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品鉴(景泰蓝,七宝烧) – 宗师编辑 国公补充

【编者按】一本书要出版成功,除了要有好的作者,责任编辑极为重要。责任编辑要负责从专业的角度对稿件进行捡查,把好知识关、文字关,对文章作出必要的取舍和修改。

可是当一本书出版后,人们往往只知道作者,不知道责任编辑。编者在国内认识几位编辑大佬,经过他们编辑的书籍足以成为编辑课程的范本,可是和他们谈话,每一位都谦虚的说:我这辈子就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悉尼大师妙语如珠,穿插在各篇讨论中。要把大师的话汇集成册,既要分门别类,又要调整顺序,使前后通顺,还要纠正typo,非要有高水平肯负责的妙手不可。幸运的是,我们有思维敏捷,知识渊博的宗师,把这个任务完成得很好。因为宗师极其负责,孜孜不倦,引起了广大藏友的关注。宗师任重道远,注意健康很重要….

悉尼品鉴(21)阴差阳错—-景泰蓝,七宝烧 – 宗师编辑

明代景泰蓝基本不多见,包括国内网站出来几十个,连一个明朝的也没有,清的一两个也是普品,价又高的不靠谱。明初的景泰蓝不受认识,留传下来很重视基本在明末了少。少到啥成度呢?故宫嘉靖朝只有一件景泰蓝。其它博物馆不超过六柒个,想高价征集都不给。见过这件景泰蓝,通体蓝釉打底,掐丝为金质,口底鎏金呈红金色。紫铜胎。通体打磨精致,底款【大明嘉靖年制】,属官窑器。

中国景泰蓝是元朝传入的,这有争论,有说是明初,我不懂,信师传。明景泰间得到发展这是一致的。清以前资料没景泰蓝一说,都称大食窑。应该是古波斯的称谓。传到日本叫七宝烧。七宝烧是佛教梵语。七宝烧有说是七种宝石,有说是指金属数量,也在争论,我认为是后者。其实争这个没啥意义,很多专家专著都出了几本,见到东西就打转转,不然就把见过的说是真的,没见过的都说是假的,特别古瓷鉴定上,这做法也不对。没搞过收购的,见到的大多是馆藏品,量很小,相对的中国古董灿若繁星,浩如烟海,专家没见到的太多了,不能全否定。

七宝烧器型规整纹饰比景泰蓝要简洁一些。七宝烧胎骨轻薄,景泰蓝要重一些。七宝烧纹饰多在正面,主题很突出,景泰蓝多通体满纹饰。七宝烧地子不再有繁缛复杂的小细纹了,景泰蓝有。七宝烧是在金属胎上涂透明的珐琅釉子,这实际是日本工匠在仿中国景泰蓝时犯的错误,后来竟成就了日本七宝烧的一大特点,成型后器物表面有一层晶莹的,象玻璃一样的光泽,亮度,净度都提高了,从外向内能看见胎上的图案和花纹。景泰蓝不透明。七宝烧线条纤细,景泰蓝的掐丝要粗些。画工上,七宝烧要比景泰蓝色泽更明快,纹样更典雅,还要璀璨华丽一些。

海外收藏七宝烧1
海外收藏2
海外收藏3
海外收藏4

回yinny自拍:
日本明治时期的出口景泰蓝,根据仿宝相花图案和包浆基本就可认定,开门到代比民国老,但不是中国的。你看了很多书,能知道明代珐琅彩釉料比这厚的多了,也不是这种釉料,这是日本大平板底子,很多工艺不同于明代。景泰蓝烧到泛金光工艺精致必须到明治以后了。

海外收藏5
海外收藏6
海外收藏7
海外收藏8
海外收藏9

回艾老师,这是景泰蓝观音瓶。铜质提纯度很高了,掐丝比较疏松,蓝底艳色鲜艳,有明显的包浆,个别地方有崩蓝现象,深浅过度不自然,结合从纹饰看,属建国后的早期出口物件。有一定收藏价值,但不宜当古董收藏。

海外收藏10
海外收藏11

明朝款识和清朝稍有不同的是不象清代规矩。几个朝代是多处落款。宣德就见到落款在口沿上的。景泰也有,永乐也有。有款的不一定就是官窑,也有后代仿前朝的款。清代有一段文字狱后,朝廷和清流【知识分子】对立很大,为缓解矛盾清廷放宽了很多禁制,比如开科举制广招贤达等等,允许写明款就是其中的一项。清仿品就很多,官搭民烧,官仿官都出现过,较为复杂。确定是明代景泰蓝后,底款是【大明嘉靖年制】款,都要慎重对待,明末有仿前朝的,必须综合认定才能下定论。明代的东西少之又少的。清军入关采取破坏性极强的管理方式,留发不留头,破坏明代文化,烧书,关,杀反抗的文人志士,甚至象扬州屠城等等,史称【破大明】运动。明瓷流传不多的主要原因就在于此。可见有款不一定是官窑,有款也不一定就是本年的,没款常常比有款的更真实。

【编者补充】国公兄住得离大英博物馆比较近,国公兄又是有心人,原来就拍了不少明代景泰蓝的照片,现在又专门找到博物馆自己拍摄的照片,在后面为悉尼大师的文章做了很好的补充。

国公:
景泰蓝的老祖宗———明景泰蓝

大师谈到了明景泰蓝。为了资料的完整性,翻遍了USB找到几张现存大英博物馆的明景泰蓝照片。明景泰蓝真的存世不多。

海外收藏20
海外收藏21
海外收藏22
海外收藏23

大师说明代景泰蓝基本不多见,包括国内网站出来几十个,连一个明朝的也没有,清的一两个也是普品。以他的经历也只看到一件故宫嘉靖朝景泰蓝。

原来不少失散在国外。网上又找到几张现存大英博物馆的明景泰蓝照片,有的当时没展出。

海外收藏24
海外收藏25
海外收藏26
海外收藏27
海外收藏28
29

琉璃场一大爷收过金胎景泰蓝,改革开放初的事儿。

7 thoughts on “悉尼品鉴(景泰蓝,七宝烧) – 宗师编辑 国公补充

  1. 不知文与图是上属还是下属。最后一个是70-80年代的,行话叫百(bo四声)花。是先用彩色蓝烧一层,再覆盖半透明的棕红色蓝再烧一层。应是文革以后的,不是建国初。

      • 房大师,你说的百花的烧制与七宝烧的烧制,不是说釉料,就是工序是不是一致的。能不能讲讲景泰蓝的技术发展历史。

        • 我不知道史,也不知道与七宝烧的对比,只知道景泰蓝的制作。景泰蓝之所以要满布铜丝,是因为要靠铜丝来固定蓝料,否则太大片的空档蓝料固定不住,也烧不平。但七宝烧完全不是这样,空处就空,看来制作工艺是完全不同的。

          • 我只知道七宝烧有有线烧,和无线烧,有线是不是类似景泰蓝的手法,无线的就不知道靠什么贴住胎体了。从根儿上讲两种珐琅怎么做的不懂,希望您给科普一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