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大师谈理解火石红的一点儿体会

【编者按】顺其兄上的一只洒蓝描金鱼缸,引起了大家对瓷器底部火石红见仁见智的热烈讨论。有网友对悉尼大师的见解提出质疑,悉尼大师为此做了详细的阐述。讨论抽茧剥丝,层层深入,使大家对鉴别火石红有了自己的认识。

人在悉尼西:
火石红大多出现在露胎部位。底部信息量是最大的,有经验的藏家有时凭底部只需几十秒或更短就能断定新老。底部都上釉的瓷器的瓷,得,就像人脸隔件衣服,既使听声音,都很难断定他年龄。以前老讲,火石红真的都是从胎骨泛出的,就是指它和刷红不同,一定是深入胎骨的,不是虚和浮的。火石红的色调变化要自然,和画画有一拼,看关系,找关系,特别是相互间的继承关系,尤其不能和胎釉结合处没关系。火石红要符合长期生长的规律才叫胎红【不是刷红】。见过真正的火石红严格说有一种半金属光泽,色很柔和,也明亮。

1
2
3

也有年代近的,比如,建国初的厂货。瓷人。

4
5

有的网上说自己的瓶是唐邢窑,后又称元青花。其实都不是,元青花怎么会黑尼。

6
7

老邁:
謝謝悉尼師舉這麼些例子說明,其實火石紅,糊米底等現象體現的是當是瓷泥的淘洗水平,與製作工藝。如今作舊恐怕能仿其一,其二,難得仿全了。舊底的胎本身跟新胎是不同的。

人在悉尼西:
景德镇现在用的是气窑烧瓷,极个别高仿工作室外,不用匣钵,也不用传统的老支具了,每当樊家#码窑时【装窑】用的就是大小不一的不同的垫板装胚体。便于调整窑位,能充分利用空间,做到受热均匀,用垫板时会用纯瓷土浆水很均匀涂板面,等泥浆干了就可以放胚体入窑烧了,这有利于烧成后瓷器与垫板不会沾结。器成后会在底部留下痕迹,有的黑褐色,有的淡黄色,一般取决于刷红时瓷土色的深浅。往往就和真火石红是似而非了。但细看也有区别。胎红毕竟从胎里出来的,属于那种二次氧化物的东西,有釉没釉它的根基也在胎釉的结合处,不会迷散弥漫的,胎红的色很美,不管是橘红色,澄黄色细看都不会发灰暗。瓷土刷红就不行了,它不依附露胎处或胎釉结合处,发漂。它边界同胎釉结合处不相连,说不好,感觉就不是从里长出来的。另外,刷红它是夹在器底和垫板之间的遗痕,烧造温度不够或偏低,会出现一部分过早风化,脱落,磨磕都易掉,不象真火石红的那么瓷实。

现在洒蓝釉,就是古说瓷里讲的【吹青】已经仿的成熟了,打开樊家井网页,就能见到仿品,光绪款都象明代早期一样写在口边上了。

8
9
10

牛城地主:
看了悉尼师上的樊家井仿制缸,有被雷到了的感觉!

老邁:
如出一轍呀,看來不能見紅就上了,得珍惜子彈,悉尼師是宅心一片,想救救可憐的丐幫子弟。希望有人能體會並珍惜這番苦心呀。

人在悉尼西:
谢谢牛兄,迈兄理解。大家可能去景德镇的不多,不象省级以上文博馆员都每年定期给假去看仿瓷。我也有五,六年没去了。听来的老师说工艺大师现在一年仿十几件就能够研究所里人吃马喂了。现在造假的都有科技含量了。

牛城地主:
悉尼师讲课辛苦!这个缸上的描金纹饰真的是看着薄啊,与光绪时的真品是有区别。是贴上去的吗?这件算中档仿品吗?

老邁:
這種仿品如今也用集裝箱往海外運了。各家各戶要雞鴨小心了。

牛城地主:
还是奉行丐帮原则最好!

难得的糊涂:
那个佛爷是仿的朱茂生,朱是晚清民国制瓷佛大家,曾是宫里制佛像的。前两天,LP的客人照了相片给看东西,就佛爷对,也不便宜了。

那个玉壶春的应该说明洪武,可能更靠谱点。

国公:
看了悉尼大师上的图文并茂的贴,学到很多。

辛苦了。

顺其自然:
谢谢悉尼师的苦心!我那件是丐帮原则买来的,假了就假了,我是不在乎的,家里纯粹买个鱼缸也比我买的价贵呢!但我那件是不是就是假的呢?相信悉尼师如果拿手里看,肯定能判断出来的。

谢谢贴出来这些仿品,也喜欢看。只有对这些都见过,假的能识别出来,真的也才好辨别。给献花!

其实仔细看悉尼师这几个仿品的刷红,会感觉不自然,是刷出来做出来的。我那个鱼缸的红确实要自然。

第一张露出的红简直是砖头底。第二个佛的开脸好难看,很假。第三个更不用说了,很粗劣。第四个的字和画都很呆板很拘谨,是那种仿制为了形似才会有的感觉。

小桥流水:
悉尼师用心良苦,像您这样的活雷锋不多见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