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大师 – 发个假东西,大家随评

【编者按】为了提高大家眼力,防止打眼出大价钱买假东西,悉尼大师总是孜孜不倦的告诉大家怎么辨别假货。因为现在造假水平越来越高,防不胜防。大师说:“古玩玩的时间长的不是不吃药,包括我,不过吃药比新手少,但一旦吃药,那就会比新手重。”吓人呀!因跟评很多,略作删节,使内容比较集中。

人在悉尼西:
听国内一搞工作室的老兄讲,有个开古玩店的送一件老窑的瓷州窑的龙凤罐子到某市博赚了一万块。掌眼的四人,有一个是省博老师傅。东西是新的,古玩店老板亲自做的旧。言下有得意之态。自称省博两三板斧搞定。故宫没钱不去搞,下一目标观复斋了。听了象黑客入侵似的。老兄传来一假货,历害,光看照片我可能迷糊,也可能走眼。高手可能不会。共赏吧。

海外收藏新仿1
海外收藏新仿2
海外收藏新仿3

老骨董:
基本过关,上大拍也没问题。如果要说有什么不对,就是瓶内手拉坯纹太明显,生怕人家看不出来似的。其实没必要。胎中杂质比真康熙多了3.65%,这点全世界只有老骨董一人看得出来(哈哈,吹牛!)。

难得的糊涂:
既然知道假的,那就瞎评了。整体有些新,分水法运用的生硬,特别是山石和礁石边缘部分,水纹问题很大不对,礁石没拿刀砍啊,稍显矮了些太平均,水面和礁石交接处没花功夫画,底部釉胎结合处沁色不自然。再看不出来了。

人在悉尼西:
是。康瓷手拉胎净外不净里。但一点儿没磨痕没有。官窑也都有磨的牛毛纹呵,过去见的康熙瓷哪个都不完全的完整,起码有毛口,重皮呵,毛口,冷嚜,软道是常有的,康瓷口是上了白粉的,釉又硬,结合不紧密,特别民窑瓷爆釉起码该是常事吧,现在的东西好象旧都不做了似的,不是不敢买,是真的看不懂了才不买的。我也没看出明显的哪儿假,承认国内假的见的还是比我们多点儿。

胎是膏泥胎,已不对了。但佩服的是胎泥够坚实,够细,底修胎够陡够立,没一年晾坯都不行。难得说的对,括号云没白边,该断的不断。鹿脚下的苔点是康熙青花,也是康五彩瓷的特点,总觉的点的象学西画的人画的,不大象学国画人画的,水,岸坡画法同感。康瓷青花古玩行叫【片点皴】,这是因为画瓷和画国画不一样,笔管装满釉料后,呈点状下来,用另一只笔蘸清水一片片地皴开,不能快以免拉出飞白,无论披麻皴,斧劈皴都如此。但这山石画的就显然具素描底子了。

老邁:
還別說,這底仿的真象。俺也覺得這口沿內部的拉胚紋稍欠柔和,有些象機器勻速旋轉出來的,過於規整。

順便問問悉尼師慎德堂款有雙方欄與沒有的有何說道? 謝謝。

海外收藏新仿6
海外收藏新仿7
海外收藏新仿8
海外收藏新仿9

老骨董:
不能强求画瓷师个个懂中国画技法,什么披麻大小斧劈,雨点米点横侧垂样样用上。不过毛笔画素描,却是仿康熙瓷一技,市场上多了,仿的也开始成为样板,成为被仿的对像。

人在悉尼西:
回麦兄,这是仿品。至今没见有带框的慎德堂款,景德镇新仿的大五彩鱼缸有带款的这款,不真。字写的是侧锋用笔,仿的很好,但就差一点点。比如慎字竖心,制字一撇,堂字最后一橫等等。慎德堂等同于道光官窑,很多款字特征光绪都沿用。这做的还不够道光时期官窑标准的精到。

彩虹山房主人:
不懂器型,胎质,制造工造。但就这画来看,觉得不假。

这青花画工了得:
鹿的造型生动,取法高古,
松杆枝叶遒劲,
水云舒展,
山石皴法洗练,分水清晰,五色鲜明。

香橼:
同意山房主人,此物看对。

麻烦楼主上个全身照看看

人在悉尼西:
香兄你好,东西不是我的。替你问了,没人买这东西,也没厂家其它的照片。

问,网友对新有点儿存疑。
答,什么眼神呵,仿古厂家的字在上面印着看看不到?这东西看对还玩古玩吗?

话说的猛点儿。刚开始我也没看出来。想到这就释然。谁让咱问人家了。

老邁:
謝謝悉尼師指點。這是俺上周末去一遺產拍賣上買的,三,五刀(因為有一沖),當時覺的畫工還行,手頭也象,加上渾身橘皮釉。以前在網上也見過慎德堂款,不家欄的,也有一解放後國產的蓋章款的,當時看到這款,覺的字還不錯,所以買了。留在手裏,可以作個標本。

俺一年前在網上買過一盤,當時以為是明代的,拿到後覺的胎,釉都不象。卻象是日本仿明,查了些資料,知道日本在中國明末海禁時曾出口仿明瓷,而清中開禁後,中國又出口過仿日瓷),雖然時間相近,畢竟出處不同。其中有一段時間差別明顯(日瓷底較軟),後來這種差別被日本瀰合了。

古玩收藏俺是新手,自己玩,傾向與琢磨裏面的文化,歷史以及相關知識。覺得但凡不走經商路子,這淘不淘得到東西純萃是個緣份。而這裏面的樂趣又與經商的不同了。很高興在這裏遇見先生,從平時對器物的點評中流露出深厚的造詣與行中的修養。使象俺這樣的後學讀之受益非淺。

人在悉尼西:
是,现在瓷器不好玩,仿的太多,不留神就吃药。听国内传有一口流,傻子买,傻子卖,还有傻子在等待,【买了假的不用愁,还有傻人在后头】,收藏难,进入一个假货泛滥期,没办法,只能一点点提高眼力。古玩玩的时间长的不是不吃药,包括我,不过吃药比新手少,但一旦吃药,那就会比新手重。

老邁:
多看少買還是一句明言。買件東西,無論真假,能把其中的內容弄懂了,也是一份收穫。大眼,吃葯恐怕是難免的,經商的,可以把不對的東西再賣出去,應了那還有傻子在後頭的話,俺買的不多,還沒到非往外賣的時候。

人在悉尼西:
日本芙蓉手【金斓手】是有田瓷,一开始就仿明克拉克瓷,包括等分法构图,竹子画法,浓艳明五彩,釉下青花都是学中国。仿的也不象,看到一盘子后底有几个支烧点,明以后青花器没有支烧工艺了。还有一盘子仿成化青花六字款的,就把大明,写成了太明。有趣。

日本边缘画家那种浮世绘画风明显,比较好认。

牛城地主:
老迈兄的体会也正是俺的感同身受,同谢悉尼老师!

人在悉尼西:
看来国内好东西少了,另一侧面是不是也说明我们可能还有机会。

老邁:
俺那盤子有塌底現象,有一個支燒點。底足修足又象清代瓷,書大明嘉靖年製款。釉下青花,釉上描金五彩。採道教雙門引故事。邊飾是夔龍。

人在悉尼西:

海外收藏新仿10
海外收藏新仿11

带支烧点的芙蓉手,很特别。

老邁:
畫工拙,粗,不象是宮庭畫師筆觸。而內容,工藝,卻繁復,講究。器物有冰裂紋。

悉尼師這個盤是典型的日本瓷,上周末俺在一小拍採點是就看到一個二十多寸大的,有九個支燒點的。

yinny自拍:
老迈兄,能不能把您的那个吃药盘上来呀。我也在琢磨明青花,也吃了药,但很值得。对明青花有了第一手认识。再有,是不是了解了明青花,对后面的康,乾隆,光绪青花就更容易了解了呢?

老邁:
明時二元配比跟清中以後的不同。其胎看上去更粗些,底足胎釉相接處應可見到火石紅。器物有時還有塌底現象。

人在悉尼西:
回自拍,明代青花不乱,好分,但不太好遇到,看象点的就去拍场看,不瞒你说,找几年了没有,画的好的,发色好的都见了,可现在电脑配色,看色,画不保靠了。明清清花不一样,有的进口青料没有了,有的珠明料等国产料都没了,各个朝代都有自己独特,流行的青料,只有多看,多记,买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起码记的牢呵,都要经过买东西捡验的,没其它捷径,花小钱,尽可能小代价吧。

回麦兄,嘉靖青花用回青料,最好认,青花色艳丽,蓝中泛紫色。夔龙纹挺特别。明瓷比较随性率性,不会去仿青铜器纹饰。要看看。

彩虹山房主人:
楼主,请帮忙问一声,你上的那个松鹿同寿瓶要几钿啊?

人在悉尼西:
回彩虹兄,问了,3800元。人民币哈。彩虹兄可能喜欢这瓶了,还是趟下仿品的价?您老兄家坛里的作品我们敬佩,治印您是一顶一的高手,看瓷看来不行了,我们不一定讲的明白,但假货凭直观起码就感觉的出来。现在假货不太做旧了,不少老的鉴定家反而倒都打了眼。我也是刚听道的,一些老专家对制假过程都有掌握,对造假的手法也了解,放大镜一拿,见了玫瑰红色就是高猛酸钾,见了沥青,机油,鞋油。。。。都能看出来,有爆釉就看碴口,直为真裂,斜口痕为敲旧,大多见假就一票否决。有的写了书,鉴假津津乐道。低估了景德镇做假的智商,人家可是祖辈家学的制瓷行家,打开制瓷世家网页,几十个私营陶瓷研究所那个也不是吃素的,独家配方,各有绝活,有的一年做十几件,有的做几十件,最的也就做几百件,就足够人吃马喂了。收藏杂志常年定。干脆不做假了,原生态的端上来了。专家也迷糊了,看着不舒服,错又找不到,否不了,定不了,着实难了阵子。期实也不是不做旧了,只不过不用老的明显办法,材料做旧罢了。做旧手法的翻新,是专家下一个课题了尼。给彩红兄几个图,都是新仿没做旧的,比较好认的,做了旧,我们就都要冒点汗水了尼。。。。。

海外收藏新仿10
海外收藏新仿11
海外收藏新仿12
海外收藏新仿13
海外收藏新仿14
海外收藏新仿15
海外收藏新仿16
海外收藏新仿17
海外收藏新仿18
海外收藏新仿19
海外收藏新仿20
海外收藏新仿21

喔,瓷片也假,气不气人。。。

海外收藏新仿22

牛城地主:
谢悉尼老师对瓷器造假的进一步揭秘。

老师在这个贴中提到了日本的金澜手,就是伊万里吧。明代时中国的瓷器都不用支钉烧了,而日本却一直在用,这也是区别两国物件儿的特征之一。我在一本书(元明清瓷器鉴定口决,王国丙)中却看到了这个照片,当时就怀疑其断定的科学性。是不是书中说的其实是个日本盘子,送给明朝哪个皇帝做礼物的?请您解惑,先谢谢!

海外收藏新仿24

老邁:
別說,仿得還真好。

請悉尼師看看這幾張照片如何。

海外收藏新仿25
海外收藏新仿26

老邁:
俺收的那件跟這件大同小異,現在看來不大樂觀了。此外這還有幾圖。

海外收藏新仿27
海外收藏新仿28

难得的糊涂:
谢悉尼师!上面几个仿品还真挺厉害的,特别是第一个,看的时候在想这纹饰真的挑不出毛病,直觉是棱边处似乎留白稍嫌多了一点,感觉棱边的两面被分的很开很生硬,还有头重脚轻的感觉,似乎底部在纹饰和画工上欠点“火候”,说只能再看细部了,后面的细部看了就没戏了。所以,总体感觉是一定距离上还真挺好,结合细节看不过关。就像刚才在别的帖子里聊到的,如果市场正常了,大家就是提倡新仿古风,提倡技艺和艺人的地位,买新瓷收藏也是百年基业的事儿。

人在悉尼西:
回麦兄,葵式八角盘不该定万历本年。青花看象万历早期。见过万历的灵芝洗,窸蟀罐,蒜头瓶,都的确是这个青花。但官窑器,民窑器都没有在底釉,底款上支烧的,明显违制,违列,支烧点的胎土是日本细胎泥,没明胎硬。这是日本仿明代的同时期仿品的工艺特点。好东西。是出口瓷。怎么到台北故宫的可不懂了。礼品一说不应成立。有田瓷仿明从成化就开始了,哪来的苏料至今是迷。有日本学者认为来源中东地区。中国只出口瓷器,自己青料都进口,直至用绝,不可能出口日本。况且这种芙蓉手烧了百多年,一定有稳定货源。这盘日瓷构图仿明的等分开光,色彩仿明五彩,青花,红色仿的这早期还象点泥,再晚点就红变橘红色直沿续到现在,龙都仿猪嘴龙,身上的火仿的不好。这东西只是出口瓷,给中国送礼拿不出手啊。猜呵,能不能谁看款,青花都对就当官窑买回台湾捐赠了。也可能王专家对外销瓷不熟,写万历瓷时没细看,手懒,就随手把这【毕竟境外的权威嘛】图编了,也是有的。

第二盘是相当于中国康熙时瓷,日本伊万里瓷。不是嘉靖瓷,修胎不对,釉水薄,胎质不够白,明代有化妆土,护胎土,这都没有。款大明,年制都不对,你看看日款,反都能对上。一家之言,一家之言呵,老麦努力,不灰心,不定哪天就碰上个明的,估计那时明的一定跑不了。

牛城地主:
编辑们还真不少呢!

海外收藏新仿30
海外收藏新仿31

双溪:
支持悉爷意见,老迈今天玩的是全日空 :)

老邁:
謝謝悉尼師。這俺心裏便有底了。之前俺就對日本那個時期的瓷的資料作了好一番折騰。覺得十有八九是那個時期的日本瓷。

彩虹山房主人:
悉尼大师,新贴已阅。我就是想了解一下现在的行情,您是个中好手,明眼人啊。谢谢。现在高质量的仿品的确不错,学习了。

国公:
牛兄看书认真,元明清瓷器鉴定口决,王国丙的书里的错也给校了出来。

牛城地主:
回国公兄,那个错也太明显了点儿:)

人在悉尼西:
回难得兄,你看的很细,准。这些是仿了没做旧的广告品,等于告述批货买主他可做的东西到什么程度,他们会仿,会做旧,但为生意长远,世代相传的瓷工不会把做旧的瓷器公开打广告,下步工作留给专做假的贩子去做。他们只挣做瓷的钱,规避了风险,也属大赚。还自称是让利。但他们一刻不会停下高仿的脚步,每年都会做一批行内称【展品】的高仿瓷,去冲击他们认为高的,难于突破的领域。这些人甚至有固定的大收藏家的圈子,也有专走大拍场高级贩子,他们都尝过卖高仿的甜头。芸芸众生皆为利来,皆为利往,看透的人少,看不透的毕竟人多。

现代人文化程度高,网络,科技提供了施展个人能力的舞台,达到,超越古人做瓷某方面完全可能,特别景德镇大师级的作品,真有匡世杰作,现在就不便宜,比如六年前,在上海豫园见一件乾龙黄地披肩镂雕转心瓶,心里一动,叫服务员拿来看看,把经理都招来了,还奇了怪尼,看一下价,高仿品乾隆瓶180万人民币。东西真还好,看不出那儿有毛病,土也是有起码百分之五十以上的高岭土,手头当然正好了。微小的跳刀纹都是一样。恍如又穿越了时空,和古人对谈,突然一种想把它置于床几枕边,静默相对的欲望。少多少钱不卖?不讲价。一口给封死了。一仿品卖纪念品的地方,又是仿品还不讲价?假的假价嘛。但人家说东西不让还价了还要尊重人家,就趁着刚卖了几件东西,有点底气说,要是十几万我收了。这在古玩行一是不讲价的还价。最多的还是一句探底话,并不一定真买。当时十几万我还真能买,将来传下去是成件,现在老的没几件值得传的精品器。主要这一定是大家做的,那种气势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如果有一天大家站在一件物件面前有了这种奇妙感觉,只要财力允许,只要大米粥还能喝的上,就是饿不死的话,都要把它买下来。人和物有时通灵的,好的东西象机会,常常檫肩而过,稍纵即逝了。有时又象一个古代的才女那末可望而不可及,一旦她在命运安排下走到你的身边了,你犹豫什么?

难得的糊涂:
对,真说点儿上了。谢谢,悉尼师!每次看您码那么多字都感动啊!

您提到的高仿品,确实有精品。还有,就是有时参透出来的真品做工特点,会觉得不太敢分享,也许想太多了,怕仿者掌握了去。不过,再一想大不了把高仿促成做得更好,也不是坏事。就像您见的那个,达到古人的境界的东西已经是真品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