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大师的蜀地捡漏趣闻之二

【编者按】上回悉尼大师故事讲到一半,给叫去吃饭。吃完饭后,大师回来继续讲。

故事一波三折,像悬念小说。读者身不由己,随大师见识了光怪陆离的物和人。最后大师发现遇到的是盗墓销赃者。本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原则,参照兵法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的教诲,玩了个金蝉脱壳,扬长而去。使违法之徒瞠乎其后,徒唤奈何。看到这里,读者才吐出一口气,把几欲跳出的心放回胸中。因为大师上回讲故事没有贴图,编者狗尾续貂,贴上两个赝品凑数。大师看不过去,这次从网上找来类似的真柳叶剑的照片,以避免再有人跳出来误人子弟。。。。。

人在悉尼西:
看这些青铜器时,有一件唐代铜镜吸引我的注意。参与出土挖掘,遇到唐以前的铜镜几乎没有完整的,百分之九十以上都破裂了,大家看到的都是修补过的。经我手起碎的铜镜就不下几十个。因为窖藏很少,一旦发现都是礼器居多。铜镜大家都不当回事,量大,太普,竹签一挑就碎,反正有青铜组的修,不缺肉的话,会修的肉眼看不出来。经常脚下一声闷响,就知道又有东西了。有时我还用跳板,跳板挪来挪去还是碎。特别宋墓里的镜,本来就薄,比元代的还薄【可能铜都做兵器打仗了,镜子就偷工减料了】,墓棺基本就是泥了,不挑坏都自己烂出孔洞了。扯远了。这枚唐代的镜较大,有22公分,背面鎏金,前面光滑的水银古锈,脸孔清晰可见,毫发无损。你怎么就知道是唐代的?唐代的铜镜纹饰很特殊,比如,海兽葡萄,飞天,五兽图,天马,缠枝花纹,特别是爱刻莲花,这方铜镜就是凤凰,天马和缠枝纹,都是唐代典型纹饰,特别是铜质,含锡和锌量大,呈发白色,这种青铜铜质唐以后就没有了,边也较厚,综合分析铜锈状态就能定唐镜。应了那句话了【精品在民间】。这样的鎏金唐镜各大博物馆都没有。也许是偏见,但也走了大半个中国,就真没见过。也许是我当时下意识呵了一声失了态,当我放下这方唐镜时,么哥竟把锦盒一盖,低着头嘿嘿一笑,收起来,不卖了。我只好看别的,又拿起那把柳叶剑,当我用指弹了一下剑刃,没听到声音时,我头一回,发现么哥偷看我问闻诊切的技巧,眼里光都异样,他是不懂这种鉴定方法。聊了几句,果然不懂,么哥只说看锈没问题,怪不得几把老锈沾的青铜器被他买回来了,一上手很重,断定里面铜质根本没被土埋过千年以上。有的铜镜做旧时,用酸烧,然后放尿坑里埋半年一载,挖出来锈也不掉,但鉴定时锈色翠绿鲜艳,热水一烫,会掉。心里想,不能教他,这是个聪明人,一多半的精品,一定有他的稳定进货渠道,他愁的是卖。只要这有货,我能卖呵。但对这样人又必须讲实话,不然他会怀疑你的专业知识,会拿新品给你看。很麻烦了。问他价格,总回避不了呵,么哥竟拿出来两大精装本,都是高清晰的青铜剑,铜镜图录,有的剑竟就赫然在上面。

他指了指拍卖指导价四万说,这是标价,你看着给吧。这军将的想不到。他显然把拍卖行的价格当成卖价了,不说服他买卖要吹。怎么开口呢?脑子里高速分析他的弱项。他一定送到拍卖行了,人家不收。国家文物法【那时新法还没出来】规定,凡海下,地下文物归国家所有,不得买卖交易。么哥的东西一眼出土,一般拍卖行只敢拍传世文物,对出土文物避之唯恐不及,但多不会告之真正原因,只说该藏品不适合上拍,感谢支持云云。只有陈X儿子,王X孙子几个名响宇宙的大拍行敢拍,但它的选折性相对宽,就是说,非精品很难被收上拍。看来他不知道这些,碰几回璧心情可能已经淡了,有可能怀疑手里的青铜器是不是赝品了,讲出的话很没有底气。信息不对称了。我慢慢抬起头尽量慢的问,你的货都对吗?他习惯性的低下头,不吭气。不敢对视的人大多没有成功过的经历。有的货应该真,我逛地摊买的货,和行里以物交换的不敢保证真。人还老实。我有点喜欢这个么哥了,心想,若能长期做做会怎么样。这就对了,你的货有真有假,但假货也有人买,可以当生意做,你有货,我知道谁有意要什么东西,有的人就是要新的,给老的他还不要,你的货我可以拿点儿,但价位不对了,不能按拍卖行的价给我呵,我付的是民间价,朋友价。那是什么价?我有本跟着呢。你当然是花钱买的,你花了多少钱?我晃了晃柳叶剑,我加百分之二十。这不是青菜呵,这么好的东西我也不是天天遇得到的,金子就是金子价,你管我多钱来的,我捡个金子,就要当金子卖,不能让我当铜卖呵。他有些急了。就是一堆烂铜,我买你就有钱,不买你说这些真不真假不假的东西是不是烂铜。这把剑你要多少钱,你当我是朋友,是买家,讲实话,在成都你能卖多少钱?说心里话,就是卖少点儿,也愿意卖你这样的外地人,本地给不上价不说,真假的找后帐的也有,这剑成都卖,也要过万。无形中价就下来了。心里有数了。

么哥一个锦盒里有把剑很奇特,剑身有朱雀纹,汉纹饰,剑把上带有少数民族特色,是奇怪的绳纹,后档是一个直立的裸体男人,头戴尖锐帽子,可想象,身后敌人贴身长剑用不上时,手后刺足可做匕首使用了。问了问,果然是四川和云南接壤处出土的。叹呵,这剑有很大的研究价值,虽没有经济价值,应该保存博物馆里。应该的事太多了。收不收?我也管不了,不去操这份心了。买古董眼力重要,几十件,上百件东西里不走宝,拎出一件就是精品是考量假懂,真懂,懂一点儿的分水岭了。我这人不贪,深愔月盈即亏的道理,仅仅挑了两件青铜器,都是精品,当然回去不会卖同行了,我了解这些小资,嘴上,表面上对金钱恨之入骨,其实骨子里还不如一般人心态。剩下的就是谈价了。你的东西挺好,可拍卖行不会要。对呀,为什么呀?你的东西不是汉文化的主流青铜器,年代都对,就是价格受影响,过万不行。在我手里能卖八千一件,总要让点儿利吧,不能让我顶脖买吧,我俩件给你一万元怎么样?不行我走人,大家还是朋友。你给一万二吧,我真没赚几个钱。交个朋友吧,就按你说的办,包了吧。临走时,他问我要了电话号码。我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你上货来源可靠吗,东西还都老吧?么哥一句话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大哥你放心,我小么不会卖给你新货,他们供我货有几年了,都是地老鼠,货绝对保真。怪不得,他掀床单时,我看见几只红彩汉代陶罐,什么都明白了,原来这样。。。。。电话号?算了,幸亏是我在邮电大楼外买的不记名卡,上飞机前一定要扔在四川。我做人有条底线,生不进官衙,死不入地狱,不想和什么违法扯上关系。况且我了解道墓这行当里大多档次极低,不用别人抓,分赃内讧的事就屡见不鲜,何况他们欲无止境,小的干了就想干大的,出事是早晚的事。么哥明知就是买赃,一旦追到我起码经济上要退货造成损失,弄个刑事记录也范不着。退货不可能了。只有36计,溜之大吉。本来还想找酒楼喝点儿,玩几天。结果当晚就尴尬地坐上了飞机。四川之行过早结束了。

原剑没有图了,找到一把近似柳叶剑图。

1
2

oriental-antique:
悉尼师,故事真的很精彩。我多说一句:刀剑这种东西还是小心为上,国内对这类东西有时候很敏感,保不齐在机场什么的有好事的抽查。

牛城地主:
悉尼师这段经历讲得真叫生动,像看电影:)

人在悉尼西:
英伦提醒的对,国际航班绝对不行。国内航班走行李都没人管。

我在国内买东西真是遇到了各类的七长八短汉,三山五岳人,讲不完的经历,说不完的回忆,倒都是真人真事,还没人冒充我的经历。只是这都是买,卖就涉及朋友隐私的不方便说了,另外这都是走五关,也有被骗的走麦城尼,大家愿意听,有空就继续聊。

oriental-antique:
太愿意听了,悉尼师说的都是宝贵的实战经验,要是放过去就只能讲给亲近的同门和徒弟听,我们真是太荣幸了。万分感谢!

过路人路过:
悉尼老兄很牛叉嘛,好玩,有空接着讲,坐等后继。

小桥流水:
惊心动魄,也等后续。

五秒:
太有意思了,坐等下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