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迷不悟 – 单色釉瓷

【编者按】悉尼大师很欣慰。尽管身体尚待彻底痊愈,由悉尼大师带出来的一期学员很多已经能作独立分析,很多观点确是言之有理。

瓷迷拿出单色釉瓷瓶并提出问题。究竟是郎窑还是祭红?有没有窑变?难得兄,瓷痴兄,和yinny才女都提出了有根据的看法。最后悉尼大师指出这瓶是郎窑系列瓷,发色被称【茄皮紫】釉瓷。又深入浅出的解释了郎窑和祭红的鉴别要点,使大家心悦诚服。

瓷迷不悟:
单色釉瓷。

请问各位老师,这是郎窑红,祭红,还是窑变?红里带黑是否烧过头?釉面有许多小凹点,这就是橘皮釉吗?

1
2
3
4

难得的糊涂:
好问题,相信很多人都有,咱一起聊聊这个话题。

先说窑变,一般认为通过烧造工艺而使最终成色与预期不同的,即为窑变。同时,窑变也特指这种不刻意,不可控但却充满惊喜的成色。这个瓶子是典型的铜红釉,最终成色还是基本为红色,所以不属于窑变范畴。

橘皮釉,是的,应该就是这种感觉。

郞窑红还是祭红。两者都是铜红釉,烧造温度有差别,郞窑稍高些。关于区别,个人理解把持一点即可,郞窑红玻璃质感而祭红没有。祭红很多博物馆都有,所以看过后不难理解。所以,个见这个还是郞窑。

关于烧过还是什么颜色变成这样深,个人理解是不够而不是过高。试想,铜红釉温度过高会烧“飞”了,即颜色变浅以致趋近白色,刚合适是鲜艳的红色,不过这的可能就是几十度间的事儿。

不对之处,还请指正,欢迎大家讨论。

瓷痴:
不像郎窑啊,难得师.我上过手郎窑,比这个玻璃感多

难得的糊涂:
瓷痴兄,不敢当师的,都是差不多的起点的。

您提的在理,而且我最不理解的是靠近口部的胎裂,以至釉色沁入变深,这个印象中在朗窑也没见过,有时间还请悉尼师解说一二,我们再学学。

瓷痴:
起点大家都一样的,那是肯定的!:) 就是我只看到远处您的背影。
我s看过的郎窑,其红釉就如半透明的红玻璃,开井字片,底是苹果青,美极!

可惜我一转身就被别人拿走了!可惜啊

yinny自拍:
同意难得兄的看法,这不是窑变釉,但该瓶不具备郎窑红独具的“脱口垂足郎不流”之风貌,不认为是郎红,而是有灯草边和桔皮釉的霁红。图1:郎红器,图2:霁红器。

5
6

人在悉尼西:
真高兴看到大家进步幅度,对郎窑红玻璃质感的掌握。这是分清郎窑与祭红的关键点。同意难得的看法,这瓶是郎窑系列瓷,发色被称【茄皮紫】釉瓷。

郎系和祭红系有一简单区别,就是郎系开片,祭红瓷一律不开片。郎红是康熙时烧成的,之前200年明中期红釉技术就失传了。铜是极活跃的,郎红因玻璃质的釉厚【凡玻璃质瓷都易开片】一般都开片,口部的铜分子极易挥发,口釉本就薄,加上釉的流淌,会出现白边【2毫米以上】,叫脱口,灯草边,灯草口。

祭红是永乐,宣德红釉发展而来,它的配方不同其它红釉,不会造成胎釉彭胀系数的反差过大,出现开片,另外,祭红的釉里气泡特别的多,石英质也多,乱其八糟的东西多造成祭红没开片【这种简单的鉴定东西一定要明确,进了古玩行里遇到一些大佬就很挑剔这些,认为我们讲外行话】。

郎窑系也有不开片的,比如,郎窑红有单次釉,也有两次上釉的,两次上釉的就不开片【也没灯草口】。窑温古代控制老窑工的就全凭经验了,窑内气氛不对就出来很多种变异,有绿郎窑,茄皮紫,褐色,黄色,粉色。。。。不一而足。

还见过一件康熙奇怪器,里是郎红釉,外面釉是绿郎窑釉。郎不流是不一定的,据耿老统计,有百分之十五的郎窑红底胎修过【他到哪儿讲课遇郎红几乎都讲到这个】。可见不能光背诵口诀。郎红成品率低。53到55年间,和德国在景德镇合作时,仿郎红的成品率提高到百分之五以上就报捷了,其实也就百里有一两件成器。其古代一定少于这数量。这瓶虽脱口,不见粉质胎,没有化妆土,修坯是平直拉坯,不是稍圆平底胎,最主要是胎不对,不显硬,上线是民国呵,很可能是50年代的东东。

7
8

瓷痴:
学习了。大师见过反郎窑!传说中的东西啊!

难得的糊涂:
绿朗窑也叫朗窑绿就是那个样子的,我好像在电视上见过,悉尼师上手的东西多了去了,呵呵。

瓷痴:
羡慕啊!我是知道悉尼师工作过很多地方的。

One thought on “瓷迷不悟 – 单色釉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