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8世纪矾红彩咖啡杯试谈外销瓷的历史定位

【编者按】外销瓷究竟有什么重要性?有什么审美价值?有什么历史意义?有什么收藏乐趣?有什么投资前景?要回答这些问题,确实需要海外藏家和国内藏家共同探讨和研究,才能逐步达到共识,还外销瓷一个公正的历史地位。回家兄是外销瓷专家,回家从18世纪矾红彩咖啡杯引发的讨论,引起大家对外销瓷的历史定位的反思。

人们看问题,往往是取自一个特定的视角,搞收藏也不能例外。上次说到国公感慨于国内的大博物馆,收藏的内容只是中华文化的作品。今天中国作为一个崛起的大国,洗刷了百年来帝国主义强加在中国头上的耻辱,应该有雄视世界的胸襟和气魄。国内的大博物馆,也应该收藏世界文化的精品,这样才和中国今天的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相符合。这是因为国公身居大英博物馆附近,经常拜访大英博物馆馆藏,看到当时作为“日不落”帝国的英帝国主义,有个尽收天下宝物的想法。说英国鬼子不择手段也好,巧取豪夺也好,反正你到了大英博物馆,眼中看到的是全世界各民族智慧的结晶,感叹的是全世界各民族的伟大和勤劳。你尽管只到一个博物馆,可是你跨越了世界,穿越了历史。你站到了人类文化的颠峰上。

说到中国的外销瓷,是历代中国走向世界的产物,编者同意回家兄和双溪兄的观点:清代外销瓷是东西方伟大文明相汇集、相交流、相融合的产物和杰出范例。是中国人在艺术上真正摆脱了各种束缚的一项实践,是当时艺术思想的一次解放。

清三代的官窑瓷器,美轮美奂,是中国瓷器艺术的顶尖精品。所制器型,图案,主题皆有定制,可谓中规中矩,一丝不苟。如果是高精度的科技产品,当然没有话说,但是讲到艺术创作,所谓定制,难免有雷同和程式化的嫌疑。昨天,热爱瓷器的人们,往往嫌弃民窑品不够规范。今天,却有很多人着迷于民窑精品能突破传统限制,充分发挥艺术的想象空间。

从艺术创作的角度看,出口瓷确实更加海阔天空。正如回家兄提到的: “正因为是融会中西,清代外销瓷的纹饰内容盛况空前,不但继承了中国陶瓷的传统纹饰,如:吉祥图案、花卉、翎毛、走兽、山水楼阁、神仙、名士、传说故 事、戏剧人物,更有应外商要求而设计的西洋人物、西洋宗教传说、皇家贵族商行军团纹章等纹饰内容。为适应西方迫切了解中国的需要,外销瓷中甚至有描绘中国 和欧洲海运码头、商行场景、中国官员、市井百姓衣食住行生活现实、中西交往等的题材。在没有照相机的时代,这些纹饰是极有史学价值的。显而易见,在陶瓷装饰题材内容的丰富性方面,清代外销瓷也是超越历代,超越清代官窑瓷和内销民窑瓷的。”

回家路:
18世纪矾红彩咖啡杯。

1
2
3
4
5
6
7

lili07222002:
老崭的。

yinny自拍:
我发现这种帆红彩瓷,英国人也做,见连接。

帆红彩瓷

有巢氏:
外国加彩?尤其矾红这种呈色。

回家路:
i see. then you need sharp eyes to differentiate them.
i am pretty sure mine is chinese antique. it’s sitting in front of my table.

the amazing thing about this 矾红彩 is that it’s under-glaze.

yinny自拍:
我也倾向介个是国产的,回家兄若能上各口边细节就好了。

回家路:
to 有巢氏, can you explain more? thanks!

回家路:
will do! Thanks! I can’t type chinese now, will describe what i see later.

lili07222002:
先生家里有没有现代的东西?你家煮饭煮菜用什么?烧火灶头?哈哈.

回家路:
haha, lili, you are funny!

回家才能打汉字,忘带Ipad了。这件矾红茶壶唯一我不理解的是-釉下矾红,也可能是釉中红。一般矾红彩都是画到釉上,可以掉色,这件矾红上有釉。

有巢氏:
回回家。我印象里洋人有这种风格的绘画,但是你的杯子胎是中国的,绘画是山水纹,皴擦笔法似乎和18世纪中国瓷器上的绘画有些不同,没有细部大图我说不准确。东西在你手里你有发言权。另外瓷器烧结温度要求高,矾红是低温彩,釉里矾红就有点矛盾。所以我才有中国出口素胎国外加彩的想法,也可能我说的不对。

回家路:
我也觉得奇怪, 用显微镜看了是釉下帆红, 手工画的。查了下
釉下矾红

有巢氏:
blog里这个不是矾红,是胭脂红也称胭脂紫。流行于雍正朝,当时法国人喜欢,这一类的东西专门去了法国。后面几朝基本没有,到晚清民国又开始流行。

老骨董:
回家总会语出惊人,这个我不相信是釉里矾红,肯定是釉上的。

牛城地主:
回家兄的杯子可能是用橘红釉画的。

一介夫:
介夫觉得这就是清中期的标准的矾红,咋会有争议呢?

回家路:
等有时间把我那个矾红茶壶拿出来对比一下。是的说釉下矾红几乎是不可能的。

好像古董师在哪说一跺脚就会在回家家捡瓷片,嗨,别咒我啊,哈哈。

老骨董:
没咒,那叫妒忌,赶紧拿些出来卖了。

回家路:
哈哈!古董师我先买你两个再说!

回家路:
一些近照!天哪,这一个被画下来,要几千几万笔吧!

8
9
10
11
12
13

难得的糊涂:
没有釉下矾红彩这一说的,釉下红彩很多民国后各地瓷业公司都有,和釉上矾红不同。

回家路:
您说的对!我的错,因为这矾红反光极好,所以我误认为釉下。

人在悉尼西:
好漂亮。这是矾红彩,画工一流,口沿回纹,底都好,器型下大口小收的自然,金彩不脱。再结合矾红颜色,水的画法都看到乾隆。大家有不同意见可讨论,都说说。

回难兄,您讲的釉下彩大概是民国新粉彩,又叫水彩,浅绛彩吧。的确和矾红有区别。这还是釉上矾红,清中后,一度出现过画工把笔按花来画树叶,山石,灌木丛。更显精细。这里唯一有争议的是画工,的确有明暗对比透视关系,乾隆时有西方画家供职,宫里画家竟相学习,到乾隆中后期已经有一批西法与中国画结合的代表画家了。但应该也会直接的影响到外销瓷画工,因很多瓷器就是外商有要求定制的。

有姐的基础知识很牢呵,关于釉下矾红否定讲的准,没下过十年功夫不会这么肯定的说的。佩服。但胭脂彩还是比矾红要更带一些蔷薇色,更发粉色。

双溪:
出口“素烧瓷”的事情,洋人的研究有很多了,可以往这个方向做些考虑

人在悉尼西:
看口沿回文,中规中距,还是觉得是中国人画的。外国人画景也多通景式,不做大面积留白处理。枯树枝的画法也象中国人笔墨。

双溪:
回家有不少西人写的书,有空了会去读的

有巢氏:
悉尼行家过奖,我就是个兴趣爱好瞎琢磨,我来这里是为跟大家交流和学习。对于这一种画风的瓷器,市场上不少,我因为吃不准从来不touch。这个画风和回家的也相似,应该也是中国的,您觉得呢?

14

回家路:
谢悉尼师,有巢姐,双溪兄,学习了。有姐这个杯子是sepia, 不属矾红。这个是中国外销瓷。

宗阕:
友姐这个器型和回家的差着呢。

难得的糊涂:
有巢氏的很多见解非常到位,在下都是很佩服的。举得那个例子是想说看画工的。

我说过不评外销瓷,既然这个多了一嘴,就再说一句,这个画风似乎在古时很少见到过,我甚至怀疑那个画笔是一种特殊的画笔。

宗阕:
我第一看回家这个杯的感觉就是西洋画,尤其树的种类。回家这真是手绘吗?

双溪:
OMG,太残酷了!回家今天就不要做手术了。

回家路:
Thanks 难得and 宗阕! It’s 手绘 for sure and it’s 矾红. How are doing 宗阕!
WHy 双溪? no 手术

look at my other 矾红tea pot, little different, there are lot we don’t know about chinese export porcelain!

15
16

宗阕:
家哥,so far so good. 好例证,但是你没觉得 茶壶上少了小bush吗?

回家路:
Good! You are right!

双溪:
心情波动 :)

回家路:
no, not at all. it’s just a learning and researching process!

双溪:
好,那就接着砸。

回家路:
of course

宗阕:
双溪哥,你在那一架子禁书前都能喝着花杯酒,写长篇谈收藏的淡定,这么个杯子对家哥有什么好波动的。

再说,现在是讨论。

回家路:
xie-jie gu-li!

双溪:
哈哈!藏品被怀疑,犹如孩子被人打,多数人都要血脉贲张,国内网上天天看见为这些打架的。回家好修养!

回家路:
如果那样就别该收藏,不值得,今天血压高,明天抑郁症,烦不烦啊。谢兄鼓励。

回家路:
官窑瓷器相对而言确实工艺比较精湛,但多数官窑纹饰隘板,题材单调,内容陈旧,成品深锁禁宫,真正精彩的如珐琅彩瓷器,数量少之又少,仅供皇家几人 密玩。平心而论,很难说它们在历史上产生过多少实质性的影响。评价一件瓷器的学术性,是综合考量的结果。不仅仅是考察它的工艺性,更要考察它的历史作用, 包括在陶瓷史上,美术史上,艺术史上,经济史上,思想史上,社会史上,世界文化交流史上的作用。实事求是地讲,现存西方的中国官窑瓷器不过是一些近现代中 国衰落、失败耻辱历史的记忆,而清代外销瓷才是堂堂正正作为中国文化的载体征服过世界的伟大遗产。就学术水平而言,官窑瓷器与曾经风靡世界、叱咤风云的清 代外销瓷相比未必就更高些。至于说到学术性,清代外销瓷还有数不清的题目正等待我们去考察,去探究,现在不是清代外销瓷本身的学术水平低,应该承认是我们 对它的学术研究水平还低。

双溪:
支持这个观点。

回家路:
“中国”的英文名曰“瓷器”,从现在西方收藏的藏品和打捞沉船出水 的瓷器看,很多瓷器并非单纯是当做手工业产品出口的。西方人注重的并不完全是它们的使用功能……其实,西方人多半注重的是它们的观赏价值,它们的审美性。 中国的瓷器和丝绸在那时的西方是奢侈品,是为了满足西方富人的精神享受才大量进口的。所以,说到底,瓷器也好,丝绸也好,它们实际上是作为中国文化的一种 载体征服世界的。中国在西方人眼里,竟然是用一种文化产品来命名的,可见得文化产品对一个国家在国际上的形象有多么重要。

——张贤亮《中国文人的另一种思路》

双溪:
只是,由于收藏、投资、买卖,立场不同,价值观也就不同,思路和所持论调差异就会大,很难相互说服,很难统一。于是,大家只好在各自不同的圈子里活动。

回家路:
18世纪德国哲学家莱布尼茨曾以赞美诗式的语言称颂中西文化交流:“全人类最伟大的文化(中国)和最发达的文明(欧洲)仿佛今天汇集在一起——大概 是天意,要使得这两个文明程度最高的民族携起手来,逐渐地过上一种更为理性的生活。”清代外销瓷正是东西方伟大文明相汇集、相交流、相融合的产物和杰出范例。

正因为是融会中西,清代外销瓷的纹饰内容盛况空前,不但继承了中国陶瓷的传统纹饰,如:吉祥图案、花卉、翎毛、走兽、山水楼阁、神仙、名士、传说故 事、戏剧人物,更有应外商要求而设计的西洋人物、西洋宗教传说、皇家贵族商行军团纹章等纹饰内容。为适应西方迫切了解中国的需要,外销瓷中甚至有描绘中国 和欧洲海运码头、商行场景、中国官员、市井百姓衣食住行生活现实、中西交往等的题材。在没有照相机的时代,这些纹饰是极有史学价值的。显而易见,在陶瓷装 饰题材内容的丰富性方面,清代外销瓷也是超越历代,超越清代官窑瓷和内销民窑瓷的。

为什么要说服别人哪?做自己喜欢的的就好了,同时可以介绍一下自己的研究,与有同样爱好的共勉。

双溪:
外销瓷也是中国人在艺术上真正摆脱了各种束缚的一项实践,是当时艺术思想的一次解放。

回家路:
同意。

有巢氏:
回家医生的出口瓷藏品真是丰富,以后多上图片,我们学习。

回家路:
谢了,有姐。这个电影很好看,可惜结尾处理得很不好。大家可以看一下,我很感动。宗阕马上看:

电影云水谣

yinny自拍:
这个电影可是李冰冰的成名作。回家说宗妹象李冰冰,那可是大美人一枚呀。

好茶:
对回家老师对外销瓷的看法非常欣赏和感动。

云水谣看过,难得的好片子,故事很感人,演员演得好。值得一看.

回家路:
好茶,那是他们征服了世界的作者,胡雁溪写的,我也有同感。我还真不知道那是李冰冰,演的真好。我没有见过宗阕,但我想李冰冰演的这个上海姑娘应给很有宗阕的性格特点。宗阕看完了吧,你觉得那?如果你愿意上个玉照看你与李冰冰谁漂亮^_^

牛城地主:
回家兄对外销瓷的喜爱已深入骨髓(像从乾隆朝代穿越过来的,东西一找一个准儿),感悟与观点也给人以很大启迪,佩服!

小桥流水:
有姐以后别谦虚了,打酱油是我们的活儿。

难得的糊涂:
支持回家兄的外销瓷收藏!

有巢氏:
小桥妹妹见笑了,我跟你一样,喜爱这些老旧的东西。

回家兄弟的出口瓷收藏有很多独到的地方,我学了不少。我喜欢出口瓷,因为收藏者无论偏好哪一类,都可以在那些或动或静或热烈豪放或细腻淡雅的画片里,找到自己喜欢的。古代匠人在出口瓷上表达的思想和内容,是内销瓷远不及的,它的瓷质和表现的艺术性也是普通内销瓷望尘莫及。它们游离于物以稀为贵的普世标准之外,正因为如此它们被市场(相对)轻视,我们才“因祸得福”拥有得起。我接触出口瓷不是很久藏品不多,我不看市场趋势,喜欢又买得起就行,打眼了也不影响日常生活。

谢谢回家兄弟跟大家分享这个杯子,画得很精到,很有油画的神韵。

回家路:
谢谢大家鼓励!有姐好文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