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痴 – 明永乐鸡心碗

【编者按】瓷痴小张兄弟上的明永乐鸡心碗引起热烈的讨论,音昵才女上传了刚刚五百多万美金拍出去的永乐葡萄纹盘。大家的讨论惊动了悉尼大师。悉尼师不顾工作的劳累,仔细给大家讲解了明代瓷器的特点,信息量很大。瓷痴小张兄弟对跳刀痕有了疑问。大家找出来老迈兄的文章,音昵还转载了裴光辉老师的一段文字。

瓷痴:
明永乐鸡心碗。

北美拍行。

1
2
3
4
5
6
7

难得的糊涂:
这么均匀的铁锈斑啊,这少见呢,谢分享,瓷痴张兄弟。

瓷痴:
你还是直说这锡斑不自然吧,没关系的。反正我买了也好便宜。东西我心里也有数的。

对比下.

8

瓷迷不悟:
我就直说了吧,这东西新的。对比一下我两年前上手时的图片。

9
10
11

瓷痴:
瓷迷师是你放在北美卖的?哈哈

瓷迷不悟:
两年前我为之动心,“宝主”要价太高,我过了。你砸了多少银子?

瓷痴 replied 5 days ago…
您当时看了气泡吗?如何判断它不真?能说说吗?

瓷痴:
千把块美元

我只看照片错误很大,这碗如果是新的,除非它反复多次烧青花的晕散,可那成本很高的!这胎质是典型的永乐胎啊,细百带点点杂质的麻仓土。

瓷迷师,只怕您漏宝了:)

瓷迷不悟:
当时看不出,就是买不起,没买。后来把它的图片放在坛里,还是难得兄悉尼师第一眼就把它毙了。你去找一找,看他们如何说的。

瓷痴:
好的。怎么找啊?我真想看看。

有什么标题让我好找的吗?两年前这个坛还没有吧?是不是在文学城那边?

瓷迷不悟:
标题和你的一模一样。见到你的贴子,我还以为你把我的老贴子翻了出来。

瓷痴:
哈哈.

可惜找不到了。您记得当时悉尼师说它的错误点在哪里吗?

瓷迷不悟:
记得当时悉尼师说当时他正忙,没时间详细评说,就说东西不对,不要碰它。

瓷痴:
可惜了。还是谢谢您!

难得的糊涂:
咱也得讲些规矩不是,东西对不对,宝主心里有数就成。铁锈班最难做,当然有千方百计往上靠的,但做出来的和自然形成的不同,当掌握要领后会觉得差别很大。例如,我这里只提均匀不提其它,大家心中有数就够了。

您二位也是真有意思哈,东西流过瓷迷之手落到瓷痴之手,好在张兄弟有豪气吃得下这个,也是个学习的好东西,在下佩服一个。

瓷痴:
呵呵,这倒是真挺凑巧的。世界那么大。吃药也不爽啊!不过也学习了。我也可以选择不付的。

yinny自拍:
这个和永乐的麻仓土差远了,我前几天还跑到纽约大摸特摸了一下那个3百万美元的大盘子呢。青花发色,锡斑等等也是十万八千里啊。

难得的糊涂:
呵呵,能上手就最好了,要不只能用眼力摸了。

瓷迷不悟:
@小张除了网名,我们之间还有许多相似之处,有缘分。

@Yinny, 握你的手,我这辈子还没有接触过三百万美元的东西。

@难得兄应该记得大概去年6-7月我上过这鸡心碗?你的评论是要和博物馆的对比一下。

难得的糊涂:
好记性,瓷迷兄。是那个斯坦福大学博物馆的葡萄纹青花大盘,关于那个盘子的断代当时和悉尼师有些分歧,有姐和我都认为是永乐的,而悉尼师认为是成化的,让我们跌破眼镜又多了些见识。

yinny自拍:
我愿与大家分享一下这个几百万元的永乐葡萄纹盘。当时我与几位老外和老中高手们一起讨论了一个多小时,把元,永乐和宣德青花一一研究了一通,真是过瘾。现在得知了拍卖结果,元青花大罐撤拍,宣德青花流拍,只有这永乐大盘已以估价的一倍拍出。现请看永乐盘的底部细图。

12
13
14
15

它的鸡心底是凹进去的,用手摸可以明显地感觉到.

16

它的锡斑紧密而自然,珠状斑痕沿着运笔走势,可看到深嵌在胎骨,呈现出特有的光芒。

17
18
19

牛城地主:
谢Yinny分享青花大盘!还是你有魄力,亲自去摸了摸它,羡慕:)我家LD也提议去开开眼,无奈杂事繁忙无暇抽身,遗憾错过了一个大好机会。

难得的糊涂:
非常感谢,音妮。这个胎子真是淘洗的太好了,练的也到家,不知能否再上个正面完整图片。

yinny自拍:
回牛城兄,事实更证明了要听LD的话。:):)

回难得兄,这个胎子淘洗得真是太好了,我才体会悉尼前辈说的那个熟性了,就是凉胎三年以上。现上个正面照,都是用手机拍的,凑合看吧。要想看高大上的图片,可到苏富比网上查找。

20

难得的糊涂:
我的担心终于出现了,没看到正面时想着千万别出现,结果还是出现了,这个细节我不想讲了,眼力好观察细致不妨自己和其它典型器比对。说另一个,就是总有一种在刻意点染的感觉,怎么这么强烈而不是像馆藏品的自然洇染呢?

国公:
Yinny 你看没看到小六子。

昨天下午到现在,除英法德等地超级古董商(一半是rothschild家)现身sotheby,标题内几个国内藏家也都或长或短出现在现场,张信哲停留不到20分钟。

刘益谦:不用多说了,什么贵买什么。
蒋勋:张国荣在世时,带动他和林青霞开始收藏宋元瓷器、高古玉器。
张信哲:中国龙袍收藏第一人。
王中军:满屋子老家具,还不够,又来淘。
梁文蔷:梁实秋幼女,爱软片字画。
赵文恭:赵尔巽重孙,可惜中国话都不会说了。
赵尔巽是谁,四川总督、湖广总督、东三省总督、清史馆馆长、《清史稿》的主修者,24史因为他,变成25史。儿子抗战时移民美国。

都很低调,蒋、梁先生基本没人认出来,就老刘没戴帽子,但也很低调,从宾馆自己走着来的,一帮老中得知后嚷嚷:老刘,一会儿我送你回去吧?!老刘,晚上一起吃吧?!老刘,你来了我们就什么都甭买了。

顺其自然:
回国公 ,看着真热闹,很羡慕啊

瓷迷不悟:
国公爷消息灵通。

难得兄,这青花发色蓝艳清澈图案边缘有晕散,有下垂锯齿状,线条的纹理中青料凝聚处有钴铁的结晶班,呈串珠状晕散,浓重处有凹坑点,深入胎骨。点型的苏麻里青。

能否说说你的担心,帮大家学习提高。

国公:
从底上看,这个几百万元的永乐葡萄纹盘应取过样,做过热释光测定。

人在悉尼西:
这是永乐时的一个青花盆,故宫瓷器馆大修时停展了几年后才拍的,没底图,也没用闪光灯,看纹饰,青花够用了。其实,仿明清的高手感觉什么最难?火石红。明代真品火石像矿石里长出来的一样,从里向外泛出的,浓淡不均,结结实实的。很遗憾它在玻璃钢后面展品,拍不到底,但我见过这盆的底胎如糯米粉细腻,火石红也完全不是上图那个样子。苏富比真品率是很高的。但这盘我是不建议大家太关注。个见呵。大家愉快先聊,先去上班了。现在一天要工作十小时,加上往返几小时,下班了开车到家时拿筷子的手都抖,就想睡觉,没体力上网,多对不起大家了。

21
22
23

菩提果果:
感谢悉尼大师回来看望大家!保重身体。

难得的糊涂:
谢悉尼师!您多保重身体,多休息,偶尔来看看大家就够了,在谢。看到音妮贴的这个盘子是就想,如果悉尼师在的话,我们可以好好聊聊细节了,呵呵。

西门祝:
欢迎悉尼大师回来看看,要保重身体。经常和大家谈到悉尼大师,想怎样让大师在专业上更好的发光。。。

yinny自拍:
我加上这个古博大盆的底图和细图了.

24
25
26
27
28

我觉得古博大盆的胎土没有苏富比大盘的细,所以火石红析出的样子不同。我再上一个古博的菱角盘来。

29
30
31
32
33

还有一些细图。

34
35
36

菩提果果:
音妮师辛苦了!

难得的糊涂:
从我的图片里找了出来这个,大家看看。

37
38
39

一束莲:
音妮师摸过的三百万大盘,盘边画得海浪好像浪花往盘外打,而难得大师贴的盘,海浪似乎往盘里打!不知其它高师看得是这样吗?学习了!

三百万的大盘,葡萄叶画得比难得师的差远了!我只是个外行人:-))

yinny自拍:
看到成交价到了五百多万美元,对这个大盘就更感兴趣了。从海水纹上看,苏富比的大盘是永乐的画法,而难得兄的大盘海水纹是成化的画法。

难得的糊涂:
对,很好的讨论!成化的,没错,悉尼师讲过。咱看看基本面吧,画工布局细部处理等。不多聊了,谢谢了。

菩提果果:
音妮师:看网上资料介绍,永乐青花的一大特征就是青花浓重处则凝聚成黑青色,藏青色,甚至下凹深入胎骨,用手抚摸会有凹凸不平之感,不知您上手后有无这种感觉?

还有个特征就是永乐青花整体呈色有浓淡色阶,勾勒线条较深,填色颜料较浅,颜料比较细腻均匀,线条边缘稍有晕化。

别说您上的古博大盆的细图里,还真感觉到了第二个特征, 个人感觉啊。

yinny自拍:
回果果,是有凹低不平感。你看到的资料我觉得就是参见古博的藏品写的。显然古博的这个大盆要精致很多。

菩提果果:
谢音妮师。没有机会去看纽约的青花大盘了,不过可是下个月回国有机会看看古博的永乐大盆,争取多拍些照片来与大家分享

一束莲:
谢谢各位大师给我们分享了这么多实例和经验!也望悉尼大师多保重!愿悉尼的阳光、沙滩、绿地,会给您带去更多的快乐!:-)

人在悉尼西:
永宣青花瓷器是青花瓷里的高峰,名瓷,历年来只有仿制没人超越。就像一提康熙瓷一样,大家都认识了,在脑海里已经根深蒂固,只不过各自的体会或有不同。永乐瓷的器形直腹,宽足,端庄敦厚,总的就一句话,胎薄釉厚。直观举例,大家都认识乾隆外销折沿盘器形吧,像被硬东西砸出一扁饼坑似的,宽沿,但和永乐器形比就不行了,顶多算一类似浅铜脸盆形盘子,故宫里永乐的青花盆的形,绶带枇芭盘形,都像个深盆形,口沿也窄【相对盘的比例】的多。当然这是一种感觉。需要见的多了,体会深了,才能有认同感。这种形不是传统器形,这和明初的与西亚交流有关。永乐帝登基后,有了一心病,建文帝不见了踪迹。有传言去了海外。于是有了永乐三年开始的郑和七下西洋。郑和是太监,也是回回,且是虔诚的回教徒。他最后一次终于去了麦加朝圣。他去的国家有一半是伊斯兰教国家。故宫青花盆能不能看到西亚陶器,铜器的痕迹?永乐葫芦绶带瓶就是叙利亚双耳铜罐器型,永乐青花盘龙扁瓶也是源于叙利亚的玻璃扁瓶器形。纹饰里的缠枝纹,西番莲都是伊斯兰图案,永乐瓷纹饰有一种常见的用等边三角形组成的六角形,是伊斯兰用了几百年的图案,大卫之盾图案。伊斯兰原教义禁用世俗意物,连动物,人都不让用【你去伊斯兰庙外看看碎玻璃图案就明白了】。伊斯兰艺术家聪明,把植物,几何图案发挥到了极致。永乐青花瓷出现很多伊斯兰纹,缠枝的一侧出现麦粒纹,花瓣纹,大量的线纹,卷枝纹,甚至阿拉伯纹,缠枝花心做罗旋纹,结带的绣球纹,中心圆球加点,加线纹都是永乐青花器的专有纹饰。郑和估计是元代征西亚时伊斯兰俘虏的后代,怎么又做了太监,估计很苦。这是涉及中国民族大迁移的另一个话题了。

永乐的底足是内直外坡形。就是说足墙呈倒梯形,这是指官器,比如,苏富比青花葡萄纹盘的足就是永乐早期的形制,但足不及永乐的高,没有足沿外翻感觉,也不是倒梯形,永乐广足盘足里基本直立,外足稍外撇,【足沿外翻是感觉】用两指掐一定是拿不起来的,会脱落,倒很象宣德时的足形。关于有一帖里康熙足指掐的鉴定方法,有同学悄悄话问过,是用两指尖掐足的一点提起,一般仿品脱落。杨老师鉴定法,老玩古董的都知道。八,九十年代文博考馆员时,很多他的学生都已是各地骨干,馆长,广用闭灯摸胎釉形鉴定算成绩方法,后来开始强调论文数量,不再看实际鉴别能力,也因为江西瓷业公司的碗也是高足深直壁【古玩行里也有相同于民国官窑一说】,难于辩别,做罢了,当时就有关于四化干部【文凭不能少,年龄是个宝,论文广加名,关系最重要】。

西门祝:
谢谢悉尼大师的讲课。郑和是不是元代征西亚时伊斯兰俘虏的后代?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悉尼师当心不要太累了。

难得的糊涂:
谢悉尼师,看到多处学习点,领教了。

牛城地主:
当年明月在“明朝那些事儿“中讲了些郑和的身世。郑和原名马三保,云南人,其父和祖父都信奉伊斯兰教,因而他也是虔诚教徒,从小的志向是去麦加朝圣并为之做必要的准备。在他11岁那年,明军远征云南,半年就平定全省,儿童战俘们惨遭阉割,他是其中一员。可以想见他的少年会吃多少苦。

人在悉尼西:
永乐瓷的胎塌地,较薄,而且胎土不均匀。胎土不均是很明显的,特别迎光看,釉下明显能见到胎土不均现象。现在仿品很搞笑,胎做的很均匀,釉又做的不平。永乐青花器口沿较薄较尖,底胎却厚实,口沿有明显刺手感,不象宣德瓷白粗硬感觉,口反而圆浑。口沿釉薄处好像闪黄色,细看又没有。如露出胎土就有一种淡淡肉红色看得见,薄的底釉,口釉边也能见到,不象宣德的淡红胎要拿强光手电照才能看见,这是永宣两朝独有的鉴定点,常有【永宣不分家】一说,但其实还是有区别。比如,款式不同。永乐基本没款。只在碗心见过四字款,楷书【永乐年制】,其实有碑帖味道。宣德碑味更浓,德字没有一横。永乐四字篆款也见过,被教我的老师否了。六字篆款呢?当然也被否了,还加一句,篆款基本不可信。当时我看了还行呵,就争了几句。结果可想而知。但听到几句话记下了,前几天你看了两件古瓷说不错,一件是六棱器,没有,古瓷除了五棱就没七棱九棱器形,给佛教史你就不读怎么能懂古瓷的纹和形?一件是绿釉漂亮的西汉油灯。东汉以前都是原始瓷,唐末以前都没有那么好看釉的瓷,就是康熙盛世,生产力也不能和现在比,古瓷不可能超现实存在,一票否决最重要。有操作性是学习到的便利,可绝对性也使我不断去验证,基本是对的,包括新出土的。有点跑题呵。永乐瓷底足有一圈遥痕,当然内底就有一圈突起痕,分不同器物,有明显有不显的,古玩行里叫【月亮底】,这是永乐胎的鉴定点。塌底一定是器里遥底足突,塌点不能过大,不对的多为宣德后器。【永宣净里】是古玩行里挂着嘴边的话。永乐胎子不均,净里是一道程序了,象葡萄纹葡是宫廷专用器,起码是给功臣,番王,外国使节的赏赐器,净里要求很高,记载要求窑工用兽皮修底胎,保证细韵光滑,不准象民窑用树皮,竹刀修胎。其实古玩界都说洪武创立御窑厂,我感觉御窑制度的真正的完善还应该是宣德之后的事了。永乐修典,出使海外,迁都,三度北征,顾及窑厂不会很多,款都很少写。宣德写款也无定式【款识满器身】。制度不健全哈。修胎工艺实施带来了永乐釉子的飞跃。

细并光滑的胎使永乐釉出现几个特点,釉面肥厚,却绝没有橘皮釉,而宣德大多有橘皮釉,民窑器都会缩釉明显。永乐釉细腻光滑,比较莹韵和平净,仿品【包括康,雍仿器,其实它仿宣德量大,器形多,胎釉也比永乐好仿,正德后就有仿永宣瓷了,成化时期仿的最好】有个特点,釉都不均,达不到永乐瓷釉的平静和韵。永乐釉色是虾青色,也有出鸭蛋青色,但和前后朝又有细微差别,比如,比元代的青色显弱,但比康熙的亮青釉要好看,不那么深,比较凝重内敛。

菩提果果:
悉尼大师您回来了啦,还做这么多重要批示。多想让您轻移贵步,去我的贴子里逗留两分钟,大家争论的很激烈。如果您有空,不累的情况,烦您给搂一眼。谢谢了

人在悉尼西:
打了很多字,不知碰哪儿,没了。只好一段段的打了。永乐的胎是糯米粉底,胎子薄也是相对讲的,胎体还是重于清代任何一朝的。大多见到的都是永乐民窑器很多是挂釉的,底釉有开片都很正常,细路瓷有平拉砂底,也很多见,精品官瓷有砂底足墙的,足大而宽,且足高,不论碗盘,高足特征都明显,凡是足矮的,有机制纹的一般是宣德器物。永乐的火石红在胎釉结合处,明显,足墙内边有淡黄色泛出的火石红,不会很重,迷漫状,它的胎陶洗凉晒都比宣德要好,砂底一般没见有火石红,【故宫青花盆的糯米底】,火石红出现一点一点的,象由外向里渗入,不是由里往外返的极大可能是宣德以后的瓷器了。画工也很有意思,比如青花葡萄纹盘,永乐的叶子是朝不同方向的,画的也流畅,葡萄的卷圈的线状体疏密有致,宣德就变了,叶都朝下【也可能有一片朝边哈】,线状物很多,很乱的样子。图案这东西是变的,比如洪武年的回纹和元末差不多,两个一组,不相连。永乐回纹就连起来不断了【见故宫青花盆纹】。洪武流行的扁菊花纹,到永乐找不到踪迹了,取代很多西亚的纹饰出来,甚至直接写拉丁文字。永乐和宣德都用小笔细画,一改洪武时那种大笔涂抹作风。永乐画法留白画法对后世,包括康熙画风都有影响,列如焦叶画时中径留白,主脉不画到叶尖,叶边都有细细的锯齿边,一律双勾填色,特点是清秀自然,因为小笔触填色深浅不一,出现色阶变化,青花自然丰富,小笔也造成铁锈斑痕,下面还会和大家讨论青花发色。并不是都发青釉,也有早期器物接近甜白,还有浆白原釉的,但釉厚,平整是永乐釉的特点。主要是永乐当时用草木灰做助燃剂【1320度以上高温需要助燃剂,古人聪明很早就发明了碱性助燃剂,加之木柴烧窑都能使釉面发青色】。对了,讲讲气泡。永乐是使用龙窑。从山下点一块劈柴烧到山上要半个月,瓷窑就象龙形状依山势行走,一天窑温也就升高不超过20度。釉里是有水份蒸发的,釉阻挡又出不来,水分子的组成不过就是氢气,氧气嘛,釉里会产生不同形态气泡嘛,不象现在,煤气,电的,要永乐瓷1250度,好了,一拧开关就行了。烧出来的东西不是气泡密集,就是没气泡,当然有古法烧的,也能出老气泡,那是高仿高成本的大制做了,另一回事,你我都买不起的,也买不到的。不在讨论范围内。古代藏家就有利用气泡生成的形态来鉴定古瓷的,【聚沫攒珠】【聊若晨星】等讲的都是宋代名瓷。永乐气泡大气泡多,疏朗,但也有中气泡,小气泡,密集的气泡一定不是永乐瓷不对。宣德瓷的气泡就密集,一层小气泡浮在釉下,还一块一块的密集小气泡,有的还有暗纹,不瞒大家说,苏富比盘子第一眼就觉得象宣德盘尼,特别是在牛城兄发言贴的上面的图片,看了气泡组成形态和暗纹。

回菩提,刚看了一眼,感觉很不好,蓝彩,黄彩都是现代彩,盘边的正面釉照片还清楚一些,明显釉子紧紧蹦蹦的极不疏展,是电窑烧的可能性极大,能退就退了吧,就是搭点儿邮费也比看着它堵心强不是?

瓷痴:
怎么可能?悉尼师!那我不是白学了:(

这个釉面怎么会是新的?

40
41

人在悉尼西:
永乐青花有深沉铁斑,有锡光,这是苏料高铁低锰性质形成的,锰含量减少会限制红色,紫色等强暖色晰出,青花蓝色就出现两种颜色,一种是苏料较多,苏料又极不稳定,宣德都有流淌走釉情况,永乐倒没有,但画不了人物【眉眼不清,看过一永乐民窑器,脸部都是长毛晕散,也不象人脸的形了。细笔描画,复笔也就造成了线条里有钴铁结晶斑,是缺陷美,锡斑必须是黑色,沉入胎骨的,小笔触的,深褐色锡斑是康,雍时仿品。但要注意一点,永乐黑斑完全在釉下,呈色均匀,即使有颗粒也在釉下。宣德的黑疵点多泛在釉上。苏富比的盘子就见到青花藤线上有很多这种现象。还有一种是没有黑疵点的,象宝石蓝般发色的,很多专家说是国产料加入苏料造成的。我学的是郑和带回的苏料不是一批,更不是一种,故宫里这类料是苏料提纯过的。反正大家知道l永乐有两种青花苏料就够了。现代仿永宣青花特点都是不够自然,晕染不自然,黑斑,锡光都不自然,画工也不流畅。不是过左就是过右,没那么正好的。苏富比这次拍卖应该承受不小压力,佳某某拍行拿到一位大藏家藏品,它只好以量取胜,也有大家,日本的也响当当名头,只是拿来的东西质量不高【两件定窑器也不错】。奇怪的是,玉印给的信息不多,乾隆南巡时用的?东西看不清也无法评价。这只永乐盘其实流传也不错,哪个藏家会对永宣瓷不动心?只是这两件东西该拿到香港安排拍卖呵。盘子做了碳鉴定,又不附结果,还放角落里,真不知怎么会这样布展。听说亚洲文化部总监要去美国博物馆上班了哈。是不是原因之一呢?不是八卦,纯好奇而已。

这盘背面釉也不够舒展,跳刀纹是做出来的,乾隆瓷哪来的跳刀纹。就像元代以后哪还会有新的皴法出现古画中?这是永胜瓷厂做的,72年建厂,不是云南清代做外销瓷的永胜瓷厂,是仿的老厂名号,中文查不到的,要用英文查找,不是跟我们玩的,是专仿外销瓷骗老外的。小心呵。这种东西很象老外销,就是没做出使用痕迹,考虑了成本吧,骗人烈害,薄利多销,也赚的很满。广彩做的比这更好尼。

大家聊,太晚了,我该下了。

瓷痴:
郑重向难得道歉!对不起!我还是再专心学习吧,学了一点皮毛就认为可以乱说了!实在不知天高地厚!

这个厂在哪里的!我要去举报!希望这老板的子孙将来也喜欢上古瓷器,天天买他爷爷做的!

难得的糊涂:
这贴值了,得好好消化一阵儿,谢悉尼师。

oriental-antique:
拜读悉尼师的帖子,真长知识。万望我师注意身体,不要过累。

老邁:
明代器物如今比较少见了,悉尼师这番解说详细,给没有机会上手的爱好者提供了一个比较具体的印象。细细读来,感觉信息量大,须反复体会,争取在见到器物時有种重逢的感觉。也要谢谢悉尼师不辞辛苦分享宝贵经验。

踏雪寻梅:
很高兴看到悉尼大师的评论,对永乐瓷器的详尽讲解使我们受益匪浅。只是看着悉尼大师这样熬夜觉得好辛苦,万望悉尼大师多多保重。

老邁:
跳刀痕一般是指修坯过程中留下的同心放射状的刮底纹,这在车轴不平,旋迷不匀时常见,多在明朝。清代器底上釉,比较少见了,主要的是㫌纹,大概是修坯方法和手法发生改变的缘故。

菩提果果:
小张:不用担心。我想悉尼大师只所以受到大家的敬重和爱戴,不仅仅是他的学识渊博,更是他的人品,人格魅力和宽广的胸襟。这个世界,有高超的水平和学识的人多了去了,但是愿意无私奉献自己的学识,宝贵经验和时间给一群素不相识的人,还真不多,何况现在又是”惜墨如金“ ‘惜字如金”的时代。能用大把的时间和精力,打大断精彩的文字与我们分享,付出的不仅仅是时间,可以说更是心血。我们这个坛里不仅有悉尼大师,还有国公,万发等很多的这样的好老师,所以我们愿意来不是。

小张;你勤奋好学,年轻有为,大家有目共睹。认真求实,敢于探索的精神,悉尼大师肯定高兴啊,古玩收藏讲究传承有序,我们老祖宗的文化瑰宝有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愿意传承,老师咋会怪呢?

国公:
关于跳刀痕老邁 说的很详尽。万发有一专贴。

yinny自拍:
请看万发兄有关跳刀痕的贴

万发兄有关跳刀痕的贴

yinny自拍:
这是裴光辉老师在谈元青花鬼谷子下山质疑时,提到了跳刀痕的一段文字,供参考:

跳刀痕的产生是由于陶车精密度不够高以及工人技术经验不足或草率从事而留下的缺陷。熟悉中国陶瓷工艺史的人都清楚,凡在瓷器制作的黄金年代,如“明三代”(永乐、宣德、成化)和“清三代”(康熙、雍正、乾隆),由于处于社会发展的所谓“盛世”,在工艺品制作上都是精益求精,器(工具)利而工善,故瓷器上几乎不见跳刀痕。还有一种情况,虽不处“盛世”,但由于是精品制作,也不易出现跳刀痕。就青花瓷的发展史来看,跳刀痕的集中大量出现是在明代社会走向衰落的嘉靖、万历两朝并延续到万历以后的“转变期”(“转变期”精品则少见跳刀痕)。宣德到成化之间的“空白期”(正统、景泰、天顺三朝)政局动荡,民生凋敝。但瓷器上居然也少见跳刀痕,这其实也不难理解:三朝国祚甚短,加起来一共才28年,其间的瓷器制作基本沿用宣德时的精良陶车。而如果再沿用到嘉靖,宣德时的精良陶车则已是百年之物,难免因老化而产生精密度问题了。再加上嘉万衰世,人心浮躁,粗制滥造之风普遍,于是嘉万瓷器上跳刀痕的集中大量出现就“势在必行”了,以致跳刀痕成为判断嘉万瓷器的一个重要参考依据。清嘉庆以后,虽然社会也走向衰落,但瓷器的粗制滥造之风且体现在其它方面,而不体现在跳刀痕上,这是工具自身经历二、三百年的演化改进,克服了精密度难题的结果。所以嘉庆以后的“末世”瓷器上少见跳刀痕也可以理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