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的糊涂 – 康熙御制

难得的糊涂:
康熙御制

这件东西是馆藏,哪个馆先不说,其实也不重要。大家品鉴看看如何。

1
2
3
4

阿江SG:
我搬个交杌坐旁边听讲,,

华蓥:
这件“康熙御制”的珐琅彩瓷器与你曾经上过的那件上博的“雍正御制”款的藏品,无论从画工或者用彩上都差了很多,当然康熙是初创期,东西不可能有成熟期的精。但这件我觉得有后仿的可能。

binzhang:
光绪仿.

洛福:
或许是没有上手,或许拍照的缘故。
但是,如果这件东西放在我眼前,定位是“康熙珐琅彩”, 我会极其怀疑。

就说一条足亦:珐琅彩表面,(无论画工如何,瓷胎如何),必定有细小开片,这件没有,说明不是珐琅彩。

其它还有很多毛病,我的判断是近仿。

难得的糊涂:
好的,你们大咔的眼睛都是火眼金睛哈,绝对专家级的,我先到个谢,也祝贺大家了。

我也是对它有疑,胎釉和彩及画工什么的不说了,单就这个款识我就有些疑问,比对几个故宫旧藏都不一样,蓝料也不太一样,细节不说了。

我虽没有具体印象,但据传来的老师说是大英的,而且是楼下的!要知道,我对大英的专家们还是很钦佩的,因为他们明白中国的古物和文化,收藏的都是咱们祖先的宝贝。不过,这件确实让我有些跌破眼镜了。好吧,再说一遍,你们这些大咔专家很厉害,我会继续向你们学习的,呵呵。

binzhang:
这碗挺好的呀?不会是新的.但我看到不了康.难得兄上些真品图片对比?

洛福:
Binzhng兄:小康仿的,比这古朴多了,别冤枉人家小康。小康好歹还有点古风。

就一景德镇劣等新仿,黄地,牡丹画工和敷色(竟然用绿彩!)落款,统统不对。

还兼胎粗,釉面贼。

如果真是大英的东西,我怀疑,大概是有人新捐的罢? 目的就是资本运作吧?哈哈,厉害。

读书读书:
这碗有什么问题,不上手观察,所有眼观的辨识点都是标准器物,如果市场发现,恭喜你,买了不管假真,都值得收。

上手的细节,就个人水平了,也不是网里能说清楚的。那些辨识点,是这行里的人的一碗饭,说破了,他们吃什么,这就是专业和业余的不同。
另外,珐琅彩据说不开片。粉彩开片,因为玻璃白。

binzhang:
读书兄说的没错,玩到这水平的东西,如果没真的玩过真的,很难说出真与假。

记得雅昌一朋友,几年前一小拍,看到一如新的粉彩瓶子,大家都认为是民国仿乾隆。小拍也曾问他如果出几千美元你拿走,结果他犹豫了没要。后来居然拍了几十万美元,他还觉得拍家当了冤大头,再后(几年后)来在香港拍了七千万港元。顿时后悔不已。(雅昌上这朋友的帖子还在,有图有真相)
其实也不能怨天尤人,自己的眼力没到,机会自然会错过。

但是有这种眼力的人,一定是亲自把玩过真器的,靠看书绝对不敢拿几十万美元开玩笑的。

至于难得兄这碗,漂亮好看,但如果让我出几十万美元拍,我可不敢,我眼力不够。

洛福:
下面的這個王剛尋寶節目,裡面這個哥哥,他的慘品,花了5000人民幣,就是一件康熙琺瑯彩.人家那件东西,畫得比上面的這件,不是還精.還漂亮10倍吗?

不僅如此,人家起碼還上了王剛的節目.上了舞台.

什么都不说了,大家看看,樂一樂吧.

http://v.qq.com/cover/s/souiih8fdzgtshe.html?vid=g00170braac

Danui:
什么眼力争什么钱,这行就是这样的。

难得的糊涂 :
更新,经再次和传来图片的老师确认后,说明是楼上的不是楼下的!难怪啊!哈哈,这下我刚跌破的眼镜白跌了。楼上楼下是怎么回事,去过大英的师友们应该门清,嘿嘿。

国公:
楼下大概是指大英博物馆专门陈列中国文物的33号展厅,与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和印度展厅一样,中国展厅也是这里屈指可数的特别引人注目的几个国别展厅之一。

楼上大概是指大维德基金会的珍藏,也就是有元青花大维德瓶的地方。
应该是这个碗。

珐琅彩瓷在康熙晚年研制成功,经雍乾二世,达到顶峰

5

跟着 张宗宪 Robert Chang 看古董 全球走透透—伦敦大英博物馆
2015-12-10  (来源:《CANS艺术新闻杂志》2015年12月号)

大卫德收藏的瓷器展览馆是我来伦敦,除了拍卖,必定到访之地。现在它因经费问题移至大英博物馆内,这个迁移对我而言更为方便了! 而且馆裡陈列系统分明,宋瓷、明瓷、清瓷各有展位区隔,尤其透过窗明洁淨玻璃柜,与瓷器温润的釉料光泽更显得晶莹剔透,让中国瓷器看 起来更为现代感。

目击现场:伦敦大英博物馆 大维德中国艺术基金会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 of Chinese Art

参访时间:2015年11月17日

成立于英国伦敦,该馆的藏品几乎全来自斐西瓦乐·大维德爵士(Sir Percival David , 1892-1964)的珍藏。斐西瓦乐·大维德爵士出生于英 属印度的犹太富商家庭,全家约1913年迁移至伦敦,当时东方艺术鑑赏风行于伦敦的上流社会,大卫德爵士深受此气氛感染,也开始收藏中国文物。为了读懂瓷器上款式题字,大卫德爵士自学中文,凭藉个人毅力,1924年后他已具备一定的中文阅读水平。大卫德爵士更亲赴中国进行收藏,并结识着名古玩收藏家仇焱之,他收藏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便是仇焱之的旧藏。

1927至1928年,大维德爵士设法买到慈禧太后在1901年出宫时抵押给北京盐业银行的内府秘藏珍宝,40多件瓷器珍品,分三次运至伦敦。

1930至1931年,他透过各种管道收集到近1700件的陶瓷和一卷清宫御製古玩图,年份跨越十至十八世纪,堪称是世界上最全面的收藏系统,仅次故宫博物院。1950年代,大维德爵士决定将其珍藏的图书馆与藏品全部捐赠给伦敦大学,并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建立大维德中国艺术基金会,以维护收藏并致力推广中国艺术与研究,并于1952年6月10日正式开放。直到2009年,因基金会营运不善,将藏品转至大英博物馆,永久存放于馆内第95展厅。

大维德基金会其陶瓷藏品主要为宋代至清代各地传统名窑之产物,涵盖了近千年的历史。很多藏品属于故宫散失文物,不乏举世公认的珍品。例如目前所见的传世宋代汝窑碗仅有两件,除了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一件之外,大维德基金会也藏有一件〈南宋 汝窑天青釉碗〉。还有生产于1351年的〈元 大维德花瓶〉,是世界上已知最早的有确切纪年的青花瓷器物,被视为元代青花研究的标准器,也被BBC和大英博物馆联合评选为代表世界历史的100件物品之一。

还记得80-90年代,因方便和西方古董商打交道并参与拍卖,我在West Back st有房子,那时大卫德的收藏还在伦敦大学内,住伦敦期间我几乎没事就在那裡待着,裡头的收藏已如数家珍,例如那对绝无仅有的元青花大瓶和极为罕见、对收藏家求之不得的汝窑、官窑,还有那满柜子的珐琅彩瓷。

如果要问我去过大卫德馆几次?我想应该超过百次之多吧!早期伦敦大学裡的大卫德馆拜访的人并不多,因经费关係馆裡只用二个人,一个要顾着书点贩卖部,只有一个人负责监控馆内;所以买完票都得由这个人陪着看着,如果来了第二组人就得等第一组人参观结束才能轮到他们参观。往往馆裡就只有我一人。

我12岁时,在上海我父亲的店裡见过大卫德爵士,当时陪他来上海的是美丽气质优雅的夫人,那是我一生见过最优雅的外国夫人;至今印象深刻,彷如昨日。听父亲说,大卫德2-3年会来一次上海,他只对瓷器有兴趣,不像日本山中商社买货都用拐杖整柜子点着要,大卫德只买好的瓷器。

为何我到伦敦必访大卫德收藏,因为「我的学问都靠看博物馆累积的」。看博物馆可以帮助辨真伪、可以分辨好坏,陈列在博物馆的东西可以让你细细品鑑着磨。我在买东西的时候,常常会问自己,这件瓷器大卫德或其他博物馆–有吗?有的话,我要买的这件是否比它好!所以博物馆是个标准,收藏一定得跟博物馆比、跟博物馆校量。因此,我很感激大卫德博物馆这个导师,他让我对瓷器收藏有个第一流的标准;它是我此生最重要的导师。

如果你想收藏好瓷器;无疑的,现在大英博物馆裡的大卫德所收藏瓷器是最好的导师,因为它是中国官窑瓷器最完整的美术史蹟。

6

伦敦大学裡的大卫德馆离我以前工作的地方只有2分钟的路。吃午饭时经常路过。但是我当时在为科学奋斗,竟然没有去过。09年搬到大英博物馆后,经常去。

洛福:
画片的作者,大概是活的不耐烦了,想给康熙老儿戴绿帽啊。
竟然敢把大红牡丹给绿了。。。乐。

e32nd0316:
这个碗肯定是大英楼上展示的那个,珐琅彩料并不是所有彩料都有裂纹,而是只有叶子上的篮绿釉才有裂纹而且需要放大镜才可以见到。

One thought on “难得的糊涂 – 康熙御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