器很不好说,内容庞杂,象这件又属钧红器,也是单色釉,古玩行讲的【一道釉】瓷器。

元代是瓷器一个分水岭,之前的瓷器讲的是【雅】,以胎子变化出彩,元以后的瓷器就很热闹了,多以釉变化取胜。元到清初大多是在熟胎上二次上釉烧造,红釉器大多是高温瓷,以氧化铜做还原剂,在接近1300度高温附近烧成。但也有低温釉,以铁,金做原料,上釉方法是刷釉法,能见到刷痕,明万历就有这种工艺,但瓷色发黄泛黄,当时有一种叫紫金砂的高温烧铜红釉的料没有了,就用这种类似矾红的低温红釉替代,太薄,只好反复刷釉,造成足部积釉现象。后来红釉就失传了一段,直到康熙时期再次创烧成功。沿续到了清代广州出口瓷的矾红已经能用水开料,但比景德镇的芸香油开料显得薄稀且略为透明。

明代朱元璋就极其喜欢红色,他早年参加过元末的红巾军起义,受伤几乎送了命,幸亏有位看灯塔的女子救了他,他养好伤建立明教,也就在南方这个灯塔附近。他认为自己姓朱,属火,火为红色,明朝就和红色有缘份,上之所好,导致永宣红釉创烧。元代的红釉不稳定,其实就是唐,宋时那么鼎盛年代都烧不出来完好的红釉,就连钧窑的红色釉烧出来,不是发紫色,就是发青色,当时就有红釉瓷【十窑九不成】一说。永,宣红釉色泽无人能及其色,那种红即沉着,又高贵浓烈,再没见过后代有烧出来那种震撼的红色。

记起以前和老古董聊起几件钧红釉瓷,他一律叫它们【牛毛红釉】,当时不仅同意,心里着实赞赏他归纳总结的聪明。这件锥把瓶就是牛毛红釉,一般道光时流行,但两个鉴定点,一是敲底,又叫掰底瓷,象狗咬一样,现代仿器有用钳子掰的,一般查看里碴外碴口,老旧程度,胎干湿度,大碴对,细小碴不对。也有敲底后磨底的,属老器。二是口部要泛紫色,或发窑变蓝色为真器。民国后的红釉瓷也刷釉,有的也刷很厚,有垂釉,有的还刷底釉,放大镜下也有气泡,但是高温下的不饱合石英等杂质形成的,近似玻璃但不是一眼透明的玻璃釉子,气泡是混在釉上或浅表里的。有几个各时期图大家看看。

道光时期红釉,掰底。

11
12

这也是件老底的图。

13

这是件截口老器。

14
15

这是件道光时期的敲底后再磨底的老器。

16
17
1819

这是件成化本年的红釉器,红釉很厚,注意它的虾青亮青釉子底釉,注意它的硬胎,是瓷石和化妆土烧成的二元配方胎土。

20

清中老器口部泛紫是这样的色。

21

踏雪寻梅:
谢谢悉尼大师的解析,这只锥把瓶也是郎窑吗?是否是玻璃质感不够,所以才叫牛毛红釉?太多知识点需要消化了。掰底又是怎么回事,是老瓶子都有掰底还是道光时期独有的哩? 手头有个景德镇的单色釉瓶,也是郎窑吗?既看不到太多气泡也没看到开片。是太新的缘故吗?

22
23
24

暗香:
看起来我这个也可以叫牛毛红釉瓶了。很想知道是否国货以及年代,请老师们指教!

25
26
27
28
29

踏雪寻梅:
暗香的这个瓶子有掰底哎,胎很细白哩。

难得的糊涂:
老外称之为牛血红吧,ox blood,谢谢老师找了这么多图。

鹤鸣:
谢谢悉尼师做了这么详尽的描述。还引用了朱元璋有趣的故事。正 像踏雪师所说,太多知识点需要消化了。
有几点疑问1、道光时期的牛毛红做好了都掰底吗?还是说后人鉴定的时候必须掰底才能确认?所以掰坏了再磨平?难怪难得师说这件锥把瓶是换过底的,可能当时掰的过分了,索性换一个底。这个底应是何时换的呢?不过敲底或磨底应该不难,造假岂不太容易?是不是说关键还是要看胎。这个锥把瓶的红釉和白底之间裸露很大一圈无釉的红胎,想必是这瓶的原胎,以后鉴定应该不需要再敲底磨底了吧。

2、悉尼师说,二是口部要泛紫色,或发窑变蓝色为真器。这件锥把瓶似乎没有这个特征 。是否因此证明它不是道光时期的,更不是之前的?那么很可能是民国的了?现代仿品能否烧出牛毛红?不过悉尼师上的道光那个瓶(第6、7两图)好像也没有此种特征。到是暗香师的那个有点像。

3、既然气泡是高温的产物,那么这件锥把瓶就不该是道光时期的了。它有那么多气泡。不是元到清初的高温红釉瓶就是民国的高温釉了。

4、刷釉法 这个瓶子的放大镜图上可看到明显的一层白膜,而且像明显的刷痕。但为什么会是白颜色的呢?还是拍摄灯光的作用?

5、那几张放大镜照片上有没有可以称得上棕眼的东西呢?

俺对踏雪和暗香二位老师的器物也很感兴趣,希望各位不吝赐教。谢谢,学习了。

小桥流水:
暗香的瓶底开片儿像日瓷

西门祝:
继续上帖子弄丢的掰底瓶。

30
31
32

还有新的钧红釉。

33
34
35

小桥流水:
西门掌门的掰底瓶像道光的。

小桥流水:
鹤兄,悉尼老师的意思是你的锥把瓶是牛毛红釉,一般道光时流行。但到不到代要符合两个鉴定点,一是掰底瓷,二是口部要泛紫色,或发窑变蓝色才为真器。你对照一下有没有这两个特点,看气泡要等这些鉴定点都有了再来确认。

鹤鸣:
谢谢小桥师,看来我那个瓶顶多是像难得师说的换过底,没有掰底,口部也没有泛紫色。所以结论是明摆着的。西门师的两条都符合,恭喜!

人在悉尼西:
鹤鸣兄的锥把瓶是钧红釉牛毛红类别,不同于口,腹有开片的郎红系列,也不同于没有透明釉的祭红釉,它和豇豆红同属窑变一类,牛毛红类是要看口部泛紫特征的。道光时期的牛毛红钧红釉瓷器釉子较厚,有流淌,造成器底与棚板等窑具的粘连,不敲掰不下来,这就是敲底的由来。铜红釉的东西基本是高温器具多,红色不过1250度都出不来,太高也飞,色不正或根本就没色了,除了矾红【有发黄特征】类的以铁和金发色的需要低温除外。你这个一定是高温了,你看玻璃釉都烧堆了,璃化程度很高了,按理说不会出现气泡混在釉表,或刚冒尖感觉,【包括刷釉平行纹,】古时老窑烧几天,当然不会这样,但高温却时间短比如只烧几个小时的显微镜下就一定这样,字里行间我一直在暗示这瓶不老。不仅是不符合道光时期钧红釉瓷器的敲底,泛紫特征,胎子也太细,釉子又太沅,胎上整体都刷有釉水,看不太清胎,直观感觉到民国已经理想了。

棕眼,波浪釉,橘皮釉讲的都是烧制时出现在釉表的结果,和很多因素有关,最直接的关系最大的其实就是胎。古时讲究晾胎,一是古时产量需求都不象现在这么大,二是古人讲究质量,那时没广告,十里八村就看口碑了,质量不好的瓷是很难卖出去。晾胎时间长。一般胎都较干爽,吸取釉中水分,造成缩釉的棕眼,古时很多烧瓷都用化妆土工艺,釉面也易出【麻点】棕眼。胎干也使釉有一种贴骨感,釉的质量好显硬,显亮同时也会出现橘皮釉。雍,乾时期的橘皮釉是局部棕眼,起邹,晚清的釉就较松沅,出现波浪釉,是一种水波纹类的整体大浪【侧光看哈】。我看的也就是过去里一点体会,仅供参考。

西门兄的两件是一眼开门到代的东西,一个是道光,苹果青底的是江西瓷业公司烧的老厂瓷。

回踏雪,这件东西好象见过,可能是澳洲拍过的,大约民国到建国初的瓷器,器型少见,红釉漂亮沉稳,恭喜是被你拿到了。祭红类的瓷器就没有通透感,也没有开片,也可能会看不到气泡。

暗香的瓶倒是不新,也是有百年以上的老胎子,器型,贴耳,黄护胎土和底釉都有日风。

踏雪寻梅:
钧红釉牛毛红,学习了。也了解两个重要鉴定点。谢谢悉尼大师。原来我这个瓶是祭红类的,的确是澳洲拍卖的,也很喜欢这个瓶。谢谢悉尼大师。

暗香:
谢谢悉尼师点评得这么细致,必须得对照藏品好好消化,您辛苦了!请老师下次点评时不要顾忌说东西不对,反而要先说是对是错,然后再说错在哪几点,这几点对的话是什么样子,等等。您知道这里学理工科的人占大多数,思维模式比较直接,可能这么讲您就用不着花更多时间解释了。学生冒然进言,请您海涵!
我那个瓶子买时就怀疑是日瓷,因为喜欢单色釉和窑变釉的东西,价格极低,就收了,做个学习标本。再次感谢!

鹤鸣:
非常感谢悉尼师又讲了这么多。同意暗香师的意见,请您在点评的时候不要顾及说东西不对。谁也不希望将赝品当真品供着。或者到外面去招摇撞骗。到这儿来就是想学点真东西。希望您畅所欲言,心情愉快,长命百岁,我们也好多学些东西。

老邁:
好帖,言无不尽,知无不言。要谢谢悉尼师把这问题给讲透了,又学习了好东西。老的红釉器物不多,倒是新仿,欧仿(德瓷),美仿很多。见过一些有些老气的,都没敢下手。

自吟閑行:
刚看到这帖子,学了很多东西。有两外公留下的红釉瓶子,一直搞不明白,尤其是那小瓶的底所露的胎非常的滑润,请悉尼师及各位行家藏友掌眼,并多多赐教。

难得的糊涂:
请上图片吧,大家一起交流学习。如果不常拍图片的话,请参考上面的拍照距离和角度,谢谢。

自吟閑行:
谢谢小桥,糊涂兄的帮助!终于放上了,请悉尼师及各位行家掌眼。望住北方的朋友在这场暴风雪中安好!

36
37
38
39
40

这瓶的胎修得挺规矩的。

41

千山 – 画中画

【编者按】唐代名画仿品太多,除了经常可见的统货印刷品,还有台湾故宫的复制品。日本二玄社的复制精品更是堪称一绝。我们在海外会不时见到些仿唐代画,到底质量如何,是考验你眼力的时候。

悉尼大师不主张收藏仿品,认为价值不大。悉尼大师拿出宋徽宗墨宝,国公也拿出李白手迹,皆为神品,夺人眼球。

南山兄,西门,小牛师是另一路。说是买画,往往不是真要画,而是看中画框。到手后把画一扔,出空酸枝花梨画框,等真的好画入囊,便有上好画框备用。说是搞收藏,用的套路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千山:
画中画。

请教下这幅画有什么来头么? 里面的字认不全 不知道谁画的。
喜欢里面马背上还有画。 可谓 画中画。 不知道有收藏价值没?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南山一棵草:
这画仿古人韩干呈马图,字是仿瘦金体,赵皇帝曾经在韩干的马图上题过字,不错,看着有年头了,章和小字看不清,千山兄什么来历?画中画是马鞍上的布,咳咳

千山:
谢谢南山兄。这画有人在卖。看着挺好的,就是不知道啥来历。小字看不清。

南山一棵草:
价钱合适可以收,印刷品人民币都要3,4百

西门祝:
是韩干呈马图,名画。仿品比较多。是画的,不是印刷品就有收藏价值。不贵就好。

小桥流水:
看看这个,连乾隆的大印都有,仿的是台北博物院藏品

12

千山:
要180usd估计150能拿下. 搜了下韩干呈马图,发现另外有2个非常像的. 比如这个说在荷兰500欧买的. http://jianbao.artxun.com/shuhua-189132.html

人在悉尼西:
东西不对,小心购买。多少钱买了,也要真,假的没有藏的价值。这除了字是仿宋徽宗,其它和宋徽宗没有关系。小桥上的贴就说明问题了,印色都一样,各朝代印色一样就不可能。要是字写的一样呢,墨色一样呢?这是几幅名画人物放一起了,其中就有李世民接见外国使节的名画步攣图中的两个胡族人物。

南山一棵草:
悉尼大师说的好,像韩干真迹,连宋朝皇帝都很难得到,您对大家要求太高了。

光绪瓷器仿康熙,康熙的收不到,光绪的可以捞点。

老一辈的画家功力很多是不错的,小桥那张和千山这张如果价钱可以我感觉可以收,150刀也就是在美国买镜框和装裱的钱

千山:
谢谢悉尼师,的确网上搜出了几副一样的。好奇这画的真品在哪儿藏着抑或真品已经不存在了。 此前还不知道这画内容还是唐代的。 长知识了。谢谢南山兄。

littlebull:
南山师说买框,对的。100-200刀买个好框也是值得。我买了几个酸枝的老框,包括镜框,等大师的画

人在悉尼西:
和大家讲个事儿,一邻居生意人,很忙,被我影响的开始爱收藏,喜画画,但疏于鉴识,也不爱听我讲【六法】。一天对我说,他要收藏【三绝】。哪三绝?极兴致的回,兰亭序,清明上河图,富春山居图。心里着实一惊,你要的是真迹还是印刷品?都怎么讲。真迹,得不到了,都是孤品【有的还是后代仿品】藏在博物馆里尼,只有印刷品。收藏要搞清目的,是藏艺术品,还是藏古代艺术品?是藏文化,还是藏古代文化?要先定位了,就有方向。他想了想,说要手绘的。接着谈了他的理解,三绝都见不到吧?或很难见到吧?那我想鉴赏怎么办?我喜欢怎么办?我就要挂家里慢慢看怎么办?怎,么,办?啊?不能因为孤品就不让人欣赏吧,不能因为别人藏而不露就阻碍我看画吧,欣赏不一定都买真品吧?也买不起吧,有几个人财力是刘某歉呵。我还就下决心买手绘,天天自己赏,也美呵。他竟提出让我画这三绝。最后,逼我承认是他朋友,逼我承认他说的对。想想,他讲的是有道理,也就给他画了富春山居图,仿写了兰亭序,清明图实在搞不了,身体不行,挺不下来。

搞收藏和性格有关,你信不信?有很大关系。一个人收集的东西就能见其个性。有的女人喜欢收集衣服物品,大都爱打扮,喜挥霍,并努力使自己成为众人注目的目标,希望在别人心里留下较深印象。书籍和报刊收藏,剪辑者,一般都脑子灵活,爱思考,有好奇心。明信片,旧信,老照片收集者,一般都喜欢叙旧,怀旧。古董收藏者都有争强好胜的个性,较为注意自己的地位,身份。石块,贝壳【自然物品】收藏者,较具有勇气,乐于探险,也都喜欢旅游。当然,也有循序渐进的,有学生时就开始集邮的,也有收集大钱,最后收集起铜镜来了【也是个更大的钱哈】。人大有个副委员长沈钧儒,喜欢各种奇形怪状石头,有一个叶化石,就是抗战时在重庆砂坪坝河边捡的。于右任喜欢藏墓志,他的【鸳鸯七志斋】就是取的墓志的名。梅兰芳是个火花迷,集了3000多张。他有卓别林设计并签名的火柴盒,现在看,就挺珍贵了,这是喜剧大师为自编,自导,自演【大独裁者】电影而设计的广告火柴盒,他病危时赠给了马彦祥,30年前马彦祥家后人拿给我一批东西里就有它,要价200元,当时嫌贵没买。厄腕。画家邵宇喜欢木板年画,也有几千幅绝版画,文革被烧了。仅存的旗装门神,鲤鱼跳龙门,仕女读书图等明清木板画300件都捐了,好像是捐给中国美术馆了。盖叫天专收罗汉像,收了不少,他主要研究其神态,表演用,把角儿演活了。牛得草喜欢收藏明人画的牛画,见过的有300幅之多。还有几百件的牛雕槊,牛木雕,牛玉雕,牛泥槊等。演员范瑞娟爱收藏小巧灵珑的各种工艺品,琳琅满目,大都清丽多姿。见物如见人一样。

宋徽宗御笔题款的【刀筋笔,至今象棋还留有印记】欣赏。

13
14

难得的糊涂:
悉尼师的富春山居图应该之前看过,兰亭序似乎没有哎,老师贴来大家欣赏观摩一下吧。

国公:
期盼中。

这马画的怎么样?

15

还有这字.

16

南山一棵草:
小牛兄,镜框放上来看看,肯定新。

悉尼大师整幅画可以放上来看看吗?天下一人和柯九思写的像一个人写的呢?

国公兄的好东西。

瓷迷不悟 – 单色釉瓷

【编者按】悉尼大师很欣慰。尽管身体尚待彻底痊愈,由悉尼大师带出来的一期学员很多已经能作独立分析,很多观点确是言之有理。

瓷迷拿出单色釉瓷瓶并提出问题。究竟是郎窑还是祭红?有没有窑变?难得兄,瓷痴兄,和yinny才女都提出了有根据的看法。最后悉尼大师指出这瓶是郎窑系列瓷,发色被称【茄皮紫】釉瓷。又深入浅出的解释了郎窑和祭红的鉴别要点,使大家心悦诚服。

瓷迷不悟:
单色釉瓷。

请问各位老师,这是郎窑红,祭红,还是窑变?红里带黑是否烧过头?釉面有许多小凹点,这就是橘皮釉吗?

1
2
3
4

难得的糊涂:
好问题,相信很多人都有,咱一起聊聊这个话题。

先说窑变,一般认为通过烧造工艺而使最终成色与预期不同的,即为窑变。同时,窑变也特指这种不刻意,不可控但却充满惊喜的成色。这个瓶子是典型的铜红釉,最终成色还是基本为红色,所以不属于窑变范畴。

橘皮釉,是的,应该就是这种感觉。

郞窑红还是祭红。两者都是铜红釉,烧造温度有差别,郞窑稍高些。关于区别,个人理解把持一点即可,郞窑红玻璃质感而祭红没有。祭红很多博物馆都有,所以看过后不难理解。所以,个见这个还是郞窑。

关于烧过还是什么颜色变成这样深,个人理解是不够而不是过高。试想,铜红釉温度过高会烧“飞”了,即颜色变浅以致趋近白色,刚合适是鲜艳的红色,不过这的可能就是几十度间的事儿。

不对之处,还请指正,欢迎大家讨论。

瓷痴:
不像郎窑啊,难得师.我上过手郎窑,比这个玻璃感多

难得的糊涂:
瓷痴兄,不敢当师的,都是差不多的起点的。

您提的在理,而且我最不理解的是靠近口部的胎裂,以至釉色沁入变深,这个印象中在朗窑也没见过,有时间还请悉尼师解说一二,我们再学学。

瓷痴:
起点大家都一样的,那是肯定的!:) 就是我只看到远处您的背影。
我s看过的郎窑,其红釉就如半透明的红玻璃,开井字片,底是苹果青,美极!

可惜我一转身就被别人拿走了!可惜啊

yinny自拍:
同意难得兄的看法,这不是窑变釉,但该瓶不具备郎窑红独具的“脱口垂足郎不流”之风貌,不认为是郎红,而是有灯草边和桔皮釉的霁红。图1:郎红器,图2:霁红器。

5
6

人在悉尼西:
真高兴看到大家进步幅度,对郎窑红玻璃质感的掌握。这是分清郎窑与祭红的关键点。同意难得的看法,这瓶是郎窑系列瓷,发色被称【茄皮紫】釉瓷。

郎系和祭红系有一简单区别,就是郎系开片,祭红瓷一律不开片。郎红是康熙时烧成的,之前200年明中期红釉技术就失传了。铜是极活跃的,郎红因玻璃质的釉厚【凡玻璃质瓷都易开片】一般都开片,口部的铜分子极易挥发,口釉本就薄,加上釉的流淌,会出现白边【2毫米以上】,叫脱口,灯草边,灯草口。

祭红是永乐,宣德红釉发展而来,它的配方不同其它红釉,不会造成胎釉彭胀系数的反差过大,出现开片,另外,祭红的釉里气泡特别的多,石英质也多,乱其八糟的东西多造成祭红没开片【这种简单的鉴定东西一定要明确,进了古玩行里遇到一些大佬就很挑剔这些,认为我们讲外行话】。

郎窑系也有不开片的,比如,郎窑红有单次釉,也有两次上釉的,两次上釉的就不开片【也没灯草口】。窑温古代控制老窑工的就全凭经验了,窑内气氛不对就出来很多种变异,有绿郎窑,茄皮紫,褐色,黄色,粉色。。。。不一而足。

还见过一件康熙奇怪器,里是郎红釉,外面釉是绿郎窑釉。郎不流是不一定的,据耿老统计,有百分之十五的郎窑红底胎修过【他到哪儿讲课遇郎红几乎都讲到这个】。可见不能光背诵口诀。郎红成品率低。53到55年间,和德国在景德镇合作时,仿郎红的成品率提高到百分之五以上就报捷了,其实也就百里有一两件成器。其古代一定少于这数量。这瓶虽脱口,不见粉质胎,没有化妆土,修坯是平直拉坯,不是稍圆平底胎,最主要是胎不对,不显硬,上线是民国呵,很可能是50年代的东东。

7
8

瓷痴:
学习了。大师见过反郎窑!传说中的东西啊!

难得的糊涂:
绿朗窑也叫朗窑绿就是那个样子的,我好像在电视上见过,悉尼师上手的东西多了去了,呵呵。

瓷痴:
羡慕啊!我是知道悉尼师工作过很多地方的。

南山一棵草 – 收了一红木桌

【编者按】说是南山兄什么都好,就是口味有点…..qing。其实也不是什么不足,南山兄在收藏网见到国人美女,殷勤周到,人见人爱,确也左右逢源。要是南山兄口味….zhong些,混进西洋美女圈,不到收藏网来指导,收藏网的门要关一半。

说南山兄手气好,十刀捡到红酸枝,磨拳擦掌忙翻新,更在背面落款章,一派名士作风,连木器大师牛城兄也称赞。南山兄硬生生把一件老两口扔掉的废物变成传承有序的好藏,其思也敏,其手也巧,其品也雅。南山兄 – 不是路旁闲花草,他是南山一件宝。

南山一棵草:
收了一红木桌。

今天收的两位老人家的,10刀,我都没好意思讲价。有两头腿变色了,估计是晒的,两位老人家不知道这是好东西,没保护好,可惜啦,红木真是好东西,就是这样,也没变形。真可以与梅兰竹菊齐名了。气节!

有对联赞红木。

博古通今秦汉宫墙红,
雅俗共赏唐宋京华木。

1
2
3

暗香:
羡慕一下南山师好运气!重新打蜡吧:)

红木是明代传入中国的,唐宋时还没有哈:)

南山一棵草:
谢暗香大师,准备学牛成兄买蜂蜡。反正那对联也不是我写的,抄来的,咳咳

小桥流水:
南山兄见证了”扎实的知识是捡漏的基础!” ,恭贺一下,按地主的法子翻新一下给俺们看看效果。

大牛:
不错,好东西。10刀真是拣到大漏

鹤鸣:
恭喜南山兄捡漏!等着你的新照片喔!

国公:
这东西在古董店里要200刀以上。

oriental-antique:
南山兄的运气咋和地主家一样好呢?不可思议

难得的糊涂:
好好干,南山兄。到了家里放不下的时候,匀些出来哈。加油!

人在悉尼西:
这个才是漏。

南山一棵草:
谢小桥,大牛兄,国公兄,鹤兄,英伦兄,糊涂兄,悉尼大师鼓励,这可是今年第一次捡的漏,红酸枝的。

南山一棵草:
先用400目砂纸打,把外边腐蚀变色那层打掉,很快露出了原来的颜色

5

再用1500目砂纸抛光.

6
7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希望将来谁得到,好好待它。典型的中国款式。

留个印章。

9
10

西门祝:
南山兄好手气,好手艺,好品味!

牛城地主:
赞南山兄好手艺!在家具背面签字盖章很有创意,顶!可以写得再祥细些:)

问一下:打磨时闻到什么味道了吗?

罗德岛1:
南山兄我建议你再送奌银子给那老夫妻。或者送幅画给人家岂不皆大欢喜?哈哈

南山一棵草:
谢西门兄鼓励,回牛兄,酸臭味,末有点黄,红酸枝。

罗大师,老夫妻有钱人,当垃圾卖的,老了处理东西,要是睡马路的卖倒可以多给点,咳咳

鹤鸣:
见识了!嫉妒羡慕赞。

oriental-antique:
南山兄这背面题字,签章真是好点子,以后就传承有序了。

满枝:
恭喜捡漏,也赞这个传承有序的好。

不知深浅:
南山兄,祝贺捡漏,应该是红酸枝。

待到你重新打磨上碏后,上照片展示一下。很想学习。我有几件红木也由于前主人不当心,太阳晒的褪色。很想学习。

另有一问题,用蜂碏和orange oil的混合用在新打磨的表面,颜色变深很多,且无光泽,不像以前那样光亮。是否应该先打碏,不能直接用蜂碏和油的混合。牛城兄如有空,请指教。

我用的就是这个蜂碏和油的混合:

8

踏雪寻梅:
南山师是捡漏大王。这桌子收拾好了,那雅室里又多了一宝。

牛城地主:
要想光泽度好,应该用Minwax牌子的Paste Finishing Wax。

不知深浅:
谢牛城兄指点。

处理被晒褪色,是不是只有打磨上蜡? 可不可以用时间让红木慢慢恢复。
想看一看南山兄处理的效果。

南山一棵草:
踏雪和满枝两位美女也来啦,谢谢鼓励。

深浅兄,我就是用砂纸打的和原来颜色差不多就行了,打太多了木头损失太多,有点可惜。

打蜡不打蜡我觉得看个人爱好,就好像美女一样:“浓妆淡抹总相宜”。我喜欢天生丽质的,像牛兄清施粉黛也好,上油就算了吧,看你个人喜欢了。咳咳。

yinny自拍:
赞南山兄的DIY,更喜欢南山兄‘御览’似的题名。前几个月收了椅子,现在又收到了桌子,这客厅已全套啦,好收好藏,向南山兄学习。

南山一棵草:
谢yinny鼓励。

大树底下:
好收藏.不知南山大师有没有给木桌量下尺寸和断下年代? 那桌面相片再高清—点就好了,可以让我等新手学习参考木纹.

南山一棵草:
大树兄,这个桌子不大,应该四件套,我就拿到其中的一个,好在老祖宗的文化一脉相承,什么家具都能配到一块,我估计解放后的,这件红酸枝,20*14 INCH,感觉没紫檀好,牛城兄和国公兄是这方面的专家,我也是菜鸟,不敢称师,咳咳。大树兄的也传上来看看哈。

910

大树底下:
大师太谦虚了.我现在还在门外徘徊,尚未知酸枝和紫檀之别.弄了两块小木板做标本,感觉象酸枝木.有味道,没有醋那么难闻,也没有花那么沁人心脾.我上几张相片,您有空指点一下。

11
12
13

南山一棵草:
大树兄,看着你这颜色有点黄呀,红木红木,怎么看也得有点红吧,不然怎么叫红木,照相的问题?感觉有点不红呢,远处照红不红?再请牛兄,国公兄,丽丽几位大师上上眼。

大树底下:
哈哈,我也不清楚,要不再来两张自然光下照的?

14
15

南山一棵草:
大树兄,这张有点像红酸枝了。

携琴访友 – 瓜棱粉彩茶壶

【编者按】携琴访友新收的瓜棱粉彩茶壶,胎白彩薄,人物生动。因为品相好,携琴兄怀疑比较新。悉尼师和很多朋友认为是光绪后民国初的东西,牛城兄和yinny认为更符合同治时期的风格。yinny才女引经据典,把判断这件是同治期作品的理由阐述清楚,供大家研究讨论。

携琴访友:
瓜棱粉彩茶壶–什么时候的?

胎很白, 呈乳白色。 彩很薄,复烧, 约10CM高。 个见不老, 请高手们给断断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人在悉尼西:
东西挺好呵,怎么不老?底釉是有点儿吓人,清末这种官棱型瓷壶很多,还真是竹刀修胎刻划的,画工好。釉好,清洗的干净,就会这样显新。也有一种可能,壶盖失的早,一直没用,或买来就没大用,做观赏器了才显得新。不错的老壶。

难得的糊涂:
从工艺和画风看,应该是民国的。

牛城地主:
好像以前讨论过这种人物的开脸风格是同治的。

yinny自拍:
从壶的器型上看,瓜棱壶身,直颈圆肩。是清晚期的。提梁的如意形双孔系,平底支烧,以及人物的杏白眼都指向了同治。

难得的糊涂:
明白,个见民国主要是从瓷胎的白,烧结温度很高,壶底注浆的感觉,还有流的工艺,个见同治达不到这个地步。

oriental-antique:
我支持难得兄,到不了同治。

携琴访友:
多谢悉尼师和各位藏友点评。这个茶壶的胎质的确令我生疑。茶壶现在我收了。

老邁:
這壺應該還是晚清民國時的東西,形,紋,彩看著都靠譜。

人在悉尼西:
同治应该不到,同治到光绪早期都是用的老粉彩,透常比这种新水彩料要厚一些。清代的粉彩瓷里同治彩是最厚的。个见光绪后,甚至是民国初。个见,不一定对哈。

yinny自拍:
我有些搞糊涂了,有两点需要同好们点拨:

1,胎质,难得兄提出该壶的胎白,烧结温度高,认为不到同治。在坛子另外一贴,是讨论枫糖兄的雍正八角盘时,瓷迷兄引用了一套杯盘,瓷化程度极高,极白。所以问题是,清早是否已经可以烧制洁白,细腻,透亮的瓷器了?如果可以,那同治时期为什么不能?

2,画彩,大家也许还记得,宗妹一个月前闪了她一件同治瓷器,该器上的彩也如同此壶不厚,但底款等其他特征都指向同治,大家认可其为细路瓷。那么,这件壶为什么就不是同治细路瓷呢?

大牛:
不知道这个说法对这个有没有帮助?

Spout holes can be used for approximate dating with Chinese style teapots. Either export porcelain was special, or that rule isn’t very reliable.

With Chinese style teapots there was usually only one hole. Late in the Qing dynasty, there seem to occasionally have been two or even three, but that seems to be an exception. The regular use of multiple holes did only start in the early 20th century.

yinny自拍:
我再来谈谈我判断此壶为同治的出处。根据《历代瓷壶鉴藏》一书,发现同治的壶有与楼主同样的瓷细白亮的,彩不厚的例子。

12
13
14
yinny自拍 replied 4 days ago…

一般来说,同治的瓷器大多是较灰粗的,彩有厚有薄。这是一例薄彩的瓜楞壶。

15
16
17
14
yinny自拍 replied 4 days ago…

显然,细路瓷在同治时期是古玩界公认的。

19
2022

难得的糊涂:
音妮,除了这描金酱口外,恕在下还真没看出有什么典型同治特征。这是拍品的图册吧,个见不以这种东西为鉴定标准,只是参考他们的估价哈。咱看瓷不是有习惯看胎么,三代的胎啥样,晚清的啥样,直到民国机器参与加工了,胎又变啥样了,这些都是常说的,我也经常提醒自己不要只专看部分,要看全部。

yinny自拍:
回难得兄,这本书不是拍品图册,而是上海文化出版社2007年出版的,比较不错的一部专著,对历代瓷壶有分析,介绍和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