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瓷缘

【编者按】名闻遐迩的前辈文物大师,艺高是一个特点,人品的高尚往往是另一个特点。人有痴迷,常视钱财为粪土,把心思都扑在研究上。对文物钻研的深度和广度,使大师成为众人中的佼佼者。大师们又往往虚怀若谷,全心全意提携后进。悉尼师介绍的张浦生先生,正是这样一位泰斗级人物。

编者也有一个特点,就是见了有成就的人物,会顶礼膜拜。千方百计套近乎,拉关系。看到张浦生先生也生在上海,就想对张大师说:美不美,乡中水,亲不亲,故乡人。西门要是晚出国几年,在原单位也有可能目睹先生的风采。说是这么说,其实编者心里也明白张老对我们这些后进,是一视同仁的。

人在悉尼西:
青花瓷缘

记得第一次见到张浦生先生,是在27年前的六省文物联展上。只见一位老师气度温文尔雅,目光烁烁有神,勃勃生机地带领几名学员在各个展台前看并评说着各省瓷器展品,有的如数家珍。这是文博汇萃的地方,展示火眼金晶的人是何人。问及胡主任竟用崇敬语气和我介绍,这是南京博馆专家张浦生先生,是中国大名顶顶的青花大王。大家叫他张青花。

我也是青花瓷爱者,自然希望得到张浦生先生的指教。真正有机会走近他时,发现张先生为人和善,无论萍水相逢,还是深刻相交,皆能等同以待,于是在整个汇展期间竟慢慢和先生熟悉起来。大约数年后,一次去南京出差,随先生去家里看瓷片,着实让我吃惊不小。堂堂的国宝级大师,竟都过的这么简朴。简单整洁的居家,没有象样的电器,和我想象的瓷器泰斗的住宅相去甚远。闲聊才知,他这辈子没用他学的知识赚钱,现在这样,将来也这样。老一辈知识分子很多这样,克己奉公,甘于清贫。这种高风亮节让人称道。

1
2

相处之中,先生的乐观与豁达总是能感染我,也感染身边的人。所谓颜蠋抱璞,清净祯正以自虞。

浦生先生祖籍安徽,1934年生于上海,1953年考入复旦大学历史系。57年分配到江苏省文管会工作。不久,省文管会与南京故宫博物院合并,他调入南京博物院工作。解放前的南京故博是中央博物院,大家都知道,是蔡元培先生创立,藏品丰富,实力雄厚。48年国民党撤退台湾,带走文物很多,但留下的仅清宫瓷器就有20多万件。工作之初,他被安排做瓷器保管员。他说自己当时还【目不识瓷】。但他在这个明洪武时故宫里,有幸与众多的瓷器有了亲密接触。浦生先生开始如鱼得水。

张先生的老师王志敏出身上海古玩世家,是老牌西南联大数学系毕业高材生。受古玩鉴赏家岳父薰陶,用数学方式研究陶瓷,把文科当理科研究,教导浦生要用科学思维看待瓷器,读书之外更擅长【读物】,不要忘记实践。王先生业余时,总带他去去南京近郊捡瓷片采集标本,集累经验,练眼力。恩师研究方法对他影响很大,并认为瓷器鉴定,都是理论联系实际的。南京博物馆经历,让他阅宝无数,博览了天下最美好的,精美的瓷器,为他日后成为瓷界第三泰斗打下坚实基础。50年来,张先生一直从事文博工作,擅长古陶瓷鉴定,研究,传授。1980年开始,先后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交通大学,上海大学,江西师范大学,湖南师范大学,西北大学等单位担任客座教授。传授古陶瓷鉴定,保管知识,培养出数千名学生。出版了【青花瓷画鉴赏】【青花瓷收藏和鉴赏】【青花瓷器鉴定】等五本专著。

文革中,张浦生先生历经磨难。70年下放南京郊区种菜。人高瘦长的他,种冬瓜,挑冬瓜,卖冬瓜,他说,瓷片依然不离身,这些瓷片,陪他度过了一生艰苦时光,把专业坚持下来。当地祖山堂大队食堂角落一个溉水缸竟是明代嘉靖大罐,是造反派从庙里抄来的,他发现立即和江宁文化馆联系,至今还在文化馆。74年,他被调到江宁第二化肥厂工作,有一次参观南通【文革】出土文物展,见里面有一个写鸡冠壶,实际是唐代秘色瓷皮囊壶,非常稀有,他让人立即报告上级,这件文物被定为国宝,是江苏唯一一件秘色瓷。

文革一结束,他回到南博,继续奔走在文物鉴定和教学前沿。就我所知,淮安成化六年墓出土的青花大罐,广西橫县农科所基建工地出土【单鞭救主】元青花罐,安徽太湖县白里镇出土的元末青花牡丹纹执壶都是张浦生老先生慧眼识宝,验明正身。唐青花的发现也有他的一份功劳。众所周知,这个鉴定发现,把青花历史从元代提前到唐代,整整早了五六百年呵。

当年青花王子,现在八十岁了。但仍旧意气风发,声音高亢。只要坐下来,就三句话不离瓷器,真有意思。滔滔不绝的聊瓷,给大家看他又新收的瓷片。两三小时没有倦色,我都怕他累着。浦生先生家里挂一副字——【片瓷山房】。这是老鉴定家耿宝昌先生所题。这事有幸参与。张浦生先生一直有个愿望,想拜在耿老当学生,是正式递门生贴,写生辰八字,跪拜认师那种。耿老没答应,我认为耿老感到张先生修为,知识很高了,也是泰斗级人物了吧,就写了一副字,取自清代画家石涛的【片石山房】。这正概括了张浦生老先生一生的特点,写的妙,评的贴切。张老好瓷,藏瓷,研瓷,授瓷,不论哪个角度观察,都风景独特。在他身上,你就有学不尽的知识和耐人寻味的宝藏。衷心的希望张浦生老先生把自己对古陶瓷的研究,通过传,帮,带,由学生们传承下去.

老邁:
谢谢悉尼师介绍,觉得这些大师都有相似,不凡的人格魅力。值得欣佩。

人在悉尼西:
谢迈兄欣赏。

老邁:
最近幾期央視的國寶檔案分三次介紹了孫瀛洲先生,這下把國內陶瓷考古鑒定界的名家來路弄明白了。孫大師好稱宣德王,是有真功夫的,名不虛傳。肯把畢生幾千件藏品無償獻給國家,把一身本領無私教給學生。給這行裏後人帶了個好頭。了不起。

难得的糊涂:
孙老是没得话说,可惜文革中 唉… 别人都被“关”在故宫集中“学习”,因为孙老德高望重就没有,反而被…让人扼腕。

One thought on “青花瓷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