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路 – 外销白地粉彩花卉茶壶

【编者按】回家兄上传的外销白地粉彩花卉茶壶,有文件证明是EMPRESS OF CHINA号商船运回来的中国外销瓷器,所以是一件很有价值的文物级收藏品。

收藏前朝外销艺术品,研究历史,可以给大家带来无穷的乐趣。

回家路:
外销白地粉彩花卉茶壶一件。乾嘉时代。近嘉。

1800年左右。

1
2
3
4
5

瓷迷不悟:
当年是通过中国皇后号来到美国的。

回家路:
乾隆四十九年(1784),一叶帆船跨越重洋,从刚刚诞生的美利坚合众国驶向古老的华夏帝国,这就是开启中美贸易的“中国皇后号”。

一、驶向中国的木帆船

年轻的美国在独立伊始就与中国货结下了情缘。18世纪70年代以前,美国是英国的殖民地。这时英国东印度公司通过法令,要垄断进入美国的中国茶叶,美国民众组织有许多秘密社团,希望冲破垄断,直接从中国进口茶叶。1773年12月16日,化装成印第安人的“波士顿茶叶党”成员,秘密登上东印度公司的茶叶货船,将成箱的茶叶倾倒在大海之中,这就是著名的“波士顿倾茶事件”。这一事件成为北美殖民地人民反英起义的导火索。1783年英美《巴黎和约》的签订,标志着北美十三个州经过浴血奋战,终于摆脱了英国殖民统治而成 为独立的国家。几箱来自中国的茶叶,居然在北美引发了一场独立的狂潮。

对于那时的大清王朝而言,新生的美国还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国家。当时美国流行着一个传说:中国那些来自关外的皇亲国戚们,从头到脚都穿戴着价值昂贵的毛皮,他们的生活无比奢华。在美国西海岸,以6便士购得的一件海獭皮,在中国的广州可以卖得100美金。于是,到遥远的中国去寻找财富,成了当时美国商界的迫切愿望。随着造船技术和航海知识的迅速进步,美国商人远涉重洋的梦想终于可以实现。就在美国独立战争获胜的第二年,第一艘远航中国的帆船便从纽约启航了。

1784年2月22日,美国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的生日这天,由几个美国商人合资购置的一艘载重360吨的木质帆船,装满大量纯正的美国货,从纽约出发,驶向东方一个名叫广州的遥远口岸。在这艘帆船上,用英文标注着“中国皇后号”。

“中国皇后号”帆船从美国国会那里领取到一张海上通行证。当时,从大西洋到印度洋,辽阔的海域全被英、葡两国所控制。“中国皇后号”为防范海盗和确保安全,原封不动地保留了船上的海军装备,作为护航的武器。帆船满载着可供清朝大员缝制长袍的皮毛和宾夕法尼亚州的花旗参、胡椒、酒以及松脂等等,总价值达12万美元,全船共有43人。“中国皇后号”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划出了第一道水线,建立起东西方最古老与最年轻的两个大国之间的直接联系,开启了中美贸易的先河。

这艘木帆船,穿行大西洋,绕过好望角,跨越印度洋,驶入南中国海,行程1.13万海里,历时188天,于1784年8月28日缓缓驶进了此行的目的地——广州黄埔港。帆船自豪地鸣炮13响,代表由十三个州组成的美国向大清帝国致敬。这艘在当时看来并不起眼的帆船,第一次在中国的南疆广州升起了美国星条旗。

二、从广州带回纽约的中国特产

广州当时有一个专门经管外商贸易的组织,称为十三行,它与晋商、徽商一起称为清代中国的三大商团。在清政府旨令只准广东“一口通商”的特殊国策下,十三行是中国惟一合法的中西贸易垄断组织。不论是外国商船带来的西方各色洋货,还是中国商人想要出口的茶叶、瓷器、丝绸,都要交给广州十三行来办理。对于已经有长期外贸经验的广州十三行洋商来说,“中国皇后号”这艘挂着“古怪旗帜”的商船来自于一个新的国家,船上带来的美洲大陆特产,因为新奇而格外受到欢迎。

“中国皇后号”29岁的船长山茂召(后来成为首任美国驻广州领事)在他的航行日记中写道:“虽然这是第一艘到中国的美国船,但中国人对我们却非常的宽厚。最初,他们并不能分清我们和英国人的区别,把我们称为新公民,但我们拿美国地图向他们展示时,在说明我们的人口增长和疆域扩张的情况时,商人们对于我们拥有如此之大可供中华帝国商品销售的市场,而感到十分的高兴。”

“中国皇后号”通过广州十三行的商人,4个月内便将船上的货物售罄,于1784年12月27日启航回国。从当时船上的一张货单上可以看到,这次运回美国的货物有:红茶、绿茶等数百吨,瓷器四五十吨,还有丝绸、桂皮、牙雕、漆器、漆扇、雨伞、紫花布、印花布、手贴墙纸等一大批中国土特产。

1785年5月11日,“中国皇后号”回到了纽约。船长山茂召的航行日记在波士顿发表,顿时轰动了全美。船上的货物,也立即被抢购一空。其中,有一只绘有中国飞龙图案的茶壶,被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看中,他如获至宝,珍藏起来。这把茶壶现已成为美国国家博物馆的珍藏品。在美国新泽西州的博物馆中,我们至今还可以看到当年专门从广州十三行订购的印有“中国皇后号”字迹的瓷器。

“中国皇后号”首航中国的成功,犹如为刚刚取得独立的美国经济注入了强烈的兴奋剂。华盛顿总统宣布,对华通商予以优惠和保护。美国国会给“中国皇后号”的全体船员授予极高的荣誉。纽约的大小报纸,连篇累牍地报道“中国皇后号”的远航。街头上更是出现了推销中国红茶、绸缎和瓷器的大型广告。

三、华盛顿总统的订单

“中国皇后号”第二次开赴中国前,收到华盛顿总统开来的一份订单,要求为他的夫人采购中国的“白色大瓷盘、白色小瓷碗和好看的薄棉布”。一纸订单,透露出美国总统和第一夫人对中国瓷器、纺织品的情有独钟。据说,“中国皇后号”一个来回,其利润可高达1500%,这实在是令美国官方和民间喜出望外的巨大利益。

巨额利润的吸引,使美国掀起了远航中国的热潮。在通往广州的航线上,从几十吨到300吨的木帆船,纷纷举帆远航,穿梭于波浪之间。在美国,“每一个沿海村落的人,都在计划到广州去”。美国远航广州的第三只船“实验号”只有84吨,乃至到达广州时,被误认为是近海帆船,这充分体现出美国人“愿意为可能获得的利润冒最大危险”的精神。美国学者乔治•斯蒂华特在一本研究美国地名的著作中提到,在美国的23个州里,都有以广州(Canton)命名的城镇或乡村。美国的第一个“广州”出现在1789年,这是马萨诸塞州东部诸福克县的广州镇。俄亥俄州东北部的广州市,是美国最大的“广州”。

中美通商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美商赴华贸易每年所得利润高达3000万元。对于纽约、费城和波士顿的商人与金融家来说,这东西方之间新的贸易无疑是个强大的刺激,广州成为美国沿海商人发迹的重要场所。在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代富豪中,因对华贸易而显赫一时的大有人在,金融巨子摩里斯就是从广州贸易开始的。

在“中国皇后号”首航后的40多年里,美国对华贸易迅速超过许多老牌的欧洲国家。1786—1833年,美国来华的船只就达到了1004艘,是英国来华船数的一半,超过了欧洲其他国家来华船只总数的四倍。由大西洋沿岸的大商埠纽约、波士顿、费城等直航广州的对华贸易圈逐渐形成。1792年,中美通商不到10年,美国在中国的贸易额便跃居第二位,仅次于英国,而此时,英国在华通商已历经了一百多年的时间。到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欧洲由于拿破仑战争,美国成为在中国最大的商家,美国人在广州开办的柏金斯洋行、旗昌洋行,都名噪一时、享誉近代。历史上中美之间的早期贸易,由“中国皇后号”启航而得以迅猛发展起来。

作者简介

李国荣,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研部主任、研究员,中国档案学会档案文献编纂学术委员会主任。主要著作有:《帝王与佛教》、《帝王与道教》、《科场与舞弊》、《清朝十大科场案》、《实说雍正》(合著)等多部;担任多项国家级课题研究项目主持人,28集纪录片《清宫秘档》总撰稿及多部历史纪录片主编、历史顾问等。

(转引自中华文史网,《清史镜鉴》第3期)

6

自吟閑行:
谢谢回家兄。

回家路:
不客气,所以这个壶可能乘皇后号到美的。

国公:
如果这个壶是乘中国皇后号来到美国的,其文化意义大于经济意义。

回家路:
历史要赋予想象, 这就是收藏的乐趣。谢谢国兄鼓励!

“Direct trade between America and China began in 1784 when the ship EMPRESS OF CHINA left New York for Canton carrying lead, lumber, cotton cloth, ginseng and silver specie. A year later she returned to New York with a cargo of tea, silks and porcelain, as well as this punch bowl, which had been purchased by the ship’s carpenter, John Morgan, who died on the return passage.” 有文件记载上面这个碗就是从中国皇后号带回美国的 。

7

瓷迷不悟:
这种壶把像扎辫子式的茶壶当年的确是为美国市场定烧的。

小桥流水:
纽纹壶柄是仿银器制作的,乾嘉时期的茶壶,糖罐等比较多见。

谢谢回家分享好文!

回家路:
这个扭纹壶柄欧洲没有吗? 这对我是个新论点。

yinny自拍:
说扭型壶把只是给美国市场订做,不知出处在哪。我曾见过十八世纪的Meissen, Starffordshire chintz teapot 有此类壶把的瓷器。这些瓷器应该是在欧洲流行,甚至比美洲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