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痴 – 轧道工很浅是不是民国特征?

【编者按】悉尼大师过节休息一下,大家还急着听课。瓷痴兄拿出有轧道工的好样品。瓷痴兄以为是民国的,编者和其他藏友一样以为是现代的。悉尼师终于出来,从胎土,上彩,到手感进行了仔细叙述。悉尼师到底是诲人不倦的好老师,大家衷心祝愿他节日愉快,身体健康。悉尼师现在只好喝板兰根和大家干杯,大家还是很尽兴….

瓷痴:
前几日说到轧道工,悉尼师,这轧道很浅是不是民国特征啊?

1
2
3
4
5

蛤蜊光也有出来了。

6

yinny自拍:
这种刚出炉的新仿,还真别说制作得有一眼,但经不起细看呢。

瓷痴 :
我觉得是民国的:)

难得的糊涂:
瓷痴兄好!您和瓷迷兄应该是瓷坛的和合二仙了,呵呵

这个瓶子,同意yinny的意见,彩料不是老的,没有老气,笔法和画风都谈不上飘逸舒展和流畅。别小瞧yinny,她的眼光和功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最后,欢迎您,如果想更多学习,不妨按自己喜欢的方式,例如找馆藏真品图片做细节比对,然后和藏友及前辈们讨论等。

瓷痴:
东西肯定不对,我只是以为现在这种蛤蜊光不能仿,认为可能是民国仿的

瓷痴:
瓷器没法学啊!怎么学也跟不上仿的

难得的糊涂:
当然能学,我信缘份,很多藏友也一样,有缘自然能学而且入门至朝正确方向积累,我是说知识的积累哈。

老邁:
說能學也能學,說不能也不能。所說能學是指收藏本身門坎低,完全可以從無到有,由淺入深。但有一條,不能太功利。否則便有吃不完的藥,落不完的心。說不能學,是指絕大多數人都不能象那些科班出身的,有老師帶著,可以上手文博單位的真品來學習。如果要走那條路學,得另活一世人。玩瓷的人很多,老輩的高手門有很多是師傅帶出來的,那時沒有專門學校學這行,現在有了,但所見的高手中大多還是實戰經驗多,後天修成的。古人說的好,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比如說,器物的彩,一說化學彩,一說植物顏料彩,單憑一句話是不會明了的。得查資料,看看別人是如何界定的,然後再看看別人的界定方法是否可以移植到手頭的具體例子中。幾經查對,便可逐漸得到近乎現實的了解。也就達到了學習的目的。

难得的糊涂:
老迈兄说的全,其实咱们这的老师是有的,我觉得和真的老师一样了,虽然不能言传身教(因为距离),剩下的要靠自己学习和悟性了。

老邁:
回難得糊塗兄,俗話說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各人。如今象悉尼師這樣誨人不倦的明師是太少了。一般高手都惜字如金,只言片語的,能領悟的,便是造化,不能的,也就當耳旁風了。更有那故意誤導的,真假難辨,莫衷一是。因此,得有自己可以信賴的知識基礎,不然便是人云亦云,最後會不知所終了。關於琺瑯彩,粉彩,化工料,礦物料/天然料,網上可以搜到很多條,要從中理出頭緒來得化些功夫。文字的東西有時不盡准確。圖象的東西如今也沒有清楚的界定。但讀過些東西後已有了初步印象,餘下的便是在實物上印證了。要選到典型器物還不大容易,學習只初得從典型開始,逐漸進入界乎之間的。

牛城地主:
老迈兄说得太好了!:)

老邁:
回牛城兄,過去在央視尋寶節目上看丘老師一說化學彩,當時好象挺認可的,因為那些器物便不單看彩也能看得出新舊來。如今自己上手了,有時卻會患迷糊。如果不吃透,以後還是會在這上面糊塗的。網上對於化學彩,天然彩的爭論好像並沒有一個清楚的界線。當然洋彩,現代瓷上面的彩都好認,沒有甚麼好爭的。但一些器物上的彩既不象洋彩鮮亮,也不似新彩那樣平薄,顯眼。這就須要有一定眼學知識來支持了。據說首博王春城先生說過古代天然彩在放大鏡下看不到點狀結晶,而化學彩可以看到。有待驗證。

瓷痴:
只凭书上或者网络上的只言片语来想象非常困难,而且还容易出现误判!实在难学。

现在的仿品越仿越好!有时看到仿的这样真实,对学习瓷器的前途,信心是有打击的!

看马未都先生的讲座视频,他那个年代,只要看到某个特征,几乎可以判断对或错了,现在就算所有的书上讲某个年代的瓷器特征对了,可还是不敢判断那瓷器就对了!真羡慕他们那个没有或只是些农民兄弟仿的仿品的时代啊!

进过不少论坛,群,也就见过这个论坛有像悉尼诸师这么几个前辈肯真刀实枪地教些实用的知识!无数被人尊称师或大师的,都是说些皮毛或者模棱两可的话敷衍甚至忽悠人!

他们的知识不教别人这无可厚非!可好多人甚至故意误导!人心不古啊!

老邁:
也難怪,如今許多大師明碼標價,幫人掌眼是要收錢的。如今開課交琴的,教畫的,教唱的,教舞的,哪個不是動輒幾百元一小時的?在這個知識就是金錢的時代,已經沒有多少人以傳道授業稱師的了。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緣份吧。悉尼師身體尚待康復,生活也有負擔,不可能總在這裡幫人無償掌眼,所以,大家都要主動些,就著現有的例子多多學習,舉一反三,多積累些一手經驗。待以時日,庶幾有成。

难得的糊涂:
不可否认,很多学有所成的专家和专家级的藏家们,说话点到为止,除了有所保留外,还有一点就是不情愿说出所有鉴定点,有一定原因和怕做仿者学去有关,马先生就说过这样的话哈。悉尼师不同,有些讲出来是现仿做不到或者做不好的。

看看这个底,仔细看,记住了细节,然后再看真品的做比较。

7
8
9
10

难得的糊涂:
是不是隔五米远看不太出来的货?我自己管它们叫五米真。

老邁:
回難得糊塗兄,這幾個底都看新。可能五米外乍一看會覺得有一眼。記得前不久在一小拍上就見過幾件類似的。一上手就不對了。這種仿品總缺那麼一口老氣。

难得的糊涂:
是,老迈兄。挺有意思的,估价范围3000到5000,这有些模凌两可哈,刚好看到有微信平台登出来这个秋拍的结果,就翻了翻看,四个拍掉三个,各1000到5000不等。这些复杂的现象让刚入行的人吃不准,很烦,慢慢了解了就好了。

瓷痴:
这就是这个论坛成功之处!虽然时有争辩,可少了其它很多论坛的虚假!

难得的糊涂:
瓷痴兄,没觉得哪里有错啊,改了什么了?

瓷痴:
:)

人在悉尼西:
痴迷兄的瓶看了,东西明显不对,但我理解你不知不对在哪里,想尽我所能细分分看,希望你能多一点进步,少一点畏缩。先看型制,乾隆没这中长颈杏银报月扁瓶形,就是说颈过长,底沿也过高,仿品因现代工匠对古代器型理解不深,必然工艺不合,比如雕瓷龙耳,象不象瘫下来一样,有气无力,民国的也不会如此做的。记住,古器造型优美,线条曲折优美,纹饰优美,不优美的东西都不是古瓷,凡是生硬的,笔画不够自然,不够自如的,都要小心,现代仿品都采用蒙图,照样画描法,会形似神异,因为古窑工的熟练程度比起现代窑工,那就简直没个比【现代人事多,心杂,想钱重了点】。

看看胎,古瓷是手工碎土,水洗自然沉淀,胎料不粗不细。真是语言贫乏,但瓷迷兄多看看开门的古瓷底就能过目不忘了,这种现代机器球磨机碎土,电动工具都匀速运动,胎料过细。

看釉子。老釉都有一种油感,就是摸了有油腻感,不生涩,很舒服,看上去有一种活沄感觉,够肥活就对,现代仿器都显得釉轻,浮,釉子很死,生硬,这是仿品历时短,化学反应强烈,釉施的薄造成的,当然这需要体会,不难,别被吓住,【别辜负了你的名字,嘻】,稍稍体会就能懂的,千万不要放弃。告述你两个简单方法,一是侧光看瓷器,老瓷都有老光,不论宝光,蛤蜊光,五彩光,总之有老瓷光,找开门瓷一看就懂了。还有就是老气痕,古瓷釉面都有沅道,保洁再好也会有细微划痕,只有现代的仿品没有一点的使用现象。下一会儿呵,再谈什么是现代彩。

老邁:
悉尼师费心了,这回不仅对轧道器有了感性认识,对彩的了解也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回家后俺对已知新老器物的彩在放大镜下作了对比,有了些惊喜。这是在对釉面气泡,开片,析出物…,结晶,以及釉面浑浊等老化现象之外的又一收获…。

难得的糊涂:
谢谢悉尼师的详细解释,初学者必然需要反复阅读揣摩才能真正明了。就像一本好书历时几年,反复研读,自然有不同理解和精进。

老迈兄,祝贺了,似乎都能看到你惊喜的样子嘞,哈哈。

踏雪寻梅:
谢谢悉尼大师的耐心教诲,每个评论都那么深入浅出,又极具说服力。在这里也祝悉尼大师及所有的老师和同好们圣诞快乐,身体安康,万事如意!

瓷痴:
感谢悉尼师!在此借薄酒一杯,遥祝悉尼师岁岁平安身健康!

人在悉尼西:
谢谢大家,也替迈兄高兴,你专研的是真功夫,叫真儿是实事,久必有成。
现代彩有几种,不多,他们要节省成本嘛,一件瓷彩超过七种,一般是真品。因为现代景德镇仿彩家家不一样,但只要你看见了,就会懂了。在国内我们两年就被派去一次,尤其没结婚时,大多是我们年轻人舍家抛业的出差。景德镇的仿彩分两种料,洗染料,用来调色,一般不会单独用,有三种,大绿色,淡绿色,淡黄色。有的高仿都用玻璃白打底,大部分混白色调用,现代色不同矿物质大都发乌。一般用碟装。还有一种用碗装,避免描时搞错,有胭脂红,深黄色,淡玫瑰色,深灰色,紫红色,蓝色。做填色料用的。这就是仿彩的【四碟八碗】料总称。一般是发净色料填色,再罩上一层透明釉。现代彩上没有细小开片,比较薄,煤气电的窑温高于老柴窑,瓷器上彩就很少出现流淌现象。有一种浅蓝彩是老彩,用了百分之三十的金料,很精贵,高档瓷才用的,现代彩没有。现代彩常见有,淡水绿,大绿,嫩绿,淡紫色,赭色,蓝色,雪白色。

要能拿到手,可以感受它,眼瞧,手摸,听声。感受真品的神韵很重要,需要积累经验,感觉古瓷器型优美,纹的生动,釉光的生动【侧光看,抖动看】,凝重,彩光的自然【仿的光都大,一大片,一大圈的,能看出来,釉光飘浮】。

老手都有手摸的体会,尽管不相同,标准应该一样的,老瓷釉都舒展,不会皱皱巴巴发紧,釉面如肌肤般细腻,即使元代看似粗糙胎,有棕眼釉都很沄滑,细嫩。手扣声音清脆悦耳。新的釉摸起来涩手,釉面看了釉光飘浮,【密集一致的新气泡造成的】就象纸包住了一团光的感觉,我叫弱刺眼,反正不是宝光,摸也没有使用久了的光滑感。因烧造时间短,材料也不同古代,手扣声刚强。有的做旧不外用水碱,酸,胶粘方式,总之,假的是有机物质,真的是无机物质,假的没有自然渗透感觉,特别用放大镜类工具,可见假的锈呈尖状尾巴,新仿锈都变色,而有机物是不变色的。老瓷的气泡活跃,新的发死,老瓷修胎,修足流利自如,新仿吞吞吐吐,老瓷都有窑粘,釉病一类,新的没有,连使用痕都没有,还一出来都成对成双的,还要参考垫烧工艺,窑口等等,瓷迷兄掌握这些,基本就能鉴新老了。实践经验最重要,多看实物。祝好。奥,谢你举杯相祝,悉尼遗憾不能小酌了,只能举杯板蓝根遥祝应和。谢谢。

瓷痴:
感谢!

人在悉尼西:
回瓷兄,手里没有现成的,但外销瓷照片里就有很多,看了很熟悉的,你到外销雨贴里找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