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老农 – 金銮殿上的蘑菇

【编者按】老农得到了好藏品,沾了罗斯福总统的仙气。于是大家有好故事听。

关东老农:
金銮殿上的蘑菇

1969年在中共“九大” 主席团中有一位来至于吉林省梨树县的耕读小学老师吴学珍。东北姑娘胆子大、不怵头。会议结束时,她一个箭步冲到主席台前排,开始扫荡毛主席桌子上的东西。战利品有大半截红蓝铅笔、一盒特大号火柴、大半杯毛主席喝剩下的水,还有几根烟头。那一年吴大姐才22岁,毫无收藏意识,只是想给家乡的父老乡亲们带点“圣物”回去,朴素的无产阶级革命感情之中不免有几分宗教色彩。说到宗教,那就邪乎了!1954年9月,达赖喇嘛从雪域高原赴京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下榻御河桥招待所。不久,细心的服务员发现达赖喇嘛出恭用的是金盆。据说其排泄物包装后将运回拉萨, 经大喇嘛炮制后入高级藏药。在《本草纲目》中就有人中黄与人中白的记载,黄教教主的人中黄自然功效非凡!如今达赖喇嘛已经从当年颂扬毛主席象太阳的稚嫩朴素的少年变成了在国际舞台上招摇过市的披着袈裟的老谋深算的政客,也许他这些年的最大贡献就是为高级藏药提供了大量的珍贵的原材料,而且那只金盆值得收藏,应该有着厚厚的包浆。 那位朋友说这不是恶心人吗!您甭管它是装啥的,退一万步讲,那材质可是真金,说不定是手工锤揲,还錾刻着美丽的花纹。在我们老家有一句俗话:“蘑菇不济,长在金銮殿上了”。在收藏领域叫名人效应,一个普通的物件,倘若出自名人抑或是一经名人收藏,那么其身价就不同凡响了。同样的两把椅子,一个出自王世襄,另一个出自老农,价格就可以差出好多倍。据说在安思远的专场拍卖中,一件地道的“潘货”竟以50万美元高价成交。没有什么合理不合理,这就是收藏行当的“道”!大抵有两点理由:其一名家收藏,品味高雅,流传有序;其二,沾粘名人的仙儿气,多少有点迷信的味道。想提升藏品价值吗?要么你努力尽快成名成家,要么你就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去收藏名人的东西。老农就顺着这道儿跑了一截儿,整了现在尚不知真假的一件罗斯福总统的旧藏。

小罗斯福总统毫无疑问是美国历史上一位伟大的总统,而且是唯一的四连任总统。老农当兵时通过好友方福春和宋一民从部队保密室偷偷地借内部书籍阅读,其中就有《罗斯福传》。至今我能依稀记得有两个情节:其一,罗斯福总统去世后,部院各路高官的意识里就是总统死了,完全漠视了继任总统杜鲁门的存在,还真不拿豆包当干粮吃;其二,罗斯福总统的葬礼充满着英雄与悲壮的气氛:棺椁平卧在炮车上,马鞍上倒挂马靴;白宫降半旗致哀,许多男女老少含泪聚集在白宫外边的街道和广场。不过老农只是这两年混迹于收藏队伍才知道他还是一位集邮家。

罗斯福不仅是一位伟大的总统,而且是世界上公认的“总统集邮 家”。在繁忙的国事之余他也没有间断邮票的收集和整理。他甚至要求国务院把所有信件的信封送到白宫的办公桌上,供其挑选。罗斯福总统去世后,据说其集邮收藏可以装满一卡车。1946年2月中旬,纽约Harmer邮票拍卖公司将罗斯福总统旧藏进行拍卖。在成本的集邮册上都有罗斯福总统的签名,这个显然名人效应强。对于分立邮票Harmer公司加以纸托并加盖“FROM THE FRANKLIN D. ROOSEVELT COLLECTION/ AUTHENTICATED BY H.R. HARMER INC., N.Y.”的橡皮图章,信封的背面也加盖有类似的橡皮图章。生意人就是精明呀!效果也是显著的。根据美国《生活周刊》1946年2月18日报道,大约有800位集邮家参加竞拍。967号拍品为一组哥黎加斯达邮票,标价700美元,成交1250美元;一方联巴西邮票标价500美元,成交1600美元;拍品只售出一半,成交价就达到134550美元,比全部拍品的预估值还要高出54550美元。

1

尝到甜头了!1946年4月1日至2日Harmer公司又搞了一个专场。其中284号拍品是华邮。拍卖目录对284号拍品的描述是:“1878-1941, coll. of 727 stamps,majority used,incl. duplicates,7 fronts and 19 covers,20 are Air Mails,5 of which are addressed to the President,1 is clipper first flight Hong Kong to San Francisco postmarked Shanghai 26-437,also incl. North Shansi(1)and 2 diff. blks of 4,good to fine.”这组拍品的大部头自然是1942年底宋美龄访问美国赠送罗斯福总统的包含727枚邮票的《中国邮票收藏礼品册》。当时以4700美元价格被著名的宗教人士、美国“华邮协会(CSS)”的创始人之一的 LIoyd•S•Ruland博士所获。1997年这部《礼品册》在香港拍卖,落槌价为140万港币,2003年嘉德春拍以149.6万元成交。
老农收到的是一枚美国驻济南领事馆于1935年4月2日发给美国国务卿的信封。长为9英寸,宽为4英寸,比红条封个头大了许多;贴着北平版黄兴像,面值为肆角;唯一的亮点就是双地名(济南/历城)的盖销戳,没有落地戳,没有火漆护封,却加盖“Commercial”字样,显然这不是正规的外交封。经查证,当年美国领事馆坐落于风景秀丽的大明湖附近的小纬二路106号,典型的西方民居式两层砖木结构小楼。斯时美国国务卿为Cordell Hull (1871-1955),美国驻济南领事为刚刚从大连领事馆调过来的日本通John Moor Allison (1905-1978)。

2

从Harmer公司拍卖目录对284号拍品的描述来看,除了从1878年到1941年的727枚邮票外,还有7枚封皮和19枚完整的信封;20封航空邮件,其中5封信直接寄给总统;1枚香港飞往旧金山的首航封,盖销1937年4月26日上海邮戳;另外还有一枚晋北的邮票和两个不同的四方连。其中这几枚邮票和7个航空信封,出现在2013年1月27日-28日香港皇朝公司(Dynasty Auctions)的拍卖会中。中国著名集邮家赵岳先生寻根溯源,写出一篇非常精彩的邮史论文《解密罗斯福旧藏—— “半白日徽图”蓝1分邮票考证》,令老农受益匪浅。但老农更关心的是手头这枚信封可否是284号拍品中“19枚完整的信封”中的一件?

3

“名家收藏”是热门货,同时也是做伪的重灾区。事实上,早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美国就出现了伪造“罗斯福旧藏”。只要有了合适的母本,那个橡皮图章是不难伪造的。从字样上看,橡皮图章有两个版本:其一是“From the Franklin D. Roosevelt Collection auctioned Feb.-April 1946 by H.R. Harmer Inc. N.Y.”;其二是“FROM THE FRANKLIN D. ROOSEVELT COLLECTION AUTHENTICATED BY H.R. HARMER INC., N.Y.”从颜色看,一种是红色,另一种是黑色。老农在网上查找了很多罗斯福旧藏信封加以比对,相信当年Harmer公司使用了两种颜色的印泥以及两种不同的文字描述。五十年代老美还不至于伪造的华邮信封,此类邮品造假现象应该不会超过25年,或许从字迹在信封上的浸润程度得以辨别。另外,老农开始注意收集罗斯福旧藏华邮信封的信息,看看是否仅仅露面的就很容易超过了19封与否。也衷心希望方家给予指教!“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
自从搞收藏以来,“打眼儿”的经历数不胜数。这回子要是真了,那就是采一株金銮殿上的蘑菇;要是假了,无异于搂了一把马粪堆上的“狗尿苔”!这就是收藏的魔力。

鸣谢:本文引用了赵岳先生部分资料,在此表示衷心感谢!
2015年9月29日于哥伦比亚河畔

4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