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兄关于青花乾隆六字篆款引起的讨论

【编者按】收藏瓷器,捡漏捡到乾隆官窑,是每个瓷器收藏爱好者的梦想。第一步就是要能看出乾隆底款的真伪。难得兄自称糊涂,其实半点也不糊涂,而是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把青花乾隆篆款图片收集起来,手上有一份完整的参考资料。在机会到来时不会错过。

悉尼大师的点评,又是这次讨论的点睛之笔。

难得的糊涂:
记得要专题讨论这个,这里贴出来这些。一些说明,乾隆二十五岁登基,在位六十年加三年太上皇共掌权六十三年,长寿八十八岁。下面的款识都是在乾隆六年到九年,也就是乾隆洋彩大放异彩的期间的。相信玩古玩眼睛毒辣的你,可以在很短的时间整理出共同点和特征的。另外,之前看到的其它六字篆书款和这些有不同,难道是工匠换了(老去),但通常款识是制式的一部分,应该会被严格的执行延续。照片是照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在2008年配合乾隆洋彩专场展览出的专著,编者廖宝秀。悉尼师有空儿的话,也简短说说看。谢谢。

个别四字款是为了起佐证作用。还有,虽然有些图不清,但为的是从字的结构和比划上归纳总结。

海外收藏乾隆款1
海外收藏乾隆款2
海外收藏乾隆款3
海外收藏乾隆款4
海外收藏乾隆款5
海外收藏乾隆款6
海外收藏乾隆款7
海外收藏乾隆款8
海外收藏乾隆款9
海外收藏乾隆款10
海外收藏乾隆款11
海外收藏乾隆款12
海外收藏乾隆款13
海外收藏乾隆款14
海外收藏乾隆款15

南山一棵草:
学习

国公:
好资料。谢难得兄。还有吗?

lili07222002:
几年前回上海去愽物馆,在陶瓷馆进口处有-大片版块是介绍各年代款的,看见—亇中年男士用很专业相机很仔细在拍那些章款,听到旁边有人讲:这些人是做假古董的。…是不是湖涂先生在为我们拍照呀?是你吗?谢谢!学习了!

难得的糊涂:
lili,哈,你前后帖子没理清楚,我是从那本书上照下来的。造假?说句不好听的,会遭报应的。

说起上博照相,还有一段有趣的经历。话说进了上博,蜻蜓点水般的看过青铜器,石像,书画和木器,就开始了瓷器之旅。外国游客日本人居多,一路看一路照,从上到下至坐在地上向上照。忽然看到身后不远处,一大妈在用抹布擦玻璃,感到很不解,突然反应过来是刚才额的脸和鼻子因为紧贴而留下…顿时不好意思有些收敛起来。

等到了清三代区域,忽然感到有一保安老是在旁边转悠,经过简短的对视后,他发话了,你拿的相机是L…吗?我没回疑惑这儿对相机有限制?接着他又说,你看瓷器我看你的相机,我从快门发出机械声就听出来了。心里只好笑,搭讪到您一定是天天对着瓷器都看烦了云云,这位仁兄开始滔滔不绝跟我聊了一会儿,又指着一个瓷碗说这个好,这里唯一的一个墨彩。接着,我开夸上博如此这般的好,他也附和说元青花要办个展览,伊朗组织宫里的藏品来,使馆考察了国内各大博物馆,最后定于上博等等。这一年是二零一二年。

lili07222002:
糊涂先生,我怎么会说你在造假,再仔细读来,我是在夸你为我们这些菜鸟提供那么多资料,也许是我词不达意,让你误解了。不好意思。

难得的糊涂:
哈哈,没事儿,都是玩笑话。

人在悉尼西:
回难得兄,一般规律要玩两年以上才会去关注官款,看来您真想找个官窑器了。一旦真找到,就可以躺着退休都行了,预祝成功。

清前三朝里乾隆款识变化大,如您所讲在位时间60多年,唐英督窑记略注都有记录,有写款人的人事变动,师徒接替,是会造成字体的多样性。特别早期款就有写的象篆书体,就是您上的最后的款。还有方形楷款,都是珐琅彩等精品,蓝料彩多过红料彩,大外框,小细内框。最多的也是这种没框的清花六字篆款了。这些篆体款多是中晚期款。怎么鉴别人人有自己看的角度,耿老的【瓷圣经】里就有讲,现在看讲的很集中也很少了。

很多老馆员,没做十年以上收购的,也就会背点【制字一橫不过刀】一类口诀,不是新老一眼看的出,讲不讲明白另一回事。尤其离开馆藏的器型,扎开手就断不了的人真看到几个。乾子左边上部的十字,写成山子的多是唐英早期款。包括乾字右边下部不写弓形,写成乙形的都是早期瓷器。量不大。照片看,制字上部左侧写的不是山形,是类于出形的都是晚期的写法了。下半部的衣字有写成凹字的,极少见,大多见在光绪年民窑仿品款。有写成n,-n的。有写成象长城垛口一样的,看是连一起了,期实细瞧每笔都不是一笔带过,而是转折处笔笔断开的,最后一笔出头。这种真品率最高。

大字上方的一点起笔很小,都居中。篆字四竖基本是平行的,最后一笔有的有点儿弧度,或象钢条一样有点力度。清字左边三点水写米字形。右边下的月字多数是写成长方形的方框,中间加一小竖,一般是晚期瓷。乾字下部为硬直的s形,s的上部开口向右方向。隆字右下部象生字形的字一定要左右对称。年字顶部多会有一个小缺口。整体要看到字体工整,青花深沉。个别也看见有字写的稍斜,稍草的,但的确是官窑器。所以看官窑主要看有没有皇家气派,不能因一个笔划或几个特点就肯定,否定。系统看,综合看极重要。

难得的糊涂:
谢谢悉尼师,一番金玉良言,我记下了,再慢慢研学。

真是一切随缘,成事在天,不敢奢求,能得一窥个中奥妙足已。再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