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悉尼西 – 景德镇呵,景德镇!

【编者按】景德镇呵,景德镇!景德镇是爱瓷者心中的圣地,是基督教的耶路撒冷;是伊斯兰教的麦加;是佛教的兰毗尼;是音乐家的维也纳;是艺术家的巴黎。景德镇是中国人多年的骄傲,是爱好中国艺术的西人顶礼膜拜的梦幻之地。

九十年代初,在国外联手抵制中国的情况下,辉煌几近千年的景德镇受到了大考验。正像悉尼师指出的:”政府订单飞了,内外销急剧萎缩,江西瓷业销售公司,江西陶瓷进出口公司都瘫痪,仓库堆满产品卖不出去……” 在改开的潮流中,”九十年代连股份制不敢搞,内部持股也不敢搞,下文件化整为零,自负营亏,七万瓷工啊,一刀切,三分之一下岗,三分之一退休了。下岗一分补助没有,最低生活费都没有,上千人静坐市府门前……十大瓷厂就这么融化了。”编者读到这里,竟呜咽泪下。想到老梁师再三提到的,景德镇的瓷工生活艰苦。外面见到的是一个光鲜的景德镇,而世世代代在景德镇劳动的瓷工起早贪黑,就是挣个温饱也难。在这个大考验下,怎样活下去,是放在景德镇人面前的大挑战。

收藏网有瓷迷兄,有瓷痴兄,可悉尼大师是个真正爱瓷如命的瓷狂人,悉尼师爱景德镇入骨。看到去年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潮州为中国瓷都,今年轻工部联合会,中国陶瓷协会评德化窑为中国瓷都。悉尼师着急,对景德镇爱之深责之切。在文中指出今天景德镇存在的乱象。就是希望景德镇人能重振雄风,来一个新时代的凤凰涅磐。在一场烧尽旧禁锢的烈焰中重新浴火而起,一飞冲天。还瓷器爱好者一个再生的瓷都圣地。

景德镇人,加油啊!!!

人在悉尼西:
景德镇呵,景德镇!

近来有网友问我对景德镇造假怎么看,所以有了这个小文来说说景德镇的过去如今,继承创新。不一定对,辜望听之,供大家参考。

北宋有个真宗皇帝,在与辽结【璮渊之盟】之际,把年号景德敕与一个烧瓷小镇,在鄱阳湖支流,叫昌南镇,这小镇就是现在景德镇。九几年我去景德镇住在,曾见到日本人,德国人来景德镇,虔诚,明显是带朝圣心情。记得德国有个哈格比就是。有一个光鲜的日本人【窑工】从这里没看到啥后来去了定窑产地,呆了八年,记录了十几大本资料,回国时穷的仅能穿破托鞋,短裤,资料给了日本国立陶瓷研究所,至今国际上定窑研究的话语权还在日本,那时我们还在研究【下海】挣钱尼。景德镇有人才,瓷品种全,还有瓷器高等学府【唯一的】综合实力比潮州,德化都强,去年中国工艺美术协会潮州被评为中国瓷都,今年轻工部联合会,中国陶瓷协会又评德化窑为中国瓷都了。景德镇尼?没有。只有一个陶瓷协会会长来景德镇白话几句,景德镇是中国瓷都,亚洲瓷都,世界瓷都。世界瓷都是你封的吗?看来这些协会封号也打折扣,有时非官方的机构封的东西就那么回事了。

景德镇至今我有一个问题没弄明白,就是一点征兆没有,突然就创造出高质量的元青花,釉里红等等,一发不可收。之前五大名窑里根本没它,几乎名不见经传。明代用永宣时的苏料仿元瓷,也有宣德后用回青料和其它国产料来仿元代器型,纹饰的瓷器,宣德时仿烧的澛,官窑瓷可都是官窑仿烧,皇帝道教仪式用的,价值极高呢。教我们的口诀还记得【大笔涂抹元画展,永宣小笔蘸料显,边框双钩不填色,深浅色瓣小笔画,纹饰钩线小笔填,蕉叶中空色不补】,通常政治上变化会影响瓷器,不会一下子就影响,常常两朝并存,明初还用元代料,朱元章南京称帝,北京的元朝还在呢,。努尔哈赤立老都时,到第三代才攻下北京,瓷厂不是官场,瓷工业不是立即改变的,特别纹饰,器型上。到清代开始仿宋元明的瓷,特别皇帝祝寿时,故宫有记载康熙仿弘治,做的不象,真品【治】字点水低于台字,仿的三点水和台齐平,圈足高的是弘治的,碟,碗足圈低的是康熙的。。。。。等等。可见材料,工艺不同,形象,神韵,雅趣不可能仿一样,这还是御窑厂官仿官瓷器。如写到康熙仿宣德雪花蓝【古玩行叫洒蓝,吹蓝都它】仿的过精。宣德吹釉发色不均匀,不太好,而康熙仿的反倒都均匀太精的过头了。哈哈。

元代景德镇就设浮梁瓷局,明初设御窑厂专烧官窑。景德镇真功夫有,假瓷都也是真名不虚传。

进了城南仿古一条街,就在沃尔玛超市旁边,就像穿越了古代一样,这里不过四山八坞九街一百零八弄里的一条弄巷,不过一米多宽,容得下一条瓷挑挑坯架走过,泥泞千秋的,青苔斑驳的窑砖铺的地面,从早到晚的喧嚣,集天下名瓷仿古之大成。有五大名窑,磁州窑,耀州耀,龙泉窑的等一应具全。分类分门,便于做的专业。

1
2
3
4
5
6
7
8
9
10

这些都是低仿瓷。可见品种全,不光瓷器,还有字画,青铜器,玉器,石器的仿古产业。这里有几类,有的是当地人,大部分很开诚布公地说仿古,做旧,接【活】,也到商业,个人登门给做旧,有问的还不高兴,【都说是仿古了,还问有没有真假,嗐。。。。。】。也有骗人的。有一老妇女在家门口清洗瓷片,你问了就告述你,这是刚从建筑工地挖来的【其实是新瓷器砸碎的】。买了,就上当了。也有开店的【现在哪儿来的老板都有了,不一定是景德镇人】,你注没注意,古董行有一特点,没吆喝的。但有搭话接茬口的。比如,有地摊倆人说那事儿,明的,五千。这么贵,贱点儿,等你看,问哪,不问没事,问了,基本就掉里了。明天你看,倆人还在那儿,这叫配门子。忽悠呗。进了店,有的公开讲,这是仿的,有一眼,真的是多少钱,这多少钱,差哪儿不同。也有的店属于黑店,叫接茬,看着你,拿了一宋代龙泉瓷,他说了【玩的雅呀,高大上呵,品味高呵,不凡呵。。。。】。你拿起一件仿乾隆瓷,他说了【行家呀,玩明清官窑的?列害呵,出手就知有没有,内行呵】。总之,你不要多讲话,你一句他八句十句等着捧您呢。这也是骗子。这就是江湖。对了,哪天也说说江湖。景德镇怎么火的?据说,八几年有个姓向的年轻人因盗墓被抓了,新闻报了,有些人就来到他盗墓的景德镇樊家井来寻宝,樊家井没古董,就只好做古董来满足需求,有说向是樊家井人,有说他盗的墓在樊家井,有说向住过樊家井旅馆在这儿被抓。。。。

被抓走的,不管向某兄了,反正景德镇火了。卖豆干,卖冷粉的因房租涨价搬走了,这条街上剩下的就是做旧的,做仿古瓷的了。其实,很多能人都散在凉山树,罗家坞,筲箕坞,莲花山庄等处,仿古做的好的也是筲箕坞。我认识的几个制瓷高手,包括熊老都是高级工艺大师级的顶尖高手,他们对古瓷的理解,认识让我敬佩。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国公:
2014最佳贴。大谢悉尼兄在节日花大精力给大家上有知识性和趣味性的好贴。

这底干的和几百年的老瓷一样。难到用的是低温真空抽干技术?

人在悉尼西:
回国公,现在景德镇做的都是自己强项,有专做青花,有专做粉彩的,有专业仿古瓷的,还有高手专接底的,就是用老的瓶底,接上瓶身,上下釉风格衔接,行内叫【接老底】。胎子也没个看了,一袋袋的胎土,标的就是明宣德,成化,清康熙,乾隆,光绪,回去自己兑水就行了,做的极专业,不懂行的真看不出来。做旧的也是专业做的,画纹饰的也是,如下图,不让照相,但它用的啥涂料不知道,象海捞的泥糊的,一周一出窑,洗净了,就会窑光尽褪。

21
22
23

小桥流水:
悉尼师,熬了通宵? 快点休息吧!

瓷痴:
还是外销瓷超微保险点啊!这没法整啊!

小桥流水:
仿的真好,太有杀伤力了,不知道仿制的成本如何?

悉尼师辛苦了,图文并茂,谢谢,澳洲已是圣诞夜了!

瓷痴:
那康熙底怎么看怎么真啊!

老邁:
这帖里信息量很大,得细细研究。悉尼师辛苦了。里面的图中有些器物似曾相识。这要放到私家Sale上是肯定会有杀伤力的,离了那背景,再加点故事,还有这旧做的如此逼真,那初学者上当的机会是大大的拉。

人在悉尼西:
和仿瓷工匠唠起来,他们讲,我卖的是高仿,别人怎么卖我管不着。看看他门前后院的稻草把,草木灰,氢氟酸,高锰酸钾,泥浆水,机油。。。。。。就光天化日为店里的瓷器做手脚,到处都是承接【做旧活儿】的小广告。

姓秦的湖北老板原来眼力不行,买了不少假货打了眼,被迫成了藏家,九十年代初来到景德镇后就看上了这地方,一边进货,也卖以前的存货,竟做的风生水起的。。。。。

一个做仿古画的也生意兴隆,古代的用纸,笔,墨,印研究个透,写时甚至心境都酌斟,一幅兰亭序一气哈成,仿到有神韵,改的地方都一致,观者目瞪口呆。他说,好的书画真迹哪那么易见呵,博物馆都难见,私人藏的更不拿出来了,满足喜好呗,买一件高仿品自己回去慢慢品味呗。就是还原古色古韵,追求尽可能的真实还原。他以为我是买主呢。

散在四周的一些技艺高超的仿古瓷技师,很多被人包了,一年百万起价,做出的每件都要给买家,仅有的几件精品会被送到世界各大拍行几十万,上百万拍出而不会被行里的人看出来。这里的知名度高的不亚于北京的潘家园和河南南阳镇的石佛寺。从拉坯到烧造,到专业写款,甚至有编造故事师傅,留洋物流拓展海外市场,几乎每个人都在这个仿古产业链上有自己的位子,有句口号【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最能体现景德镇仿古业的雄心壮志。【我们景德镇人从来不说自己东西是真的】说这话的也是同事介绍我认识的仿古高手,正打电话【李老师,可以写款了,您过来一下吧】。这是一写款高手,明,清御款烂熟于心,写的得心应手,几可,就能乱真。【我还做画工,也不开店,哪家需要我去哪家】边说边递我一名片子,看我接了,那朋友说,这可是能人,有活找他没错。【谁做的好?仿古还是朱大妹做的好呗,到广交会去卖呢】【为啥这里能仿古呵?那还用说,景德镇历史上就是继承创新做的好,明代清代不停地做仿品就没停过呢,这里从御窑到民窑都做仿器,要仿的好,仿的象才被人竖拇指嘛,大家都仿好不仿坏嘛,产品好值得仿的才会有人去仿,仿的肯定不是真的,是吧,但不见得价不高是吧,假的也有有历史的,高仿的也有精品,大工艺师的也几百万是吧】果然,地上竟就有仿现代大师的作品,这也仿?这些能人做出的仿瓷被买家批发的买走,也会实话实说仿品吗?他们真不知道仿古瓷流入市场会搅乱市场秩序,还是装聋做哑,在暗中推波助澜呢,只有天知道了。中国传统不拿仿造为耻,反而以仿的好,仿的象为荣,叫做继承的好。我们鉴定的和贩假的几乎水火不容,在澳州拍场就有贩子马仔悄悄跟我讲,不能这么说是假的呵,人家都要买货了,老板也投入了几百万的,你这不合道上的规矩呵。我当然知道行规,但我对自己小圈子里的人说真假关你啥事,因我的强硬后来几乎都动武,我以前讲过的。鉴定这事近来有几个同门就又来电话说不能讲太多鉴定点呵,你把文博这些鉴定点都卖了,我们还吃不吃饭了呵?讲的很难听。都比我能耐,还大讲愁吃不上饭?这就是江湖之一。其实我只在很小范围,对也属小圈子人讲,怎么了?心里不开心,就讲了,怎么地呀?当我现在还有什么领导是的。

现在景德镇两年都没评上【中国瓷都】,开始做事了。从机场到市里修路,很宽,还在两侧贴瓷画,不知谁弄的,俗不可耐。一条古街都扒了,两侧修店铺,修栢油路,花了很多银子,没一项是扶植瓷厂的,包括个体瓷厂。经验告述我们,人有个惯性效应,新的要适应一段,增加成本的店铺不一定适用。听说要庆祝千年古都寿诞。仿古瓷毕竟是古玩市场一个分支,受众有限,随着爆光生意越来越不好做,政府部门这么搞大,强制一统,恐怕。。。。。日用瓷景德镇落后于潮州,德化其实已是不争事实了,记得过去还有三角牌瓷砖,现在建筑陶瓷一败涂地,仿古瓷定单越来越少,市场份额也小了。想当年,景德镇辉煌时,十大瓷场是赫赫有名呵,现在只剩雕槊瓷厂了,也是五十年代的老厂房,进了厂里破败不堪,杂草,垃圾遍地,苍蝇乱飞。很多车间不是闲置,就是租给个人了,不是小作坊就是小店。老炉还在烧,看了看产品,企业的和外面的个体的分不清。国企做的,私人也做。【我们做的算好的】一个老工人苦笑的说,一丝宽慰感稍纵即逝。一辆大巴来了吐出一群老外,奥,还是旅游景点呵,看完陈列室的人看面部表情都没一点儿激动。老师讲起当年景德镇,建国瓷厂的颜色釉,【竖大拇指】,人民瓷厂的青花【竖拇指】,光明瓷厂的玲珑瓷【竖。。。】,现在这些海内外占据市场,几十年苦心经营特色产品,市场大潮可借助的优势都没了,都被沿海瓷厂替代了。九十年代连股份制不敢搞,内部持股也不敢搞,下文件化整为零,自负营亏,七万瓷工啊,一刀切,三分之一下岗,三分之一退休了。下岗一分补助没有,最低生活费都没有,上千人静坐市府门前,当时九五年我刚好出差到哪里几个月。搁现在都能闹事。十大瓷厂就这么融化了。这些都是手艺人,凑钱开个小作坊,没钱的去打个杂。反正都没做大做强,原工业基础肯定瓦解了,那时是没一家上市公司。当时局面是政府订单飞了,,内外销急剧萎缩,江西瓷业销售公司,江西陶瓷进出口公司都瘫痪,仓库堆满产品卖不出去。个体矿石,釉药买不到,银行不支持,当时有句时髦话叫改革的阵痛,可景德镇的痛呵,九五年都看不到个尽头。。。。

24
25
26
27

自吟閑行:
好文,谢谢!祝大家节日快乐!

老邁:
賺輕巧錢曆來被看成一種本事,立門戶也是種本事。景德鎮在元朝聚集了從北方各大窯口來的工匠,成了開宗立萬的大窯口。但肯老,吃傳統一直是那裡的風氣。中國陶瓷歷史上就是相對保守的。把一種材料用盡了再找一種配方,沒有備手,也沒有前瞻性研究。如今西人的骨瓷無論強度,可塑性都超越傳統瓷器,這是材料和技術革新的進展,如果國內大師們還躺在那肯老的夢中不醒,那被市場最終淘汰是顯而易見的了。

南山一棵草:
学习了。

难得的糊涂:
谢谢好文,悉尼师。那个景镇突然元代红火起来疑问我也有,实在想不明白为啥就突然设了浮梁瓷局,当时各大窑口都还兴旺发达着呢。有时,自己瞎猜,会不会整个元青花的故事都是伪造的,实际上可能是明代呢…

putiguoguo:
终于又可以登陆这里了,看到不少悉尼大师点评的好文章,真是好老师,辛苦了。

这里祝悉尼大师和海外收藏网的老师们圣诞快乐,新年快乐!

瓷痴:
景德镇的没落确实值得深思!前段时间还讨论仿这个问题,根本不存在骂窑工或者谁的问题,只是对这种不正之风应该是持谴责的,不提倡的态度!这是起码的价值取向,以正社会风气.

老一代的温州人不就吃尽了做仿品搞乱市场的苦头?90年代一提温州不就是假货的代名词?后来被逼不也得走自己创新做品牌的路!

鹤鸣:
听悉尼师细数景德镇古往今来,曾经的辉煌和如今的“堕落” (都不知怎么说如今了)一张张图片看得我头皮发麻,真是不敢买了。不知道哪里还是净土?菜鸟如我悟性本来就低,原想我只买傻开门的就行了,可看来还是太难了!如没看悉尼师上的这么多照片,还不知道要吃多少药。悉尼师功德无量啊!祝大家节日快乐!祝悉尼师身体健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