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痴 – 宣德

【编者按】瓷痴弟上传宣德款青花。自己做了很多研究,每天都带在身上仔细观察。瓷迷师拿出开门的样品进行对比;难得兄也提出对款的一些看法。瓷痴弟最后说得好:实物是最好的学习途径。东西真假都会学到知识。

瓷痴:
宣德

1
2
3
4
5

这个虾青可真不好拍。

6

瓷迷不悟:
这个拍出虾青没有?

8
9
10

瓷痴:
瓷迷师,您这个盘子是哪里的?有虾青心里踏实点啊:)

背部图片不一样的。

瓷迷不悟:
这个好一点?

11

你上的宣德盘肯定无法和我上的相比。没买就别买.

瓷痴:
虾青是明瓷的一个重要的鉴定点,不能说都有,可如果是对的虾青,肯定心里踏实点。如果没有心里打鼓了。你上的图片可能是灯光太强了,因为明肥釉,几乎都有虾青的。

我当然是买了。我这个盘子铁斑,青花发色,月亮底,足见菱,串珠,肉红胎,米糊,虾青好。没什么可以担心的。再说了,300买两个!哈哈,不对自己吃饭用都可以。

还有这个。

12
13

宣德东西等级高,不敢说百分百。乾隆这个鉴定点多,特征明显,我敢说百分百对的。老外把它们当成碗和碗托一对了。

难得的糊涂:
瓷痴兄,可以给找个乾隆底款近图学习下吗?谢谢

瓷痴:
你的意思是这个款不对,让我再学习乾隆款吧?

你直说就是,我没有关系的。如果学瓷器永远对照着书上去学,我个人觉得肯定不是科学的。第一,您看的书不知道对不对,第二,书的作者就知道瓷器的全部?第三,实物永远比书本上的更能说明问题,当然,前提是有没有看错实物。第四,当时的窑工,当时的情况也不是我们现在想像的,我觉得不是那么死板的。要知道就一官窑也分皇帝用的,宫里下人用的,行宫用的,那么多的不同情况,怎么可以就认定一个死理?当年够不上送皇帝的,被人私下买卖的也不知有多少!世间之事哪里是不是一就是二的道理?

难得的糊涂:
呵呵,别见怪哈,我是要看细节,没别的意思,你也千万别较真,没看清之前我没想说什么呢。小兄弟,这个理儿是这样哈,如果我有这么一件东西呢,就会很想知道到底是不是本朝到代,大家的眼睛和学识会让事情越来越清楚,你说呢。关于乾隆款识,对,我有很多图片,是真品上的,悉尼师教了很多,也有他学来的,很多都是自己仔细观察总结印证出来的,也是挺有趣的一件事。

哦,原来的问题是想麻烦再照一个底款的近图,不是让你去找一个,嗨,手机输入老错字。

瓷痴:
那是我误会了,对不起。

我现在就照.我说您怎么可能没有乾隆款图片而让我给你发呢?

14
15
16

人工做旧和吃进胎里我还是会看的:)

17
18

难得的糊涂:
学习了,谢谢瓷痴兄了。这个款和我收藏的款识图片里的,看似相仿但细看差别很多。我的图片都是乾隆早期的(全是台北故宫藏品),个别稍晚的确实有些笔画相近。第一感觉是像个浓妆艳抹的家伙,篆款又称铁线篆,线条爽朗利落,确实有复笔的,但没有这么多啊,而且复笔是有讲究的,不是一味的重复啊。另外,我也没看出悉尼师的师傅以前提到的好工匠的功力,所以不是很看好这个款,别的就留给其他老师来看看吧。还是要再次谢谢瓷痴兄,这么好的东西让我们学习研究。

呵呵,不用这么客气。

瓷迷师,您还没有回答您上面发的图片来自哪里?方便告诉我吗?

乾隆爷的品味真没话说!小时候也被布置满了作业了?

19

这张就容易理解明的肥釉了。

20

台北故宫博物院有一个一样的,他那个只有14公分,我这个还20公分!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像棒槌说的!

21

难得的糊涂:
这纹式差别也不是一点半点的了。

瓷痴 replied 3 hours ago…

所以我上面就说你了,看瓷器是看图找不同游戏吗?死板对照?我无语了。看它画风,整体风格。我们俩对瓷器的理解差距太大了。也不知道谁对,哈哈:)

这个盘子我当时一眼看见,古气扑面而来,画风粗旷,自由,潇洒!如行云流水,毫无停滞。青花发色浓郁,强烈!虽然只是个小盘子,可它青花的浓重,画风粗犷而霸气!其它的就像小姑娘在它面前。整屋子的瓷器黯然失色!当然这是我个人感觉,也可能感觉不对

宣德款:大字第二笔一般分割第一横在左三分之一,出头太长多为清仿。明字日与月下面一横保持水平。宣字第一点往左斜,一般与第三笔连接。德字心中三点基本在一个平面,最后点无拖拉。年字写法多,一般第四笔用左斜点代替短竖。如第四笔写成一短横一般是正德仿。制字衣的提笔和撇笔无连接,与捺笔不在一个平面上。以上只能做参考,不能按图索驥。(这个词刚学,哈哈)款式因为现在信息发达,只能作为最后一个鉴定点。

难得的糊涂:
哈哈,你厉害,比对只是第一级,是要在比对的基础上去分析理解。

瓷痴:
东西在我手几乎没离开过,上班都带着它,空闲时就摸摸。嘻嘻。实物比图片令人喜欢多了!青花发色其实也和图片稍有不同的。灯光越强越发蓝。

难得的糊涂:
小心,虽说东西存疑,但品质可不低,学习的好对象。

瓷痴:
嗯,实物是最好的学习途径。东西真假都会学到知识。

One thought on “瓷痴 – 宣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