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瑞 – 我的钜钉小破罐

【编者按】说锔瓷是一种技术也好,艺术也好,归根结底是对前人制作瓷器所化劳动的尊重。一件不起眼的瓷器,为什么要花功夫去锔,可能出自经济原因,也可能出自‘惜衣有衣穿’的勤俭持家信念。再对照今天王刚老师对瓷器艺人精心制作的工艺品,只是因为新点,就毫不惋惜的一锤砸碎,古人和今人的思想有多大差异,也就一目了然了。

兆瑞:
我的钜钉小破罐。

说来都可笑,难道是心理变态了,就喜欢这个破罐,特别是喜欢那些锯钉,大家给评评,有和我一样爱好的吗?

1
2
3
4
5
6

关东老农:
老农看到这钜过的物件就觉得亲切。小时候虽然没用过钜过的碗,但家里的缸呀盆呀都有钜钉。

钜匠挑着沉重的担子,喊着:“钜锅钜缸”。调皮的孩子跟在后面吆喝着:“钜锅钜缸,钜你爸的大裤裆”。在老帖子中,国公师介绍台湾玩家钜残瓷玩出名堂,老农曾动心也钜钜咱家的瓷器,不过应了那句老话: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

半桶水:
听您讲述的“钜锅钜缸”,真有意思! 不过我比较财迷。一想到一个冲掉价70%,心里就不舒服啊。 可能是我的境界不够。

binzhang:
钜钉的工钱已经超过了罐子的价钱,不理解为什么钜。

关东老农:
那篇文章讲明代的文人将黄豆与水装入新的瓷器或紫砂壶中,将其涨裂,然后再钜上用。追求的是残缺美。

拙眼 :
我搬个小椅子听老农兄讲故事*_*

半桶水:
如果有一天钜过的比没钜过的贵了,我立刻就能欣赏残缺美了。嘿嘿。

难得的糊涂:
兆瑞兄,东西不错,清晚青花罐,就是学习器了。我开始学习瓷器时看到到位的残器也拿,不多,带钜钉的青花和你一个。这件东西是从一位我们这里当地的老藏家买的,估计可能也是他当初的学习器。

7
8
9
10
11

兆瑞:
谢各位同好回帖,binzhang兄所言极是,我也纳闷,至于费这么大功夫钜它吗?卖的不贵,几百rmb,难得师,卖家说是乾隆的,从哪些方面看是晚清的?

我买它也是出于好奇,都破成那样了,还给补起来,真的不容易,应该不是它的价值吧,估计是主人的感情在里面。有缘得到它,也给我带来无限的想象。

binzhang:
这罐子的确看清中,乾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