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ue – 感覺很奇怪,請教!

【编者按】悉尼大师从fxue上传的仿元窑瓶引申开来,讲鉴定真伪火石红的要点,以及跳刀痕与旋刀痕的区别。深入浅出,信息量很大,值得大家认真学习,细细体会。

fxue:
感覺很奇怪,請教!

路過weekend market ,看見這個。也不懂,當然很便宜15塊。不過回家越看越怪。說不出的感覺。

1
2
3
4

老邁:
這應該是仿的,看底下那跳刀痕都是做上去的,圈足上有石英沙,胎土不象是元明時的。

littlebull:
15刀 便宜 捡漏

人在悉尼西:
这种东西正如老迈说的,不是元明就是新仿器,都和清代没啥关系。看器型上很奇怪,符合元代器型的只有腹下的下收,但元的东西排除了大罐,就只有梅瓶了。口又不符,这不是明以前的口型。元明前的青花发色一定会有不同程度的褐色铁斑,晕散【炸纹型】,青花下沉而紧贴胎骨,这是最基本特征,这都不对,就要漂过去。纹饰还是有一眼。最迷惑人的是火石红。拿这东西的火石火,想和大家交流一下体会。

火石火哪儿来的,怎么产生的,以什么状态出现?瓷器火石红不神密,它在烧瓷时和铁质,水分有关。我们知道,胎土在烧造时会释放气体,这种气体是有水份的,遇到釉层阻隔的话,就会从无釉处析出,比如底胎。水分高温中瞬间干了后,铁分子就留在了胎表面。那么,我们推理想想,比如没晾很干透的胎【古胎都隔几年晾胎,不象现在人这么浮躁,胎晾的时间很短,显的很湿】就会出现火石红,要是新窑呢,潮湿的新窑一定会有很明显火石红的。垫饼不够干呢,当然也会有显著的火石红了,撒的渣湿呢,一样会出现大量火石红。最常见的是古玩行里讲的顺火石红,一般在胎釉结合处,出来浓淡有过度,也自然的火石红,一条细线,但有散场现象【就是放大镜下会清晰看到逐渐散开】。假的就散场不显了,有的铁离子析出的很宽,浓淡深浅也不自然。这是晾胎时间太短了,水分没干透的原因。

古代瓷普遍用垫饼垫烧,有时会出现紧靠垫饼的地方火石红很浓,向上离垫饼越远火石火越淡了,这是好现象,一般这是老火石红,现在我都有几年没见到这种红了,一般元晚到明初空白期这种火石红多。这是胎干透了【古时个别有的用隔代胎的都有哈】,但装坯时用的是潮的垫饼了,坯胎与垫饼靠置的足端就不断吸收垫饼里渗出的水份,紧靠足端处呢吸收的量大,离的越远吸收的少。这样离垫饼近的地方在窑内温度提高时排斥恢发水份时间就会相应长,离的远的挥发就小,挥发水份时间很短,火石红少,垫饼印痕迹会很明显。有时候会出现火石红不均匀,在胎釉结合处,一面有火石红,一面竟然没有或很淡,或是一边深一边浅的很显,这通常是在晾坯胎时棚子里长期一边受到风吹,一边是背风,就出现了胎子一边干透了,一边有水份不均匀现象,火石红象阴阳脸似的,一般这是古圈足,当然还要结合其它点看,分析。一般足圈边釉下出现火石火了【一般粗心就很少能发现】,都是仿品。【大多是刷的釉水刷过位了】。那么,整个圈足胎釉结合部的足墙内或是足墙外有那么一两处,【宽度有限,有的能见到多处,象点状散场火石红】有的是施釉不够均匀,胎釉结合处有积渣积釉现象,或者做好胎后,无意中磕磕碰碰到了足部坯胎,这一点的坯胎会出现紧密,使此处的胎保存水份,产生点状火石红,现代化机器批量生产一般还都没这现象呢。

对了。有的胎子湿的底板粘有大量的撒渣,粘有撒渣处的火石红很深,离之越远越淡,一般装坯时,在垫饼下撒的灰渣湿了,也不均匀,就是说有的灰渣高处挨到了坯胎底板,或没挨到但足以让涩胎底板吸收到灰渣的水份,就会出现撒渣火石红。这里要提的是,去景德镇实习时,听老艺人讲过,50年代防止底足粘棚板,撒一种灰白色叫碱渣的物质加老糠灰的混合体的物质,这种东西我一直没见到,听说当年几大瓷厂都普遍用过,我见的是八十年代后,窑工为了防粘就在棚板撒一层石英砂。就象这瓶子底一样。见了就可以断假。老窑工说过了,古代没这种撒砂工艺。

有的窑红很重,涩胎和足墙到处都是,有的红的过了,都发紫,这是所烧胎坯是在一处新建的窑炉内,或是遇到了梅雨季节,或是窑炉刚刚修缮湿气很重,胎即使干透了也吸有大量水分。所有瓷都会有窑红现象,而且窑病会增加,窑工都懂,一般新窑都用来烧新的匣钵匣体,起码高档瓷不会放这里烧的,粗瓷列外了,比如元代粗瓷的涩圈上就常见这种火石红。

有的面积较大的涩胎上出现一种浅淡的肉黄色,还不具有深浅过度,古玩行里叫黄皮,黄衣的。这是坯胎配方里掺有一定比例的麻仓土,胎虽干透了,涩胎仍然有米糊底的现象,但放大镜下看胎,看碎片内部还是白色的。因为麻仓土里有一种化学元素,在与高温接触中就会出现变化,变硬,薰黄胎表面,元到明代的万历前都普遍有这种情况。这和记号红不同,和加奈水红法不一样,古时有的窑工用釉浆在胎上写自家记号。奈水是装坯前,讲究的窑工有个习惯,用淡釉水或水笔蘸清水对胎底扫尘,有时这些也泛黄,但有的是记号,有的有亮度的黄,清水还多无痕呢。有的红还很多,有自然散场火石红,有倒红,底板有奈水红,胎又是黄衣同时发生一件瓷器上,不要慌,这往往是真火石红呢。

假的火石红啥样呢?我体会大多进窑前抹氧化铁水,这样做旧的瓷底的涩圈烧出来成现的是块状的火石红斑。多数浓淡深浅过度的层次不够自然,也不清晰,浓处不及浓,淡的薄处又泛黄色,他们自己也看不过去,就用鞋油做旧,来掩饰不足。还有的在足墙抹氧化铁水,入窑前在胎釉结合处再抹一次,但开窑以后显得是是而非,浓的不及真品颜色红,特别过度层次显得生硬,散场效应细看不好,有破绽。这种多用来仿晚清到民国的瓷器。仿瓶足最多。还有的彩绘拿手的工匠,买来仿古白瓷胎子,经过釉上五彩或粉彩后,【一般买的仿古胎多晾一年,胎较干了,也没上烧假火石红】,在烧红炉前,用绘瓷的彩料樊红在胎釉结合处涂一圈,用细海绵扑成过度层,再烧就使假火石红有较好的散场效应了。但我们经常看外销瓷樊红都熟悉了,樊红的色素和真品有差别。另外,真品火石红是实打实的高温产生的,假火石红是低温烘烤出来的,有经验的人都能分辨高温釉和低温釉,这不用说了。现在浙江有一种瓷土,它的矿物质成分有意思,只要用这种土做坯胎,在晾胎不干透情况下进窑烧,就能出一种类似一线红的火石红色,但也有短板,一是胎湿。二是不象老瓷胎干透了,铁分子烧时缺乏足够水分蒸发,析出缓慢,一线红有冲力,仿红就发色距离短,没有冲力。高档瓷作坊高价去买来的瓷土他也要成本核算的,一般都做高档仿古官窑器,每件都在万元以上,甚至十几万元以上才够成本,况且烧成的胎色也有区别。

老邁:
悉尼師辛苦了,這回帖的信息量很大,要細細分析學習。胎土的淘洗精細度,胎子的水份,燒窯的窯內環境看來都對這些現象的呈現有影響。

小桥流水:
请教“跳刀痕”与“旋刀痕”,说的一码事吗? 很晚了,悉尼老师先休息吧,改天再说, 先谢谢,新年快乐!

人在悉尼西:
跳刀痕一般是在底部出现,修胎时以同心圆跳刀痕为最多,常出现明代宣德,清康熙的瓷器,有时还伴随玉璧底出现,但其它朝也有,不流行,现代也能仿出来了,只能做参考点。旋刀痕是修胎时里外各一刀修鲫鱼背的典型刀法,当然刻,划花也有用叫旋刀法,我的体会,供参考。

小桥流水:
谢谢悉尼老师,那么晚还劳您讲解有点内疚。跳刀痕是不是在罐,缸那样的大器,和盘子一类的底都可出现?

人在悉尼西:
跳刀痕一般和器型关系不很大,和修底时底足形状有关,见的多的大多出现在平底瓷器上【包括玉璧底器】,正如迈兄所说的,象这样的圈足跳刀痕是故意做的,真跳刀痕还要密集。这种刀法也只有在胎很干,很硬时才容易出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