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鸣 – 重上红釉瓶

【编者按】悉尼大师对红釉掰底瓶早做过详尽的论述,可惜由于编者对网站的防护不够严密不慎弄丢。这次鹤鸣重新上了这件红釉锥把瓶,还附上了最新武器USB显微镜的放大照片。悉尼大师不辞劳累,又一次作了仔细的解释,还讲了朱元璋的故事。大家也跟着上了几件红釉瓷器。编者当时也上过手里的红釉,这次凑热闹又上传一次。自吟兄也跟上外公留下的两个红釉瓶,要听大师讲解。

鹤鸣:
重上红釉瓶。

这个红釉锥把瓶曾经讨论过。现见大家讨论单色釉,我想再次拿出来给悉尼师看看。一是上次正值悉尼师手术,二是那时的讨论因为网页的关系都丢失了。记得难得师认为这个瓶子的底是后换的。现在有了USB放大镜再补几张图,请各位掌掌眼。

1
2
3

这张是USB放大镜图.

4
5

这是瓶口的图。

6
7

这是底部的图。

9
10

人在悉尼西:
红釉器很不好说,内容庞杂,象这件又属钧红器,也是单色釉,古玩行讲的【一道釉】瓷器。

元代是瓷器一个分水岭,之前的瓷器讲的是【雅】,以胎子变化出彩,元以后的瓷器就很热闹了,多以釉变化取胜。元到清初大多是在熟胎上二次上釉烧造,红釉器大多是高温瓷,以氧化铜做还原剂,在接近1300度高温附近烧成。但也有低温釉,以铁,金做原料,上釉方法是刷釉法,能见到刷痕,明万历就有这种工艺,但瓷色发黄泛黄,当时有一种叫紫金砂的高温烧铜红釉的料没有了,就用这种类似矾红的低温红釉替代,太薄,只好反复刷釉,造成足部积釉现象。后来红釉就失传了一段,直到康熙时期再次创烧成功。沿续到了清代广州出口瓷的矾红已经能用水开料,但比景德镇的芸香油开料显得薄稀且略为透明。

明代朱元璋就极其喜欢红色,他早年参加过元末的红巾军起义,受伤几乎送了命,幸亏有位看灯塔的女子救了他,他养好伤建立明教,也就在南方这个灯塔附近。他认为自己姓朱,属火,火为红色,明朝就和红色有缘份,上之所好,导致永宣红釉创烧。元代的红釉不稳定,其实就是唐,宋时那么鼎盛年代都烧不出来完好的红釉,就连钧窑的红色釉烧出来,不是发紫色,就是发青色,当时就有红釉瓷【十窑九不成】一说。永,宣红釉色泽无人能及其色,那种红即沉着,又高贵浓烈,再没见过后代有烧出来那种震撼的红色。

记起以前和老古董聊起几件钧红釉瓷,他一律叫它们【牛毛红釉】,当时不仅同意,心里着实赞赏他归纳总结的聪明。这件锥把瓶就是牛毛红釉,一般道光时流行,但两个鉴定点,一是敲底,又叫掰底瓷,象狗咬一样,现代仿器有用钳子掰的,一般查看里碴外碴口,老旧程度,胎干湿度,大碴对,细小碴不对。也有敲底后磨底的,属老器。二是口部要泛紫色,或发窑变蓝色为真器。民国后的红釉瓷也刷釉,有的也刷很厚,有垂釉,有的还刷底釉,放大镜下也有气泡,但是高温下的不饱合石英等杂质形成的,近似玻璃但不是一眼透明的玻璃釉子,气泡是混在釉上或浅表里的。有几个各时期图大家看看。

道光时期红釉,掰底。

11
12

这也是件老底的图。

13

这是件截口老器。

14
15

这是件道光时期的敲底后再磨底的老器。

16
17
1819

这是件成化本年的红釉器,红釉很厚,注意它的虾青亮青釉子底釉,注意它的硬胎,是瓷石和化妆土烧成的二元配方胎土。

20

清中老器口部泛紫是这样的色。

21

踏雪寻梅:
谢谢悉尼大师的解析,这只锥把瓶也是郎窑吗?是否是玻璃质感不够,所以才叫牛毛红釉?太多知识点需要消化了。掰底又是怎么回事,是老瓶子都有掰底还是道光时期独有的哩? 手头有个景德镇的单色釉瓶,也是郎窑吗?既看不到太多气泡也没看到开片。是太新的缘故吗?

22
23
24

暗香:
看起来我这个也可以叫牛毛红釉瓶了。很想知道是否国货以及年代,请老师们指教!

25
26
27
28
29

踏雪寻梅:
暗香的这个瓶子有掰底哎,胎很细白哩。

难得的糊涂:
老外称之为牛血红吧,ox blood,谢谢老师找了这么多图。

鹤鸣:
谢谢悉尼师做了这么详尽的描述。还引用了朱元璋有趣的故事。正 像踏雪师所说,太多知识点需要消化了。
有几点疑问1、道光时期的牛毛红做好了都掰底吗?还是说后人鉴定的时候必须掰底才能确认?所以掰坏了再磨平?难怪难得师说这件锥把瓶是换过底的,可能当时掰的过分了,索性换一个底。这个底应是何时换的呢?不过敲底或磨底应该不难,造假岂不太容易?是不是说关键还是要看胎。这个锥把瓶的红釉和白底之间裸露很大一圈无釉的红胎,想必是这瓶的原胎,以后鉴定应该不需要再敲底磨底了吧。

2、悉尼师说,二是口部要泛紫色,或发窑变蓝色为真器。这件锥把瓶似乎没有这个特征 。是否因此证明它不是道光时期的,更不是之前的?那么很可能是民国的了?现代仿品能否烧出牛毛红?不过悉尼师上的道光那个瓶(第6、7两图)好像也没有此种特征。到是暗香师的那个有点像。

3、既然气泡是高温的产物,那么这件锥把瓶就不该是道光时期的了。它有那么多气泡。不是元到清初的高温红釉瓶就是民国的高温釉了。

4、刷釉法 这个瓶子的放大镜图上可看到明显的一层白膜,而且像明显的刷痕。但为什么会是白颜色的呢?还是拍摄灯光的作用?

5、那几张放大镜照片上有没有可以称得上棕眼的东西呢?

俺对踏雪和暗香二位老师的器物也很感兴趣,希望各位不吝赐教。谢谢,学习了。

小桥流水:
暗香的瓶底开片儿像日瓷

西门祝:
继续上帖子弄丢的掰底瓶。

30
31
32

还有新的钧红釉。

33
34
35

小桥流水:
西门掌门的掰底瓶像道光的。

小桥流水:
鹤兄,悉尼老师的意思是你的锥把瓶是牛毛红釉,一般道光时流行。但到不到代要符合两个鉴定点,一是掰底瓷,二是口部要泛紫色,或发窑变蓝色才为真器。你对照一下有没有这两个特点,看气泡要等这些鉴定点都有了再来确认。

鹤鸣:
谢谢小桥师,看来我那个瓶顶多是像难得师说的换过底,没有掰底,口部也没有泛紫色。所以结论是明摆着的。西门师的两条都符合,恭喜!

人在悉尼西:
鹤鸣兄的锥把瓶是钧红釉牛毛红类别,不同于口,腹有开片的郎红系列,也不同于没有透明釉的祭红釉,它和豇豆红同属窑变一类,牛毛红类是要看口部泛紫特征的。道光时期的牛毛红钧红釉瓷器釉子较厚,有流淌,造成器底与棚板等窑具的粘连,不敲掰不下来,这就是敲底的由来。铜红釉的东西基本是高温器具多,红色不过1250度都出不来,太高也飞,色不正或根本就没色了,除了矾红【有发黄特征】类的以铁和金发色的需要低温除外。你这个一定是高温了,你看玻璃釉都烧堆了,璃化程度很高了,按理说不会出现气泡混在釉表,或刚冒尖感觉,【包括刷釉平行纹,】古时老窑烧几天,当然不会这样,但高温却时间短比如只烧几个小时的显微镜下就一定这样,字里行间我一直在暗示这瓶不老。不仅是不符合道光时期钧红釉瓷器的敲底,泛紫特征,胎子也太细,釉子又太沅,胎上整体都刷有釉水,看不太清胎,直观感觉到民国已经理想了。

棕眼,波浪釉,橘皮釉讲的都是烧制时出现在釉表的结果,和很多因素有关,最直接的关系最大的其实就是胎。古时讲究晾胎,一是古时产量需求都不象现在这么大,二是古人讲究质量,那时没广告,十里八村就看口碑了,质量不好的瓷是很难卖出去。晾胎时间长。一般胎都较干爽,吸取釉中水分,造成缩釉的棕眼,古时很多烧瓷都用化妆土工艺,釉面也易出【麻点】棕眼。胎干也使釉有一种贴骨感,釉的质量好显硬,显亮同时也会出现橘皮釉。雍,乾时期的橘皮釉是局部棕眼,起邹,晚清的釉就较松沅,出现波浪釉,是一种水波纹类的整体大浪【侧光看哈】。我看的也就是过去里一点体会,仅供参考。

西门兄的两件是一眼开门到代的东西,一个是道光,苹果青底的是江西瓷业公司烧的老厂瓷。

回踏雪,这件东西好象见过,可能是澳洲拍过的,大约民国到建国初的瓷器,器型少见,红釉漂亮沉稳,恭喜是被你拿到了。祭红类的瓷器就没有通透感,也没有开片,也可能会看不到气泡。

暗香的瓶倒是不新,也是有百年以上的老胎子,器型,贴耳,黄护胎土和底釉都有日风。

踏雪寻梅:
钧红釉牛毛红,学习了。也了解两个重要鉴定点。谢谢悉尼大师。原来我这个瓶是祭红类的,的确是澳洲拍卖的,也很喜欢这个瓶。谢谢悉尼大师。

暗香:
谢谢悉尼师点评得这么细致,必须得对照藏品好好消化,您辛苦了!请老师下次点评时不要顾忌说东西不对,反而要先说是对是错,然后再说错在哪几点,这几点对的话是什么样子,等等。您知道这里学理工科的人占大多数,思维模式比较直接,可能这么讲您就用不着花更多时间解释了。学生冒然进言,请您海涵!
我那个瓶子买时就怀疑是日瓷,因为喜欢单色釉和窑变釉的东西,价格极低,就收了,做个学习标本。再次感谢!

鹤鸣:
非常感谢悉尼师又讲了这么多。同意暗香师的意见,请您在点评的时候不要顾及说东西不对。谁也不希望将赝品当真品供着。或者到外面去招摇撞骗。到这儿来就是想学点真东西。希望您畅所欲言,心情愉快,长命百岁,我们也好多学些东西。

老邁:
好帖,言无不尽,知无不言。要谢谢悉尼师把这问题给讲透了,又学习了好东西。老的红釉器物不多,倒是新仿,欧仿(德瓷),美仿很多。见过一些有些老气的,都没敢下手。

自吟閑行:
刚看到这帖子,学了很多东西。有两外公留下的红釉瓶子,一直搞不明白,尤其是那小瓶的底所露的胎非常的滑润,请悉尼师及各位行家藏友掌眼,并多多赐教。

难得的糊涂:
请上图片吧,大家一起交流学习。如果不常拍图片的话,请参考上面的拍照距离和角度,谢谢。

自吟閑行:
谢谢小桥,糊涂兄的帮助!终于放上了,请悉尼师及各位行家掌眼。望住北方的朋友在这场暴风雪中安好!

36
37
38
39
40

这瓶的胎修得挺规矩的。

41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