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伊始 – 回顾潮爆的中国古代高科技

【编者按】新年伊始,国公老转发文章回顾潮爆的中国古代高科技。图文并茂,美不胜收。希望在新的一年中,大家在事业上不断进步,收藏上不断淘到新宝贝,新中国也在现代高科技领域更上一层楼。

国公:
话说当年的中国真的是引领世界的潮流,图为唐朝的发网。

1

王莽时期的卡尺,和我们现在用的相差无几。

2

敦煌壁画中的17窟——唐侍女;看这唐朝LV提包,形状花纹绝对时尚!

3

东晋壁画;东晋艺术家不羁的发型。

4

南宋球靴;鞋面用牛皮制成极其耐磨:这双南宋球靴用牛皮制成鞋面,在鞋底上钉上圆头铁钉,向外突出,很耐磨,再涂以桐油,使之不漏水,不禁让人感叹其工艺之精湛。足球鞋还带钉子,跟现在的异曲同工。

5

古代Taxi——记里鼓车;汉代有种马车,车上站有木人,手中握有鼓棰。马车每驶至一定里数,木人就会挥动鼓棰,敲响前方的小鼓,古代称之为记里鼓车。

6

内衣外穿其实在中国,根本就不是什么新鲜东西,当时可是全民内衣外穿的时代。

7

古代“冰箱”——冰釜;战国时代的冰箱——1978年出土两件战国曾侯乙楚墓冰鉴。

8

隋朝背带裙;这个可真的是背带裙…

9

战国水晶杯;1990年浙江省杭州市半山镇石塘村战国墓出土。敞口,斜壁,圆底,圈足外撇。素面无纹饰,透明,器表经抛光处理,器中部和底部有海绵体状自然结晶。此杯是用优质天然水晶制成的宝用器皿,国内罕见。

10

战国时期的皮鞜履;绝对的真皮。

11

代妇好墓出土三联甗(YAN),类似现在的煤气灶,独一无二的复合炊具!

12

明朝的毛笔;我们现在用的水笔什么的都是他的衍生产品。​​

13

三国时期的饭盒。

14

东汉釉陶烧烤炉;古人老早就开始吃烧烤了,烧烤历史真是源远流长。

15

采珠人员 ;图片来源于《天工开物》。

16

有氧气罩有潜水服,绝对的高科技。

17

秦代鸭子形状的漆勺;精致得过分得勺子。

17

古代纺织技术之高超我们今天简直难以想象,汉马王堆那件著名的能塞进火柴盒的纱衣不说,初中历史课本小字里介绍过,说是一个胡人见唐朝官员,发现人家纱衣下有颗痣,赞美纱衣精致,于是官员哈哈一笑,给他一数,共六层纱,胡人就立马五体投地了。

18

小桥流水:
好幽默,那唐壁画里的女士坤包是真的吗 国公新年快乐!

国公:
小桥新年快乐!

敦煌壁画中的17窟的。要追究LV,专利费,从唐朝算起。

安了!

小桥流水 – 戊子六方紫砂笔筒

【编者按】小桥流水是我们的学习委员。做笔记,写小结,解考题最出众。对大师们的讲课有超乎常人的理解。这次出门捡到漏,大家都帮她高兴。六方紫砂笔筒上字和画的刻工都苍劲有力,一看就是大师手笔。就是上面的字有点龙飞凤舞。悉尼师看出作者落款是子平,自吟兄认为是:戊子秋月子平刻,峰摇五嶽,梦幻。编者却认为解读成梦萼似更为通顺,是萼字省却草字头的通借字,引申于李白诗“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之意。看笔筒上的梅兰,似已经过梦萼之阶段,已有迎风招展的花朵了。

小桥流水:
戊子六方紫砂笔筒,请大师们掌眼!

古董店寻得一个戊子款(1948,2008)的紫砂笔筒,觉得画工和字都很好。

刚查到1948年时想一个动荡的年代还会出口紫砂制品吗,网上搜索出如下结果:”铁画轩最大的一笔生意在1948年,有华裔出口公司外销美国。所定制品有上方笔筒,小元香炉,绿釉烟碟等十余种上万件。。。。”但因为天气阴冷,赶工时,不少质量不好,影响了以后的出口。。。很遗憾的是这个笔筒上部有裂,古董店的说明是出炉时冷却造成的,不知真假。

有艺人的签名,可惜不认识。

请老师们讲解一下,是不是紫砂,到民国吗? 谢谢!

1
2
3
4
5

人在悉尼西:
做工规整,包浆汁沄,刻工老道,属子平真迹。料也是高档紫砂,不是低档紫泥料。年代1948年秋。属拼接,东西不错,祝贺!口部看是窑裂,无大碍,不会影响大价值。子平的东东早就有仿品。有件文革时仿器可以比较一下,虽也是紫砂器,刻工虽佳,但比真迹字确明显不行。

6
7
8

小桥流水:
谢谢悉尼老师,紫砂制品的手感比瓷器温润些,不凉手。看了半天都没猜出作者是谁,知道是子平了,谢谢!

难得的糊涂:
恭喜桥师了,又进了不错的文玩。

小桥流水:
谢谢难得师,是受了溪哥的启发,说这个比普品的广东青花有意思

瞎猜一个:戊子秋月子平刻,峰摇五嶽,梦幻。好物件儿,恭喜了!

小桥流水:
谢谢自吟兄,真可能是”幻”字,只是画面与题字像南山兄说的风马牛不相及

9
10

自吟閑行:
@小桥:字意确实和画面不配,感觉有点怪,故只能说”猜”.从书法的角度讲,有些字的偏旁部首是可以左右上下调换的.那”幻”字只能看成是将”丝”旁放在了上边,还请大家指正.

古玩新藏 – 新收瓷器两件,请前辈过目

【编者按】过节放假期间,老朋友们出去的出去,回国的回国,收藏网比平时安静不少。但是也有不少新藏友浮出水面,拿出宝贝来讨教。看来悉尼师身体好了不少,又有佳作问世,又是讨论瓷器。这次拿古玩新藏兄的藏品为例,给大家讲解出很多道理,使新老朋友都有不少收获。

古玩新藏:
坛上各位前辈好。新人首先预祝大家新年好!

最近从当地一个藏家那儿收得两件瓷器。一件“大明宣德年制”款海浪纹高足碗。看上去很新,只有碗沿有少量磨痕。用手指轻扣声音清脆响亮,卖家说可能是清早期仿明的。口径20喱米高13厘米

另一件是朗窑红小水盂,双圈款,内壁可见开片。卖家认为是清康熙的。颜色非常深红艳丽,尺寸:直径8喱米,高6厘米。胎底双圈边有晕散。

希望专家帮忙鉴定是否真品还是假品,十分感谢专家,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1
2
3
4
5
6
7

人在悉尼西:
明高足碗也叫净水碗,一般做祭祀用。但这碗不是明的,海浪纹,江牙海水也是宣德最拿手的画法,大多用小笔触画,这海水画的不好也不对。也没有宣德青花的艳丽。是不是清代仿的呢,感觉胎湿,釉子薄,发浆白,僵硬感有点儿强。看到口沿有磨损痕迹,其它地方不见。新手建议从磨损痕迹入手看新老,慢慢再括展其它。一件东西,口沿,底有磨损痕,其它地方没有不要轻易动手,【价格往往不是宣德,甚至不是清的都要小心,卖家不自信的价格就要细看看,价不高有时说明问题的】釉下有磨损痕有可能后挂釉。做旧有的用酸,但仿大镜下能见到有伤,釉色死白,不是老瓷硬亮青感觉。有的用碱水,茶水类浸泡的都发乌。仿明清瓷不做旧几乎不行,太亮,太贼,有的用砂子散打瓷器里外,做旧痕虽不规则,但不仅口,底,突起处有划痕,遥进去的地方也有划痕这就可疑了,原来国内赤峰一带这样做旧,后来扩及全国,在砂堆插,木板,土地蹭,机轮磨等方法,但因用力很大,划痕都不自然,老划痕应该大小不一,深浅不一,方向不一,比如有的用油砣打,用布,皮类搽去光,放大镜下是方向一致的,呈平行纹,网格纹。这类东东见到就要十二分打起精神,关注其它鉴识点。这个是网上看的,清末民国的仿品。

8
9
1011
12

牛毛纹红釉苹果尊一般是文房用品,分无颈,缩颈两种,康熙和光绪,民国时后仿都很多。上两个康熙时期,清末时期的图。

13
14
15
16
17

这种东西我的体会是有棕眼时,注意康熙瓷棕眼有大有小,都很深,借助工具或不用工具都能透过棕眼看得见到胎子。其它朝代就没这现象,光绪后的棕眼特点又浅又大。宝主贴的尊釉色晦暗,青花漂浮,修胎手法粗糙,双蓝圈画的呆滞,粗笨,底釉混浊不够透明,感觉不是很好。报歉,个见呵。

难得的糊涂 :
昨晚邻居聚会,看到帖子没能及时回复。

宣德高脚杯确实新的,悉尼师讲的透彻。

悉尼师,那个苹果尊看来应该不是这两年的仿品,我看似乎有个十几二十年的,就是建国后的产品,这个感觉主要是那个底给我的,对吗?

古玩新藏:
非常高兴人在悉尼西大师能够详细地对两件藏品进行鉴定,并耐心指教如何看此类瓷器的几个关键点,不愧是大师,深表谢意,看来此类瓷器还是碰不得,当初买这两件是基于这藏家还是比较reputable,现在看来还是买了假品,就当买个教训,交学费。悉尼大师不愧好眼力,好功底,后辈要好好向大师学习,多看,多摸,多研究,少出手。顺祝人在悉尼西大师及各位前辈新年快乐,合家幸福!

难得的糊涂:
啊,一上来就是宣德款的青花,这个明显是直接冲明去的而不是冲康乾的老仿,如方便的话可否告知不知价位几何,谢谢。”

人在悉尼西:
古玩兄不必客气,应该的不用感谢。我的体会也仅供参考,看不到拿不到实物,准确率是要打折扣的,见了实物我的观点会更接近实际些,尽量多体会一些我看瓷的方法。这两样东西都有一眼,做的很好,难得兄说的对,牛毛红苹果尊不是新的,它是仿康熙的样式,火石红和胎质,浅浅的棕眼都能看八十年瓷龄左右,但显然不够清早期,凡平底修胎拉坯的东西都不早,现代也最爱做这种平拉底,底釉的米黄不透明突显釉药现代感强。

古玩新藏:
难得的糊涂兄,谢谢您的关心,我都不好意思说价格了,以后有机会再告知您。瓷器本不是我的长相,我的收藏在景泰蓝方面,手中有几件不错的藏品,改天有空贴几个上来大家共享一下。祝难得糊涂兄及家人新年快乐,全家幸福安康,也再次感谢人在悉尼西大师的无私奉献知识和wisdom。

难得的糊涂:
好的,古玩兄。没事儿,这个行里,没人能不打眼。只是东西好,价自然就高喽。咱慢慢多交流,也就过去了。拭目以待您的景泰蓝藏品,按规矩请贴到杂项坛里,完了咱们在那边好好聊聊。

不知深浅 – 这个图案是什么,是什么料?

【编者按】收藏网除有喜欢瓷器的藏友外,也有喜欢木器的藏友。不知深浅兄喜欢红木,但不大拿的准。拍照片传上来请教专家。牛城兄和国公老自然是主要的讨教对象。南山兄最近手气大好,连捡木器大漏,自然也有机宜传授。新来不久的自吟兄不但对文房书画有研究,对木器自有看法。大家都帮不知深浅兄探测了一下深浅:不知深浅兄上的四把靠背椅子不很老,但是做工不错而又漂亮的实用家具。

不知深浅:
这个图案是什么,是什么料? 对红木感性趣,但知之甚少,向大家请教。

1
2

还有这两件,不知是什么料,小桌的密度接近1.

3
4

在此先向各位前辈祝节日快乐。

如果更详细的照片才能签定,告诉我怎么照。第一张照片是一张椅子。

牛城地主:
桌椅看花梨木,又称草花梨;俩小几和雕件似印度红木(酸枝类),都挺好:)

南山一棵草:
看着都好,红木。

不知深浅:
谢牛庄主和南山草,早就在文学城拜读过你们的文章,很受启发。

那个椅子背上的图案从没见过,网上和参考书上都查不到,能否提供些见解,照片要横过来看。现在在外地,回家后再照全的再请教。

手机里有椅子的照片,看看是什么样式,图案是什么?

5
6

看牛庄主文学城文章,一张照片背景有一张椅子,我有一对很相似,大家掌掌眼,是什么料

7

南山一棵草:
椅子倒过来,看看底上的接口。

不知深浅:
又照了几张,包括底上的接口,椅面,椅背和把手。我不能判断。把照片放这,能否给判断一下。

8
9
10
11
12
13
国公 replied 1 day ago…

四把花梨木南官帽椅。

不知深浅:
国公,如果说那几把椅子是官帽椅,我有些疑问。官帽椅后背横杆不是直的,是弯的像官帽。但是这椅子横杆是直的,另外后背的样子也不像(看下面的照片),我有两把带把手的和四把没把手的,应该是西化的歺桌椅。但这种椅子不像其他常见的歺桌椅。我搞不清楚。

14
15

国公:
是的。是仿官帽椅的餐桌椅。官帽椅以其造型酷似古代官员的官帽而得其名。官帽椅分南官帽椅和四出头式官帽椅两种。

这四把靠背椅子的搭脑两端为省木料,没有像官帽椅那样翘起来。所以不很老。做工不错。漂亮的实用家具。

牛城地主:
国公兄好,这四把椅子可称做灯挂椅吗?

不知深浅藏友的矮圈椅也是花梨木的,一对儿更好!好像你已淘到不少红木家具了,赏心悦目:)

不知深浅:
谢国公和牛庄主!

我喜欢红木家具,我的大部分实用家具都是二手红木家具,但没有什么收藏价值。读过牛庄主文学城上所有关于红木的文章,受益匪浅。现认真向有收藏价值方向发展。能区别红木与其它木,但认不出红木中的黄黑红白,也不知水深浅。能和前辈学习交流,机会难得。如果你们有微信群,加我进去,增强交流,互通信息。

国公:
牛兄好。当然可以。是从官帽椅进(简)化来的。

自吟閑行:
@深浅兄:同意国公的看法。搭脑的直与弯不是界定官帽椅的因素(晚明即有搭脑直的),两端出头象帽翅之说也难成立(如南官帽椅),应是整个椅型象官帽而得名。你那四把椅子很漂亮。

牛兄好:窃以为无扶手的称为灯挂椅似更恰当,不知兄以为然否?

不知深浅:
谢閑行兄,经几位前辈点拔,长了见识。以后还会有更多问题请教。

牛城地主:
自吟兄所言极是:)

瓷痴 – 外销精品

【编者按】极其痴迷瓷器的瓷痴兄,是瓷器收藏界的后起之秀。寻瓷器,问瓷器,买瓷器,谈瓷器,无不如醉如痴。虽说上收藏网不久,但认识瓷器的进步神速,大家有目共睹。原来也曾受网内大师误解。因为瓷痴兄声称拍到的瓷器,当时正在大师的手上。读完瓷痴这篇文章,才知道瓷痴兄没有错,大师也没有错。瓷痴兄因为不熟悉各国拍场的文字和规则,上去参与竞拍,因手续不全,竞拍到手的东西被宣布无效,这就落到大师学生手上,再由学生转到大师手上。瓷痴兄还在等待拍场的通知,还以为自己拍到了手。这样就引起了上述的误会。国公老和各位藏友,包括编者,急切希望瓷痴兄彻底搞清楚各国拍场的文字和规则,这样那么多已经到手的精品就不会是煮熟的鸭子也飞走。祝瓷痴兄在新的一年能拿到更多的精品。。。

瓷痴:
外销精品
这些几乎都是我当时点下的,后来大部分都不做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国公:
都不错。仔细看看规则,账户什么的。

瓷痴:
里面有很多个国家的拍卖行,有的要登记,有的不要。搞不清楚。反正都过去了。

西门祝:
好多精品啊!没拿到可惜了。以后请教大家一下各国文字的规定吧,省得从手里溜掉。

瓷痴:
第一和第二是信寄给我了。是我的了。

说不定过几天信寄来又是我的。:)不过不大可能了,这些过去太久了。

随缘了!

yinny自拍:
瓷痴兄是不是原来的瓷迷不悟兄啊?看收的外销瓷水平都很高,祝贺。

瓷痴:
谢谢!我不是。

yinny自拍:
那是新来的喽,欢迎欢迎。

西门祝:
瓷痴兄是旧友,是谁猜一猜。。。

国公:
会做海鲜饭?

人在悉尼西 – 景德镇呵,景德镇!

【编者按】景德镇呵,景德镇!景德镇是爱瓷者心中的圣地,是基督教的耶路撒冷;是伊斯兰教的麦加;是佛教的兰毗尼;是音乐家的维也纳;是艺术家的巴黎。景德镇是中国人多年的骄傲,是爱好中国艺术的西人顶礼膜拜的梦幻之地。

九十年代初,在国外联手抵制中国的情况下,辉煌几近千年的景德镇受到了大考验。正像悉尼师指出的:”政府订单飞了,内外销急剧萎缩,江西瓷业销售公司,江西陶瓷进出口公司都瘫痪,仓库堆满产品卖不出去……” 在改开的潮流中,”九十年代连股份制不敢搞,内部持股也不敢搞,下文件化整为零,自负营亏,七万瓷工啊,一刀切,三分之一下岗,三分之一退休了。下岗一分补助没有,最低生活费都没有,上千人静坐市府门前……十大瓷厂就这么融化了。”编者读到这里,竟呜咽泪下。想到老梁师再三提到的,景德镇的瓷工生活艰苦。外面见到的是一个光鲜的景德镇,而世世代代在景德镇劳动的瓷工起早贪黑,就是挣个温饱也难。在这个大考验下,怎样活下去,是放在景德镇人面前的大挑战。

收藏网有瓷迷兄,有瓷痴兄,可悉尼大师是个真正爱瓷如命的瓷狂人,悉尼师爱景德镇入骨。看到去年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潮州为中国瓷都,今年轻工部联合会,中国陶瓷协会评德化窑为中国瓷都。悉尼师着急,对景德镇爱之深责之切。在文中指出今天景德镇存在的乱象。就是希望景德镇人能重振雄风,来一个新时代的凤凰涅磐。在一场烧尽旧禁锢的烈焰中重新浴火而起,一飞冲天。还瓷器爱好者一个再生的瓷都圣地。

景德镇人,加油啊!!!

人在悉尼西:
景德镇呵,景德镇!

近来有网友问我对景德镇造假怎么看,所以有了这个小文来说说景德镇的过去如今,继承创新。不一定对,辜望听之,供大家参考。

北宋有个真宗皇帝,在与辽结【璮渊之盟】之际,把年号景德敕与一个烧瓷小镇,在鄱阳湖支流,叫昌南镇,这小镇就是现在景德镇。九几年我去景德镇住在,曾见到日本人,德国人来景德镇,虔诚,明显是带朝圣心情。记得德国有个哈格比就是。有一个光鲜的日本人【窑工】从这里没看到啥后来去了定窑产地,呆了八年,记录了十几大本资料,回国时穷的仅能穿破托鞋,短裤,资料给了日本国立陶瓷研究所,至今国际上定窑研究的话语权还在日本,那时我们还在研究【下海】挣钱尼。景德镇有人才,瓷品种全,还有瓷器高等学府【唯一的】综合实力比潮州,德化都强,去年中国工艺美术协会潮州被评为中国瓷都,今年轻工部联合会,中国陶瓷协会又评德化窑为中国瓷都了。景德镇尼?没有。只有一个陶瓷协会会长来景德镇白话几句,景德镇是中国瓷都,亚洲瓷都,世界瓷都。世界瓷都是你封的吗?看来这些协会封号也打折扣,有时非官方的机构封的东西就那么回事了。

景德镇至今我有一个问题没弄明白,就是一点征兆没有,突然就创造出高质量的元青花,釉里红等等,一发不可收。之前五大名窑里根本没它,几乎名不见经传。明代用永宣时的苏料仿元瓷,也有宣德后用回青料和其它国产料来仿元代器型,纹饰的瓷器,宣德时仿烧的澛,官窑瓷可都是官窑仿烧,皇帝道教仪式用的,价值极高呢。教我们的口诀还记得【大笔涂抹元画展,永宣小笔蘸料显,边框双钩不填色,深浅色瓣小笔画,纹饰钩线小笔填,蕉叶中空色不补】,通常政治上变化会影响瓷器,不会一下子就影响,常常两朝并存,明初还用元代料,朱元章南京称帝,北京的元朝还在呢,。努尔哈赤立老都时,到第三代才攻下北京,瓷厂不是官场,瓷工业不是立即改变的,特别纹饰,器型上。到清代开始仿宋元明的瓷,特别皇帝祝寿时,故宫有记载康熙仿弘治,做的不象,真品【治】字点水低于台字,仿的三点水和台齐平,圈足高的是弘治的,碟,碗足圈低的是康熙的。。。。。等等。可见材料,工艺不同,形象,神韵,雅趣不可能仿一样,这还是御窑厂官仿官瓷器。如写到康熙仿宣德雪花蓝【古玩行叫洒蓝,吹蓝都它】仿的过精。宣德吹釉发色不均匀,不太好,而康熙仿的反倒都均匀太精的过头了。哈哈。

元代景德镇就设浮梁瓷局,明初设御窑厂专烧官窑。景德镇真功夫有,假瓷都也是真名不虚传。

进了城南仿古一条街,就在沃尔玛超市旁边,就像穿越了古代一样,这里不过四山八坞九街一百零八弄里的一条弄巷,不过一米多宽,容得下一条瓷挑挑坯架走过,泥泞千秋的,青苔斑驳的窑砖铺的地面,从早到晚的喧嚣,集天下名瓷仿古之大成。有五大名窑,磁州窑,耀州耀,龙泉窑的等一应具全。分类分门,便于做的专业。

1
2
3
4
5
6
7
8
9
10

这些都是低仿瓷。可见品种全,不光瓷器,还有字画,青铜器,玉器,石器的仿古产业。这里有几类,有的是当地人,大部分很开诚布公地说仿古,做旧,接【活】,也到商业,个人登门给做旧,有问的还不高兴,【都说是仿古了,还问有没有真假,嗐。。。。。】。也有骗人的。有一老妇女在家门口清洗瓷片,你问了就告述你,这是刚从建筑工地挖来的【其实是新瓷器砸碎的】。买了,就上当了。也有开店的【现在哪儿来的老板都有了,不一定是景德镇人】,你注没注意,古董行有一特点,没吆喝的。但有搭话接茬口的。比如,有地摊倆人说那事儿,明的,五千。这么贵,贱点儿,等你看,问哪,不问没事,问了,基本就掉里了。明天你看,倆人还在那儿,这叫配门子。忽悠呗。进了店,有的公开讲,这是仿的,有一眼,真的是多少钱,这多少钱,差哪儿不同。也有的店属于黑店,叫接茬,看着你,拿了一宋代龙泉瓷,他说了【玩的雅呀,高大上呵,品味高呵,不凡呵。。。。】。你拿起一件仿乾隆瓷,他说了【行家呀,玩明清官窑的?列害呵,出手就知有没有,内行呵】。总之,你不要多讲话,你一句他八句十句等着捧您呢。这也是骗子。这就是江湖。对了,哪天也说说江湖。景德镇怎么火的?据说,八几年有个姓向的年轻人因盗墓被抓了,新闻报了,有些人就来到他盗墓的景德镇樊家井来寻宝,樊家井没古董,就只好做古董来满足需求,有说向是樊家井人,有说他盗的墓在樊家井,有说向住过樊家井旅馆在这儿被抓。。。。

被抓走的,不管向某兄了,反正景德镇火了。卖豆干,卖冷粉的因房租涨价搬走了,这条街上剩下的就是做旧的,做仿古瓷的了。其实,很多能人都散在凉山树,罗家坞,筲箕坞,莲花山庄等处,仿古做的好的也是筲箕坞。我认识的几个制瓷高手,包括熊老都是高级工艺大师级的顶尖高手,他们对古瓷的理解,认识让我敬佩。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国公:
2014最佳贴。大谢悉尼兄在节日花大精力给大家上有知识性和趣味性的好贴。

这底干的和几百年的老瓷一样。难到用的是低温真空抽干技术?

人在悉尼西:
回国公,现在景德镇做的都是自己强项,有专做青花,有专做粉彩的,有专业仿古瓷的,还有高手专接底的,就是用老的瓶底,接上瓶身,上下釉风格衔接,行内叫【接老底】。胎子也没个看了,一袋袋的胎土,标的就是明宣德,成化,清康熙,乾隆,光绪,回去自己兑水就行了,做的极专业,不懂行的真看不出来。做旧的也是专业做的,画纹饰的也是,如下图,不让照相,但它用的啥涂料不知道,象海捞的泥糊的,一周一出窑,洗净了,就会窑光尽褪。

21
22
23

小桥流水:
悉尼师,熬了通宵? 快点休息吧!

瓷痴:
还是外销瓷超微保险点啊!这没法整啊!

小桥流水:
仿的真好,太有杀伤力了,不知道仿制的成本如何?

悉尼师辛苦了,图文并茂,谢谢,澳洲已是圣诞夜了!

瓷痴:
那康熙底怎么看怎么真啊!

老邁:
这帖里信息量很大,得细细研究。悉尼师辛苦了。里面的图中有些器物似曾相识。这要放到私家Sale上是肯定会有杀伤力的,离了那背景,再加点故事,还有这旧做的如此逼真,那初学者上当的机会是大大的拉。

人在悉尼西:
和仿瓷工匠唠起来,他们讲,我卖的是高仿,别人怎么卖我管不着。看看他门前后院的稻草把,草木灰,氢氟酸,高锰酸钾,泥浆水,机油。。。。。。就光天化日为店里的瓷器做手脚,到处都是承接【做旧活儿】的小广告。

姓秦的湖北老板原来眼力不行,买了不少假货打了眼,被迫成了藏家,九十年代初来到景德镇后就看上了这地方,一边进货,也卖以前的存货,竟做的风生水起的。。。。。

一个做仿古画的也生意兴隆,古代的用纸,笔,墨,印研究个透,写时甚至心境都酌斟,一幅兰亭序一气哈成,仿到有神韵,改的地方都一致,观者目瞪口呆。他说,好的书画真迹哪那么易见呵,博物馆都难见,私人藏的更不拿出来了,满足喜好呗,买一件高仿品自己回去慢慢品味呗。就是还原古色古韵,追求尽可能的真实还原。他以为我是买主呢。

散在四周的一些技艺高超的仿古瓷技师,很多被人包了,一年百万起价,做出的每件都要给买家,仅有的几件精品会被送到世界各大拍行几十万,上百万拍出而不会被行里的人看出来。这里的知名度高的不亚于北京的潘家园和河南南阳镇的石佛寺。从拉坯到烧造,到专业写款,甚至有编造故事师傅,留洋物流拓展海外市场,几乎每个人都在这个仿古产业链上有自己的位子,有句口号【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最能体现景德镇仿古业的雄心壮志。【我们景德镇人从来不说自己东西是真的】说这话的也是同事介绍我认识的仿古高手,正打电话【李老师,可以写款了,您过来一下吧】。这是一写款高手,明,清御款烂熟于心,写的得心应手,几可,就能乱真。【我还做画工,也不开店,哪家需要我去哪家】边说边递我一名片子,看我接了,那朋友说,这可是能人,有活找他没错。【谁做的好?仿古还是朱大妹做的好呗,到广交会去卖呢】【为啥这里能仿古呵?那还用说,景德镇历史上就是继承创新做的好,明代清代不停地做仿品就没停过呢,这里从御窑到民窑都做仿器,要仿的好,仿的象才被人竖拇指嘛,大家都仿好不仿坏嘛,产品好值得仿的才会有人去仿,仿的肯定不是真的,是吧,但不见得价不高是吧,假的也有有历史的,高仿的也有精品,大工艺师的也几百万是吧】果然,地上竟就有仿现代大师的作品,这也仿?这些能人做出的仿瓷被买家批发的买走,也会实话实说仿品吗?他们真不知道仿古瓷流入市场会搅乱市场秩序,还是装聋做哑,在暗中推波助澜呢,只有天知道了。中国传统不拿仿造为耻,反而以仿的好,仿的象为荣,叫做继承的好。我们鉴定的和贩假的几乎水火不容,在澳州拍场就有贩子马仔悄悄跟我讲,不能这么说是假的呵,人家都要买货了,老板也投入了几百万的,你这不合道上的规矩呵。我当然知道行规,但我对自己小圈子里的人说真假关你啥事,因我的强硬后来几乎都动武,我以前讲过的。鉴定这事近来有几个同门就又来电话说不能讲太多鉴定点呵,你把文博这些鉴定点都卖了,我们还吃不吃饭了呵?讲的很难听。都比我能耐,还大讲愁吃不上饭?这就是江湖之一。其实我只在很小范围,对也属小圈子人讲,怎么了?心里不开心,就讲了,怎么地呀?当我现在还有什么领导是的。

现在景德镇两年都没评上【中国瓷都】,开始做事了。从机场到市里修路,很宽,还在两侧贴瓷画,不知谁弄的,俗不可耐。一条古街都扒了,两侧修店铺,修栢油路,花了很多银子,没一项是扶植瓷厂的,包括个体瓷厂。经验告述我们,人有个惯性效应,新的要适应一段,增加成本的店铺不一定适用。听说要庆祝千年古都寿诞。仿古瓷毕竟是古玩市场一个分支,受众有限,随着爆光生意越来越不好做,政府部门这么搞大,强制一统,恐怕。。。。。日用瓷景德镇落后于潮州,德化其实已是不争事实了,记得过去还有三角牌瓷砖,现在建筑陶瓷一败涂地,仿古瓷定单越来越少,市场份额也小了。想当年,景德镇辉煌时,十大瓷场是赫赫有名呵,现在只剩雕槊瓷厂了,也是五十年代的老厂房,进了厂里破败不堪,杂草,垃圾遍地,苍蝇乱飞。很多车间不是闲置,就是租给个人了,不是小作坊就是小店。老炉还在烧,看了看产品,企业的和外面的个体的分不清。国企做的,私人也做。【我们做的算好的】一个老工人苦笑的说,一丝宽慰感稍纵即逝。一辆大巴来了吐出一群老外,奥,还是旅游景点呵,看完陈列室的人看面部表情都没一点儿激动。老师讲起当年景德镇,建国瓷厂的颜色釉,【竖大拇指】,人民瓷厂的青花【竖拇指】,光明瓷厂的玲珑瓷【竖。。。】,现在这些海内外占据市场,几十年苦心经营特色产品,市场大潮可借助的优势都没了,都被沿海瓷厂替代了。九十年代连股份制不敢搞,内部持股也不敢搞,下文件化整为零,自负营亏,七万瓷工啊,一刀切,三分之一下岗,三分之一退休了。下岗一分补助没有,最低生活费都没有,上千人静坐市府门前,当时九五年我刚好出差到哪里几个月。搁现在都能闹事。十大瓷厂就这么融化了。这些都是手艺人,凑钱开个小作坊,没钱的去打个杂。反正都没做大做强,原工业基础肯定瓦解了,那时是没一家上市公司。当时局面是政府订单飞了,,内外销急剧萎缩,江西瓷业销售公司,江西陶瓷进出口公司都瘫痪,仓库堆满产品卖不出去。个体矿石,釉药买不到,银行不支持,当时有句时髦话叫改革的阵痛,可景德镇的痛呵,九五年都看不到个尽头。。。。

24
25
26
27

自吟閑行:
好文,谢谢!祝大家节日快乐!

老邁:
賺輕巧錢曆來被看成一種本事,立門戶也是種本事。景德鎮在元朝聚集了從北方各大窯口來的工匠,成了開宗立萬的大窯口。但肯老,吃傳統一直是那裡的風氣。中國陶瓷歷史上就是相對保守的。把一種材料用盡了再找一種配方,沒有備手,也沒有前瞻性研究。如今西人的骨瓷無論強度,可塑性都超越傳統瓷器,這是材料和技術革新的進展,如果國內大師們還躺在那肯老的夢中不醒,那被市場最終淘汰是顯而易見的了。

南山一棵草:
学习了。

难得的糊涂:
谢谢好文,悉尼师。那个景镇突然元代红火起来疑问我也有,实在想不明白为啥就突然设了浮梁瓷局,当时各大窑口都还兴旺发达着呢。有时,自己瞎猜,会不会整个元青花的故事都是伪造的,实际上可能是明代呢…

putiguoguo:
终于又可以登陆这里了,看到不少悉尼大师点评的好文章,真是好老师,辛苦了。

这里祝悉尼大师和海外收藏网的老师们圣诞快乐,新年快乐!

瓷痴:
景德镇的没落确实值得深思!前段时间还讨论仿这个问题,根本不存在骂窑工或者谁的问题,只是对这种不正之风应该是持谴责的,不提倡的态度!这是起码的价值取向,以正社会风气.

老一代的温州人不就吃尽了做仿品搞乱市场的苦头?90年代一提温州不就是假货的代名词?后来被逼不也得走自己创新做品牌的路!

鹤鸣:
听悉尼师细数景德镇古往今来,曾经的辉煌和如今的“堕落” (都不知怎么说如今了)一张张图片看得我头皮发麻,真是不敢买了。不知道哪里还是净土?菜鸟如我悟性本来就低,原想我只买傻开门的就行了,可看来还是太难了!如没看悉尼师上的这么多照片,还不知道要吃多少药。悉尼师功德无量啊!祝大家节日快乐!祝悉尼师身体健康!

国公 ZT 祖传的明器—小说节选

国公
祖传的明器—小说节选

“老板,您这可以帮忙鉴定吗?”

还没等楚琛把话说完,就看到一对中年夫妇,抱着一只估计有五十公分的大罐子走了进来。

“可以的。”冯正坚回答道:“不过光鉴定的话,可是要付费的,一件一百块。”

中年男子点头道:“行,不过可以开鉴证证书吗?”

冯正坚笑道:“呵呵,我这鉴定证书开不出来,只能开鉴定意见书,毕竟我这不是什么国家权威机构。”

中年男子闻言有些不乐意,不过他老婆瞪了他一眼,于是只能说道:“那就鉴定意见书吧。不过您得给我把东西估个价。”

“可以。”

“那您给看看吧!”说着,中年男子把罐子放到地上。

冯正坚招呼了楚琛一声,而后两人一起走到罐子之前,仔细打量起这只罐子的特征来。

其实刚才中年夫妇进来的时候,楚琛已经看出眼前这东西就是一只谷仓罐。

谷仓罐的正式名称叫做魂瓶,又称为堆塑罐,是一种明器。它是由汉代的五联罐演变而来。是咱们国家长江中下游地区三国两晋时期墓葬中特有的随葬品。

眼前这只谷仓罐,是一件典型的越窑青釉的作品,器身为一长形罐,鼓腹,平底,施青釉不及底。

顶部口沿下置四只小罐。间塑五十二只飞鸟,上部正面镂雕崇楼飞檐,楼下立双阙门,阙门两旁塑九个坐俑和狗、羊等走兽,下部罐肩一周贴塑龟、鱼、蟹。

谷仓罐上面所塑之物,往往象征着死者生前的社会待遇和家庭状况,并且希望死后到达所谓的“冥界”依然能够享用。如果魂瓶上堆宿繁多。则可能是社会等级较高或非常富裕的墓主人。堆塑相对简略鲜少,则相对地较低,也有毫无实物的管瓶。

这只谷仓罐虽然制作的还算精细,堆塑也算是错落有致,主次分明,不过它上面的堆塑只不过是一些平常之物,说明墓主人虽然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但也不会太高。再加上这只谷仓罐还有一些损坏,因此,这只谷仓罐的价值最多也不过一两千而已。

冯正坚把东西仔细看完之后,就对中年男子开口问道:“这位先生,冒昧的问一句,不知道这件东西您是怎么得到的啊?”

中年男子脸满得意的说道:“还能怎么得到的,祖传的呗!”

听到这里。楚琛差点笑出声来,谁家的祖宗会留个不值钱的明器给后辈啊!难道不兼晦气吗?

“真的是祖传的?”冯正坚哭笑不得的问了一句。

“那还能有假!”中年男子闻言有些不乐意的说道:“我跟你们说,我家以前可是唐朝的御前带刀侍卫,这东西就是从皇宫里偷偷带出来的。以前动乱年间,还特意用东西包好了,然后埋到院子里,如果这次不是家里有事,也不会把它挖出来的。”

这故事真是编的离谱,整个一胡说八道,就说唐朝有御前侍卫吗?御前侍卫是清太祖时期初时才建起了侍卫制度好不好?不过既然对方出了钱,冯正坚也只能认真的听着,还得必须表现出一副浓厚的兴趣来。

之后中年男子又是一阵天花乱坠,把这东西夸的是天下少有,地上无双的稀有物件,说的好像就是传国玉玺在这东西面前,都得黯然失色,听的两人是啼笑皆非。

“老板,我这宝贝不错吧!”中年男子得意洋洋的问道。

中年男子这句话,让冯正坚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好,他还真怕对方知道了真相之后,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不过有道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也只能把事实说出来:

“这位先生,您可能觉得您祖辈给您留下了个好东西,不过,怎么说呢?这东西啊,就是一件明器。”

“明器?什么是明器?”中年男子有些疑惑的说道。

冯正坚解释道:“简单的说就是古代的随葬品,给死人用的。这种东西在南方出土的比较多,不相信的话,你们找点杂志看看就知道了。”

“什么!给死人用的?!”话音刚落,中年男子的老婆就叫出声来:“你个死鬼,我说最近怎么这么倒霉呢,原来家里多了个死人用的东西!你还成天把它当祖宗供着,简直是晦气死啦!”

冯正坚连忙劝说道:“大嫂您先别急,东西也许是以前的老人家偶然之间得到的,把它当作是宝贝了呢?”

那大嫂跳脚骂道:“什么老人家啊,这东西是他这个死鬼,前一段时间花了十万块钱从别人手里买来的,买回来后,还一个劲的跟我说什么“发财了”,还眼我说,以前的主人说这东西可以轻松卖个五十万,上拍卖会可以过百万。”

“我一想不对啊,既然是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以前的主人不卖,还把东西转手卖给我家这个死鬼,这不,今天我就逼着他过来鉴定一下,没想到这东西居然是个死人用的东西,真是晦气死啦!”

“这个……”冯正坚说道:“大嫂,咱们都是唯物主文者,您也不用害怕,咱们古玩行里明器也不少,就说那大名鼎鼎的唐三彩就是明器,别人不还是争着抢着买嘛!”

听到自己女人把故事给穿帮了,中年男子是满脸的尴尬,不过他听到唐三彩,顿时眼神一亮,马上说道:“老板,卖我这个罐子的人,说这东西就是唐朝的,既然唐三彩那么值钱,这东西应该也不差吧!”

“这东西它不是唐朝的。”冯正坚摇头道:“唐朝的不是这种风格,这是一座西晋越窑青釉谷仓罐。”

“西晋是什么时候?”中年男子问道。

冯正坚解释道:“西晋比唐朝要早上三百年。”

“啊!”中年夫妇闻言脸上一阵喜色:“那也就是说,这东西要比唐朝的值钱喽?”在他们的心里认为,时间久的东西,肯定是越值钱的。

冯正坚说道:“并不是这样的,古玩值不值钱,也要看它的艺术价值和稀有性的,就说新石器时代的彩陶,离咱们现在够久的吧,一般的彩陶也不过几百上千而已。”

夫妇俩闻言不由面面相觑,中年男子神色紧张的问道:“那这个东西能值多少钱啊?”

冯正坚比划了一下,道:“就值个一两千吧,毕竟这也不是级别特别高的谷仓罐,再加上身上有伤,买的人不会太多的。”

“什么!一两千?”中年妇女尖叫了一声。

“这个……老板,您没开玩笑?”中年男子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冯正坚苦笑道:“两位,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不过毕竟我还要是做生意的,总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不相信你们可以拿着这东西到别的地方去问,如果我说的不对,你们可以过来找我算帐。”

“哇!……”听到这里,中年女子忽然之间就哭了出来,骂道:“你个缺德鬼啊!才看了几次鉴宝节目,什么都不懂,就想着靠古玩来赚钱,结果呢,平白就亏了十万!这可是十万啊!就这么给你搞没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咱们离婚!”说完她一甩手,直接就跑出了门。

“哎!……”中年男子举着手,刚跑到门口,想到自己的东西还没拿,于是又回转身来,急忙对冯正坚说道:“老板,不知道这东西你收不收?”

“真是对不住,这东西我这不收!”冯正坚摇了摇手,要是其它的瓷器,他收一下到是无所谓,像这样的不值钱又没什么人买的明器,他肯定是不会收的。

于是中年男子直接掏出一百块钱,塞到冯正坚手里,抱起罐子就朝他老婆跑的方向追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声呼喊道。

见此情形,冯正坚叹息道:“现在资讯发达了,不过人也变的急功近利了,都想着一夜暴富,老是想着捡漏,认为别人能捡漏他也能捡,结果往往辛苦积攒的钱财都打了水漂,真是可悲可叹。”

楚琛闻言轻轻摇了摇头,这两年玩古玩的人越来越多了,而且许多人都是刚入行的新人,而有些干脆看了书上几张图,就到古玩这行来淘宝了。

而且有些人,还喜欢盲目听信卖家的编造的美丽谎言,殊不知,在古玩这行里,卖家为了推销商品,说假话,编故事都是非常常见的事情,就算是他,在古玩这行里五年多也编过无数个故事了。

所以如果想踏入古玩这一行,千万要记得多学、多看、多实践、少买这几个原则,千万不要脑子一热就不管不顾的冲进去,不然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肯定已经被碰的满头大包了。

西门祝:
好故事!

国公:
古玩值不值钱,也要看它的艺术价值和稀有性的。

小桥流水:
好故事,看着看着就像老梁师在说故事!

圣诞佳节,谢谢各位艺术大师的贺礼

圣诞佳节,谢谢各位艺术大师的贺礼!

乔州兄:

1

南山一棵草:

2

彩虹山房主人:

错落珊瑚珠,铁网出海底。即兴一幅,祝大家圣诞快乐!

3

悉尼师:

画了一幅画,茗山品茶图,大家提意见哈。

1
2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一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山头斜阳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亦无风雨也无晴。
苏轼诗。

老邁:
此处无声胜有声,龙衔五色透笺行。碧松流水鷩车马,恰似烟山自雪生。
泼墨唯惊客梦醒,春山化尽雪烟迎。绿松新绽红梅处,正是无猜好待晴。

瓷痴 – 轧道工很浅是不是民国特征?

【编者按】悉尼大师过节休息一下,大家还急着听课。瓷痴兄拿出有轧道工的好样品。瓷痴兄以为是民国的,编者和其他藏友一样以为是现代的。悉尼师终于出来,从胎土,上彩,到手感进行了仔细叙述。悉尼师到底是诲人不倦的好老师,大家衷心祝愿他节日愉快,身体健康。悉尼师现在只好喝板兰根和大家干杯,大家还是很尽兴….

瓷痴:
前几日说到轧道工,悉尼师,这轧道很浅是不是民国特征啊?

1
2
3
4
5

蛤蜊光也有出来了。

6

yinny自拍:
这种刚出炉的新仿,还真别说制作得有一眼,但经不起细看呢。

瓷痴 :
我觉得是民国的:)

难得的糊涂:
瓷痴兄好!您和瓷迷兄应该是瓷坛的和合二仙了,呵呵

这个瓶子,同意yinny的意见,彩料不是老的,没有老气,笔法和画风都谈不上飘逸舒展和流畅。别小瞧yinny,她的眼光和功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最后,欢迎您,如果想更多学习,不妨按自己喜欢的方式,例如找馆藏真品图片做细节比对,然后和藏友及前辈们讨论等。

瓷痴:
东西肯定不对,我只是以为现在这种蛤蜊光不能仿,认为可能是民国仿的

瓷痴:
瓷器没法学啊!怎么学也跟不上仿的

难得的糊涂:
当然能学,我信缘份,很多藏友也一样,有缘自然能学而且入门至朝正确方向积累,我是说知识的积累哈。

老邁:
說能學也能學,說不能也不能。所說能學是指收藏本身門坎低,完全可以從無到有,由淺入深。但有一條,不能太功利。否則便有吃不完的藥,落不完的心。說不能學,是指絕大多數人都不能象那些科班出身的,有老師帶著,可以上手文博單位的真品來學習。如果要走那條路學,得另活一世人。玩瓷的人很多,老輩的高手門有很多是師傅帶出來的,那時沒有專門學校學這行,現在有了,但所見的高手中大多還是實戰經驗多,後天修成的。古人說的好,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比如說,器物的彩,一說化學彩,一說植物顏料彩,單憑一句話是不會明了的。得查資料,看看別人是如何界定的,然後再看看別人的界定方法是否可以移植到手頭的具體例子中。幾經查對,便可逐漸得到近乎現實的了解。也就達到了學習的目的。

难得的糊涂:
老迈兄说的全,其实咱们这的老师是有的,我觉得和真的老师一样了,虽然不能言传身教(因为距离),剩下的要靠自己学习和悟性了。

老邁:
回難得糊塗兄,俗話說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各人。如今象悉尼師這樣誨人不倦的明師是太少了。一般高手都惜字如金,只言片語的,能領悟的,便是造化,不能的,也就當耳旁風了。更有那故意誤導的,真假難辨,莫衷一是。因此,得有自己可以信賴的知識基礎,不然便是人云亦云,最後會不知所終了。關於琺瑯彩,粉彩,化工料,礦物料/天然料,網上可以搜到很多條,要從中理出頭緒來得化些功夫。文字的東西有時不盡准確。圖象的東西如今也沒有清楚的界定。但讀過些東西後已有了初步印象,餘下的便是在實物上印證了。要選到典型器物還不大容易,學習只初得從典型開始,逐漸進入界乎之間的。

牛城地主:
老迈兄说得太好了!:)

老邁:
回牛城兄,過去在央視尋寶節目上看丘老師一說化學彩,當時好象挺認可的,因為那些器物便不單看彩也能看得出新舊來。如今自己上手了,有時卻會患迷糊。如果不吃透,以後還是會在這上面糊塗的。網上對於化學彩,天然彩的爭論好像並沒有一個清楚的界線。當然洋彩,現代瓷上面的彩都好認,沒有甚麼好爭的。但一些器物上的彩既不象洋彩鮮亮,也不似新彩那樣平薄,顯眼。這就須要有一定眼學知識來支持了。據說首博王春城先生說過古代天然彩在放大鏡下看不到點狀結晶,而化學彩可以看到。有待驗證。

瓷痴:
只凭书上或者网络上的只言片语来想象非常困难,而且还容易出现误判!实在难学。

现在的仿品越仿越好!有时看到仿的这样真实,对学习瓷器的前途,信心是有打击的!

看马未都先生的讲座视频,他那个年代,只要看到某个特征,几乎可以判断对或错了,现在就算所有的书上讲某个年代的瓷器特征对了,可还是不敢判断那瓷器就对了!真羡慕他们那个没有或只是些农民兄弟仿的仿品的时代啊!

进过不少论坛,群,也就见过这个论坛有像悉尼诸师这么几个前辈肯真刀实枪地教些实用的知识!无数被人尊称师或大师的,都是说些皮毛或者模棱两可的话敷衍甚至忽悠人!

他们的知识不教别人这无可厚非!可好多人甚至故意误导!人心不古啊!

老邁:
也難怪,如今許多大師明碼標價,幫人掌眼是要收錢的。如今開課交琴的,教畫的,教唱的,教舞的,哪個不是動輒幾百元一小時的?在這個知識就是金錢的時代,已經沒有多少人以傳道授業稱師的了。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緣份吧。悉尼師身體尚待康復,生活也有負擔,不可能總在這裡幫人無償掌眼,所以,大家都要主動些,就著現有的例子多多學習,舉一反三,多積累些一手經驗。待以時日,庶幾有成。

难得的糊涂:
不可否认,很多学有所成的专家和专家级的藏家们,说话点到为止,除了有所保留外,还有一点就是不情愿说出所有鉴定点,有一定原因和怕做仿者学去有关,马先生就说过这样的话哈。悉尼师不同,有些讲出来是现仿做不到或者做不好的。

看看这个底,仔细看,记住了细节,然后再看真品的做比较。

7
8
9
10

难得的糊涂:
是不是隔五米远看不太出来的货?我自己管它们叫五米真。

老邁:
回難得糊塗兄,這幾個底都看新。可能五米外乍一看會覺得有一眼。記得前不久在一小拍上就見過幾件類似的。一上手就不對了。這種仿品總缺那麼一口老氣。

难得的糊涂:
是,老迈兄。挺有意思的,估价范围3000到5000,这有些模凌两可哈,刚好看到有微信平台登出来这个秋拍的结果,就翻了翻看,四个拍掉三个,各1000到5000不等。这些复杂的现象让刚入行的人吃不准,很烦,慢慢了解了就好了。

瓷痴:
这就是这个论坛成功之处!虽然时有争辩,可少了其它很多论坛的虚假!

难得的糊涂:
瓷痴兄,没觉得哪里有错啊,改了什么了?

瓷痴:
:)

人在悉尼西:
痴迷兄的瓶看了,东西明显不对,但我理解你不知不对在哪里,想尽我所能细分分看,希望你能多一点进步,少一点畏缩。先看型制,乾隆没这中长颈杏银报月扁瓶形,就是说颈过长,底沿也过高,仿品因现代工匠对古代器型理解不深,必然工艺不合,比如雕瓷龙耳,象不象瘫下来一样,有气无力,民国的也不会如此做的。记住,古器造型优美,线条曲折优美,纹饰优美,不优美的东西都不是古瓷,凡是生硬的,笔画不够自然,不够自如的,都要小心,现代仿品都采用蒙图,照样画描法,会形似神异,因为古窑工的熟练程度比起现代窑工,那就简直没个比【现代人事多,心杂,想钱重了点】。

看看胎,古瓷是手工碎土,水洗自然沉淀,胎料不粗不细。真是语言贫乏,但瓷迷兄多看看开门的古瓷底就能过目不忘了,这种现代机器球磨机碎土,电动工具都匀速运动,胎料过细。

看釉子。老釉都有一种油感,就是摸了有油腻感,不生涩,很舒服,看上去有一种活沄感觉,够肥活就对,现代仿器都显得釉轻,浮,釉子很死,生硬,这是仿品历时短,化学反应强烈,釉施的薄造成的,当然这需要体会,不难,别被吓住,【别辜负了你的名字,嘻】,稍稍体会就能懂的,千万不要放弃。告述你两个简单方法,一是侧光看瓷器,老瓷都有老光,不论宝光,蛤蜊光,五彩光,总之有老瓷光,找开门瓷一看就懂了。还有就是老气痕,古瓷釉面都有沅道,保洁再好也会有细微划痕,只有现代的仿品没有一点的使用现象。下一会儿呵,再谈什么是现代彩。

老邁:
悉尼师费心了,这回不仅对轧道器有了感性认识,对彩的了解也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回家后俺对已知新老器物的彩在放大镜下作了对比,有了些惊喜。这是在对釉面气泡,开片,析出物…,结晶,以及釉面浑浊等老化现象之外的又一收获…。

难得的糊涂:
谢谢悉尼师的详细解释,初学者必然需要反复阅读揣摩才能真正明了。就像一本好书历时几年,反复研读,自然有不同理解和精进。

老迈兄,祝贺了,似乎都能看到你惊喜的样子嘞,哈哈。

踏雪寻梅:
谢谢悉尼大师的耐心教诲,每个评论都那么深入浅出,又极具说服力。在这里也祝悉尼大师及所有的老师和同好们圣诞快乐,身体安康,万事如意!

瓷痴:
感谢悉尼师!在此借薄酒一杯,遥祝悉尼师岁岁平安身健康!

人在悉尼西:
谢谢大家,也替迈兄高兴,你专研的是真功夫,叫真儿是实事,久必有成。
现代彩有几种,不多,他们要节省成本嘛,一件瓷彩超过七种,一般是真品。因为现代景德镇仿彩家家不一样,但只要你看见了,就会懂了。在国内我们两年就被派去一次,尤其没结婚时,大多是我们年轻人舍家抛业的出差。景德镇的仿彩分两种料,洗染料,用来调色,一般不会单独用,有三种,大绿色,淡绿色,淡黄色。有的高仿都用玻璃白打底,大部分混白色调用,现代色不同矿物质大都发乌。一般用碟装。还有一种用碗装,避免描时搞错,有胭脂红,深黄色,淡玫瑰色,深灰色,紫红色,蓝色。做填色料用的。这就是仿彩的【四碟八碗】料总称。一般是发净色料填色,再罩上一层透明釉。现代彩上没有细小开片,比较薄,煤气电的窑温高于老柴窑,瓷器上彩就很少出现流淌现象。有一种浅蓝彩是老彩,用了百分之三十的金料,很精贵,高档瓷才用的,现代彩没有。现代彩常见有,淡水绿,大绿,嫩绿,淡紫色,赭色,蓝色,雪白色。

要能拿到手,可以感受它,眼瞧,手摸,听声。感受真品的神韵很重要,需要积累经验,感觉古瓷器型优美,纹的生动,釉光的生动【侧光看,抖动看】,凝重,彩光的自然【仿的光都大,一大片,一大圈的,能看出来,釉光飘浮】。

老手都有手摸的体会,尽管不相同,标准应该一样的,老瓷釉都舒展,不会皱皱巴巴发紧,釉面如肌肤般细腻,即使元代看似粗糙胎,有棕眼釉都很沄滑,细嫩。手扣声音清脆悦耳。新的釉摸起来涩手,釉面看了釉光飘浮,【密集一致的新气泡造成的】就象纸包住了一团光的感觉,我叫弱刺眼,反正不是宝光,摸也没有使用久了的光滑感。因烧造时间短,材料也不同古代,手扣声刚强。有的做旧不外用水碱,酸,胶粘方式,总之,假的是有机物质,真的是无机物质,假的没有自然渗透感觉,特别用放大镜类工具,可见假的锈呈尖状尾巴,新仿锈都变色,而有机物是不变色的。老瓷的气泡活跃,新的发死,老瓷修胎,修足流利自如,新仿吞吞吐吐,老瓷都有窑粘,釉病一类,新的没有,连使用痕都没有,还一出来都成对成双的,还要参考垫烧工艺,窑口等等,瓷迷兄掌握这些,基本就能鉴新老了。实践经验最重要,多看实物。祝好。奥,谢你举杯相祝,悉尼遗憾不能小酌了,只能举杯板蓝根遥祝应和。谢谢。

瓷痴:
感谢!

人在悉尼西:
回瓷兄,手里没有现成的,但外销瓷照片里就有很多,看了很熟悉的,你到外销雨贴里找找。

枫糖浆 – 清早期的铜香炉

【编者按】逢假日季节,很多藏友出去游玩,或回国观光。大师们也不例外。收藏网显然冷清不少。

枫糖浆兄赶在旅游旺季,上网淡季加入我们讨论,时机显然不太凑巧。不过好在也有朋友不出去旅游,也会评论一番。只是枫糖浆兄拍清早期的铜香炉照片有些暗。再拍一次,也不见得亮出多少。给大家帮忙鉴定出了难题。

枫糖浆:
清早期的铜香炉。是真的吗?

1
2
3
4
5

大家好, 我是新手, 请大家指点, 帮忙掌眼这是清代早期的吗,谢谢.

yinny自拍:
枫糖兄能不能把照片照亮一些,这种照片实在是看不清楚。

枫糖浆:
抱歉抱歉, 再加几张照片看看.

6
7
8
9
10
11
12

国公:
此歀仿品多。请别急。待专家有时间看看。

据一九四二年赵汝珍大师所著的《古玩指南》第六章[宣炉]第三节[宣炉之仿制]中:「至“玉堂精玩”之主人,为严东楼–明朝一代奸相严嵩之后,凡严氏之炉,皆系劫取宣炉之无款者,充为己有,非其所制,故[玉堂精玩]之炉,不得列在仿制之内也」。

赵汝珍大师只说对一半,“玉堂精玩”并非为严东楼严氏之炉,宣炉之中也根本没有不铸底款的,因此刻款的宣炉不是真宣炉,只是严氏喜爱宣炉罢了。“玉堂精玩”只是宣德炉炉中之精品,从本人收藏的宣德炉之中足以证明这一点。

关于风磨铜赵汝珍大师在《古玩指南》中的见解是宣德四年就用尽,所以就封炉了,后世很多仿制品,因铜料不是风磨铜(风磨铜是贡铜,普通人无法得到),制成品缺乏宣德炉应有的色泽,只能采用卤液浸色,着过色的炉虽然美观,但与宣炉本色色质相比差距悬殊。

枫糖浆:
多谢留言, 此底款铸”玉堂清玩” 网上查为清早期香炉, 从着锈看不象是故意做旧的. 器型也端庄大气, 就是包浆有点显得太多光泽. 也不知是不是风磨铜. 请大家点评, 跟大家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