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大师检宝记

【编者按】悉尼大师是专家,在故宫工作的这么多年里,认真学习,悉心揣摩,对古董文物的鉴定认识达到了很高的境界;悉尼大师是行家,从为国营商店收购,到自己跳出创业,在古董界摸爬滚打多年,对古董行业的运作和各项人等的心理状态洞若观火,了如指掌;悉尼大师是帅哥,言语温和,谈吐得体,彬彬有礼,对各级富姐富婆极具杀伤力。无论中外,盖莫例外。所以悉尼大师在洋老板娘那里捡到大漏,实在是顺理成章的事。

人在悉尼西:
一个彩瓷外销大碗。碗很大,42厘米径。外销瓷。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符带有几件老窑的东西,老板不懂,告述我一百多年了,哈哈,人的差异这么大呵。全拍场就这几件老窑真。

这里有一件明代的瓷。一顺治瓷。卖主是棒槌,呆了一天,收获颇丰。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老邁 replied 3 days ago…

真漂亮,恭喜悉尼師有所嶄穫。那個甘露瓶是明代的嗎?

好茶 replied 3 days ago…

恭喜恭喜:):)

人在悉尼西 replied 3 days ago…

遇到一个坚决不卖假货的百年老店,就等于遇到一金矿,不必淘金了,高精尖的就够捡了,价格?不能让你吃亏,多少钱买的,我加百分之二十买。不知道呵,看底帐呵,她真拿底帐来了,天黑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发票?不要。给你现金。老板乐的都合不拢嘴。

回迈兄,天启。

第一件是康熙盆,没见这么完整的器物,表面平静,心里翻江倒海,这样外销瓷我碰上了,今生不再看外销青花。大碗一弹,瓮声晞引全场目光。小有所成,小有所得,开心一刻。

yinny自拍:
这就是金山啊,让人看了太馋啦。祝贺前辈挖到宝贝啦。

国公:
祝贺悉尼兄了。全是好东西。这样的店,太少了。

一介夫:
恭喜悉尼师艳遇金库!

请教悉尼师两个问题:
这老青花为什么没有传说中的温润如玉之感,还这么铮亮呢?
这老青花的蓝彩彩料又没有像其他彩料,有堆突的立体呢?

谢谢。

oriental-antique:
真的好运气,祝贺悉尼老师收到好东西。

yinny自拍:
觉得八号很奇怪,菠菜炒鸡蛋为什么是一半?

深蓝:
哇,捡到宝了。最开心就是这个淘宝的过程。我也有一个盘子,底部中间没有上釉,并且有两个刻的中文字,看不清楚是什么,是日本的,还是我们中国的?很好奇,船上的人脸部都没有画五官。

人在悉尼西:
回一兄,亮是用了闪光灯。我把清末甩出去了,移来几个想要的拍起来容易,清末特征不明显了。

回自拍,的确是施的半釉。知道哪朝的吗?年代都很近。

指这两堆。

讲了一天,累了,谢谢欣赏,安了。

难得的糊涂:
祝贺悉尼师有好收获。

大牛:
同贺。替悉尼师高兴

踏雪寻梅:
哇,这么多好东西,悉尼大师好运气。看来悉尼的古董还是很多的。祝贺!

小桥流水:
真是行家一出手!恭贺一下,真品珍品太难得了

yinny自拍:
回前辈,八号藏品是辽代晚期吗?

五秒:
自己懂得鉴宝,又碰上个宝山,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人在悉尼西:
回自拍,辽代施半釉,釉面不平,有垂泪釉,护胎土还厚一些。这是唐代长沙窑的,与两件邢窑白罐年代相近。

小桥流水:
骆驼和半釉小罐都算唐三彩吗?

人在悉尼西:
是。唐三彩有几个窑口,这是长沙窑。还有巩县和西安窑,都是低温烧造的陪葬器。骆驼包浆浑厚,几百年的传世足有了。查底帐是老板02年前后在香港买的一批六十多件,仅剩这不到十件【九件】,价高,我挑拿了四件精品,其它被我视为垃圾的没买。这老板娘不懂,好学,边拍照边教,她懂了不少,态度也比刚开始好了不少。老板出价看,懂行的很,周末去俱乐部喝酒去了,估计以后他不会再单独让她看店了。

小桥流水:
让您捡漏了!

人在悉尼西:
古物有传世,有出土,还见有有反复出土的古玉。中国有个奇怪现象,厚葬之风,古人迷信认为人死的世界和活时一样,【鬼亦尤食】。盗墓和墓葬几乎同时出现。玉被盗后,都会归到达官贵人手里把玩,中国平民不象现在国外几乎留存不住古物。官人死后就随了下葬,再被盗出来,土沁不一样。

西门祝:
悉尼大师好运堪羡!

人在悉尼西:
谢西门兄欣赏,这是一个家族店,经营一百多年了。我一般都搜这样的店,货比较可靠,档次较高。有时面对一片河水捞鱼,钓鱼就想一问题,哪里买古董呢?这么大的范围呵。突然眼前一亮,鱼河里不多,地点错了,鱼店有呵。古董去什么拍行,车库,找老古董店呵。这就离悉尼三小时车程的内陆小镇,都是西人,几年都没人要买亚洲瓷器,老板娘话里感受到着急情绪。开始想速决,说买三十件东西,半价可以吗?她说,这是澳洲,不是中国,你到亚洲店里可以讲价,这里没件减百分之十。态度很硬,几乎不能和我谈下去样子。我说一句话态度才变了。我说你不要生气呵,关注价格的人正是买你东西的人。这东西留多久了?只有我能买这东西。不能卖的多陪的多呵。这东西拍卖行我一半价就买下来了,不要发票,给现金,我给价靠谱。拍行价是向上走的。中国历史有多少年知道吗?八千年,澳洲二百年是古董,中国要一千年古董才值钱,你的哪个到千年?百年?她把我领到一柜前,我们有好东西,这够百年。看了我心惊肉跳,都是唐代完品相的精品,哪件都过十万人民币以上呵。于是肃然起敬,娓娓谈起来了。。。。。拿走六纸箱瓷器。

24
25
26
27
28
29
30

人在悉尼西:
最后瓶早上看还是广彩。第一次见这种广彩瓶。珊瑚后面有很多虫眼。木自在观音造像是明早期的。老板娘胖的能把我装进去,个高,一米八四,高我十公分,仰头才能讲话。让我留号码,可惜写错俩号。有它网址,会常期关注。目前,这里都是普品了。价格真没想捡漏,半年没买东西了,积攒的两万块过去的利韵都给这店了。一年后出手这六箱东西,还估计不好翻倍的价。

一介夫:
这件珊瑚观音和后边的那个红木屏风,都是好东西呀。

南山一棵草:
恭喜悉尼大师,上边这个碗是什么时候的?

31

人在悉尼西:
回南山,是康熙的碗。这图的上一个是它碗内图案。

老邁:
悉尼师,那天启瓶哪天您玩得不爱了也开个价。俺一年多前与一只同器形的青花釉里红失之交臂。还一直惦记着呢。

人在悉尼西:
回迈兄,多谢喜欢。记下了,哪天想出了,这两件一定先知会给迈兄知道。

老邁:
谢谢悉尼师关照,那時俺对这器形还没概念,后来查到了。当時拍時没有舍得下手。被别人抢了先。

天蓝:
恭喜悉尼大师!运气真好啊!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的。

三好:
又是一个引人入胜的好听故事,和水胆玛瑙那个一样传奇。三好年前出差台北和一老板闲聊,她预测象牙犀角后下一个可能就是珊瑚。听后琢磨一下觉得还是不无道理,但大师心里一定有数的。。

人在悉尼西:
古董象股票。有人讲,瞎说。现在市场形式下很多行为最后都归结为商品行为。在毛泽东时代,大多都瞧经商的,且斜视呢,现在拍卖槌一个劲敲,寻宝节目一个劲儿播,人心浮动,藏军快到亿了,资金也不缺,那末那个起价呢?两点,一是炒的人手里要有存货。二是已经爆炒高位的品种不是进货,而应是人家出货的,当然不会再炒了。就像外销瓷,人家手里没压货,怎么会去炒?一个品种有价无市时,就是被炒家囤了货了,拍场的一个高价,可能是导火线,高价开收,雇媒体推波助澜,带动人气收购,价更高,惜售,抢买出现,价再高,炒家出更高价收购,当然真收,不过收的少【拖】,私下高价出货,浪潮出现,价更高,中小散户狂热购买,去卖给炒家,拍行,炒家收的是托的货,成交价是假的,虚的,但很高,跟风的见有差价,到出货的那里再买,有的卖,有的还收藏,大浪一浪一浪的直到出完货,炒家寻找下一个炒品。这是古玩行大佬们玩的圈钱游戏。

毛泽东说,任凭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苏轼说,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簑烟雨任凭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阳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2 thoughts on “悉尼大师检宝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