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调整后版主名单

全面指导: 人在悉尼西

外销瓷指导: 老骨董

瓷器: 回家路,难得的糊涂,国公

木器杂项古玩:牛城地主,群思,国公

玉器珠宝精品:艾凯西,西门祝

名人字画及原创:彩虹山房主人,群思

打眼检漏专栏:小桥流水,lili7222002

English Region:老骨董,西门祝

悉尼骨董二大师谈收藏:宗阕

其他话题及意见区:西门祝

论坛调整建议

摸着石头过河。

网站开到现在有三个星期。感谢各位藏友垂爱,大家来坛讨论热烈,更感谢大师级人物循循善诱的为我们上课。头开得不错。

因为没有经验,怎么设置论坛只能试一步,算一步。现在看来论坛数量有些多。西门想,用统计学的办法看一下,有些坛可以合并。提一下看法,征求大家意见。

1. 瓷器坛火爆,不用动了。坛主照旧。回家兄,难得兄,和国公兄。
2. 木器铜器刺绣坛和杂项古玩坛可以合并成《木器杂项古玩》坛。请牛城兄,群思兄,和国公兄把木器,刺绣,集邮,和各种古玩统统管起来。
3. 玉器坛,珠宝奢侈品坛,和新工艺精品坛合并成《玉器珠宝精品》坛。请艾凯西专家当坛主。西门可以辅助看看工艺品。今后等房崇大师有空再请来。
4. 名人字画坛和书画艺术原创坛合并成《名人字画及原创》坛。请彩虹兄和群思兄一起管理。
5. 寻宝奇遇记和打眼吃药专栏合并成《打眼检漏专栏》,请无任所坛主宗师和西门帮了看。
6. 悉尼大师漫谈收藏和骨董大师谈外销瓷合并成《悉尼骨董二大师谈收藏》,请无任所坛主宗师和西门帮了看。
7. 其他话题坛和求助及意见栏合并成《其他话题及意见区》,由西门帮了看。
8. English Region 保留。

悉尼大师仍然掌控全局,老古董大师掌控瓷器特别是出口瓷。

这样共八个坛,不知大家意见怎样?

关于老迈广彩盘子和底款的讨论

老迈:
上個廣彩,有人見過這樣的款嗎?
瓷胎薄,輕。有些象晚清的。

老迈广彩1
2
3
4
5

国公:
第一次见双行红字康熙歪扭款的广彩。

《陶录》、《陶雅》、旧《陶瓷史》均把广彩混称为“广窑”器,但所说纹饰特征当是指广彩瓷器,三者对广彩产生的年代虽无肯定的提及,但《陶录》、旧《陶瓷史》都说乾隆时唐窑曾仿之,《陶雅》说:“嘉道间为外国开设的十三行陶芙蓉馆就有广彩瓷器出售。三者至少说广彩在乾嘉时就有生产。《竹园陶说》就肯定的说:“广彩始于乾隆。”冯先铬等编著的《中国陶瓷史》引自外文的资料更明确的说:美国旅行者于1769年(即乾隆34年)为参观广州珠江南岸的广彩加工场,约二百人正忙着描绘瓷器的情形。说明广彩瓷器的生产此时已相当繁盛。《中国的瓷器》谈及早在十七世纪后期的康熙年间,法国人就到广东订做瓷器,这是有关广彩生产年代最早的记载。

底不看老。如真是康熙广彩,可进博物馆。谁说过小康仿老康了?

是康熙堂啊,不是康熙年。

老邁:
問好國公,其胎有些象嘉道年的瓷,抑或晚到民國也未可知。廣彩瓷生產年代比較長。是為降低製作成本,將白胎運至廣東再加紋飾低溫燒制後出口。這幾個碟子紋飾款識雖都相似,細看卻還都是一一畫出來的,與後來帖花燒還不同。

国公:
同好。你是行家。本坛大师说过摸老广彩,如婴儿皮肤。

老邁:
摸上去不澀手,當時對這款識好奇,因為第一次見,所以貼上來求証。

国公:
感谢麦克兄支持,还请继续上好东西。

yinny:
好看,你的人物画都很胖,福气相,我的却是很瘦,个子小的样子,也许很像广东人的样子,哈哈。

老邁:
廣彩瓷存世多,且品質差異大,但留心也可能收藏到好的。

老骨董:
广彩分类多,国人对广彩认识多泛泛而谈,未及深入。

牛城地主:
老广彩一般没底款儿,这带款的盘还真头一次见。一般人物头发上有描金的都早些,或质高。越到晚清民国,画工越差,如人物都尖尖脸(从道光开始清朝黄帝就都变尖脸了,难怪国运每况愈下!),我觉得像鬼,还是圆脸好看。仔细看这盘的彩料,觉得地面的彩与通常用的矾红加绿彩的不同,有点怪。

人在悉尼西:
几十年前就收过这种满地子黄杨绿的广彩,款是一样的,熙字奇怪多一撇,问过,答是光绪的,广东师傅就这么教徒弟,款是照大钱字写的。

老邁:
問好牛城,金彩据說年代稍晚些。沒有考證過

老邁:
謝過悉尼師,那一撇俺猜可能是三點水的行草寫法,查了查老字,好象有人那麼寫。

老骨董:
似是某一时期缺红彩,以黄彩代替

人在悉尼西:
康熙制钱是皇帝钦定样钱,不会错。熙字一撇的写法的确只看到大钱上有,其他的字应与康熙的年号无关。古书大概也不会有三点水的康熙朝代写法。看熙字【已】的随意写法,更感觉番夷地方的画工对朝代年号理解模糊的可能。康熙朝,写成康熙堂,熙字多一竖的制钱写法也许只有广州出口瓷的地方能写出来,内陆一般文化的画工都不会,内销也不敢。黄杨绿彩定光绪都是一个师傅教的,可把图发给故博退的专家张宁,叶佩兰鉴定一下,都免费的,看是不是定光绪。

老骨董:
解放前后,织金厂一分为三,一部分迁澳门,一部分迁香港,少量留广州,后很多人又从港澳返回。可以说这一时期变化最大。五十年代如果三地产品对比,将会很有意思。

人在悉尼西:
国内今年叫件织金彩的盘子就过万了,还要涨。一般的描金价还上不去。广彩瓷不是织金彩,建议不买。

老邁:
謝過悉尼師,骨董師指點。討論到這份上,物件本身已不重要。其背景信息的路子已漸漸清悉。受益非淺。很佩服悉尼師看東西的眼力。有許多經驗是書上讀不到的。往往只言片語,有如撥雲見日。茅塞頓開。

从一幅画谈艺术创作的思维

『编者按』藏友西门祝经常唯恐天下不乱,喜欢搞搞怪,吸引大家眼球。这不,拿一幅画里的瓷碗冒充真瓷器在瓷坛发表,引起大家对艺术创作的热烈讨论。

《看看西门的青花》- 西门祝

各位大佬把青花都研究透了。拿出来的精品美不胜收,把西门吓着了。

拿不出真的来,只好拿假的。请各位大佬看看西门的是什么青花,什么器形。。。唉唉。

油画:青花农妇图:
画家 – 姚志伟,1956年3月出生在中国上海。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师从著名画家陈均德和张培楚先生。擅长油画人物、风景、静物等创作。油画作品参加1999、2000、2001、2002年上海国际艺术博览会,2004年参加北京国际艺术博览会,作品获得银奖。2007年在田子坊设立“上海记忆”工作室。2008年和2009年举办“上海记忆”系列油画个展。许多作品被美国、法国、日本、英国、香港、新加坡、台湾等收藏家收藏。

青花油画1

青花油画2

青花油画3

青花油画5

宗阕 :
看画,还是看花?非常有意思的画

西门祝:
花,画一起看

宗阕:
再问一句,跟青花有什么关系。

西门祝:
那两个茶杯好像是青花的,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器型,是不是妖怪?

宗阕:
哦,是这样。青花盖碗。

套用舌尖上的中国里的解说语言:水开了,过着丝质头巾的农妇,掀起盖碗,用大铜壶向碗里冲入开水,芬芳的茶香顿时弥漫斗室,这是她每日早晨必做的功课………

如果看画,最夺人眼球的不是这些,而是一双手,一支酥润,却能轻捻铜壶提梁,丝毫不菲力气,一支如同佛的手语,轻抚碗沿夹着碗盖儿,很有钢筋。细
睫毛用了睫毛膏,没有完全刷开,略有小结块儿,额头饱满,脸型稍短,五官有典型的地域特征…… 尤其是细瓷般的皮肤,和隐条儿藏蓝布围裙,更强调地域感。

我喜欢这幅画,有水彩般的质感通透,细节可读有趣。

小桥流水:
有些婴儿肥的脸和一双”酥润(宗师评语)”的手很难和”妇”联系起来,尤其是农妇。。。令人羡慕的长睫毛啊~~很好看的画。

西门祝:
佩服宗师敏锐的观察能力和对艺术的悟性。对这幅画,宗师看到A lot Beyond。

说是农妇,更准确的定义似乎是农家少女更为恰当,在青春扑面,茶香沁人的气氛中,我们居然解读出画家的背景和风格。

记得《画廊》的樵民兄。纯粹的工科底子,没有经过严格的美术科班训练。但具有非常高的艺术天赋,寥寥几笔,人物形象跃然纸上。一股黑土地泥土的芬芳扑鼻而来,你不得不为那扎根广袤大地的坚实生活基础所折服。

这幅《青花和农家少女》,却是完全不同的风格。画家姚志伟出生在上海,毕业于上戏舞美系,师从著名画家陈均德和张培楚先生,是地地道道的学院派。当年,连陈逸飞出身的上海美专都不是大学,而上戏舞美系,和上大美术学院,是正规四年本科教育。我们从画中可以明确地感受到画家姚志伟坚实的基本功,准确的素描基础,富有美感的构图能力,以及对光线和色彩恰如其分的把握。我们在表面上看到的是一位面容端正,神态认真的上海郊区农家姑娘,但是透过了这位少女。西门看到了拉斐尔(Raffaello Sanzio 1483-1520),安格尔(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1780—1867)和诸多欧洲美术大师的影子。

宗师出于女性的细腻,更注意到农家少女睫毛用了睫毛膏,没有完全刷开,略有小结块儿。少女额头饱满,脸型稍短,五官有典型的地域特征…… 尤其是细瓷般的皮肤,和隐条儿藏蓝布围裙,更强调地域感。这和宗师在上海地区的生活经历有关。在春风轻拂,阳光灿烂的日子,上海大城市的街上,偶见郊区女子游春,穿着青花瓷一样颜色的蜡染布衣,背着带流苏的农家背包,脸上洋溢的是江南水乡滋润空气养育的娇嫩面庞。清新,自然,本色,拥有的是那些红地毯上受化妆师精心设计的款色不可比拟的青春之美。

宗师观察得仔细,其实西门也最赏识这位农家少女的修长手指,不过西门是从另一角度进入。根据西门多年的经验,认定这位少女如果在小提琴上演奏意大利传奇大师帕格尼尼24首随想曲中极其困难的第一号,一定不用练太多时间。。。。。

老骨董:
进来看青花,却只看见少女的手,宗妹的散文,还有西门的提琴。。。

宗阕:
哈哈,董老您老看点别的,画里有青花。您多说点儿。

资深菜鸟:
一幅画居然能做出这么多文章来,你们这些大师真是太厉害了。。。。

难得的糊涂:
哈哈,忍不住笑了。宗阕看出未梳理开的睫毛膏,那很可能就是画家想画出密密的睫毛而苦于不得要领;左手捏着杯盖食指第一节太长太长不和比例啊;右手拎着个大铜壶又有水,还前倾,怎么可能那么轻描淡写,关键是食指按的位置稍后了,而且没有拱起指关节施力;青花当然是妖怪了,一高一低,托盘,唉,不说了;最最不好的是没画出少女妖娆的身姿,就是要带着围裙去画出身姿的啊。对吧,您说。

西门祝:
难得兄上来,把画一棍子打死了,难得啊!

难得的糊涂:
惨啊,呜呜。不过没事,以后您再看她的时候,记得这些故事就都齐了,回味无穷啊!别见怪啊,就是跟大伙儿乐呵乐呵,谁说玩古董的不能偷着乐了…呵呵

国公:
有意思。
从解剖学角度看,右手提壶手指受力点不对。除非是武功高手,哈。

西门祝:
没有问题啊!

其实毕加索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骂的人多了去了。说是:毕。。。在骂声中成长。。。咳咳。。

西门祝:
国公老大医师,对解剖太熟了,是画家克星。。

资深菜鸟:
哈哈哈,大师们的观察能力都非常强,只是角度不同。难得的老师,我挺你。。。

国公:
画是好画。神韵高超。

从位置看,拇指没用上。谁试试指尖提壶?

基督受难图也是一样。掌心钉擎不住体重,会掉下来。早有医学家指出过。

国公:
西门兄认识这个美女吧?

西门祝:
In my dream.

资深菜鸟:
国公大师,我想一定是西门小厮的梦中情人。。。

西门祝:
西门常做梦,不过主题是 – 发财。。。。。

宗阕:
画不是摄影,所以这里反映的不是模特本身,而是画家眼里的世界。

我也看见了提壶拿碗的手,着力点并不在指关节,而在指尖。这里有一种画家的情绪,他并不想画一个提壶倒水的,他要一个将日常生活行为赋予美感的。

女子圆浑的肩膀,让你相信她并不柔弱,宽宽的缠着红布的提梁,告诉你这个器具的顺手性,身体的姿态让你看见她力道的掌握均衡。

不要以为不要以为画画的不学解刨原理,相反那是他们必修课,不是为了接骨疗伤而是为了刻画人物的肢体语言。

西门提到了安格尔,他的世界级名画大浴女, 并没有完美的裸背,而通过画家似乎藏在幔帐的后面的视角,让观赏者仿佛是偶然瞥见了她,她那姿势完全令人神往。使之具有神祕的气氛,仿佛是请我们从她身边转过去,以便一睹她的芳容;形式和光线以及线条和色彩都带来视觉的感受。

这是绘画的魅力,谁说那把铜壶里要装20升水,需要哪个关节用力,who care?

我看见了一种心境,一个女人,或许青春渐逝,但依然心里爱着美,或许不太会画精致的妆容看,眉毛并没有修剪,却也春山如画,眼睛没有钩眼线施抹眼影,睫毛或许装饰,但并不精致,小扇子却也一般遮不住春雨如烟。

画家是学舞美的,他太在行舞台的光影运用,这里如同大幕徐徐拉开,一束高光打在她美丽的身上,脸上,这一定是早晨时光,看看她拿整齐的衣领,刚刚清洗过的面庞,以至于飘逸着洗面乳和润肤水的甜香,生活平淡,但美在安详。

当你们看瓷画上几笔勾画的人物时,难道不是被那份神韵所倾倒,难道失望他们比例失调吗?

我不是为看而看的,是看见,感受,分享。

当我们的眼睛感受到一种冲击时,任何景物都随着心情变形,这是艺术的自由,也是科学的,与自然学科从不同的角度阐述真理。

难得的糊涂:
又仔细地和慎重地放大地看了几遍,嗯,确实很美。那两个青花茶杯看起来不是一高一低,而是桌子的倒影。谢谢西门领导分享这个,我想说这个帖子很牛,也很快乐。

西门祝:
谢谢难得兄表扬。大家谈谈,取个乐子,开心!

宗阕:
国公,你的眼科同学真敬业,对这样的医生很尊重。
难得爷,哪有倒影阿,就是一高一低的。这里还有很多内容

西门祝:
宗师到底艺术造诣深,对艺术表现的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内在联系能够一语道破,说是理科出身,令人难以置信。

不过我始终怀疑难得兄和国公老是我们的托,故意提出问题,好给我们发挥的空间,把艺术家对创作对象作艺术升华的道理说明白。

国画的散点透视,西方印象主义以后创作上追求个性化的风潮,都是艺术界对世界进行不同解读的人性化的表现。

难得的糊涂:
又瞧出什么内容了?我发现这个帖子很难再完整地看第三遍,很好很好。

宗阕:
难得爷,为什么很难看第三遍,我本来就看一遍,经你一托有看了一遍,嘿嘿,西门说的对

难得的糊涂:
西门兄,不必想太多,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自由和快乐是我们共同的追求。我和大家一样和你和宗阙学到很多,也看到其他的世界。

国公:
这会让来做客的艺廊画家高兴。
我要是这个画家的解剖学老师,也会把不及格,改成优。条件是给我画幅画,哈。

牛城地主小镇寻宝记

“海外世界寻古董,真也快乐,假亦快乐;
收藏论坛觅真谛,懂也开心,懵亦开心。”

这是牛城兄给《海外收藏网》论坛送的一副对联。牛城兄为我们这些飘泊四海仍以拳拳之心热爱中华文化的海外游子,描绘出一幅的活色生香的众生图。

寻古董,觅快乐,是一种举重若轻的心态。不投机,不贪心,以热爱收藏陶冶心性,神游乎六极之外。到论坛,寻知识,是一种学无止境的态度。不故步,不自得,以认真精神汲取营养,智增于五内之中。

这幅对联充分表现了牛城兄伉俪豁达开朗的胸怀,以及如饥似渴的好学态度。吉人自有天相,牛城兄伉俪出游,每每有意想不到的斩获。牛城兄也乐意和大家分享:

“上回说儿子们在滑雪,LD和我滑了半天,就跑去Antique Mall溜达了(见上一博文“雪道漫漫”)。先来解释一下这Mall. Mall就是许多商家或店铺在一个大的Building里。这种方式是跟天气有关的,冬天时在里面可以逛很多店,大概南方也该有这方式。若各个店都是露天的,就叫Plaza了。

这纽约州的古董(我看就是二手市场)业还是很有规模的。离我家不远就有一很大的Antique World,集中了十几家店。天气好时,每逢周日还有很多露天的摊位,天一亮就开张,这说着说着,怎么有点像中国农村的赶集了。店的老板我想是只赚不赔的,小商贩(叫Dealer)到他那去租个小柜橱或摊位,摆上自己淘来的东西就开张了。一个月租金一百到二百吧,一个稍为大点的店怎么也得有几十上百个。这坐那干收钱,可比我这地主轻松多了。

牛城寻宝1

我想一定是有生意的,去店里都会找到免费的一张地图,标出了附近所有同类店的地址和联系方式,还真是方便。去任何一家店(一般都是联合经验),还真少见空着的柜台,可见从事这方面的人还不少。政府在这方面也给些税务好处,如他们去购买旧货时不用上税。但我想在这儿挣大钱还是挺难的,也许盼着运气好,捡个漏啥的,所以很多Dealer都是老头,老太太,也许并不在乎挣多少钱,就是找个营生,图个乐子。我去拍卖会的时候,也会看到一些Dealer来参与竞拍。

牛城寻宝2

扯远了,离滑雪场不到十迈就有一个Antique Mall。据说是纽约州第二大Mall(第一大以后再说),这里集中了几百个Dealer。每隔几个月,我们都会来逛逛,特别是冬天趁着滑雪的机会来。在里面溜了一圈,也没见着什么好东西,只是见着一个镶贝壳的老红木小几,上面有些贝壳都掉了,且要价还不斐,本着宁缺勿滥的原则(家里已有类似的),就放弃了。也不知是眼光高了,还是东西少了,反正是没相中啥,LD花了几刀买了两个景德镇在文革时的出口瓷。也许真正的好东西都被拿到拍卖会去了,我要是Dealer也会这么干。

在回雪场接儿子的路上还有两个店,其中一个是想去的,上回在那见到一个可能是银胎的掐丝珐琅灯,挺贵,当时拿不准没敢买。这回准备再去看看,至少得拍几张照片回来,请网上的大师们给看看。结果运气很不好,今天关门,只好等下次了,也不知那时还会不会在。

接上儿子们,他们看起来都有些疲惫不堪,劝说着再顺便去另外一个店看看。一进门,就看见这个红木的博古架,上面贴着价钱,乐坏了,马上买下,何况还有20%off。这个不是很老,但打完蜡放在家里应该很漂亮。几个月前来时,就见到它了,当时不卖,跟摊主磨了半天也没成,不知现在怎么就想卖了,真是上赶着不是买卖。

牛城寻宝3

买的红木博古架,高五尺,宽四尺。

总算没空手而归,今儿有点累,明天再打理它吧。”

(图, 文转自文学城 http://bbs.wenxuecity.com/art/64172.html)

欢迎藏友各抒己见,营造认真讨论,究根问底的良好学术氛围

『编者按』国内外收藏大潮的兴起,除了对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进行发掘外,难免参杂了很多追逐金钱的商业运作因素。《海外收藏网》论坛的建立,就是想为中华文化收藏正本清源。从过度的经济考量中解脱出来,对中国历代的艺术品进行相对系统,详尽而认真的研究。这就需要大家各抒己见,热烈讨论,剥茧抽丝,层层深入,在讨论中加深对收藏品的理解。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去除功利心的干扰。

对于一件收藏品,我们有机会得到大师们的讲解。我们可以全盘接受,也可以对大师提出质疑。在这样的讨论中,比较深层的问题可以浮上水面。

我们有幸,能得到像悉尼大师这样有经验,有人品的专家指点。悉尼大师秉承了老父和师傅耿直的脾气,不讳言,不回避,孜孜不倦的给大家传授古董知识和做人的道理。喜欢悉尼大师的话:“希望能心平气和的探讨,提高,我愿意这样,对藏友…..我的视角会拟补你的不足,如果在一起聊几年,我不会定格,你也会今昔不同。”悉尼大师并不是居高临下的一言堂,而是愿意在和大家的讨论中一起不断进步。

转贴亿言谈藏友在《将军罐的器形和青花》一贴中和悉尼大师的讨论:

亿言谈:
请点评一下这个将军罐的器形,年代,画风和青花。谢谢!

将军罐1

将军罐2

将军罐3

将军罐4

……

人在悉尼西:
器型不像光绪,气魄雄伟,倒象康熙的,细看器口稍高了些,下腹收的有些急了一点。画风挺逗的,两个主角都在笑,我也想笑。这是老百姓耳熟能详的周王谓水遇姜子牙的故事。可画的人物都是明代衣着。姜公帽子乍看以为明么李自成。他身后的周王跟班竟穿了件明代衙役的马甲,两肘弯不是丁头鼠尾描,但画者一定学习过素描,觉得这地方需要暗下去,于是用素描笔法画出来,没了古法的味道。同样的素描平行线又在他的身后的树干上出现了。人物画工不古,现代人五官明显。

青花不是康熙的翠毛蓝,不紧贴胎骨。画工水平不达。是不是光绪瓷尼?分析看看。光绪胎质普遍疏松,看不到底,底边,盖的露胎处看,比光绪瓷要瓷化程度高,就是说胎子淘洗的太干净了,对玩古来说这可不是好事,意味是科技发达的技术干的。光绪青花就三种,褐黑蓝,深蓝,极浅蓝。这瓶的青花不在这里。康熙青花一笔下去能出来不同的笔韵,这瓶子怎么看,只有浓淡两色。也找不到康熙分水的各色的皴法。实事求是说光绪画工笔道不如康西但还是有力的。这青花画的沅点儿,没古画工层林尽染,山峦起伏的感觉,总担心姜子牙会被他头顶的洞石给砸了。可见太草率,全无古意。釉太薄,胎是手工拉的,康熙,光绪两朝民窑多挂化妆土,所以比这罐子白。康熙瓷常说口出边,就是加了白化装土的源故。光绪专仿康熙,什么胎,釉,化装土。。。都仿,器型,画法有时象点儿,细看还草率。整体看胎还有点湿湿滑滑的感觉,人物没古画法的灵秀气,山水层次感不足,纹饰线条不自然。我不敢说了。。。。亿言兄个人修养好,不会走吧?

亿言谈:
谢谢悉尼大师的点评。来这里是为了向你和大家学习和讨论交流的。对同一件器物,特别是看图说事,不同的见解和看法完全可以理解。这也是这个论坛的初衷吧。所以大家放心畅所欲言,亿言是愿意与大家共同分享,共同提高吧。这个将军罐,相片和实物青料颜色釉水有差别,如果你上手看也许你会有不同点评。当几年前买这个青花将军罐时 (当时拍卖公司到代是circa 1600-1700s),我也是看上了漂亮的器形和画面的故事。当然瓷土用料,青花用料等等也有考虑。我想与大家探讨一下将军罐的年份与器形之间的规律。您认为这个罐子器形像康熙,但您曾上过一个康熙将军罐,敛腹完全不同这个罐,那么不同器形在断代中有多大价值?特别是请你能评评它的器形,如口,肩,鼓腹程度,敛腹趋势各时期有什么规律吗?例如雍正时期瓷器造型不同于前代,它就没有康熙时期的浑厚古拙之风,但更典雅精致,外形线条柔和圆润。另外,虽然清期以后瓷器大多集中在景德镇,但画工肯定从师也有不同。不同画工画风技巧必然也有不同,作品也会因人而异,那么点评时也就见仁见智。当然,综合考虑方面,没有你这样的功底,点不准是可能的。

上次你点评的康熙五彩,我其实也有不同意之处。特别典型的康熙清花五彩,红彩鲜艳有层次,不象光绪的红中泛橙而漂浮于釉面,手感粗糙。黄彩透亮清新不带粉质也不同后仿。绿彩光泽透亮,厚如琉璃。最典型的是康熙紫,发灰,放大镜下有碎纹。。。等等

贴将军罐图

将军罐5

宗阕:
忆师,您写篇具体点的,发首页里,这样说不太完整。探讨很需要深入。

亿言谈:
宗师,谢谢抬爱。我是学理科的,文笔笨拙,收藏中又是一个菜鸟,眼光愚钝。且又贪心好大器重器,没少吃药。在文人大师芸芸的收藏坛子里,怎敢拟文发首页。我还是想到那说到那的发发贴吧。

宗阕:
亿师,我也是学理的,悉尼老师说学理的上手快,这坛子不是文艺原地,是藏友之家,你写出来,大师可以更详细的讲解。我们也好跟着旁听。

人在悉尼西:
学习古玩是学一门科学,国内时带的学生理科生入门快,文科的路反而走的曲曲折折,是体会非定论,总的和个体区别。古玩属比较类学科,所说的标准学。现在主要靠眼学。目前是这样,将来也可能改变,但历史是真实的现实,有迹可循。我建意看看耿老写的明清瓷器鉴定,网上评论瓷器依据也是抄这本书的。将军罐也好,花觚,观音瓶,棒槌瓶,梅瓶。。。。。茶壶的器型在康熙时期的一步步演变画的,说的清清楚楚,你的器物边的是康熙早期将军罐器型,下边是康熙晚期将军罐的器型。看器型不仅我们看,全国五万文博工作者百多万瓷器爱好者都作第一项,并且是重要一项依据看,都很看重器型的。但器型不是唯一的,拿器型否物件我也不赞成。它依据基础是器型是带时代审美特征,是政治,文化,经济,艺术的具体体现。简单说,是当年流行的,皇上喜欢的等等。当年也问会不会出错看个,回答是各朝代都有自己流行的独特款式,鉴定上能事半功倍。看张拿红本本的照片,你定不了年代?一定追问是河北或山东才能定吗?说这罐腹收的急,就是说器型不符合康熙。不是早期造型。接近晚期器型,但肚子太大了。后仿器不在那时代了,就拿不准器型,做的不是上大就是下小,不能正好。光看书没人讲,有疑问常解决不了。你可能看不到,很多专家从康熙的用料,取材,配方,工艺,人文,历史。。。。考证,内部,刊物上论文很多,器型鉴定是一致的。

编者喜欢上面的讨论,很多问题得到了更好的解答。悉尼大师前面对“眼学”的定义做过解释,还曾提起过老一辈的师傅靠手摸就能为瓷器断代的“手感学”。对古董鉴定的方式是与时俱进的。在互联网发达资讯交流便利的今天,在很多不能目睹实物的情况下可以看到千万里外传来的照片或视频,这就不得不对“眼学”的范围作出引申,编者认为必须做好两件事:

一.藏友们要完善对收藏品的照相技术,最大程度地复现藏品的真实面目。在用光,取景,颜色上要把失真减到最小。这样就可以避免给千万里之外的鉴定带来困扰。

二.藏友们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在千万里外传来的照片能排除所有的视觉干扰,直接抓到藏品的本质。

群思兄家的花梨木小桌与名人王世襄

『编者按』出身书香门第的群思兄,祖上曾在清代为官。原来家藏丰富,大多在文革期间损失。群思兄讲的故事,把我们带到那个岁月。在故事里,收藏大师王世襄是一个触手可及,有血有肉的慈祥长者……

我家的花梨木小桌与名人王世襄 (2007-11-07 11:24:37)

现在,只要您在百度搜索上打下“王世襄“ 三个字,立刻您就可以看到王世襄王老的所有名头和称号,从收藏家,美食家,作家,活宝,奇人,到京城第一大玩家。这都是由于几年前王老出手了一把拍得100万美元的唐代古琴和价值40万美元的18件古竹雕后,被各种媒体跟踪曝光所致。二十年前,我见到王老时,只认得他是位爱文物,爱美食的老书生。

王世襄1

我第一次见到王世襄伯伯是在文革的前期。 那时候没学上,腥风血雨的红八月和轰轰烈烈抄家破四旧运动刚刚过去; 下棋, 打扑克,弹球,这些我们平时玩的东西都成了四旧, 被禁止了。 院里的半大孩子们(12-15岁)百无聊赖,就经常一起坐在大门口的石头台阶上,或是瞎聊,或是无声的看着胡同里东来西往的行人和车辆。任何一件特别的东西或事情发生在那时,都会在我们一片空白的头脑里,留下深刻的印象,王老就是这样走进了我的记忆中。

时值秋日,北京是天高云淡, 秋风才刚刚开始轻轻地拍打微微发黄的树叶。坐在石台阶上的我们,无所事事地享受着这宜人的气候。 接连好长时间,每天我都能看到一个中年人,头戴一顶脏了的兰布单帽,大圆脸,戴一幅黄边大眼镜, 蹬一双旧的千层底儿大洒鞋,骑着一辆老得都发锈了的自行车。 一般人骑车都是顺势身子往前倾,他不,俩只胳膊直直地撑着车把,挺着上身。 早上,嘎吱嘎吱的从东往西,嘎呦过去; 傍晚,又从西往东的嘎呦过来。最引我注意的是他穿着一件破旧,洗的发白了的中式对襟蓝褂子。 那年月,大家都争着显示自己革命,大男人们穿衣服, 有军装的穿军装,没军装的,不是穿四个兜的毛装,就是工人的夹克式。 穿一件透着四旧味道的中式对襟褂子, 在当时还真是有点个色!在我们小孩眼里,他好像不是这新时代的人!后来的事儿证明,对王老的印象之深刻,连我自己也吃惊了。

王世襄2

十五年后的1982年, 又值重阳季节,一天,父亲让我把家中的一张花梨木(所谓硬木中的一种)小桌送到一位叫王世襄的家里去修理。 这桌子是我的三外婆给的,是件清代老家什儿。 多年来一直靠在一个房犄角处,看上去好像快要散架了似的,两个抽屉都斜不楞的,拉不出来,也推不进去, 本来紫红色的外表,灰一块,白一块的,不知是土呢,还是擦磨的痕迹。我和内人用几块旧布把四条桌腿和桌面粗粗包了一包,就把它绑到了自行车的后架上。我在前面推着,内人在后面扶着,走出了家门。

按父亲所说的, 王老的家离我家并不远,在大雅宝胡同,和张光宇,黄苗子/郁风家是同一个大院儿,因为已经多次去过张,黄两家,这对我是熟门熟路, 大约30 分钟后,我们走进了那个大院儿。打听到了王老的家门,我上前按了门铃。三声铃响过后,门开了,一位身材略高,穿一件发旧的中式对襟兰褂子的人走了出来。我抬眼一看,呦,这人好面熟呀。 圆堂脸,带一幅黄边大眼镜; 低眼往下一扫,一双旧千层底儿大洒鞋。 这不是。。。。?我脑中的记忆在极速地检索着。 想起来啦!这不就是,文革时,有一段时间,天天骑一辆破车, 穿过我们胡同的那个人吗!不管如何变化,他还是那老一套的中式打扮啊。老先生面相好年青呀,都十五年了,没啥变化。。。

我这儿正琢磨着呢,王老客气地先开了腔,“您是。。?“ “噢,王伯伯您好,我是xxx 的儿子“,我赶忙答道。“我爸让我把这个小桌送过来“。 “噢,知道了,知道了,请进,请进“。我和内人赶紧, 松绳卸车,把小桌抬进了王老的家门。放下小桌,我直起腰来一看,惊了!王老这间大约有30 平米的大屋里,摆满了硬木家俱,一排带彩画瓷片的大立柜,太师椅,大圆桌,小圆凳,条案, 还有花架,小桌什麽的。在从一扇大窗户里透进来的阳光照耀下,它们闪闪地泛着紫红色的光芒。好漂亮啊!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一个人家里看到这麽多的硬木家俱,除了故宫。

回到家中,我把在王老家所见跟父亲一说, 父亲并没现示出任何的惊奇,显然他可能早已到过王家。从父亲那儿我知道了:王老出身世家, 清朝时祖上曾当过住外公使。王老燕大毕业,是个乐天派,当年他头一天进燕大,就被老生们选中,作为幸运新生扔进到未名湖;王老是个美食家,启功老先生被打为右派后心情郁闷,就经常到王老家,两个美食家一起用有限的东西,捣鼓点好吃的;王老又是文物专家, 早年一直参加故宫的文物保护工作。这次他请了故宫里的木匠师傅帮他整修家里的明代家具,也顺便把我们的小花梨桌给修一修。

过了两周,我和内人又奉“旨“到王老家取回花梨小桌。两个中年人从一间小房里抬出一张崭新的小桌,王老笑呵呵地指着它说“您看,修好了”. 哇,我真不敢相信了,眼前这个精美, 漂亮,浑身泛着紫红色光芒的两屉小桌就是我送进来那个?我仔细端详它,这回我不但看清了原来每个抽屉的前面还有细细的刻花,而且小桌的每一处都透出了一条条天然的木质暗纹。我被师傅们的精湛手艺和花梨木的再生能力给深深的震撼了,一生难忘!

我们千恩万谢过王老和两位高师,驮起新桌往家回。王老跟着我们到了大门口,然后一直目送着我们消失在胡同口的拐弯处。当时,我真挺纳闷,王老是长辈和我又不熟,怎麽这麽客气呢?

几年前,当我在新闻中听到,王老要在百年之后,将他多年辛苦所藏的明代硬木家俱,全部捐给上海博物馆,才明白他是倾毕生之精力和有限的财力,收藏,保护, 整理,明清家俱的; 当年, 王老目送不是我,而是那张清代花梨木小桌!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爱!

王世襄3

欢迎珠宝奢侈品版主美女专家艾凯西

“几年前,我曾专门上过一年的珠宝课程。那位两鬓斑白的老师对我们说:’每个人在收藏珠宝前都必须意识到:我不可能收藏全世界的好东西,所以要首先学会欣赏别人的珠宝。要切记,珠宝如女人。你能把全世界的美女都据为己有吗?不可能。可是你必须懂得女人,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更适合你。而对绝顶美女,往往只能远远偷看,赞叹,爱慕。’

话音刚落,一位男同学怯怯地问:’那…… 那要是我实在爱她得很,没她就活不下去,怎么办?’

那位风度翩翩的老师一下子敛住笑容,叹口气说:’那就只好果断出手,先据为己有再说。同时你必须马上作好倾家荡产,九死一生的准备。’全班立刻哄然大笑 …………………..”

这是文学城头浮现的一篇博文“实用珠宝鉴定法 —— 翡翠篇”的开场白。

西门看到翡翠,一看头像大美女,一读名字艾凯西,心中仰慕。进去拜读。这一看,不得了了。目瞪口呆呀!不要说头像照片倾国倾城,文中的内容更是图文并茂,深入浅出,书本资料齐备,实验数据周全,一看就是钻研认真,领悟深刻的专门家。连眼界甚高的过路大师也上去讨教,西门自是服得五体投地。

(博文地址: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4149/201402/1403.html)

西门急发悄悄话讨教翡翠的问题。艾专家不但是持证珠宝鉴定师,更兼实践经验丰富。更惊人的是得知艾专家洋LD是小提琴专家,居然是Ivan Galamian的弟子,和当今世界提琴大师Perlman,Zukerman,和郑京和师出同门。更掉牙的是,LD居然是顶级名校的MBA,成功的实业家。艾专家本人文采出众,曾完成长篇小说《60后的爱情》……

西门对艾专家仰慕的紧。《海外收藏网》初创伊始,西门想到:首饰和奢侈品的收藏,从来是国外上层阶级的所爱。各国皇家贵族,显官达人,无不以拥有极品首饰和奢侈品为傲。今天我们和国内相比,另一个显著的优势就是能和海外的首饰奢侈品市场直接接轨,可以跳过国际奢侈品厂商在国内的超值利润,我们在海外很接地气!

有了专家的指导,我们在海外的同胞完全可以在Budget允许的情况下打造华丽高贵气质,衔接国外收藏家的艺术品位。西门恭请艾专家出任我们珠宝奢侈品坛版主,得艾专家首肯垂爱,感动得涕泪横流。

西门以为,大家在关爱中华文化历史传承的同时,最好能和我们海外本地的上层文化加以交集。两者应该并行不悖,相辅相成。

先转发艾专家介绍珠宝首饰开场文一篇,希望大家有机会到珠宝奢侈品坛听课学习。。。。

选购和佩戴珠宝守则

选购守则:

1.外观要靓,手感要好,重量必须适中。

2.要学会以颜色判定为何种宝石。一眼望去,便知是红宝,碧玺,还是石榴石。

3.钻石是最让人放心的,因为有4C标准,放之四海而皆准。一般正规商店都出具证书。1克拉以上的钻石必须有GIA证书才能购买。

4.随身携带10倍放大镜,认真观察宝石内部。像红宝,绿宝和蓝宝,如果一丝inclusion (石头本身所带瑕疵)都看不到,99%的可能是人造的宝石。

5.如果荷包充足,应该尽量买大的宝石。要知道这个公式: v=m2. 这是说,在品质相同的情况下,一颗2克拉的宝石应该是1克拉宝石的4倍价格。一颗1.2 克拉的呢,应该比1克拉的价钱高40%。

6.镶工是否精美,式样是否流行,也应该考虑。

佩戴守则:

1. 佩戴珠宝应以颜色一致为要。同色,同类为要。不能杂乱的戴,旁观者瞧着有如圣诞树就不好了。

2. 宝石颜色一定要正,也要有相当的重量。如果条件允许,红宝,绿宝等有色宝石尽量选至少1克拉以上,这样才既保值又美观。要知道这些宝石的颜色深,看起来比同样大小的白钻小得多,1克拉以下就基本看不到了。

3. 黄金,白金首饰最好不要混带。如黄金的戒指配白金的耳环,就会让人有不协调的感觉。

4. 一些蛋白类的宝石,如珍珠,珊瑚等,必须特加保护。一定是“最后带,最先取”,而且每次戴完都用细棉布沾清水轻轻擦净,尽量不要沾到汗液和其它含有化学物的液体。常常见到有漂亮女士带着硕大的珍珠耳环风光走进游泳池,不禁为她们着急:如果是假的无所谓。如果是真的,毁了宝珠不说,还被人误当成是假珠宝了,多亏啊!

艾专家以后会对著名的宝石首饰做详细介绍,请诸位瓷器专家,书画大师不要错过文化交集的机会。

恭祝各坛版主走马到任,悉尼大师上画

原文:恭祝各坛版主走马到任,悉尼上幅画为各位牵马护驾。

悉尼大师画

为祝贺各坛版主上任,悉尼大师为我们秀了一把山水画的功力。

中国的山水画形成于魏晋南北朝时期,但尚未从人物画中完全分离。隋唐时始独立,五代、北宋时趋于成熟,成为中国画的重要一支。传统上按画法风格分为青绿山水、金碧山水、水墨山水、浅绛山水、小青绿山水、没骨山水等。明代仇英的青绿山水,美轮美奂,清初王时敏的浅绛山水,笔笔都有来历。近现代李可染的水墨山水,一反清秀爽利的画风,追求“黑”、“满”、“崛”、“涩”,为水墨世界开创出新的格局。

悉尼大师的《赤壁夜游》,山用传统皴法,有依稀浅绛的色彩。山势苍茫,一溪飞降,看又有几分李可染大师的影子。怪松虬枝,刚劲有力。水势湍急,惊心动魄。江中一叶扁舟,载几位衣冠飘飘人物,想是苏东坡和好友鲁直,高僧佛印,邀杯畅饮。依稀间,似能听到东坡居士引亢高歌:“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 …”右上方一轮皓月,记下这诗景交融的场面。

孙子兵法云:“其急如风,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悉尼大师上这幅画,就是要激励各位版主能面对惊涛骇浪,不动如山,安然奔向胜利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