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董大师引发的关于法国间谍传教士殷弘绪先生的讨论

【版主按】中国独门的制瓷技术,迷惑了欧洲许多年。 欧洲从贵族到平民,既惊叹中国瓷器的精美,又不能理解中国瓷器的制作秘笈。 法国间谍传教士殷弘绪在景德镇活动多年,窃取了中国瓷器制作的秘密,写信寄到西方,才使欧洲的瓷器制作者们恍然大悟,进而破解了每道手续的具体操作过程,直至制造出超越中国的精美瓷器。 殷弘绪在瓷器制造世史上的地位究竟如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注: Francois Xavier d’Entrecolles (1664 生于法国里昂,1741死于北京; 中文名: 殷弘绪) 是法国天主教传教士,康熙年间(1712 – 1722)于景德镇窃取了中国造瓷技术的秘密,写成两封密信寄回欧洲发表。

下图为Entrecolles1712的密信, 由Jean-Baptiste du Halde在1735年重新印刷出版:

海外收藏讨论殷弘绪1

老骨董:
说说那个法国间谍传教士先生殷弘绪。以传教为名,进入景德镇摸情况的殷大人,法名d’Entrecolle(这名字我永远不会拼)。两封密信解释了如何做瓷器,使1000多年来西方的谜团得以解开。你们如何评价他的行为?

难得的糊涂:
当然是好事儿了,今天还读到书上引用他记录的金彩制作保存方法等。中国自己的“独门秘籍”是不会公然传播的,只会师徒传承。以前有朋友问我为什么西方社会可以依靠大工业革命在一两百年里积累大量财富,而中国却要花很久,我想这个答案是很清楚的。要做到日用品,陈设品和艺术欣赏品的共同发展才是正道。

老骨董:
难得,你把 iPhone 6 的设计图纸偷出来,那当然也是好事儿了。200美金就能弄一个,不是很好?

宗阕:
难得爷,太大度了。殷氏就是18世纪头号间谍。

看看18世纪的间谍暗算是如何得手:

1. 靠官方颁发的文牒,殷弘绪在景德镇畅行无阻。
为什么?哪个中国人也能享此殊荣?国人自轻自贱,却对洋人礼若上宾,什么道理呢?什么心态?

2. 殷氏从当地官员那里得到了《浮梁县志》,尤其精读了第四卷中关于瓷器的章节,迫不及待地想要解开心中的谜团:发明者究竟是谁?到底出于什么目的,或是出于什么偶然才发明了瓷器?更主要的是想知道瓷器是如何制作出来的,配方,工序,原料……

正如殷弘绪写给传教会会计的欣里所讲:

“我在景德鎮培养教徒的同时,有机会研究了传播世界各地、博得人们高度赞尝的美丽的瓷器的制作方法。我之所以对此进行探索,并非出于好奇心;我相信,较为详细地记述制瓷方法,这对欧洲将起到一定的作用。 ”

看见什么叫狼子野心了吧,披着宗教的外衣,做着传教之外的事。

而在当时的督窑官是大名鼎鼎的郎庭极,作为江西巡抚的郎庭极难道笨到对这个过于关心瓷器的神父,毫无察觉的地步吗?他的心思全在督陶上吗?皇上的臣子永远就是跪着思考的。

景德鎮属于浮粱县管轄,距景德鎮仅有一里(古里)多;而浮梁則为属于饶州管轄的一个县。按中国的風俗,各县都编輯出版它们所管轄地区的地方志。志上面记載着该地区的地理位置、边界、风土、名胜、风俗、文武豪傺和清廉之士的事 ,——甚至奇闻轶事等等。大约每隔四十年,有关官吏和编者一同对其作一次审阅,親自增删其内容。 县志是为中国人而不是为欧洲人编写的,但中国人有几个人能看到它?又有几个人重视它?又有几个人研究它,学习总结它,读懂它?几乎完全无视这方面的知识。
如同我们对待自己的文化和历史一样的轻蔑。

3. 殷神父接下来又将注意力集中在烧制的匠人身上,用半生不熟的汉语反复咨询,将答案默默记在心里。回到住所,他将瓷器的品种、制作方法、釉质、彩饰艺术以及烧成温度等细节,逐次记下,交付于越洋的书简。几年过去,他自认为对古老的东方技艺已了如指掌。

国人就是淳朴厚道啊,一个笑脸能让穷苦的窑工如浴春风,一五一十的将多少代艰苦摸索出的千古绝技,虔诚的献给了上帝的使者。

殷弘绪可能也大惑不解:

“那些躬身斗室的画师们,何以夜以继日地在瓷瓶上倾注心血? 
他们纤细的手握紧同样纤细的画笔,在瓷胎上描绘山水、花鸟、袅袅仕女,倜傥的名士,也会写诗。随着岁月的流逝,这双手日渐衰老、皱纹密布,形同笔下疏朗的树枝,而瓶身上的画面却愈发灵动、遒劲。

他们站着,坐着,也许还趴着,跪着,尺幅将竟画稿出成时,呆滞的眼眸会神采熠熠,交瘁的心力才敢舒缓。年复一年,日月几何已置于身外,只有流转的瓷瓶才给这些古怪的瓷器的艺术家构筑了一个天国世界。

也就是说这些可怜又伟大的中国工匠,用让殷神父无法捕捉到的精神力量来支撑起每一件精美绝伦的瓷器的?因此,他们可以忍受没有尊严的生活。不能不让神父感叹,上帝做不到的事,在中国早就诞生了,中国人是最优秀的臣民。

群山围绕的景德镇,一条历代碎瓷和窑渣铺满河床的河流,一口围有高墙的抛入无棺可殓的穷人的堆尸坑,相互应着。

殷神父呼吁着:
天主呵,愿你多赐予这些新入教的信徒吧!我劝告他们为你祈祷。
如果想对于为他们所作的祈祷表示支持和作些援助,则以增加教士为宜。

这就可以感化他们,使他们感到欧洲人寄至景德镇的钱财,不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奢侈和贪欲了,他们其时是热心的人,他们比起那些想从本地捞起易碎的珍贵玩物的人要崇高的多。

也就是说殷神父无偿的拿到了瓷器的秘密,还同时传播了欧洲人的高尚。聪明人哪!!

难得的糊涂:
宗阙,自己写的?讲到县志,国人是读的,考古人员和盗墓者都读。前一段时间就有新闻提到这个。神父拿到的秘密是划时代的,但也是必然的。

@董老,iphone6啊什么的图纸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所在。以现在来看,它的设计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多大诱惑,倒是它的零件功能等可以推断出成本和流行方向,这些是大家更关注的。

宗阕:
我写出来的不是必然的,是有意才行的。丛林法则是公平之上的游戏,暗箱也算。除了盗墓的和考古的,这县志就没人关心了吧。

难得的糊涂:
写是必然,不写也是必然。 公平是,不公平也是。

宗阕:
我觉得我们受的教育其实是秉承西方的,思想也是。

难得的糊涂:
有道理,现在确实很难融入了。

县志,嗯,明天就去看看,已经开始泡图书馆了,接下去几天就接着泡。

宗阕:
难得老师这不是去渡假了,是研修去了。放松玩玩吧,瓷器也不是一天就烧成了。

难得的糊涂:
有些书买到了就带回国外慢慢看,有些没买到,如耿先生的,就去图书馆看,天天学新东西的感觉很好。在国外没这样的好机会的,也是机缘吧,不能错过的。

宗阕:
希望您回来我还能听到您的讲座。

老骨董:
难得应该多去几趟潘家园,报国寺什么的。

传教士事件,在某种程度上讲,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标志着中国在科技上落后于西方的正式开始。虽然西方还要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去进行试验,但理论上来讲,他们已经掌握了这项技术。随之而来的工业革命,更把中国甩得远远的。

6 thoughts on “骨董大师引发的关于法国间谍传教士殷弘绪先生的讨论

    • 谢谢宗师美言。西门的琴是抛砖引玉的。其实艾专家的先生,既是教学大师伊凡。加拉米安的弟子,又是成功企业家,必定有顶级提琴收藏。

      而西门的收藏,多从各国制作制琴师的风格及其演变着眼。大多藏品声音不错,论观赏演奏还实用,但是价钱未必太贵。又兼提琴是小众收藏,就不好意思献丑了。

      骨董大师的精辟发言会拿出来…..

      • 其实不久前有人做过实验,让高等级的演奏家用名琴和好的品质的非名琴演奏,结果是无法区分。心理因素更多。

          • 真的!曹大师敢说要谁就做谁的,牛。好像黄滨就请曹大师做了一把,名琴不可能总被借用,所以一旦被拿走,据说就失恋了,所以不如自己开一把。

          • 多年前,曹大师帮顾客仿制过一把Steiner,声音之好,出乎曹大师意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