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大师的蜀地捡漏趣闻

【编者按】买卖古董,原来就是买主和卖主眼力和心理承受力的博弈,是一场零和游戏(Zero-Sum Game)。悉尼大师对古董和文物研究深刻,经手的东西又多,更了解怎样和行销经验丰富的古董商老板打交道。悉尼大师又下过基层,为国家收过文物,也知道怎么和地方的藏主打交道。所以这次四川之行,在遇到文房至宝古端砚和汉砖砚的时候,火速出手,轻取囊中。再次印证大师名言: 梦想,从来就不在够不到的地方。

但是,能够到梦想的,永远是那些长年以来孜孜不倦,认真学习的刻苦钻研者。看来是一时的幸运,实在是多年的厚积薄发。 用一句老话形容,叫“苍天不负苦心人”。

人在悉尼西:
回国的两次蜀地游。

每次回国只要来得及,都会去一次四川。那里有很多地道的川味小吃,有九寨黄龙,青城都江堰,还有很多因为闭塞而价低的古董。四川没被日军占领过,破坏较小,蜀地自刘备起历史幽久,文物出土多,识者却不多。一次在杜莆草堂边上见一古玩铺,进入后见里面呆了一群人,心想,这都是古玩爱好者了。果然,话听不懂,但能猜得出眉飞色舞讲的都是古董的趣事。没人理我。我跟团只有半天空闲时间,怎么打入其中呢?眉头一邹,想了一个办法。

我开始用东北话报怨老板的货不够档次。大家不再说话,都转头来看。有的茶杯,小牌都放下了。我从柜台里自己拿出来一件老的寿山石随型料小件,标的15元,老板不出我所料,果然踏步前来做欲档状,口说,这,这,我给你拿。我姑做生气,问,这是不是卖的?阿?声有点儿大,老板竟被吓了一跳。卖,卖的。卖的看看没问题吧?没,没问题。满柜台就这一件真的,值18元才要15元,不捡你便宜了,就给你18元吧。行,行,您这边坐坐,喝茶,我给您包上。我坐下来,对老板说,还有好的吗?我知道,这些中国古玩商和国外古玩商不同,他不会把货底一下都亮出来,露面要等真人。而外国人古董铺里有什么就是什么了。都在那儿了。老板进里屋去拿货。我和大家点头打招呼,询问各位藏项,探讨老板的货。大家都说,老板对象是对旅游者,象你这种懂行,给价高的要找我们藏家买,纷纷递名片给我。有的是事先写在纸片上的电话,显然有备而来的。有的就拿出照片来,我看中了两个品相好的明代四川柳叶剑,虎纹斑精美清晰。瓷器不好拿,算了。

老板拿来了三件大器,一件老的,两件新的,我故意对新的感兴趣,探讨了一下三件东西的价格。不象话,不但拿新的糊弄我,还价挺高,按这价,我都得拿东西来卖给他。假模假样地说好,又挑几点毛病,说没这毛病我这价都收了。大家也都说,值。老板眼笑的一条线,兴高彩烈收起来了。但我估计这一给虚价,他这东西永远卖不出去了。没时间闲扯,摸清一个老藏户,就使个眼色,他也懂,先出去了,我和两个见过照片的藏家约了时间就出来跟叫【耀哥】的走了。路上耀哥说,祖上是道台,父亲当过县长,80年代初,大家都去他家买大钱,90年代初去他家买瓷器,到千禧年连家里带雕工的门,窗都被买走了,现在没啥东西了。谈话中,他对古文化一知半解,还总引经据典,心想,看看吧,鱼过千层网,网网都有鱼。不信找不到东西。走了两站地吧,进了他家。真没东西了。到处现代气息。从屋里转到屋外,在一个装杂物屋里,从一堆木料,柜子下面找到了两个砚台。我简单清洗一下,看清这是两方有特点的砚台。

古代用毛笔写字。这就决定了很多附属于文房的用具。砚就是具文化特征极强的一种。砚以端砚,歙砚,澄泥砚为上品,其它杂石砚次之。年代久远为好。同等石质的砚,明人用过,藏过的砚又价值高。砚要看石质,细腻,发墨为上,品相完好【略有小伤,不影响大局亦可】,雕工精美为佳。这中一砚是呈【猪肝色】的端砚,产自广东肇庆,古称端州,又叫端溪,故叫端砚,这砚被古人称做【端砚天下重】。掌抚之,汗液附之即能研墨。它边刻有一段小文,讲这砚的沄泽,放水多久不干一类,打的篆款是道光年。正面是同治当时一个记得住名字的进士送给什么人的,这人后来查是一个县令。底有一刻款,道光乙酉年的人藏款。另一方砚是用汉砖改制的砖砚,呈钟形,面上舔笔雕了一个人俯卧水上,应是王祥卧冰求鱼救母。包浆醇厚,深入石质内部,够宋没问题。汉代达官贵人用的砖瓦都是用沉泥法定制的,后来的古人发现这种砖瓦细腻发墨,不伤笔毫,就用来制砚台。两件东西他使大劲喊了三千元。我没还价,一手钱一手货走人了。当晚没空了,两天后到了北京,两方砚卖了四万多,这次的机票和旅费都出来了。心里还掂记那俩把柳叶剑。

【编者附言】因为悉尼大师没有留存两方古砚的照片,由编者上传自己收藏的两方赝品,以资大家取乐。

1
2
3

后加:

宗阕:
老师您遇上个败家子儿,您简直是007。

人在悉尼西:
回宗师,您说的对,他卖的高兴,一个劲要请我去吃饭,和他聊聊鱼香肉丝做法,最后放不放蒜苔,四川有料吗。主要转移他注意力,心里怕生变故。他讲的细致,还说是吃这个长大的,信他的没错。一个只懂吃的败家子。没文化可怕呵。

当时回北京,每个人都有一些必须办的事,办的顺利,还有几天才回澳,心里又想起了青铜剑的喲定了。连夜敲朋友家门打搅。有几个疑问要请教青铜专家。当时,见到一些巴蜀符号,点纹,对s纹,三角纹在剑上,什么意思?您不知之,我哪知之。你是专家呵,三星堆大巨青铜人断了都是你主持焊的,敢焊,都叫你肥胆。沾的办法不行,倒,只能焊,焊不成坏了,不还有你嘛,我也换种活法去澳洲看看袋鼠去。美的你,不担保。真的,你在时大家都感到不自由,你一走,没几年就开始都自由了。气我,是不?问了问价。两万一个,不要给别人呵。虎斑纹怎么形成的?这些问题都在研究,没定论,极可能是兵器铸造时增强杀戮性强度加了铁做虎形花纹,铁不比青铜,锈蚀,镂空成虎形了。这专家,还可能,你不是一直研究三星堆么,川蜀兵器好象很默生呢。老实话,拿到,遇到真品是正经事,研究是没事时研究,难的是接触的都是行家,面上一个比一个装清高,没人提个买字,想买也真不卖,别说卖,看你都看不到。不懂的更糟,拿来鉴定,告述是真的想买,要几亿。我走到哪儿都招风,不买还说我买了什么什么的,没辙。第二天,坐飞机又去了四川,国内机票便宜,竟就两晚宾馆费用。

这人和那个耀哥撞音,么哥。年青,三十几岁,精明强干,难得还懂行。聊了一会儿,开始从床底拿东西,不一会儿,我沙发前后左右摆满了打开的锦盒,都是青铜器。有新有老。他眼流流地转着看着我拿东西看的表情。他不需要你回答。我低着头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来自何方。显然他看重这次买卖。这不好,必须让气氛活欲起来。他有一把蜀地的钺,前边扁仞,后边接一园孔青铜柄,春秋的东西,但和中原钺明显不一样。中原钺类斧,有一句诗【宁甘斧钺不降曹】指的是中原钺,不是这种。问名称,答烟袋钺。笑的我肚子里差点憋出内伤。气氛好些了。鉴定青铜器我有自己的几个点,一是看锈。锈色看是水坑,旱坑出的,锈从里向外结成,用手指甲抠不掉就是真锈。常见的黑漆古,红斑绿锈等等。一把宋代的剑只剩剑柄了,头是铁质的,烂掉了,但青铜把手凸起的细澛钉纹饰仍清清晰晰,握手里很得手。不滑,不割。二听声。青铜器埋土里几千年了,没性了,敲起来没有声音,这是仿不上来的。任何老的青铜器关键点【包括铜镜,铜刀币,青铜鼎,青铜簋,青铜爵,青铜。。。。等等】。三是掂。就是上手掂份量。青铜器埋后都轻,比同等的型制的份量轻很多,这也是现代仿家解决不了的。四是闻味道。这需要有清理墓葬经验,熟悉古墓味道,除了盗墓的,就是文博系统这帮【公开,合法的盗墓人】了。第五。。。。。大家知道这些就能支持鉴定青铜器了。当然,熟知原始,夏商周,春秋战国,秦汉唐的纹饰演变就能一眼看出这是哪年代的青铜器,玉器。唐是一个分水岭了,过了唐,那就不行了,不论铜镜【古时不论穷富,不论男女老少都用,量很大】,青铜礼器,兵器【随火药发展】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了。

喊了,去吃饭。

宗阕:
这些都是构建在大量头脑库存之上的,包括情商,不然哪有传奇。我也去过川蜀,是个宝地。

2 thoughts on “悉尼大师的蜀地捡漏趣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