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兄发起的馆藏品讨论

【编者按】难得兄上传Stanford大学博物馆的藏品,是大家学习讨论的好材料。多看多想,对悉尼大师以前讲的课进行消化,是学以致用的好机会。

难得的糊涂:
上个会说话的,为了防止大家出现审美疲劳,上个自己会“说话”的。大家各取所需,各种学哈,印证过去从悉尼师那里学到的种种。

悉尼师,根据我记录的“宣德王”他老人家的总结,个人看这个是永乐的,不知对否,谢谢您先。

当然,如有人能认出这个盘是哪家藏馆的,本人有奖哈。不啰嗦了,上图!

海外收藏1
海外收藏2
海外收藏3

人在悉尼西:
成化瓷。底有吗?欣赏。

宗阕:
青花折枝葡萄盘,蓝的发紫, 老师是永乐的吗?首博。

人在悉尼西:
这是苏料,只在永宣,成化三朝出现。葡萄纹是成化流行纹饰。发色深沉,黑斑凝结是宣德青花特征,但还有一鉴定点是晕染,没找到晕染怀疑是成化。但成化晚期是淡灰色,只有成化早期才这样发色。

宗阕:
老师,大明一点都不粗,刻痕刚毅有力,胎淘洗的这麽细,真美呀,乾隆后面的东西都该扔了。

人在悉尼西:
明代东西留传极少。清兵入关大嗜破坏,俗称【破大明】。明的东西是美,元的青花更绝美,清三朝排第三了。是淘洗细,明的官器也修胎。

永乐器呈宝石蓝色,含铁量大,也要有明显晕散。这盘还不够永乐的浓艳色。照片是原版,后照?

宗阕:
老师你真厉害,这个应该不是首博的那个,我看走眼了。不知道难得是不是在山东那个博照的。

人在悉尼西:
看这个养眼,讨论也有意思,其实藏界有两种顷向不可学。一是认为懂了,这没啥,轻看了,易买瞎品。二是总想买国宝级的。中国八千年历史,有文字记载有六千年,多少朝代,各代精品,足够活到老,学到老了。捡漏的事,毛泽东时代可能,现在。。。。不说了,不能有这种想法,能正常价买到真正的东西,就每年增二十了,期望买到捡漏的机会微乎其微。现在有的藏家不知道比如古玉,比如康熙瓷等等价值。明,清三朝的东西国内很少出来的了,一出来就成为追捧物,价极高。别的不行。没价。有人是以藏为主,不卖,另说了,我主张用利芸玩古董轻松。就是以自己知识赚的钱去玩。古玩行我知道的,包括古玩行老板,买十个七八个对就不得了,是行里高手了。我们自问,敢放松警惕吗?

老邁: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悉尼師眼學功夫了得。跟著學習。托人去買耿老的書去了。市場上甚麼價位的都有。希望不挑花了眼。學習明清瓷器就考這書和悉尼師點撥了。

难得的糊涂:
悉尼师,谢谢喜欢,我也是。可惜照不了底,摆放的位置没法照到底。看来,这个洇染的感觉,我记得还不够深,会继续努力。

另外,想请教它边上的海水纹,似乎是不同青花,是平等青吗?看到过有混合用的。

再上另外两个,是在不同地方的馆藏。

宗阕,不是山东的,是国外的。我就是想看谁看过这件东西后,会过目不忘,那就一定是个好交往了,呵呵。

海外收藏4
海外收藏5

yinny自拍:
悉尼前辈说的及是,现在还是要练眼力。上两个小罐,这种发色应是苏玛丽青料吧。

海外收藏6
海外收藏7
海外收藏8
海外收藏9

人在悉尼西:
这是永宣青花了。海水纹是指盆边的吗,还不是混的,混的是正德平等青和回青料混合使用,比这色还泛紫。

yinny自拍:
对不起,悉尼前辈的第一句是说我这两个瓶子吗?

难得兄,请别介意我的跟风。

难得的糊涂:
Yinny, 没事儿,就是学习贴,让大家好好印证一下苏麻里青的发色,沉底和泛铁特征。

yinny自拍:
这个寒江独钓,悉尼前辈,为什么会有两种深浅完全不一样的青花呢?

有巢氏:
瞎猜:1.永乐无疑 2和 3看不清是否苏青,如果是苏青,必是永宣。

鱼尾巴:
@难得的糊涂 上面第一个是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的藏品吧。

一介夫:
这青花可是比彩瓷更难看出渠渠道道哈。采鸟还在一抹黑阶段呢。
有姐那么年轻咋就那么渊博呢?

谢悉尼师关于捡漏的警醒。太重要了。我一定要调整这个捡漏的心态了。

难得的糊涂:
有姐是决定好学的,勤做笔记的,我猜关于界定区别永宣的,我们看到的可能都是源于有“宣德王”之称耿先生的文章。不过,悉尼师这里提的晕散的状况应该考虑进去。

@鱼尾巴,很接近了。但我印象中,亚洲艺术博物馆展品中没有这么典型的苏青物件,再猜。

yinny自拍 :
难得兄的葡萄纹青花盘,跟辽宁博物馆的那件相似。

难得的糊涂:
yinny, “难得兄的葡萄纹青花盘”,最开心了!可惜是博物馆的…

小桥流水:
是难得师梦寐以求的葡萄纹青花盘

难得的糊涂:
那是重器啊,小桥师,谁能不梦想它啊。

看来没有附近的藏友了,揭晓答案吧,是stanford大学的博物馆!下面再上几件。

海外收藏10
海外收藏11
海外收藏12
海外收藏13
海外收藏14
海外收藏15
海外收藏16
海外收藏17
海外收藏18
海外收藏19
海外收藏20

抱歉,又要害大家转头看了,看来以后要手机打横照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