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zhang – 有玩单色釉的大神吗?

【编者按】张兄的“郎窑绿”瓶做得非常漂亮。但是不是到代的咸丰官窑器?这个问题自然引起各位“大神”的关注。从照片上看似乎不到清代,但也有可能是照相时的光线太强引起的。不上手总是难说到底怎么样。

binzhang:
有玩单色釉的大神吗?

康熙玩腻了,开始玩单色釉,从一老美藏家手里买的这瓶子,个人认为是“郎窑绿”,好像没人认识。去NY一代的很多古董店观摩,发现了一些单色釉的瓷器,都是英国法国等古董店的东西,“孔雀蓝”,“孔雀绿”,郎窑红等,所谓的“苍蝇翅”,都很典型。

尤其是孔雀蓝釉,苍蝇翅开片更细小。东西要价都很高,也漂亮。

这里有玩单色釉的朋友嘛?认识一下,讨教学习。

1
2
3

binzhang:
请“悉尼大师”评评?

国公:
这个“郎窑绿”还真是个烤题

binzhang:
单色釉本身就不好拍照,偏色,连我看我的照片都觉得不满意。光线的强度导致了照片的效果。凭照片真难辨。

难得的糊涂:
欢迎binzhang兄,可否考虑起个中文名字方便大家称呼。

这个瓶子很漂亮,就只是漂亮,其它也就没什么值得评的了,个见哈,不对请指正。

binzhang :
说实话,我对郎窑红研究了一段时间,也把玩了几件CHRISTIES的拍品(也可能CHRISTIES本身拍的就不对?),虽然没玩过CHRISTIES的郎窑绿,但觉得很像(感觉)。所以买了,斗胆放上来让行家品评。

难得的糊涂:
宝主的这件东西确实漂亮,我想如果泛指郎窑绿赏瓶,应该没有什么疑问。个见存疑是它的年代和工艺,底款和咸丰官款是有细微差别的,底釉过白,足墙过斜,甚至让我有注浆胎的感觉,绿釉的呈现明显和郎窑红不是一个路数。郎窑红的白色胎,口颈部的自然下垂,从而对里面白胎的隐约显露,这里都没有。还有就是釉色里面的斑驳不是这样大面积有规律和匀称的,请宝主在比对看看,再次感谢把这么好看的宝贝拿来展现。

binzhang:
谢谢“难得”兄。我会更仔细的研究您的疑问。

有的我已经注意到了:

1,灯草口问题,研究了几件类似的“郎窑绿”,都没有“郎窑红”的灯草口明显。
2,苍蝇翅开片问题,郎窑红的开片最疏些,郎窑绿次之(也就是蜻蜓翅),孔雀蓝开片最细(真正的苍蝇翅),这是我目前的观察结果。
3,至于内胎釉和底釉,的确和书上说的不一样(书上说口内和底釉不一样,可这件是一样的。
4,足墙过斜,可能是注浆胎,可能,因为手感很沉,甚至超过康熙。但注浆胎从康熙时期就有了,不能说明问题吧?探讨?
5,关于手头的问题,我有一件道咸花瓶(肯定对的),手头非常重,我的经验是道咸的东西都偏重(死沉),康熙压手,清中后越来越轻,尤其是民国。
欢迎继续探讨。谢谢

注意英女王给习皇看的乾隆瓷器的底足:外撇口很严重呀。

4

难得的糊涂:
binzhang兄,要看器形啊,不同器形底足也不同。如果怀疑注浆胎,可以仔细研究找到痕迹的。讲到注浆工艺,首先就是要知道它的目的,康朝确实是有实验但后来就没有再尝试,如果记得对的话悉尼师提过这点,官窑工匠水平高制瓷不计成本,想想看这个。底款也是研究方向,总之可以有些收获的。

binzhang:
谢谢,研究研究咸丰官款。

如果难得兄有咸丰官款照片,放上来共同研究,有趣。

没闪光灯拍的底:

5
6

东方:
菜鸟瞎评, 宝主勿怪。

郎窑绿仅在康朝有(耿老书)。这件东西火光太强, 款有一眼, 但个见不好。前一段到旧货店, 见一单色釉, 开片比这瓶都好。 看底时还有dollar店标签。 现在景德镇可仿太多东西。

见谅!

难得的糊涂:
一直就想找个好的参考,发现很难,还好咱有故宫图册,所以就把这个照了。这是那个著名的精品青花洞石芭蕉玉壶春的底款,是少有的宫藏晚清精品。

7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