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迷不悟 – 周末下点五彩雨

【编者按】继续下外销瓷雨。这次是瓷迷兄的周末五彩雨。有不少大开门的老康五彩,最奇妙的是,瓷娃的脸居然有几分像XIDA….

瓷迷不悟:
周末下点五彩雨。

1
2
3
4
5
6
7
8
9
10

好茶:
都是您的?好收藏,那人物盘子象是成套的,讲啥故事呢?

oriental-antique:
康熙五彩呀,瓷迷兄好收藏呀。

yinny自拍:
藏品很有特色,喜欢.最后的瓶子是不是缺盖儿?

过路人路过:
好,不少康熙的。

回家路:
好收藏,鼓掌!

国公:
都是好东西。有些眼花缭乱了。有时间多看几遍。最好看看底。

南山一棵草:
高大上。

牛城地主:
强烈要求看细图,包括底照,谢谢!

lili07222002:
那个小孩的脸呀!真像一一一

瓷迷不悟:
这年头地主的要求是不能怠慢的,下班回家就立刻上底。

回yinny,应·该有盖,但我买来就这样。

人在悉尼西:
五彩瓷系列了。

牛城地主:
先谢瓷兄美意,这么难得的学习机会不能错过!

瓷迷不悟:
底图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难得的糊涂:
好东西,赞一个!瓷迷兄,您的五彩瓷比青花中看。

lili07222002:
真像习大人,是福相吧!

牛城地主:
再谢瓷兄!!太喜欢有树叶款的底了,精美绝伦!最后的是叫二层台底吗?

zhangsen:
有几个好像是软的啊?真好看!赞

老邁:
不錯,有開門的老康器物,這麼多件如今不好找了。

小桥流水:
能收这么多五彩瓷真不容易,欣赏了。第二个盘子看了半天没发现小雞是怎么待在树上的,腿呢?

笨鸟东方:
好收藏, 谢分享。

瓷迷不悟:
回小桥,套用时下流行的一句话:鸡腿去哪儿?

哎,经过丽丽一提醒,这娃的眼神,嘴角还真像习大大。当年景德镇的艺人不仅手艺精,还有远见,早在三百多年前就塑造出今日中国的一代伟人!

lili07222002:
他们看熟"推背图”。

人在悉尼西:
没注意呵,的确槊的象习大大,嘴角象,哈哈。

回牛城,是二层台底,只是底足不够陡直,比较圆浑,器型不是很敦实,该是清末仿康熙瓷瓶,套盖哪去了?个见呵。东西都不错,五彩系列,档次高,可见眼力很好。

群思 – 来自国朝的喜庆刺绣“福禄寿”

【编者按】刺绣收藏家群思兄,收到一件福禄寿的绣品。很精致,为我们遮遮外销瓷的雨。

群思:去年在英国收到一件福禄寿的绣品。绣法十分精细,尤其是脸部,比至今看见过的苏,湘,广,蜀的人物绣都更为精致。一直不知是来自中国还是日本? 因为日本的绣工也以精,为世人所知。但从题材和构图上看还是有国朝的味道。

上周终于在英国V&A 博物馆找到了和我这副一样绣法的老寿星。仔细看看寿星头顶的圆圈式绣法,一模一样。从而说明我这副也是出自中国,从品相上看年代则可能同期或晚一些吧?现代的作品中还没有见到这种圆圈式的绣法。到底哪种绣,还是绣法失传了? 到此还不得而知。各位看官如果知道,请指教。
来自国朝的喜庆刺绣“福禄寿”。

1
2
3
4
5

好茶 – 还是细雨-杯碟之恋

【编者按】好茶对外销瓷雨贡献了细雨蒙蒙。

好茶:
还是细雨-杯碟之恋。

都是彩瓷,也是外销瓷哦!

1
2
3
4
5
6

lili07222002:
茶密:好样的!

小桥流水:
哇,茶蜜,你也可以写书啦。第三套有日瓷嫌疑吗?

lili07222002:
小桥早,这么早就潜水来了?

小桥流水:
Lily早,咱们都很勤劳啊。

好茶:
丽蜜桥蜜早,hug!把未来茶馆的货都搬来了,回家、瓷迷老师是博物馆水准,俺是茶馆级别,谢二位蜜:)

桥蜜,第三个是康的青花加彩,化我70大欧,如果又是东洋的,我该罚自己啥呢?一周不许喝茶?哈

老邁:
又一組不錯的出口瓷,漂亮。品相都好。第四張的器物有些東洋意味。

yinny自拍:
茶妹的涓涓外销细雨,沁人心扉。好样的,赞!

牛城地主:
用这样的茶杯喝茶,肯定很享受哦:)应该封个CEP副馆长!

回家路:
好茶好茶杯,漂亮独特,非常喜欢!

南山一棵草:
前边一花痴公主,这里肯定是奶茶公主了。

回家路 – 下点外销雨-2

【编者按】继续下外销瓷雨,这次是回家兄的外销雨-2。

回家路:
下点外销雨-2

回家前两天下点小雨,引来很多大雨,很是感动,今天决定继续下。

1
2
3
4
5
6
7
8
9
10

lili07222002:
都不好意思PK下去了!赞回家先生!

小桥流水:
回家的壶盖找到了? Lily 可以在数量上pk, 咱不是有鸡盘子和广东青花吗,大量滴!

回家最后的暖盘是不是应该有盖儿呢?看书中有,古董店里都没有。

lili0722200:
比量不比质。

回家路:
lili你PK的很好啊!小桥流水,这是另一个壶。一般暖盘好像没有盖,你有图吗,有盖是什么样子的?

小桥流水:
好像你的烤肉盘也有盖,等我找找,先晚安了

回家路:
谢了。

人在悉尼西:
年代普遍早,徽章瓷精,藏品奇的点抓的也好。

宗阕:
第二个各方面都好。

回家路:
谢谢,悉尼师眼睛好点了吗?

南山一棵草:
帮主,你天天下雨,小心你家屋顶早晚漏水

牛城地主:
南山兄就别XMJDH了:)他下雨,咱开眼,多好!

回家兄,再下雨时最好每个都有个说明啥的,利于大家有更准确认识。

好茶:
真正好收藏,欣赏了,也最喜欢第2个,:)

加州大旱,回家老师心眼儿好着呢!如果cep真是大雨,俺宁愿先挖掉几块喔顶瓦片,下吧!:)天上掉宝贝

回家路:
南兄开始诅咒啦:)^_^

牛兄,这些大家以前都讨论过,一起放才叫下雨:)

好茶还是房子重要^_^

满枝:
相比最喜欢第二个和第六个:))在雨中漫步是一件浪漫的事情,谢谢回家兄你们制造的浪漫氛围:))

南山一棵草:
回家兄,你把这些掉我家房顶上来,我不怕房子漏。

难得的糊涂:
回家兄的好收藏,赏心悦目。

回家路:
谢大家鼓励,要继续PK

五秒:
这几天的雨下的好大,各种各样,雨量充沛。

小桥流水:
回家看过来,找到带盖的暖盘了,黑白的,凑合看吧。
在Chinese export porcelain, 387页,也许你以后用的上。

11

回家路:
谢了! 但真还没见过有卖的!

国公 – 一个古钱币的摊子

【编者按】外销瓷雨下的急,总要躲雨喘口气,是听故事的大好时机。悉尼大师故事好听,负责悉尼师健康的大医师不许讲了,要保持精力。现在轮到大医师讲故事了,国公讲了一个古钱币的摊子。

1

国公:
一个古钱币的摊子。

时过境迁,这么多年了,变化真大啊。

这个市场比想像中似乎还要大,沿着围栏内外各色的交易都有,邮票、钱币、瓷器、漆器、青铜,琳琅满目地摆在地摊上,唯一不变的是那些小贩,贼眼溜溜地看着过往客人,在鳞选着下刀的肥羊。

他莫名其妙地笑了,十年前偶而还能看到几件真货,现在基本是清一色的假货了,钱币是新铸的,作坊的手艺;漆器是后描做旧的、瓷器就更不用说了,假的令人发指,居然还有迎客松的图案,明显是建国后的产品。

假的,都是假的,假的连小贩都没什么精神了,偶尔开价五百,客人杀价五十,他就迫不及待地喊一句:拿走

他又笑了,边笑边踱步着寻找着目标,囊中拮据,监狱生活无所谓,可在城市却寸步难行呐,他需要在这里找点小钱,好去办他想办的事。

目标…… ,堆了百把十枚,两个香炉,一座观音像,他蹲下的身子,随意捡拾着瞧瞧,手指偶尔弹弹,摩娑着。

“十块钱一个。”老板吭声了,有气无力道。

“不值。”卞双林道。

“你要全要,五块一个。”老板直接让步一半,这是告诉你底线了,杀价不能低过这个批发价。

叮当,卞双林把钱币扔回钱堆里,看看老板,一个胖胖的,八字胡,蒜头鼻,满嘴黄牙的丑男,正摆着手道:“过这村没这店啊,五原的钱币摊没几个,就这我这儿最全。”

“自家手艺铸的吧。”卞双林笑着问。

老板一撇嘴,一摆手:“去去,那凉快那歇着去。”

这行有规矩的,说差不说假,说人家假那是忌讳啊,整个市场就没真的,怎么能说假呢?

“有兴趣做笔生意吗?”卞双林直接问,他知道对付这种人的口吻,要直接,要讲钱,否则免谈。

老板眼睛一睁来劲了:“你要多少?批发一块二毛钱一个,一千个起批。

理解错了,老板以为他是要假货的,卞双林笑着道:“我不要货,我教你卖怎么样?”

“我都卖多少年了,还用你教?”老板不屑了。

“可你一个能卖到一百甚至几百吗?”卞双林鞠着腰,严肃而自信地道,老板当然是一千个一万个不相信了,翻着白多黑少的眼睛看着他,卞双林很诚恳地告诉他:“我能保证你今天能以最低五十块钱一个卖出来,卖很多?有兴趣吗?”

“有啊,这市场一天卖不得十个八个,你能卖几百个?别说几百个,把我这一堆卖了,我磕头认你当大爷。”老板撇着嘴,根本不信。

“那倒不用,我教你个办法,你分我两成利润就行了……要是不奏效,你这一堆,我全包了。”卞双林道,那极具亲和的面容,配着一身洗得发白劳动呢服装,还真像一个浸淫古玩的老鸟。

老板信了,请着他坐下,两人咬着耳朵,老板时而皱眉,时而狐疑,时而小声问两句,不过看样子智商不高,不太确定这方法管不管用,而且他问了:“这一个人于不了啊,我还得找帮手。”

卞双林审视了一眼这个市场的小贩,歪瓜一堆、裂枣成群,他笑着反问着:“别告诉我你是单于啊,一窝子相互打个掩护就行了,这个还用我教你?”

看来真尼马是行家,连这个坑人的潜规则都清楚,老板二话不说,信了。拿着部贴着胶布的破手机联系着谁,然后挨着摊一个一个走过,和好多摊主耳语几句,果真是一窝,都悄悄点点头。卞双林看到此处时,他慢慢地起身,站得远远的,靠着围栏,耐心地等待着。

等什么?

很快就来了,一辆显得有点破旧的吉普车泊到了围栏之外,车身上贴着“文物市场整顿”的不于胶字样,下来了两位制服男,拿着一摞传单发着,偶而还贴一张。

是保护文物的宣传,捎带有打击文物贩卖的字样,那种烂大街的红绿黄传单,没人当回事。不知道这两人是什么来路,就在卞双林觉得这个演员实是差劲的,他的精彩表演来了。

高个人的制服男使着话筒吼着:“各位藏友请注意,我们是文物保护局的,昨天我们接到通知,大同、修文两地发了多起盗墓案件,已经有大量出土文物流向我市,主要就是各类古钱币……请各位藏友注意,发现非法贩售,积极举报……”

喊了三遍,冷不丁有人嚷着:“胡子……胡子,你不是收了一批钱币么?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那小摊的老板急切地收着摊。

“等等,你别动。”文物局另一位上来了,蹲下身子瞧瞧,然后大惊失色地道:“啊?胡老抠,这什么时候收的?”

“不是收的,不是不是……那个……”老板傻眼了,解释不清了。紧张和惶恐的样子扮得很像。

“这是文物啊,能当古玩卖吗,跟我们走一趟。”另一位喝斥着,那嚣张的口吻,一瞅就是国家机关出来的。

叫嚷着,喝斥着,解释着,这个出土文物流向五原,被文物管理局抓了个正着的现场,迅速围拢起了一拔人,正看着热闹,更多的藏友或许在暗叹着自己眼拙,哎哟,早发现,买几枚多好。

两人带着人,一块破布收起了他的摊,不料关键时候,胡老抠发飚了,胡拉把摊一扔,就往人堆里的钻,那两人就追,推推搡搡,骂骂咧咧,等一会儿出了人堆,胡老抠早溜得远了,两人叫嚷着又是报管理处、又是报案,风风火火地驾车走咧。

平静的市场由此被打破了,那一包钱币几十枚,有藏友抢拾走的,有摊主拾走的,都知道马上就要面临收缴了,这价格很快就飚升了。

“五十,你那两个,分我一个。”

“你捡了几个,我都要,一个八十。”

“不卖,胡老抠是个傻逼,他根本不识货,这玩意到识货人手里,最少得五百一个。”

“看看,明朝的。”

“二百,二百一个,给我……”

“我要……我出三百……”

没人注重其他了,都是在追着抢到钱币的人,哄抬着价格,几个以三百成交之后,价格马上涨到了五百,平时是恨不砍到白送,今天是恨不得把钱全掏给人家买回来,市场处处都是交头结耳的,谈成了袖筒里就交易上了。

还有更猛的,拿着厚厚的一摞钱喊着:“谁手里有,六百一个,我全要啦

还就没人卖给他,买上的揣兜里,乐滋滋地跑了,这地方不能久待了,那些摊主也说了:赶紧走吧啊,风能太阳能都是国家滴,挖出东西来就不可能是个人滴,公安来了没收了我不退钱啊。

想想确实有理,买家揣兜里不迭地跑了。

喧闹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哎不对了,这股妖风吹得有问题啊,怎么一直有人卖钱币,那裤腰上、鞋底怎么就一直有货,一摸就能摸出一个来,卖好几百啊。

热度被吹起来,卞双林笑着慢慢踱步离开了,骗局会很快被戳破的,不过那些被骗的多数不会回来找后账,他们在赔点钱和当众承认自己眼拙智商低两者之间选择,大多数肯定选择前者。

那已经不是他关注的事了,他背着手,出了公园,步行了两公里,在路边看到那辆已经撕了“文物市场整顿”字样的车,走上前去,站到车边,车门开时,胡老抠那笑得像颗花椒的胖脸出现了。

“胡老板,卖的不少吧?”卞双林笑着问。

“哎哟,厉害,神人呐。”胡老抠竖着大拇指,恬笑着。

“呵呵,紧俏紧俏,越紧越俏嘛。很简单的道理吗?”卞双林笑道,提醒着:“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好嘞……这个,我这个……”老胡拿了一摞钱,塞在卞双林手里道:“两千,别嫌少,市场那帮哥们究竟卖了多少我还不清楚。”

“不少了,谢谢啊。”卞双林收起了钱,同车的两人愣了下,没想到这么好打发,胡老抠一见人要走,急了,赶紧拦着:“等等,神人呐……我们那个……您看快中午了,要不一块吃顿饭,都没请教您的高姓大名呢?”

“呵呵,是还想请教点发财捷径吧?”卞双林笑着问。

胡老板恬脸笑了,肯定是喽,这年头会捞钱的那才叫真本事,比如面前这位,一个馊招,还挺好使。

“那再教你一招,铜钱一堆,掺上铁粉、氯化镁、埋地七尺、藏三年……等出土时候,一层铜锈,基本就能乱真了,骗人也是需要时间,需要积累的。你开价才五十,别人都不会当真的……回见啊。”卞双林教了个法门,拍拍胡老板的肩膀,背着手,悠闲悠哉地走了。

两位同伙赶紧记着这个法子,胡老板却是景仰地看着卞双林的身影,那气场如此之大,以至于他都忘了要勤邀一聚了。

“老胡,这人什么来路?”同伙问,看样很惊讶于这么个馊招能收到奇效

“高人呐。这尼马才是高人啊,一句话让咱们吃仨月。”胡老板神往地道,他知道,这种高人,恐怕他是留不下,请不来滴。

2

西门祝:
国公老也讲上故事了!卞双林真神人也….

难得的糊涂:
谢国公分享。我想大家不妨扪心自问,如果您在场会一窝蜂随大流儿买吗?

愿意回的,吱一声,我来统计。

我自己先来,不会。

小桥流水:
这个小说写的有趣。

难得的糊涂:
哈哈

丽丽 – 再PK

【编者按】听完悉尼大师的故事,继续下外销瓷雨。巧手丽丽宝贝多,再出来PK回家兄。

刚接到悉尼师悄悄话,近来悉尼师有恙要治疗。医生叮嘱,一个月内不让上网,让我给打招呼,一个月后见。祝悉尼师身体健康,万事顺利。

西门最近自己也忙了,没有太多时间逗大家高兴,向大家学习。每天争取选个首页。等忙完再和大家多乐和。

ili07222002:
再PK。

青花雨。

1
2
3
4

彩色雨.

5
6
7
8

老邁:
這組不錯,賞心悅目

南山一棵草:
这掉瓷器也跟掉花似的赏心悦目。不亏叫花痴公主。

满枝:
lili厉害呀,青花雨、彩色雨,更浪漫了。:))高兴相识,也谢谢你带来这么多赏心悦目的外销藏品。:))

回家路:
漂亮,青彩雨!谢谢PK, 留点继续PK

国公:
都漂亮。特别是最后一个小碗。记得丽丽一次就收了几十件外销,肯定还有不少继续PK,再PK。

五秒:
我看到几个这样的盘子,都挺贵的,每个平均近三百,所以丐帮末尾本弟子就不舍得了。不知丽丽的多少钱,肯定是捡漏的。

顺其自然:
开眼界了,谢谢!绿色的盘子风格很奇怪,第一次见,有人给说说吗?

人在悉尼西:
回顺兄,白菜古人取谐音为百财,团寿,瑚蝶也是指长寿喻意。明清的图案基本都是有图必有意,有意必吉祥。喜欢彩色雨系列。

lili07222002:
谢谢大家的友情助阵,谢谢悉尼师的孜孜不倦的解答,也喜欢你的文彩,我慢慢的细细的品味,从您这里学的会记在心里的!

过路人路过:
绿色盘子白菜图案是一大类比较常见的外销图案,晚清的,现代也有仿的。

人在悉尼西:
过路说的对。坛里印象还有很多这类外销瓷,让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zhangsen replied:
雨来也

9
10

牛城地主:
说曹操,曹操到,哈!

顺其自然:
谢谢悉尼师,原来是白菜啊!画的很抽象很现代呢!也谢谢zhangsen上的这个白菜碗,好看!

过路人路过:
第二个碗看着向现代日本瓷。

悉尼大师讲故事

【编者按】连下几天外销瓷雨,喘口气,听听悉尼大师讲故事。故事生动,语言独特,活脱脱一个邻家大哥在娓娓而谈。故事源于收藏爱好新手Zhangsen对大师追问元青花龙纹罐,心想捡大漏,悉尼师的回答。

悉尼师提到:人家问启功大师那些字是不是他写的,启功大师笑笑说:这些字都比我写得好。编者一时大惊,拿出自己手中启功的字和网上真迹再三对比,不得不承认,介字写得比启老好!呜呜….

人在悉尼西:
你说的是至正时期进口料,很短,量不多。大量进是后来明永乐的郑和进的,他是穆斯林信徒,始终想去朝圣,最后如愿以偿。我接触的大部分都是云南料。

局中人自觉不自觉的总忘了,或忽略一个常识。古玩自古【中国,不是安思远的国度】就是一直王公贵胄的专利,不是我辈百姓玩的,这里还好,国内有多珍贵古玩,说不定意味有多大风险。今天极品古玩仍然在社会上层流动,从不曾飞入寻常百姓家。好东西要么在故宫,各大博物馆,要么在大收藏家手里,要么被企业购买走了。认识几个古玩城的店主,都有一两件镇店的毫无争议大开门的官窑器,明代绳纹玉镯,老青铜像,汉代精品石雕,他对哪儿来的从来笑而不答。

讲一实事。90年代末,台湾有一个姓蔡的商人看了几个拍卖会后,就拿了400万现金到北京文玩市场【捡漏】。遇到一人曾承诺可以把故宫的瓷器带出来卖给他。他还信了。这位故宫【内部人员】表示,下班时他会把瓷器装背包里,放在故宫门口的传达室里,天黑自取。几年后蔡先生带他的宝贝参加拍卖会时就被识破了。当时查了一阵子,案子破了,钱确追不回来了。

收藏从来不是只赚不赔的,你有可能赚,但可不是只赚钱,特别是新手。现在的制假水平越来越高了,老藏家都打眼,收藏是火爆,良好心态太重要了,不熟悉的东西千万不要买,除非你对它很有把握了,没人教,没多少收藏知识,懂一点名词,懂一点鉴定点【都没造假的懂的多就更糟了】,买东西有几层胜算呢。这一行现在呵,讲的已经不是卖家的信誉了,而是买家的眼力,无论是遗产拍卖,车库,还是苏富比拍卖,整个收藏市场就没保真这一说,买了打眼货是买家自己的事。买家与其说被卖家骗了,倒不如说被自己骗了。总以为自己运气好,以为自己有了眼力,是可以花小钱去捡漏了。古玩市场现在可是【天黑路滑,水深蟹肥】呵。这里列子讲两天都讲不完呵。

张兄不要对号入座呵,我这里没一句说你的。故宫也收过一次假的。河南一个工匠为了提高仿制唐三彩的手艺,高仿制了一件,落入古董贩子手里,几经转手,后来竟在故宫一次抢救性回购中被国家文物人员以80万高价当真品收购。这里因此名气大了,形成个唐三彩村。

一个景德镇的匠人90年代带了几个仿制官窑瓷器出境,被拦下,邀请故宫人员去鉴定,专家定的是真品,这下匠人被拘了,他央求说,去我家看看吧,真不是明朝的,家里有一床呢。

园明园十二生肖是意大利人,中国的宫廷画家朗士宁设计的,1860年英法联军掠走,流失海外。2009年佳士得拍卖兔首,鼠首,中国商人蔡铭超分别以1400万欧元拍下,后拒付款而流拍。2013年法国藏家皮诺几经周折把这俩兔,鼠首送给中国。现藏国家博物馆。这是很珍贵的藏品了。故宫一老专家去兰州一领导家,在那三层小楼里,竟赫然见到了一个兔首。事后好奇,问真的吗?真。怎么可能有俩?怎不可能,不过皇家一水龙头呗,坏了咋替代,总有个配件不是?感慨精品在民间呵。

启功遛潘家园时,看自己的字被卖了5元钱,气的说,我买20张,买家都不看他,把20张字卷好了,找不到包装的报纸,随手拿了一张启功的假字一包就递给他了。回来讲起这事,一老朋友问他,写的怎么样?别说,比我写的好。那就是假的喽。老哥俩笑成一团。

也是兰州三富商请一专家去鉴定家中收藏,三人合买了一屋子历代珍宝。参观完毕,满怀期待,【哪件宝贝最老呵】。老专家说,想听真话还是假话?真话真话。真话这屋里你们仨人最老了。有的箱子一打开就让他关上了,一股化学药水味都呛人,当时,他们就看纹饰,图案就激动的买。

地铁十里河下车后,四周是高架桥,凌乱的家俱,建材市场,几栋古玩城就在这里,主要卖文玩杂项。这类古玩城京城共有五六百家。玉翠,字画,佛像,红木不一而足,生意兴隆。这里的旅馆早在20年前就不正经做旅馆的生意,而是100元四小时高价租给全国各地的供应商和进货方谈买卖。背井小巷里还有不少的瓷器,玉石的加工作坊。这里有一个北京古玩界大名顶顶的【成浦旅馆】。

现在这成浦旅馆就还隐藏在建材城的后面,没动迁还是一古旧门楼后边,三面两层小楼环抱一院子,不大的地方停几辆卸货大卡车。不问路,极难找的到。过去只是一廉价旅馆,90年代文玩市场开放后,各地来京的文物人员来京交易的都来此落脚。到了周五,各房间床板一掀,门打开就成了流动摊位,现在都被买下来了,成了固定摊位。所谓旅馆徒有其名了。

这里拥有古玩所有热销,冷门。王羲之成捆,和田玉成纸箱装,象蔬菜一样批发贩卖。文玩店主几乎都来过。无论网上小店,还是高级的古玩城都得和这里互动。

批发市场的学问很多了,比如,一串99籽的佛念珠,如果先问材质,摊主会告述你,这是上好的沉香料。如果你来了就直接问价格,他会报出一个15元的价。一块雕工尚可以的玉牌子,店主对顾客开价400块,【不是好玉,不骗你,但工艺不错,雕工也算值了这么点儿钱。】又进来比如悉尼这样的相熟的行家一类的,店主会站起来打打招呼,小声俯耳【悉尼老师您来对了,玉牌批发15块,给您的算10块,随便看】。把悉尼吓的一跳脚。怎么这么便宜?看不出哪儿不好呵。拿手里打手,也发凉,有绺,裂和黄,有集中的漂花。只是没拿放大镜看。店主大方解释,行内就讲实话嘛,这不是真玉料,玉粉压的,就象做月饼一样的,面粉和好,拿模子一压就成。绺裂是撒氢氧化铝了,漂花都是手术刀点绿法,表面都是蜡,樹脂,火一烤绿都走。卖400元?有生意就做呗。给你可是低价。这都赚钱,进价多少?心里打鼓都。三家相邻的琥珀店,悉尼自称是消费者的走进第一家,报价是160元一克。去第二家想一想就换了个身份,自称是网上的淘宝店的店主,对方报价是80元一克。进第三家时悉尼干脆就喊【来抓货的】,价格竟降到了45元一克。东西上了手,绝对都是一样的货。当然是高仿品。还有不论克的吗?有。这些10块一串,这些50元一串。50块的能浮。能浮指的是琥珀在盐水中能漂浮起来,这本来是鉴定琥珀的方法。

在一过去相识的画店里,山西口音的老板说刷画可以当场完成,也可以在不远的村子里做旧做好了再运过来。前者可以根据我的需要制年代,一般是河南的唐三彩村,安徽蚌阜的玉器,河北的古画,景德镇的瓷器,山东维坊的青铜。。。。现在山西的也跟上了。【你是刷什么年代的,汉代?不对,郑板桥刷汉代有点儿过,刷清中吧。】只不过画心是两只猴嬉戏,郑板桥好象画竹不画猴子。这不行。那你看这个。这是双氧水刷的,来回几次,紫色效果一风干,果然有古画的神韵了。只是有经验的一闻有双氧水的味。这个酱油刷的。也不行,舔了有咸味。那只有这了,这是怎么弄的?这看不出来了。这是偷艺学的,也是批量做法,找一黑屋密封不透风的,新画挂进去了,再把破稻草,旧毛毡点燃了扔进去两天不开门,薰的黑黄纸脆的,古画就可以去市场了。这种低级做旧只能唬唬爱好收藏的退休老头,小白,外行,闻风而来的老外。老外在潘家园兴冲冲地扛一卷画走的还不少。但有时久经沙场的也因不慎翻了船。

【我这是十对新鲜的核桃,亲眼看着他蹲那里剥开的,那人手是黑的,盆子里的水都黑了,谁能想象得到尼。】王老逛了20年的古玩市场了,杂项家了,把核桃买回家了,怎么相对都感觉不对,不是这手感呀,打火机一点,着了,槊料的。新鲜核桃外面包着绿皮,剥开时会发黑,人手也会被染黑,因此看到现场剥,手发黑,一般以为差不哪儿去。这哪儿是做假呵,这是影帝呵。王老边说边叹气。

一老藏友拿了一块虫珀述苦,【在家里说真琥珀里面有个虫子,多罕见呵,致少卖一万吧,我侄子听了花五百大元买回来的这块,里边十多个蚊子,这是特马的蚊子开会被粘住了。】

zhangsen – 还是外销瓷保险点!

【编者按】新来的zhangsen,虽然收藏时间不长,但是充满好奇心,经常有很多问题请教大家。看到下外销瓷的雨,也有东西送上来。

zhangsen:
还是外销瓷保险点!乾隆描金牡丹花盘。

这个如何?

1

人在悉尼西:
这个好。看前清。随手就有呵,这么快改路子了?这盘问问回家版主,看看够不够雍。

zhangsen:
风险啊!得规避风险啊!哈哈!老师好!

欧洲多点。再来:

2
3

外销瓷以前好像更多!现在少了很多了.

4

牛城地主:
超级喜欢第二个盘子,工笔画一样。都是LZ的藏品吗?

顺其自然:
第二个盘怀疑,虽然很漂亮,但感觉没老气。

满枝:
都好看。第二个从画风看,感觉像民国。可是彩看上去老。第三个也是乾隆的吧,南京style,对吗?

zhangsen:
满师傅厉害!第二个是民国的

再下。

5
6

lili07222002:
我有个看看一样咟?

7

zhangsen:
第二个盘子。对不起是光绪的,我不懂画画,看看他几笔就把一个老人或和尚微微弓着背转身张望画得活灵活现!画得真好!

牛师傅,那个盘子不是我的,我还没有拍回来。在意大利,18号拍

很像,您的也是光绪款的吗?肯定是出自一人之手!lili老师,您这个买过来多少钱啊?

lili07222002:
回张先生:不要去拍了,我今天早晨去我们镇一个小的中國杂货店卖菜,偶尔看到的,就拍了照,有至12寸大,售价$18.5

这几个盆子都看新,pass 吧!苐—个除#^_^

zhangsen:
其它都新?谢谢。开价1000€。现在不要了.第个乾隆特点非常明显啊?第四个是民国的。第五个洞石和花也很开门啊?lili老师能讲解下吗?

lili07222002:
听悉尼师的吧.我是照葫芦画图,回家先生上什么图,我满地找牙般的寻!叫我lily好了!

zhangsen:
不敢!不敢!

顺其自然 – 下点小毛毛雨

【编者按】外销瓷下雨系列,缺不了顺其兄的毛毛雨。

顺其自然:
下点小毛毛雨。

大盘子也很喜欢,可惜收到的很少,反而是各种小茶杯不少。

1
2
3
4
5
6
7

满枝:
顶上,等看悉尼师、回家兄、宗妹妹等专家高手们来讲解。:)

顺其自然:
这里面第五个杯子艺粹网鉴定是康熙的,底部有个红点。杯形状扭曲波纹,很震惊那个款很现代。第四个款也很现代。当年外销款里有定制的,是不是这个原因不那么中国style啦?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南山一棵草:
顺兄,你这是润物细无声呀,喜欢。

顺其自然:
玲珑杯和碟子是整套的。另外那一款碟子和杯也是四套。

19
2021
22
23
24
25

这一套杯子碟子都大一点。

26
27

这个很漂亮的有红的大盘子,已经边缘被我打破了。

28
29
30
31

zhangsen:
很像印刷款,最后的盘子。别生气啊:)

顺其自然:
张兄不必顾虑的,但评无妨。

牛城地主:
最后的盘子像港澳加彩,寄托款儿。磕就磕了吧,别纠结了:)

顺其自然:
是的,牛兄,仔细看了这大盘子的底部,虽然白胎有点老的发暗了,但是应该是后仿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