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广彩到厨艺

【编者按】瓷器经过千年的发展,从盛食品的实用器,发展到美轮美奂的陈设器,变成投资的佳品,又变成投机的利器,功能的变化不可谓不炫人耳目。 只有在收藏网,瓷器返璞归真,又和厨艺联系回去,也是我们在这批藏友中才会出现的一件奇事。

回家路:
一件广彩大盘!18 inches long x 14 ½ inches wide x 2 inches high x 6 pounds。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1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2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3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4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5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6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7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8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9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10

大新:
回家兄,你的广彩真养眼, 我的都是普品,清末民国的。

回家路:
大新兄,我也是从普品开始,慢慢学会就来精品啦。另外我从图上发现,这个叶茎是画在绿釉上面的。我找不到悉尼大师在哪讲过这方面的,有谁告诉我在哪?谢。

大新:
多谢回家兄鼓励。我觉得如果想藏外销瓷,可以用广彩做切入点,因为量大,假货少,碰到的机会很多。

回家路:
Agree!

好茶:
回家老师,悉爷谈到关于画叶和叶茎的话题在群思老师二个光绪的漂亮盘子的楼里,您找找看。

宗阕:
谢谢了。这就是我问的那个底子,你怎么说没见过呢。你对也有印,但没有任何釉光?
你这个几钿银子?大师们看过吗?乾隆的?

关于叶子我给你一段大师语录:花瓣在底下,勾的杆在叶上是不对的。

我可能把大师伤害了,怎么办呀?!你去问候一下大师吧。

南山一棵草:
回家兄,这个10刀拿下的?有两个老头画的一模一样。

牛城地主:
回家兄,这个老广彩盘子很对呀,我咋没看见哪个地方的玻璃釉叶子上面画叶茎了?若方便的话请上个局部放大图。衣服用的是粉彩,不是玻璃釉,所以上面的纹饰是后画的。你看这盘子上的金彩都发红了,纯度相当高,奔乾隆去了。

宗阕:
牛哥,金彩用的是千足金箔。

牛城地主:
回宗妹,就冲这金的颜色,就可推断是盛世所造吗:)

有巢氏:
这个属于等级比较高的广彩,应该是嘉道时期的。

宗阕:
有道理。膜拜一下牛哥。

牛城地主:
同意有姐。回家兄是收藏丐帮里的贵族,每件东东都让人羡慕不已,您本人就表鸡蛋里挑骨头啦,哈哈。

宗妹,可别膜拜我,从菜鸟到认识玻璃釉,都是大师教的好,各位的藏品好:)

宗阕:
这盘子到乾隆了。

牛哥对叶子的正规画法不是也很到位吗?

南山一棵草:
请教,瓷器上叶子的画法和国画上的叶子的画法一样吗?

宗阕:
草哥的问法很不专业。

牛城地主:
宗妹,那是因为我开始时买了些不老的叶子,不得不一咬牙花了300刀买了个真正老广彩盘子(不如回家兄这件老),比对来比对去的,才琢磨出那么点意思的,包括老瓷上的蛤蛎光。

南山一棵草:
大家讨论先有蛋,还是先有鸡,先有茎还是先有叶,所以我想问明白点,瓷器不但不专业,基本是白纸。

宗阕:
牛哥,你能把你的老广彩也上来看看吗?

草哥,你这个问题应该问悉爷,因为需要见过很多的人才能回答的全面。至少中外有别,釉彩不同画法不同。 草哥希望你给我们抬抬气,把大师问倒,谁让他说咱们不提深度问题的。

牛城地主:
那就给回家兄的大盘子当一次小跟班儿吧:)等着,这就照相去。

回家路:
这么一会没来就这么热闹。待我慢慢读来。这件应该是嘉道的,1840. 我猜的。回宗阕,这就是你说的抹布底嘛,挺像得,我以为是糊米底。回牛兄,你的收藏比我的精彩的多了,另外那件雍正荷花盘我还没时间去买。对关于花茎和叶的画的次序问题很有兴趣。正在琢磨泥:)

牛城地主:
图来了。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11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12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13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14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15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16

回家路:
这麻布底好像悉尼大师说过的钢丝拉底。牛兄这个是金织光彩与我那个徽章的满一样的,谢跟班:)

宗阕:
why 嘉道?

回家路:
回宗阕好像没有乾隆的做工精。

南山一棵草:
宗妹,你说我这问题有深度,感觉有点受宠若惊尼。牛兄,300呀,你这是想脱离丐帮呀?

牛城地主:
俺这跟班盘子是用龙和蝙蝠开光,不是用卷草纹开光。直径11.5寸.

回家路:
宗阕能否上一个照片,我们看一看到底这才女长什么样子,很好奇啊!大家同意就顶一下好吧!已经看到悉尼大师拉,很帅!

宗阕:
草哥,你一定能行。今晚上叫上丐帮大家围观助阵。

牛哥这件器型有点晚了,但画工很好。嘉庆?

回家路:
牛兄,奇珍哪,我没有注意到龙,好!

小桥流水:
回家,根据大师语录,对于大盘子是用钢丝除砂的,这工艺嘉庆以后将不用了,所以你的盘子至少嘉庆。

牛城地主:
回南山兄,广彩盘子老美都认,上哪买5美元以下的去?我曾经8刀买了个掉釉磕边儿的老广彩,但不养眼啊!

有巢氏:
广彩到徽章式已经是19世纪下半叶。地主这件比回家的年代上要晚一些,民间保存下来的数量比较多,画得也蛮精致。广彩越到后来工艺越粗糙,到20世纪人物都画得像老鼠一样了。

牛城地主:
回宗妹,俺这件也就道光吧。

宗阕:
回家哥这件正如牛哥说的,金的成色足啊,釉很厚,塌底,麻布纹,但只是那个花真心不看好,是嘉庆的,不具乾隆风格,可是总体有韵。所以我还是觉得够乾隆。

小桥流水:
另外颜色和叶茎的关系,就是手感滑的老于手感涩的,好像那个针对相对年轻一点的瓷器,你的用不着这项测试了吧

回家和地主的盘子都非常养眼。

宗阕:
有姐,您说嘉道的依据是什么?讲来听听。

南山一棵草:
宗妹,回家兄叫你上照片,丐帮好都来围观吧

回家兄的一对双胞胎,嘎嘎。

牛兄的两对双胞胎,嘎嘎嘎嘎。

小桥流水:
回家,你的图片是光线问题,还是瓷器表面胎釉结合不好?怎么细看着嘎哩嘎瘩呢?

好茶:
我可不可以悄悄儿的也跟一个?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17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18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19

牛城地主:
关于钢丝除砂,上次没好好学。这次又提起,忽然想起刚刚提到的老破盘子,好像底也是这样的,上图请教。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20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21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22

南山一棵草:
茶姐,你这盘子老大和老三是双胞胎

学会看广彩了,只要有双胞胎肯定是广彩.

宗阕:
草哥,你说什么照片,双胞胎?还有一对盘子吗?
盘子的我今天看见了,没好意思照。我一直好奇,你们都到店里照的吗?老板看见你们照还不涨价。

南山一棵草:
宗妹,看看盘子的人物有没有双胞胎,不是盘子。

小桥流水:
地主,能的看着也像用钢丝除砂的,按大师语录进入嘉庆了。

牛城地主:
仔细看人物开脸,好像老破盘子上的看起来更舒服。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23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24

有巢氏:
回宗阕。人物的开脸和身体比例不是同光时期,越到后期,人物身体几个部位的比例失衡越明显。色彩上已经和乾隆广彩有比较大的不同。所以看一眼我的感觉是乾隆之后同光之前。对不起我还是说感觉,再具体要请高人说了 :)

宗阕:
牛哥这个判断的恐怕到位,因为那些锦鸟比较符合道光,器型也差不多了。

牛城地主:
有姐说的感觉我也有同感,晚清时的广彩把人画得都尖嘴猴腮的,有的头发乱得像鬼一样,真是难看啊!

宗阕:
回家哥,大师亮相是震坛子的,要不你也震一下坛子。

有姐,干嘛老这么客气啊,回家的盘子主要是釉和底让我愿意往乾隆上靠,至于画面真心觉得晚于乾隆。 但没有绝对把握。我想找找画面里的证据。

南山一棵草:
牛兄,你最后上这盘子姐三是三胞胎,今天算是开眼了,双胞胎大聚会,嘎嘎嘎嘎嘎,我快没气了:),走了。

宗阕:
草哥,画工是一招鲜,一种脸画熟了,就照着拷贝了。
牛哥第二盘子好过第一个。

好茶:
乾隆的广彩好象是这样的。

回家路:
谢小桥,那是波浪釉或叫浪荡釉。好茶的盘子漂亮,早于道光。

好茶对的,那是典型乾隆广彩。

好茶:
回家老师,这个可以做标本吗?

宗阕:
茶姐似乎有圣诞老人的大背包,一会儿一个这个盘子一会,一个碗的。亮个底看看。

回家路:
是的,好茶^_^

好茶:
广彩人物大鼻子大头的晚一些,但牛爷第一个盘子的边饰很漂亮。

有巢氏:
宗阕妹妹,这里有这方面的专业人士的和资深藏友,见多识广,我充其量就是个爱好者,理应学人长处。我很多时候没有耐心深究那些模棱两可的细节。尤其是断代,我认为两个年代之间没有截然的分割点。比如,有这样的一种情况,一朝的素胎烧好没有用掉,上彩的时候已经换代了,其中的疑点后人就要钻牛角尖,碰上我这么个懒人就自己找个自圆其说的理由,不care这样的细节了 :)

宗阕:
有回家咖啡馆,早晚会去蹭咖啡喝。只是别等我们都没姿色了才开张,你就赔大发了。

大新:
我也凑凑热闹,19英寸乘13, 2寸高。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25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26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27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28

回家路:
回宗阕,只要心里年轻。大新这个盘子不错,也要500金以上了,在哪掏的?

宗阕:
回家哥说的好,从现在开始定格了。你这个盘子多少刀?

小桥流水:
有姐太谦虚,您修炼出的感觉让俺特别景仰

好茶,每次看您慢悠悠拿出一件又一件,俺终于明白了祖国人民为什么要去欧洲抄底。

lili0722200:
上次回家先生提过广彩头上有金的是老一点,感觉画工也细腻些。

好茶:
小桥,我在大桥等你啦:)

大新:
回家兄,在estate sale 淘来的,开价225,175 成交。

宗阕:
茶姐,昨天我一直在找那个碗的资料。有两点董老不说我也会踯躅一下,就是除了暗刻,我没有看到中国元素;碗底有块咬,但我看不清,你看看胎,似乎有点新。

你要不就等董老那天倾垂回答一下,要不问问悉尼,重新上一次,问问胎釉。

回家路:
大新不错的价格,我介个就保密啦^_^

宗阕:
估计回家捡着漏了。

好茶:
宗师妹妹,谢谢你啊,董爷惜字如金,又忙着看足球;悉爷对这只碗好象没兴趣。
妹妹别太辛苦找资料了,先搁着,也许哪天答案就出来了,多谢!

小桥流水:
请教回家,波浪釉或浪荡釉最早出现什么年代?

宗阕:
波浪釉或浪荡釉在雍瓷中也有。

小桥流水:
谢宗师,说的对,只是欧洲都计划好几年了,什么时候能解放了啊!!

大新:
这里要想捡漏很难,老外都懂。

有巢氏:
小桥妹妹这是要让我找不着北么 :)

牛城地主:
南山童鞋是被双胞胎,三胞胎给雷着了:)

踏雪寻梅:
广彩大聚会,都有宝贝,谢谢分享,学习了!

小桥流水:
回有姐,你要坚强点!

老骨董:
回家的大盘为rose mandarin,比较早期的,大概道光。由于背景缺少繁复的图案,所以没有流行开来,故也属少见一类。

宗阕:
古董,为什么能绕过嘉庆?

小桥流水:
Rose Mandarin, 粉彩满大人, 为什么道光,是波浪釉吗?

宗阕:
古董,原来在艺坛你可是平易近人的,现在怎么问你都不理了?别说没看见啊!!!

老骨董:
mandarin 一词来自葡萄牙语,就是C罗那个国家了,可惜他们回家了。科举取士出来做官的人都叫mandarin. 不知被北美那个聪明哥翻成满大人。害得我天天不敢说MANDARIN.

美女,最近跑哪儿去了?悉尼大师还等你编“毛主席语录”呢!

宗阕:
古董老师,您写24史哪?哇噻,你定过石达开呀,又哪去啦!

小桥流水:
骨老,您又不爱发言,好不容易说句话还和足球联系上。

宗阕:
谁说古董不爱发言,敢寸节的时候从来没差过! 

lili07222002:
古菫先生怪宗姐姐偏心了呵!你老这么久才冒几个泡泡,我们找都找不到您。问好先!

老骨董:
小桥还知道C罗,不简单,我还以为你就认识姚明一个呢。

宗阕:
古董老师,请开讲了,学生都做了一大排了,清一色的美女,不讲课是你没眼光。

小桥流水:
哈哈,快点把上面那三段话编进语录

在网上查资料,总看到一”海外寻宝翁”的大作,每每联想起古董大师,澄清一下是您老人家吗?

人在悉尼西:
来晚了,马上就要走,匆匆看了几个盘,感觉大新,回家要好一些。回家的盘是橘皮釉,不是波浪釉,浪荡釉,波浪釉【不喜欢讲浪荡釉,听电视节目,学术探讨会就知道这虽和波浪釉是一回事正式不讲,会被认为不专业,但在古玩行内贩子间私下又都这么讲,大家了解一下,到哪山讲哪话。】是大波,象浪一样,釉厚。不认识这些基本的釉的特征,影响断代。各代有时是不好区分,比如解放初期瓷,那些窑工都是清朝生人,画的瓷画还是清末民国风格,年代也接近的确不好分。但有些特征明显的就有条件分了,大体还要分一分。盘子比较秀气,有曲线美,盘边微微下耀,形成弧度,这一般看乾隆前。我说的都指国内瓷鉴定,出口瓷可是有独特的特殊性的。向大家捡讨,一直没重视出口瓷,总认为毕竟在国内做的逃不出大规律,显然是不对的,它是广州做的,还有区别。过去认为早期烧窑控制不好胎是水分干了形成的。现在看,是特意为之的异形边。砂底器明代流行,内陆乾隆停做。出口瓷讲不好,至今看到清中出口瓷还有这种砂底盘,但已经不那么老旧了。

老骨董:
美女,上次糊涂上了个鹅碟,普通人还真的不知道那是干什么的。

小桥流水:
您说姚明挤得我,是刚看了微信传的笑话吧?

宗阕:
古董说糊涂上的哪个鹅碟?怎么了,能不能不用火星语言啊?

小桥流水:
有一个鹅碟,刚开始的时候,大尺寸。

宗阕:
是说上供用的摆盘?

老骨董:
哦,是你起的头,说到油油的烧腊味,于是想起广州的烧鹅来。

牛城地主:
回古董大师,跟您学了,那鹅碟是放供菜的对吧?现在明白了,那样的盘子不是给人吃饭用的,难怪我每次看到它们都不喜欢呢。

宗阕:
骨董,那是因为今天刚吃过枇杷鸭。哎呀,您怎么谱摆的这么大,我可还没听到课呢?

人在悉尼西:
打字慢,分打吧。这俩盘釉厚,反过来看超过牛兄的硬亮青了。遇到这种釉国内瓷一般是清前三朝的东西。造形隽秀尔雅,器型比例适度,协调,看了恨之不能上手。画工符合柔和不艳粉彩纹饰细腻,色调淡雅,立体感强的特点。麻布纹出现在康熙瓷盘底部,一直到雍正早期,外销瓷晚也不会晚多少。波浪釉还晚是光绪时期的釉面特征了。个见,回家的是雍正,大新的从色彩艳丽,红彩典型看乾隆。

老骨董:
想听小桥的微信笑话。

小桥流水:
笑话:
老婆:这哪队踢哪队
老公:法国,尼日利亚
老婆:这是中超联赛吗
老公:。。。。世界杯
老婆:中国队在哪?
老公:。。。。。跟你一样在看球
老婆:为什么不上去踢?
老公:国际足联不让
老婆:因为钓鱼岛吗
老公:是因为水平不行
老婆:不是有姚明吗?
老公。。。。。。。。。

宗阕:
悉尼师好。这回回家该纠结了。回家你需要做功课了。

小桥流水:
大师这么严肃的讲课,俺不灌水了。。。。

人在悉尼西:
回好茶,您的杯碗看了一眼,是不是两次烧造的那个?彩料浓厚,施粉很多,画的记得死板,分不出层次,立体感不强,脑子刚开始奔出个民国瓷,突然就觉得外销还是请古董,回家讲吧,我真不熟,而且拿看国内瓷眼光看出口瓷只给各位做参考,还可能错。没不感兴群,是定不准。

小桥流水:
悉爷,那麻布纹是烧的时候垫底留的印儿,和钢丝清理沙子没关系吧?

宗阕:
古董,笑话也听了,盘子也摆了,还有什么要求,该讲了吧。我们姐妹可是您老人家得罪不起啊。

老骨董:
回家的这个帖子太长,现在也分不清哪个跟哪个,图也忒多了点儿。

小桥,笑话很好笑,是,昨天出来的。

人在悉尼西:
上次讲了釉上画杆的事。民国后,景德镇窑工【广州出口瓷不在此列了,它们早就这么干了】为了提高制瓷产量,发明一种加快速度的办法,过去是先勾线后平涂,改成了先把花瓣,树叶,树干先烧好,然后用一种混水釉勾线,这就能看出是先烧釉,后画线。鉴定时有两个用处,一是官窑器鉴定时要看。官窑不允许这种粗制乱造的提速法,可判定官器真假。二是现在景德镇还这么烧瓷。在判断新旧时做参考。在出口瓷没研究过,大家共同研究。

宗阕:
古董老师请听好,这回您不给我们讲明白了,小桥,lily, 茶姐,有姐,以后我们可记账了。

lili07222002:
想送-張图给古董先生。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29

宗阕:
lily, 咱们哪有那么凶,古董应该是一只诡计多端苍鹰。

lili07222002:
不是。我们是饥饿的菜鸟。 等待古董先生也给我们营养!

1q2w:
也上一个大盘.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30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31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32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33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34

lili07222002:
悉尼先生:那么很多民仿官的瓷那怕画得再细致,凭这点就可以否定了呵!又学到门槛了。

人在悉尼西:
回小桥,麻布纹是古代一种窑记。古时窑工没地位,下九流都不入,不仅被剥削,还被打骂。但他们用各种方法留下自己的【包括窑记】印记,麻布纹就是一例。拉坯后,盘胎放布上就印上纹了,有的还是铁砂做出的纹。我们不懂,但那个年代,窑工很容易就分出是哪窑做的,甚至那个有名的窑工做的。后来被朝廷禁止了。

好茶:
古董爷,我举着手提问,说说上面那个八仙边饰的盘,

老骨董:
回宗阙美女:嘉庆这段时期,对于出口瓷来说,是非常值得一提的。可以说,是划时代的。首先是英国工业革命的冲击,在工业革命浪潮中,英国的SPODE发明了TRANSFER WARE,彻底打败了中国的手工绘制,外销瓷从此走下坡路。

其次是英国对中国的外销瓷课以重税,使得外销雪上加霜。于是这段时期可看到一种奇特的现像,就是人与机器的赛跑。在青花器上,手工绘制的非常繁复的图案,试图与英国瓷竞争。

老半天画一个青花盘,印花几分钟就出来一个,于是手工败了。好在带颜色的还不能用机器代替。回家这个盘子就是一种大胆的尝试。虽然最后没有流行开来。

Rose Medallion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发展,成型的。所以rose medallion一定不到乾隆,嘉庆为发展期,道光为成熟期。

lili07222002:
那么出口青花和广彩是同—时期的发展开来的吗?它们的背景有什么不同呢?

好茶:
回古董爷,我也这么认为,能不能讲讲 rose medallion,rose mandarin,canton rose有啥区别?多谢老师。 古董爷,这三钟rose出现、盛行、down的年代有不同吗?什么特点?谢谢您讲的广彩历史课。

人在悉尼西:
玉璧地这盘不老,好像是古董店的,没买就不要买了,建议有疑问的都不碰。

古瓷鉴定讲了,橘皮釉是雍正独有的釉面。耿老讲课留有余地,橘皮釉到清前三朝,波浪釉看到清末。但每拿橘皮釉给他看,他不高兴,那意思,这就是雍正的,还老印证什么?其实在学术派,实践派之间我还觉得自己是实践派,真就没见过有橘皮釉不是雍正的瓷器。厚釉只要比硬亮青还深,就是这种深灰发蓝色彩【但不是彩料呃】,记住,至少乾隆早期。在国内,就是雍正前的。在国外,这外销瓷怎么看,真的颠覆我的认识,也不敢按国内的看了。这样,把我的看法交给大家,因为广州造瓷工艺的确不同景德镇,加之是外定,外销,意外因素很多,需要有这方面经验。有时,都有个想法,在广州下一次飞机,到广彩研究所去看看区别到底多大。

七点八刻一:
跟一个广彩。9英寸高,11×15英寸。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35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36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37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38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39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40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41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42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43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44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45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46

好茶:
悉爷,我敬佩您真正的治学精神!

外销瓷这一块在中国制瓷史上是被忽视了。由于战乱和文化破坏,真正的好东西一般民间难以见着,而现在假货泛烂,让在海外的国人钟情外销瓷,也是情理之中,至少是真的。但是由于这方面的研究很少,资料也不多,让人困惑。

外销瓷与国内官民窑比较都有区别也是事实,谢大师指点,我一点点在学习瓷的知式和历史,有些理解不了,如旋纹,咋看也不知顺与逆,呵呵,

拜谢!

这个楼好高,早上起来爬好久,还晕呼着,有点明白了,古董爷,您多说点嘛,宗师妹妹编主席语录需要根据讲话才能录的; lili的小菜鸟们好可爱,吵得古董爷赶紧的把广彩历史搬出来,还有广东烧鹅都上来了;

人在悉尼西:
古玩行有句话,看了金彩就能断代。不一定绝对,可有很多行家这么看。我把方法介绍给大家。金彩分三种,矿物质彩,金水彩,现代彩。19世纪前,就是大家讲的清前三朝。矿物质金料,施金彩厚,发色不理想,色较深暗,发红,为了表现层次,色彩的融合,比较使用复笔复色金彩。要细看才能发现。回家盘的金彩可以定是这种金彩。第二个时期是19世纪后到清么。这一时期出现两种情况,一是工匠发明了液体调色法,广州彩用水调,景德镇,内务府用油调,金彩变的鲜艳,料偏薄了,明显的比矿物彩发黄。二是德国发明了液态金属工艺传到中国。被称【黄金水】。从此矿物质厚料永远退出了广彩瓷画。但它有一特点,有时有变色脱落,这在回家盘上就看不见。很多人用看青花的方法去看广彩瓷器,也不准,因为广彩是商人把瓷胎半成品运回广州再彩绘低温烧造的,青花彩是胎带来的,不是一时期的东西,看彩应准一点儿。清末后的金彩就不用讲了,純化学彩,没光泽,没灵气,枯树叶般大家都认识了。

永胜堂是做鱼缸。云南小地方窑,没几人知道。同治年创烧。见过的都胎粗,有开片,画工有明显的云画法特征。这个缸广彩特征明显,但不新,底托疑西人后加。

七点八刻一:
卖给我这个缸的老先生和老太太说是法国人做的铜架。

小桥流水:
谢悉尼和古董大师辛苦讲解,这样的气氛多热烈

实践 vs 理论

人在悉尼西:
琵芭鸭我是这么做,开膛内脏除,斩断双肋,双液骨,基本平了,开滚水加入大红浙醋,酒浇鸭肉面【骨面不能粘水】烫到肉鼓起。骨面涂酱料晾一天一夜,放烤箱,200度烤一小时,糊了的边角用剪刀剪掉,或盖一张锡纸。吃时要脆皮的话,滚油浇透既可,不要糊了,它的色当时看好,会很快就变深了。大家试试看。

吊挂时用橫支架很重要,我用太太过去织衣的铁针撑平的。高点儿,低了狗拽走了。没逢孩子夸,有一会做吃的老爸好幸福。心里比我吃了都高兴。

好茶:
悉爷,您做琵琶鸭也不含糊啊!据说会做菜的男人智商高!(不会做菜的别砸我,家里总有会做的,二个都会不更好吗?

人在悉尼西:
谢好茶夸讲,我就是认点儿死真,喜欢的事还都有热情,就觉得做饭事虽说小,经过我的手了,还是做专业一点儿吧。其实十年前才知道太太不比我差,当时看她做的真不好吃,有一次说把味素当盐了,鲜的我眉毛都要掉了,只好自己动手,开始她还一直拦着,这不是男人干的,怎不是男人干的?好厨师,裁缝.

很多男的。这饭一做就是几十年。不是智商高,是低呵。后来她讲,这是她妈妈教她的,我也奇怪过一阵子,长女不懂做饭?她弟妹都讲她菜炒的好吃,我妈也报怨很少吃儿子的香香饭了。我做饭手快,做上面的鸭子,烧水,斩件,烫皮,涂酱十分左右一只鸭晾上了。

lili07222002:
眼睛刚刚睁开,正在捉摸捉摸悉尼先生的字字句句,突然看见了琵琶鸭,又禁不住要来崇拜—下,悉尼先生您的语录都没有感悟透,又得去买鸭试做莱了,呵呵!宗姐姐,小桥,露,好茶还有好好先生回家,买菜去吧!学做琵琶鸭喽!

回家路:
早上起来一看楼搭得真高了^_^ 谢谢悉尼骨懂两位大师的讲解,对收藏感兴趣的人菜也一定做得好。谢谢大家参与。要上班去了。

好茶:
哈哈,这盘原本就是装菜的,这才是人生啊!

回家老师,你这个楼成了经典,和蟹又happy,有烧鹅有琵琶鸭,真不亏负你那只金灿灿大盘,也不枉我们一帮跟班儿,漂漂亮亮的跟在后头!

做菜要有艺术感觉,还需要创造力,色香味不是随便端出来的,这过程不亚于做化学实念--一位艺术家对我说的,

lili啊,我也跟上这个周末琵琶鸭,

牛城地主:
回家兄周末也来只琵琶鸭,就装这个盘子里,喝瓶啤酒,肯定美:)

回家路:
好茶,说得太好了,这些盘子都是餐具,可能西人不舍得用,厨房和收藏真的联系上了。回家喜欢做菜,女儿们只吃我做的菜。手机里有几张家常菜拿不上门面,在这里秀一下不好意思,随评^_^
牛兄你来时,再喝^_^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47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48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49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50
海外收藏从广彩到厨艺51

好茶:
牛爷,你有好几只盘呢,要整几个琵琶鸭啊?

lili07222002:
先生以后会破费很多.不去你的茶馆了,去你家扳老酒;啃饭了。

宗阕 :
回家哥你们家的菜怎么怎么维生素和纤维那么少啊,营养不均衡啊。

我提了一句琵琶鸭,帖子里满眼飘香,今天是不是烧腊铺子都要发了。

小桥,茶姐,你们要自己做枇杷鸭?今天水煮青菜,喝绿茶去油腻。

牛城地主:
看见猪耳朵流哈喇子啦!就冲回家兄的高超厨艺,俺也得前去讨酒噌饭:)

回家路:
回宗阕,这些是在手机里翻出来的,青菜每天是必须的,回家是草食动物。回丽莉不会破费,这爱是越给越多。牛兄,一看就知道你喜欢什么^_^

牛城地主:
回好茶,以前爱做烤鸭,但屋子里的味道太大,几天都出不净,LP下令不准在自己家再烤了。我家东北炖菜做得多,俺那盘子基本用不上,直接上炖锅:)

好茶:
哇, 你们国庆节Party开始啦!可惜俺脖子成烧鹅也闻不着,就饱眼福啦,

南山一棵草:
谢悉尼大师讲解,原来悉尼大师还是做饭高手呀,佩服佩服

回家兄这菜做的,一看就想吃。

资深菜鸟:
会做菜的男人都是聪明,有情趣又懂得生活的好男人!

国公:
男女平等,能者多劳。回家的麻婆豆腐,猪耳,凉粉拍黄瓜,油爆虾,搭配不错。烤好的鸭子和生的比,贵不多少。

6 thoughts on “从广彩到厨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