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路 – 下点外销雨-3 B

回家路 – 下点外销雨-3 B

回家路:
广州长洲岛上的深井文塔.

1
2
3
4

回家路:
http://superslash.blog.163.com/blog/static/157549106201072463526156/

荐景:清代羊城八景介绍
http://luolinhu.m.oeeee.com/blog-14188-1136948.html

回路过兄,真不希望国人都玩,价格抬上来不说,造假的就会一窝蜂的上来,我只是希望价低我好多收藏。这东西涨不涨对我也无所谓,也不想卖。

南山一棵草:
趁着月黑风高,谁报名去帮主家溜达一圈

回家路:
国内人要玩,我们弄不过他们,太有钱了。南兄我家有监视器,另外带两张画来,然后故意掉在我地书房^_^

南山一棵草:
回家兄,只要学习委员能去,你家什么设备也白搭,学习委员马上会找出破解的办法

瓷迷不悟:
谢回家,这雨是越下越大,谢宗阙,那景是越说越清。

国公:
看到广州长洲岛上的深井文塔照片,想到了深井烧鹅。老古董的家乡。外销瓷是古董收藏的最后一块洼地。

过路人路过:
谢谢宗同学深井文塔的阐述,遐想起来也挺美。喜欢刨根问底的我又忍不住讨嫌一下。这个盘子是江西景德镇制的,又不是在广州上彩的光彩,为什么要画上广州的名胜?如果有深井文塔/南海鱼珠同样角度的照片就有说服力了。其实这个图案的布局和 blue willow 和挺多外销的风景图案是一脉相承的:远景左上角小岛(有时有亭台),中景是海水(有时有船有飞鸟),近景是右下角楼阁环绕着树和山石。

回家路:
Very Good question!

西门祝:
过路兄讲的对。我们对外销瓷睹物生情,主要是有相同的身世飘零感。国内的哥们,或官场春风得意,或商场日进斗金,或情场左拥右抱,或双规声名远扬,而我们这批有经天纬地之才的海外学者却逐渐淡出人们的眼界。就像当年给中国历代带来丰厚收入的外销瓷,有些也精美绝伦,是一代工匠的血汗结晶。如今却不为国人所识。我们办这个网,也有一层意思是为这些流传世界的艺术精品正名。当然国内藏友也没有我们能接触到这些海外精品的条件,所以我们要为这些精品鼓而呼,这也是我们的历史使命。对于这些精品,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买谁买?我们不捧谁捧?

回家路:
鱼珠石已成陈迹。

东海鱼珠.原景在黄埔区鱼珠,与长洲岛隔海相望,东海是指珠江东面广阔的河段而言,鱼珠是指江中突起的礁石而言。这是一片由红色砂岩、砾岩所成的礁石,浮沉波际,俗名鱼珠石。它和海印石、海珠石同一性质,即在珠江冲蚀红色砂岩层后,残留的江心石块。对面为相对岗。当时鱼珠石四面被水围绕,由于石块被波涛冲刷,圆净如珠。又因北面一山像鱼张口向珠,故称鱼珠。由于当中流,故建炮台其上。今则已和北岸联合,成为黄埔港陆地。石亦埋于地中。鱼珠石已成陈迹。

http://www.gzzxws.gov.cn/qxws/hpws/hpzj/d17j/201406/t20140627_34441.htm

满枝:
过路兄,满枝记得粉彩是雍正后期创烧的,而广彩的出现要在乾隆了,即使乾隆早期也是晚于粉彩的。记得那时候的外销都是景德镇烧瓷,广州上彩,应该很有可能画本地风景。所以满枝也认为回家兄这个盘子看早的可能性很大,很珍贵

宗阕:
过大师别低就啊,什么时候跟您老同学过?直言不怕,恶语警戒!

过路不是认为景德镇的窑工都得画写生吧?广东景画不得?大师不知道
Blue willow故事都是外国人编的?画面找个描摹不可?

这近景是当年的鱼珠附近的私家园林一角,这个图案被广为采用能说明就不是广东景了?景德镇还画天安门呢,不是也不在景德镇吗?那盘子上的花卉,都是景德镇的吗?

货主是看自己的画样还是要看景德镇的风景?

回家路:
西门为什么不买外销,只盯着5678:)^_^

过路人路过:
广彩的风格图案比较特定,所以可以自成一彩。这个盘子应该不在广彩的范畴内。早期的外销是景德镇烧瓷上彩,运到广州商船出口。为了减少路途中的损失,后来才在广州上彩,和景德镇上彩的人不一样,风格不同,叫为广彩。

深井文塔/东海鱼珠(不是南海鱼珠)的说法是宗同学的杜撰还是真有其事?如果有什么出处,不妨放到这里来大家参详。如果有照片更好。如果果有其事,过路很高兴长知识了。如果是杜撰的,我也就此飘过,懒得费口舌了。

景德镇的画工画这些山水风景花鸟人物都是精熟的。

国公:
西门只盯着老艺人的5678,升值潜力大。

宗阕:
过路自便。

牛城地主:
请教各位cep前辈,这样的人物是景德镇画的还是广东画的?

5
6

过路人路过:
这是早期广彩。

回家路:
广东画的。

国公:
看嘉庆。

牛城地主:
谢各位!

笨鸟东方:
回家兄好收藏,你的雨下的太急时了

回家路:
急或及^_^?

西门祝:
回回家兄:西门准备最近去看一票外销瓷….

满枝:
ooops,满枝记错了一个地方,粉彩应该是康熙后期创烧的。:))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个盘子也很有可能是在广州烧的,因为在满枝收存的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3870/201402/18787.html这篇文章里,明确指出在广彩出现的前期,外销瓷已经在广州有上色烧造:


(一)創燒的初期階段

…廣州是中國對外貿易的重要出入口岸,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解除海禁,外國商船隨之增多,外國之重華瓷,或在廣州訂貨,或來樣加工,因而也促進了廣彩瓷器的生產和發展。康熙中晚期至雍正早期,應是廣彩的初創階段,無論是師傅、顏料、素瓷都是從景德鎮來,或依景德鎮彩瓷紋樣,或來樣加工,歲無定樣,故廣彩的特色不太顯著,…

(二)廣彩的成熟階段

大約在乾隆 、嘉慶時期,廣彩瓷已顯現出廣彩的風格,並得到社會上的承認。開始,在一些著作中出現,把它作為“廣窯仿洋瓷燒者,甚絢彩華麗”的基本特徵記載下來,這一時期主要使用了廣州所制的西洋紅、鶴春色、茄色、粉綠等,有了這幾種彩料,就使得廣彩瓷像換了新裝一樣,顯得多姿多彩了。

满枝说的光彩出现在乾隆,就是指它的独特性显现的时候。至于怎样划分创烧时期,看大家怎么说.

文章中的其它满枝也还理解不深,这里摘章捉句,供大家一起探讨:)

人在悉尼西:
喜欢4,5盘。广州长州岛,深井文塔的资料十几年前在国内就看过,曾是蓝桥碟的标志性内容,可惜当时认为用不上被略过了,只记得论文作者还考证,东印度公司的商船往来中国在这里补充给养,整修后才远航。
回牛兄,这里左边也有一同类嘉庆的出口瓷瓶标本。

7

回满枝,你说对了,粉彩确实是康晚创烧的,估计是研制,调配珐琅彩其间逐渐掌握的,真正成熟期当然是在雍正了,这没疑问的。故宫里有一件康熙粉彩人物,钟馗醉酒瓷人,神态好极了,大红袍艳而不俗,其实很能反应康熙时的粉彩水平了。耿老也就是主要依据这尊瓷像在瓷圣经里讲粉彩创烧于康熙晚期的。其实康晚雍早也差不了几年。

yinny自拍:
关于宗妹的看法,我认为非常新颖。我曾在一本畅销书中见到同样的纹饰,见图:《它们曾经征服了世界》第143页。从这件盘子的画工来看,说这种纹饰是在景德镇制作比较合理。

8

满枝:
谢谢悉尼师的精讲,什么时候要看一下您说的这件康熙粉彩器!:)还有开心看到您的佐证,如果我的理解没有错,那宗妹妹说的应该是对的了:))

粉彩是康熙晚期创烧,成熟于雍正,这个满枝也很赞同,因为感觉粉彩的材质已经不同于五彩了,在釉上的光泽表现很不一样。可是广彩成形主要是因为其用色不同,比如使用了西洋红、茄色等,在釉上的光泽表现还可以归于粉彩和五彩类。所以满枝感觉乾隆的成熟期才应该是广彩的创烧时间,您说我这样对吗?

宗阕:
Y 姐,我说的是这画面内容是来自广东风景,没说这瓷是广彩。这里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没说清呀?

牛城地主:
请教国公兄和悉尼师,能否说说为什么是嘉庆而不是乾隆?网上所有类似画风的东西都说成是18世纪的,而嘉庆应算19世纪的吧。俺真是看不出究竟区别在哪儿。先谢!

人在悉尼西:
粉彩创烧从实物看,定康熙没问题。图来了,康熙粉彩钟馗醉酒像。这像在故宫里被封为库神呢。

10

宗阕:
老师,这是库神哪!

人在悉尼西:
广州织金彩是另一回事,刚开始广彩画的很粗,低档,康和雍早期时无法承担外销任务。但当时出现一个问题,就是说景德镇画工因为对来样理解不深入,图案不熟悉,经常出现争议,还有外商提出退货的事。广州也很快就出现了一批广彩领军人物,大量用矾红,大绿大紫加织金等金壁辉煌的画法,替代了景德镇画师,后来只买景德镇烧好的高温瓷胎,或釉下青花胎,釉上彩自己画,乾隆时广州做坊据外国传教士写文达三千家,从业人数有几万人。很兴盛吧。

回牛城,两个年代很近,单单从釉,胎就很难的区分。主要是看画工精不精,比如把没有染脸,背景不这么满,画的粗的瓷看到乾隆。但也有细路,粗路之分。有时粗画工感觉晚,但实际年代反而可能会早,细路瓷画精细图案的也有在嘉庆画的。这就要看色料,色差。这矾红色就比乾隆时的深了。有时就差一点,不是很明显的色差。乾隆的地面的矾红橫道比这拉的长一点儿。【类似那个标本瓶】。

回宗师,这钟馗像原来不是故宫的,在圆明园里,英法联军事件后失联了。【也可能流落民间了,当时圆明圆符近就有几股土匪,当地的农民也有事后趁火打劫的】直到后来,民国时故宫一专家在古董摊上发现把它捡回来时已经一身泥了。这东西在库房里最显著位置放着,每次开库要拜的。听说拜了没事,不拜就有事。有时忙了要没拜,常会有一件盘,碟类的掉地上的瓷器拿去签字报报废。

期待掌门的外销瓷消息。

回家路:
是啊,把照片和价位告诉大家或我,给你参谋!

还是喜欢宗阕的说法,要有故事的,美的!

那么我在找鱼珠,哪个是泥?

再看这个图,也是回家藏的.

13

回家路 replied 2 weeks ago…

清雍正 1735年 山水大盘,迈森风格的边饰(无开光),,,,
这件盘子图案目前仅有英国鲍威尔·克顿(Powell-Cotton)私人博物馆收藏,全球其他地方还没有资料显示有谁拥有。盘子外沿白、蓝色图案来自德国的瓷区迈森,这是最早的白色粉彩边饰的迈森纹样。到1740年左右,在这种纹样上面就会加上三个开光的图案;1745年以后,在中国绘制的这种迈森边饰又成了四个上下左右对称的开光图案。这个盘子前景画的是一座花园在江边上,是雍正时期广州的一座私家花园;远处的两艘船是东印度公司的货船,在后面画的是广州的长洲岛(也叫琵琶岛)上的长洲塔。长洲岛是东印度公司离开的船舶都要停泊的地方。对于东印度公司和它的船员们,这个岛有特别的意义。
http://www.shijieshoucangwang.com/service_collge.php?id=323

14

群思:
漂亮。

满枝:
再谢谢悉尼师,真是非常好看的一件作品,关于他的故事也非常精彩!

关于“广彩”,满枝现在有些糊涂了,比如牛兄和您贴的早期广彩算不算是“广州织金彩”的一种?按照悉尼师的说法,满枝的理解,答案是“是”,这样对吗?

广彩形成初期,因为风格不明显,和景德镇出产的外销瓷器难以区分也是满枝现在的理解,所以要做一个明确的界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像界定回家兄这个盘子的图案一样,只是可能性大小,对吗?

咳,满枝要头疼了:))

这里顺便,久未见群思兄,问个好!

人在悉尼西:
广彩瓷是乾隆时期成熟,发展的,标志是成立【灵思堂】,专门做出口瓷广彩生意。迷糊可能有两个观念老是干扰我们。一是广窑。广东肇庆窑,清中时还挺粗鄙不堪,我看相似石湾窑的粗,却没啥艺术性,景德镇仿过广窑器,做的相当好,可见工艺问题。它和广州织金彩没啥关系,不是国内人一提广彩出口瓷【知道,广窑】。其实不是。二是景德镇瓷出口瓷不能同于广彩瓷。广州织金彩是从明代万历五彩用艳彩的学习,结合西洋画法创出的独门画技,锦地织出的金彩金壁辉煌,现在我们看到的都还达不到织金彩水平。当然,广彩画工受景德镇影响很大,特别人物,花卉图案,故事内容,但画风广彩有自己独特的本质方面,其它属借鉴。宽泛说,景德镇出口瓷算在广州方面的出口,乾隆前的也算广彩瓷,从广彩脱胎景德镇出口瓷画法这么说也可以,正式场合还认为乾隆43年后的广彩是正宗。我和牛城贴的都是景德镇制作的出口瓷,其实不是广州织金彩,广义说,顶多算广州的出口瓷。

好茶 :
谢谢各位老师,很大的信息量。因为是外销瓷,广州是当时外销的最重要港口(有时甚至唯一),所以,学习外销瓷,广彩绕不了,以前从不知道广彩,后来只知道花花绿绿浓笔重彩的是广彩,嫌太俗艳,现在一点点明白了是自己学浅。

几个问题:1,广彩始于何时?2,广彩如何界定?老师们在楼上已有很多讲解,受教!

手上有二本书,我对广彩的界定有疑惑,贴上来,望讨论解惑!
图片来自巜瓷韵中西》

15
16
17
18
19
20

好茶:
来自《织金彩瓷–广彩工艺》。

写书的也是一家之言,但提供了资料和视角,谢谢作者!打字太慢,懒惰办法,拍照,:)

http://www.haiwaishoucang.com/wp-content/wps-content/forum/23073/23250/10_image.jpg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人在悉尼西:
本来想漂过了这本书,想想大家,还是说几句吧。这位作者说广彩工匠康熙时熟练掌握了画法琅的技法,广州有大量画珐琅的工人,他们把这种技术转移到广彩上是顺理成章的事,不管怎么说,广州有了自己的彩瓷。康熙期间外国商人把珐琅彩料和配料方法带到广州,要求画在徽章瓷上,这就是广彩的独特的自有原料洋彩的产生。康熙时除了清宫和广州瓷庄,其它地方没有烧制瓷胎珐琅彩。不细说其它,这足以看的我头大,都说现在网上和书上的信一半,这些东西怎么能写成文字,还出书?大家先讨论讨论,作者这些话说的有没有一点儿可能?

历史上有很多重要的出口瓷窑口,基地,不论景德镇,四川邛崃,云南,香港,澳门。。。。都曾在出口瓷的质和量上一度取代过广彩出口。珐琅彩料非常昂贵,以致于清康熙调集江南织造,扬州织造,景德镇御窑高手在武英殿【后改去养心殿侧】成立了珐琅作,研究自己的【国产】珐琅料,哪里有外国商人把珐琅料带给广州工匠,把配方告述工匠,那时的广州工匠连图画纸都买不起的,广彩画都是画通草纸上。精打细算到只买景德镇瓷胎,自己画广彩低温烧降低成本的程度。康雍时期写的字,画的画工还洋相百出。洋彩是清宫里只有康熙五彩【又叫硬彩,时间很短暂】才能叫的名称,和广彩完全两回事的。珐琅彩不论金块,琉璃料都要几百普通工匠磨成粉末,坩埚熬后凝结块,再磨再熬,不用重型机悈【也没有】根本不计工匠成本,时间,非民间之力能成的,只有国家之力方可。是调过一广州胡姓高级工匠入宫研制珐琅彩料,但他是以拉坯工普通工匠调入,他也没见过真正珐琅彩料,只是参与研制。研制工作由一位亲王负责,每道工序都签字备案备查,皇帝直接控制,这样记载才做了几百斤的料,仅仅限制在圆明圆造办处,养心殿造办处使用,极个别能拿到江南织造,景德镇御窑厂一点制作大点的器物。大部分珐琅彩料是都由宫里两个珐琅作烧制,唐英只供应烧好的瓷胎。这在瓷鉴定都有的写明明白白的。只是维一皇家用彩,民间不得使用,【民间也不知道,民国故宫开放,一块大洋门票允许参观才在市面出现仿品】,另外,直到康熙去世蓝色珐琅料才刚刚研制出来。广州瓷庄烧制瓷胎珐琅彩,这样弥天大谎也写出来,以其昏昏,使人昭昭。还有,纹章瓷是广州画的?哪得乾隆以后了吧?不可能是康雍乾,因为个别要用珐琅彩,要请料。【说商家带料让广州瓷庄画瓷,我是不相信会有这种带料加工的商人,带几种料,多少才够,他来之前特意去哪儿买的,珐琅彩厂家?这些我都有疑问】,乾隆时还有景德镇申请制作纹章瓷的奏请,俯带一块定货商人的木雕徽章样品,就在宫里伙计档存留。这块结婚用的【。。。。有翼双狗对立而起,下方附有狮虎,四周并穆斯林文字。。。】不知什么原因竟没被批准。这个贴子我半年前就讲过,可见纹章瓷是景德镇所制而非画广彩的工匠,所以我们都关注纹章瓷的原因就在于此,它堪比官窑精细。看看书上的康雍时期的高级纹章瓷,这是广彩工匠作品吗,侬信吗?

好茶:
谢谢悉爷解惑!
看到这些标着广彩的瓷器,晕倒,越发糊涂了,

满枝:
悉尼师,怎么满枝感觉您在“广彩”的界定上用了一个双重标准呢?,比如您在谈到广彩时说:“广州也很快就出现了一批广彩领军人物,大量用矾红,大绿大紫加织金等金壁辉煌的画法,替代了景德镇画师”,满枝看到牛兄和您贴的其中一件瓷器都是“大量用矾红,大绿大紫”这种状况,然而您却说它们不是广彩,原因是因为它们是景德镇制作的。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还有,不知道悉尼师是如何鉴定是景德镇制作还是广州制作,因为两地用的素瓷盘都是景德镇的,所用的彩一样,那就要看画工了吧。满枝看到有说广州的画工有来自景德镇的师傅,有史料记载的,比如杨快和曹琨(据说他们是最早的,也不知是何时)。不知悉尼师怎么看这个史实?

lili07222002:
回家帮主:什么时候也可找到些你的盘子呢?

人在悉尼西:
刚刚出去了。满枝看贴不细,其实我们对广彩稳定在乾隆时期是一致的。没有双重标准,这段话讲的是广彩成熟于乾隆期间的事,替代了景德镇的画师,不是那本书中说的【康熙年间瓷胎珐琅彩技术已经被广彩工人熟练掌握】那时代表珐琅彩最高技术的皇家珐琅做还没掌握,也在研制尼。
关于广彩年代,比较统一,早就没有人讨论,我一说你就能明白了。讨论出书的标新立异之说大多为了卖自己书里的图录相似的外销瓷而已。【仅仅看了相似】。广彩康雍时应该有了,但那不是现在意意上的广彩,甚至都没有广彩这名字,只是广州的地方工匠作品。杨快,曹锟就是清代人,比较早去广州开馆授徒教制瓷,加彩技艺,杨快还被广彩艺人奉为祖师,每到了农历八月初四他的寿诞都要庆祝,建国前广彩艺人拜师还都选这一天。到现在还没有见到康熙广彩瓷,一种说法是杨块,曹锟还没到,所以雍正时期前的广彩还是过去的工匠样式,画风还是景德镇风格。直到乾隆时期才发明,研制了自己广彩特色的西洋红,赫春色,茄紫,粉绿,有的干脆都叫西洋红为【乾隆红】。另一种学术派引用1955年童书业【广东瓷的瓷器】一书中【广彩瓷乾隆年方有】的结论,【乾隆前广窑所谓洋彩更无一物】说法。我看过这书,比现在出的书质量高很多。还有美国旅行者williamhickey1876年,也就是乾隆34年写的游记里关于广彩工厂描述。清档记录了嘉庆年十三行的陶芙蓉馆出现了卖给西方人广彩瓷器的记载。并记录广彩料稳定于乾隆33年,【独立成彩,岁无定样】。等从道光到了光绪时,已经是广彩瓷的繁荣兴盛期了。【竹园陶说】一书里,干脆直言【广彩始于乾隆】。问我怎么看杨快,他是景德镇工匠,学成来广东授徒的师祖,他和曹锟的到来给广彩风格的形成创造了可能,当然不是一下子就成熟了广彩,那时他教授的是景德镇的加彩方法,并非广彩。康熙,雍正很多精细的青花人物和花卉以及五彩外销瓷都还是景德镇制造的就是这个原因。乾隆时期是广彩稳定期,这时的彩料是区别于景德镇彩料,自创的广彩料。有岭南风格,非常细致,色彩炫烂,织金精美,适应了国外需求。我理解广彩瓷和景德镇瓷不同,是彩不同,画工不同,风格不同,虚实不同,带有明显的欧化元素。彩是自己研制的广彩,不是景德镇的老彩,有很强的很洋的味道。景德镇画法传统风俗图案强烈,广彩图案却并不一定有明确的主题,不很在意传统的严谨性。有的花卉图案还会有欧式风格,情调。景德镇画瓷比较传统,讲意境,画的偏虚。广彩有的金彩地,有的浓广彩,黑线勾边,整体感觉发实。

满枝:
悉尼师,不好意思同您咬文嚼字了,不过看来这个字还是要继续咬嚼下去:)

不过在继续之前,满枝感觉还是先总结一下与您的共识比较好,这样在这个基础上再针对分歧来讨论,能避免浪费时间。

我们的共识:
1,珐琅彩是清宫专用,清朝结束之前没有传到民间。
2,康熙时期,法国等国家就曾向景德镇定制徽章瓷,所以不能随便将徽章瓷一类的瓷器纳入广彩瓷器范畴。
3,雍正或乾隆早期有景德镇画工在广州绘瓷
4,广彩成熟于乾隆时期

满枝最初一直想表达的有两点:
1,广彩创烧于乾隆时期。
2,在广彩未成熟之前,广州也生产和景德镇风格类似的外销瓷。

讨论到这里,满枝想表达的这两点应该是能得到悉尼师认可的,对吧?

对于广彩的界定,您好像把我们(至少茶妹妹和我)都讲糊涂了:))这样吧,您能贴一些除了我这两张照片之外的另外类别的广彩瓷器给我们看一下吗?

35
36

人在悉尼西:
这是典型广彩,清末广彩。广彩在乾隆时期变化比教多,以后变化不大,清末只有开不开光,以及边饰上可能有一些不同变化,你贴的很好了,这是广彩典型器,不要湖涂呵,其它不常见图的我也也没下载过,也要到网上找。

好茶:
谢谢悉爷,受教了:)
满枝姐思路好清楚!

人在悉尼西:
满枝姐一定是是理科高材生,悉尼不及,敬礼了。

回好茶,这书观点的确有偏颇,国内的潘家园就有很多这种鉴定,讲名词的书,大多是一万元左右买个书号,把自己的瓷器拍照贴上去,雇人抄一些书里东西,手里东西一卖书也就不管了,本来他也不是想问馒头是哪个炊事员蒸的,他只想吃馒头,卖了他手里误买的仿品是目的。这种古董书摊位上堆的象小山一样,有空去北京看看就知道。

好茶:
悉爷,敬佩您的学识和品德,多谢!

书,原本是读书人的避风港湾,所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不求黄金屋或颜如玉,但总以为“开卷有益”,不曾想没有净土,无一处例外,哈,:)

人在悉尼西:
国外呆长了的都不太了解国内了,古董行里假货橫行,【买货就上当,当当不一样】,书也如此,瓷也如此,常和国内亲属聊聊,告述我买吃的不管生熟都要具有火眼金晶才行。

回家路:
巴金先生曾说过,文革的反思,应该是全民族的忏悔!国内这种乱气在各行各业都存在,基本上就是每个人本身地问题。都推到毛,党身上也不太合理。归根到底是信仰的问题。

牛城地主:
回满枝姐,可能网上看看洋人是如何讲CEP的方方面面会有更多的收获,试试famille rose, rose mandarin, rose medallion等等。有的说rose enamel就是最初来自于洋彩,它最初呈丁香花的颜色,后来逐渐演变成粉红色,被大量地用于广彩瓷上。这种说法我有些认同,因为在我收藏的欧瓷上,能看到非常相似的彩料。洋人的彩当然就叫洋彩喽,尽管他们自己叫Famille Rose。

回家路:
谢谢各位精彩讨论,一定仔细拜读。考虑近期推出系列4。

满枝:
“所谓师傅引进门,修行在个人”,悉尼师在这里的讲解确实将满枝引入了更为复杂的广彩世界,至于更具体的了解,可能需要时间和机遇了,牛兄指点的道路或许可以一试,也或者等看回家兄出的书吧:))

满枝是理科生,这点儿说得没错,多谢悉尼师、茶妹妹你们的称许,你们没有觉得干巴就好:))虽然同悉尼师的讨论中有一点点误解,可是满枝感觉这样的讨论很好,能够引起更多的思考,也能够解决出现的一些问题。

悉尼师渊博的古董知识、热心谦和的人品令满枝佩服、仰望!

对了,还有,悉尼师您讲的故事也是坛里一道很美丽的风景,和品鉴一样精彩,这里也要好好地赞一下!

回家路:
顶满才女!

满枝:
谢谢回家兄:)

回家路:
关于出书,如果我要有悉尼师的知识,牛兄的韧劲,国公兄的胸怀,宗阙满枝二才女的钻研精神,西门兄的文笔,那才可以出了。

满枝:
出书还需要胸怀的吗?:))再谢谢兄的表扬:)
满枝相信回家兄是有这个能力的,而且有志者事竟成嘛!加油!

回家路:
要的,回家没有的都需要^_^沉厚 replied 2 weeks ago…

看看,回家兄真会说话,呵呵, 我都觉得肉麻,嘿嘿

满枝还真是理科生,难怪读起来对口,嘿嘿,每次读悉尼大师的长帖子,往往数遍而不得要领,才知道文理科思维有很大的不同,以后读满枝的摘要就行了,嘿嘿嘿嘿,

lili07222002:
像得奖感言,肉麻!没加我,DJ!
满枝姐,宗阙姐姐人间难寻!崇拜!

牛城地主:
出书可以有好几个作者么,把这几天下了大雨,中雨和小雨外销瓷的几位大佬都算上,众人拾柴火焰高吗!

回家路:
都加上,先出本画集,编上号,大家签名,全部内部处理,定有收藏价值。
对不起让大家肉麻了^_^

牛城地主:
好主意,俺先预订:)

满枝:
:)),lili也在放花椒啊:))牛兄的主意也很好:))

那个沉厚兄,咱们说话对口吗?怎么难得见到您呢:))才回了您关于马先生的帖子,感觉悉尼师同马先生一样博学多识经历丰富,帖子中给出的知识点很多,需要我们去反复地读。嘿,这个您做到了。:))

只读满枝的摘要,您想占便宜啊:))那每次回首诗相谢?:))

回家路:
好,厚兄!

另外回家倡议成立海外外销瓷收藏研究协会,入会要求必须对外销瓷有热爱有激情,最好有几件好外销瓷藏品,第一件事就是出一本册子。同意的顶一下。

小桥流水:
同意,今天太忙了,都说不上一句话。好像很热闹啊!

牛城地主:
回家兄,俺想加入,但不知得有多少件什么样的外销瓷才够资格尼?

oriental-antique:
俺也顶一下:)。

回家路:
牛兄,才三个人顶,看样子时机还不成熟。不过建议你收一些乾隆盘子,现在也不贵。

瓷迷不悟:
这座大楼建的太高,用手机都看不到顶。上了PC才得以见顶。顶一个!

lili07222002:
我也顶—个!

回家路:
五个顶了!

回家路:
西门兄,可否建一个外销瓷专栏或项目?

牛城地主:
回家兄,这乾隆的盘子在俺这乡下太贵,一个15寸深盘宰掉俺900刀。要收到你那个规模俺就得卖房!不过俺有19世纪的大花瓶N个和绣墩,各个沉重啊,不知可够格?据老迈兄说花瓶的档次仅次于尊,路份高,俺看了窃喜:))

回家路:
替牛兄高兴^_^ 这个楼太高了,准备发表下一个外销系列了。另外也请西门兄考虑建一个外销收藏研究栏目,回家的focus就是外销,别的没时间弄。

国公:
顶回家。这个栏里外销占一大半儿。

小桥流水:
牛哥,能把那15寸的深盘给咱欣赏一下? 谢谢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