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痴 – 明末掐丝珐琅

【编者按】根据悉尼师的说法,就是故宫里面,真正明代掐丝珐琅器的数量也少。国公兄曾经上过大英博物馆的藏品,蔚为壮观。掐丝珐琅器因为制作工艺复杂,所以精品数量也少。难怪瓷痴兄上的藏品会引起大家的讨论。

瓷痴:
明末掐丝珐琅。

1
2
3
4
5
6
7

转枝莲S形,藩莲花心上下各一,叶片简化为豆号形并两两对生都说明为十六世纪晚期或十七世纪早期之产物。下图为台北故宫藏品

8
9

鱼尾巴:
款如果不是后加的(照片看不像后加的), 那么“大明年制”说的是什么朝代呢?

瓷痴:
我掐丝珐琅确实研究不多,不过瓷器和掐丝珐琅器应该是可以横向比对的。自明一朝有不写年号而写朝代的有正德,万历,天启,崇祯比较多。我从图案纹饰特点来比对认为是比较贴近明末的。

鱼先生,如果这个盘子在你手上,你会断它为何年代?现代仿?清末民国仿?

东方:
这俩件没可比性。 故宫的叶象豆号。 宝主的象外文的豆号?
菜鸟胡言。

瓷痴:
没事。只要讨论学术问题都好!

东先生如果只对照豆号形状有些许差别我觉得不对,这只是一个时期的特征,它有形成期,有过渡期,有末期。各时期有些许变化是正常的,无变化才是奇怪。台北故宫那个藩莲是两层的,我这个是一层的,叶数也不同,我觉得这里面可能还有个时间问题。这是一个风格的演化过程。个人觉得对整体风格、药的颜色、透明度、鲜艳度的对比和感觉更来得重要。

鱼尾巴 :
个见不早于晚清民国。

瓷痴:
鱼先生这样,我当然对你这个论断持不同意见,那你这么断肯定有你的论据,我们也别多说,你去找个民国或者晚清的掐丝珐琅的图片是这样的彩料的话我就服,ok?那个事实胜于雄辩对不?记的掐丝珐琅的混色是最大的鉴定点,我说前面过哦。

鱼尾巴:
见识少,如说得不对请见谅。很多时侯也说不出个道理,只是凭感觉而己。你说得混色指得哪色呢?只知道元明代基本上用的7种单原色,明晚出现了Ming pink. 你指的是这种吗?我没有查到明代有大明年制款的景泰蓝藏品,当然也承认自己知识非常有限。附图是从cloisonné—Chinese enamels from yuan, mind and Qing dynasties. 说明是晚清产品。我觉得与你这个蛮相似的。

10
11

西门祝:
瓷痴兄:鱼尾巴是女士。。

瓷痴:
哦,领导知道了。你是怕我又破口大骂吗?我又不是泼妇,哈哈。

鱼前辈,我对掐丝珐琅没有研究,。只感觉图片上的孔是漏填。我觉得我的盘子上的沙眼来看评它是民国好像不对。鱼前辈这个图片的东西没有老气,藩莲纹简化到只有9片叶子了,掐丝也太粗了,线条死板不自然,焊接处的焊点过大这些都和我的盘子差距好大。看似精细实际粗糙,填彩漏填和填出线很多。最主要的沙眼问题无法解释民国。

读书读书:
“哦,领导知道了。你是怕我又破口大骂吗?我又不是泼妇,哈哈。”
痴兄也是位女士?

话归正传,明代珐琅承继元代,其蓝料特别,比较透明,虽不如元代的油润透明,但也透明,几年前有段时间很着迷,网上有两个人很有见地,你可以查查他们的帖子,一个是景泰(或称景泰阁),一个是往西(或称一路向西),不同网站不同马甲,也很奇怪他们如何有这么多的一手资料,但的确很扎实,值得一学。

痴兄的器物是冲着明的特征去的,这是一眼的事,但是,鉴定点需要自己把握。

瓷痴:
读书先生,感谢赐教。我正到处找资料,如何查找这两个人?我是男人,不过男人手插腰在大街破口大骂者也有的吧?哈哈,只要骂了舒服。都没有找到,读书先生能提供多点信息吗?

读书读书:
“我是男人,不过男人手插腰在大街破口大骂者也有的吧?哈哈,只要骂了舒服”

呵呵,你这典型的犯浑,没关系,犯过后知道道歉就成。

几个老点的网站,有些现在可能几近关闭了。google 网站和主页,应该有收获。

瓷痴:
这两个是人的网名还是网站的名字?我再找找,谢谢啦。

没有这两人的任何信息啊?

我觉得就这沙眼也不像现代故意做的沙眼啊?我找了很多民国仿的,也是看不到沙眼了

12

华蓥:
看看这个,可不可以比较一下。

13
14
15
16

瓷痴:
彩差别极大。

华蓥:
从彩釉的发色包浆,厚实的鎏金,掐丝工艺的繁缛细腻上看,这个盘才是明的。所以两个盘差别很大。

17

瓷痴:
华先生懂掐丝珐琅?那太好了,您看看我这个应该是几时仿的?

我这盘子怎么底部釉面伤得厉害,正面几乎没有?好奇怪。不合常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