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城 – 一对老红木天仁椅

【编者按】牛城兄新买的一对老红木天仁椅,引起了大家广泛的兴趣和热烈的讨论。

牛城地主:
这几天运气好,又淘了一对老红木椅子,一个带扶手,类似于现在Dinning Room Set 的Arm Chair, 另一个不带。

1

以前在发博文时,有网友问怎样才知道是红木。这个问题较复杂,因为红木种类繁多,有几十种,要一一辨认,实非短日之功,但它们还是有很多共同的特点的,初期只需知道是此大类就可以了。

根据我这段时间的经验,大概可以从这几方面看,有不足之处请网友指正:

1)看做工,红木家具大多带些中国符号(元素),除非是东南亚国家做的(他们出口的量较少,我还没见过)。做工里的主要特点是隼卯结构,100 年前的红木家具是不用螺丝钉的。因此要看见西洋的家具,基本可以排除是东方红木。初学者有时易把桃心木(Mahagony)与红木弄混。

2)看重量,红木较重,比重在一左右。对一件家具的重量应有个大概的估计,若上手较轻,就不太对了。

3)看木纹,尽管生长在热带,但红木类生长缓慢,需上百年到几百年方能成材,也许是这个原因,红木上较少有连续均匀的年轮线,而是有许多斜向的短纹。木质越好,纹理越细,人们把黄花梨等上面的细纹叫”牛毛纹”,可见纹之细小。

木头上的结子对于一般的木头是缺陷,但对红木来说反而是特点,一般来说结子与其边缘的木头结合紧密。若是黄花梨等就会呈现出漂亮的五花八门的“鬼脸”。总之,红木里木纹内容很多,但其短、斜是一共同特点。

4)不同种类的红木有不同的味道,如酸枝类呈酸味等,可惜我鼻子不太好用,闻不出来。以前黄花梨木也可用药。老红木家具底部可能有灰吊,但不应有蜘蛛网,也许是由于味道的缘故,不易生虫。

这说的只是些粗浅的东西,里面内容博大精深,需假以时日方能不太走眼。

2

表面的斜纹等

再来看看买来的椅子吧。带扶手的在底部有“天”字,另一个有“仁”,所以我把它们叫“天仁”椅。在底部还有厂家的广告,纸已经严重老化,触之即碎。这应该是民国时广州一家厂家做的,除了传统的隼卯外,还在底部加了增强铜片(不知是原配还是后加,也许是后加)。

3
天字

4
仁字

5
厂家广告

冷眼看表面状况不错,但经过百年苍桑,积攒了许多油垢,从下图可见一般。扶手已摆脱明式家具的圆(如圈椅,官帽椅的圆扶手),吸收了西方家具的特点,向平过渡,以增加舒适度。

6
表面清洗时显现的污垢

这种油污在喷了清洁剂后,用较硬的尼龙刷反复刷,在孔雕内用四面带毛的刷子,若油渍较厚时也可用细的不锈钢棉。

7
各种清洁工具

清理是个细活,清理干净后,用干布在表面反复搽,就会出现光泽,这就是传说中的“包浆”?

8
9

经清洗,搽式后的状况

为了保养,表面打了层蜂蜡,显得略红,但在普通光下很柔和。
10
11
12

双溪:
牛爷自去年以来勤奋写作, 甚为钦佩! 急急读了一些篇章,发现牛婶儿才是古董高人。

有巢氏:
这对老物件终于有了好归宿,今后的几十年里都将光鲜亮丽不再蒙头垢面,好缘份。

地主兄弟是否还记得我刚来时询问一个木雕挂件的帖子?当时多数观点认为是榆木染色机雕,你看了木茬子图片后认为可能是印度红木,酸枝类。看到你的这对椅子,我又想起那块挂件,葡萄叶葡萄串竹叶和木纹理都有一些相似之处。我又疑惑了,它到底是什么木头出自什么年代?

过路人路过:
好东西,顶一个。

笨鸟东方:
漂亮一对,恭喜牛城

lili07222002:
地主:那里来的?漂亮!

一介夫:
地主以后这庄园放满了,没出放时,我可以出租地方给你呀。

小桥流水:
不用租金,可以免费放我家

一介夫:
桥师就这么Undercut 我的生意呀?
放我家虽然出点租金,他们可以随时来拿,放您家拿走就不容易了呀。您那是华尔街的做法,到时候连本带息都没了。 嘿嘿。

小桥流水:
哈哈,您是牛地主的乡亲,生意留给您了

牛城地主:
谢大家美誉!回Lili,这对儿椅子来自于一个Local的洋人藏家。回有姐,你说的木雕件也许也是老红木的,民国时的物件?要用放大镜看看,若有红木特有的细条纹就对了,否则不是。

牛城地主:
回溪爷,俺俩在古董方面都是初学者,谁都不是高人。她的确有更多时间淘古董和研究它们,尤其瓷器类。俺要管房啊,养家糊口地没太多时间深究。但是唯独红木家具俺是一定要亲自打理,喜欢这个过程!

双溪:
哈哈!牛爷有福了。倘若牛婶儿不喜欢收藏,主起内来,预算就成问题,你只好在车库里悄悄地弄了,还得让儿子把风 :)

踏雪寻梅:
椅子漂亮,恭喜牛地主!

牛城地主:
溪爷言之有趣:)

谢踏雪美言!

沉厚:
天地人(仁)和梅长板,虎(斧)头狮子大小妖。呵呵

老邁:
牛城兄這對椅子不錯,雕工精美,是蘇州工?對木器俺外行,敢問這是什麼材質的?這木頭看起來挺密實的。

有巢氏 :
地主兄弟,我把那个雕件的一些细节放大,你再帮我看看,能否明确是哪一类树种和年代?谢了。

13
14
15

牛城地主:
回迈兄,底上贴的顺泰号的地址是广州市的,应是南方工。木质是红酸枝,俗称老红木。

回有姐,您这个木雕肯定是酸枝类红木的,雕工精美,个人觉得到民国没问题。

宗妹,请看金属件近照。

16
17

有巢氏:
谢谢地主兄弟,这个雕件挂家里有好一阵子了,刚开始我觉得可能是红木,后来又吃不准了觉得可能是榉木。谢谢你的肯定。

牛城地主:
沉厚兄有时间请展开说说那两句诗是咋回事。

回有姐,最保险的鉴定方法是用放大镜看红木特有细密纹线。

18

西门祝:
做小提琴工的巴西格拉尼红木有时也有这种细密纹。

牛城地主:
回西门兄, 这种细纹是rosewood的共性.

有巢氏:
地主兄弟,红木有五属八类三十三种,都具有这样规律的网格纹吗?如果是鉴定起来就容易很多了。需要多大倍数的放大镜?

牛城地主:
有姐,应该都有,只是间距不同而已。我看过酸枝类(黄檀属)和花梨木(紫檀属)类,感觉酸枝类的细密纹间距更小。我只有7倍带灯的放大镜,没问题,瓷器上的气泡都能看见。

有巢氏:
明白了,谢谢地主兄弟。

lili07222002:
有姐姐:我要唱些不中听的了,你的这个我才留意到,不是老红木,是机器工,三,四十年的东东。

还有地主先生不可能不知道老红木更主要的特点:是经不起这样精雕琢哋!

有巢氏:
谢lili ,没关系,我本来也吃不准。看了牛城兄弟的椅子,我就琢磨机器工和手工的区别。你是怎么区别的,有什么窍门?另外,你认为这个属于什么木?请教,谢谢。

lili07222002:
回有姐:我认为是东南亚的花梨木。在这坛里只有看见过二次真正的老红木,一只是柜子嵌牙骨的。另外—只長几。给我印象蛮深的。

有巢氏:
谢lili,说说你对机器工和手工的鉴别窍门好吗?

oriental-antique:
牛城兄,椅子底下有字能说明什么呢,除了厂家,会不会有工匠的名字或者使用者的名字呢?您看看下面这个红木太师椅底部的落款是什么意思?谢谢!

19

牛城地主:
英伦兄,生泰可能是家具作坊的名号?

oriental-antique:
回牛兄,在网上查不到这个作坊的资料,是不是老的家庭作坊,早就找不见了。

宗阕:
有劳牛哥了,不是想扫牛哥的兴头,只是想学习,有个疑问,这椅子原来你看是上了生漆的吗?

牛城地主:
刚刚又仔细看了下,是上了生漆。

回英伦兄,那个年月木器作坊应该很多吧,不是名牌恐怕没记载。俺这对儿椅子的厂家也查不到:(

宗阕:
牛哥,如果上了生漆就不是广作的。

另外,实木家具这么加金属片是因为做工不够精啊。金属片切割的很讲究。

沉厚:
牛兄啊,哪里是什么诗,是来自于在中国古老的推牌九赌博游戏,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8E%A8%E7%89%8C%E4%B9%9D
还有一句叫 “987536眼”。

木匠大多是穷人家孩子,没有读过什么书,除了甲乙丙丁子丑寅卯等天干地支外,从小耳闻目染亲身经历的就是推牌九了。那时候还没有纸牌,麻将要大富人家才置得起,没有什么娱乐活动,除了看戏就是小赌了—-再穷的人过年也要赌两把。

《鹿鼎记》里也有描写。说韦小宝八个老婆有生了儿子闺女,让小宝给起名字。他从小混妓院赌场,没有读过书,起名字这事可真伤脑筋。于是掷骰子取名字,儿子扔了个11点,取名韦虎头;女儿扔了个4点,取名韦板凳,呵呵,老婆不干,后改为韦双双。

这种款式的椅子、桌子、展示柜、花几,还有一种是嵌罗钿的,七八十年代香港出口了不少。如果能排除香港,就能看民国了。底下金属应该是原配的。

国公:
牛城兄这对儿红木椅子做工精美,像是红木中质量上乘的红酸枝的。似民初不可多得之精品。

应是一套中(4,6,8,10,12)的2 把。一般每套有2 把带扶手的。男女平等应坐一样的,哈。

天和仁似一种系列排行法中的位置。这个系列为千字文。天地玄黄。。。。。。

牛城地主:
谢国公兄点评!应是红酸枝的,表面打磨得比较细腻,因而光泽手感明显好于同时代出口的花几。Mychina可能在杜撰故事,反正俺没查到他说的信息:)

牛城地主:
京男对红木家具比俺有研究,以下是他在家坛给的点评,很涨姿势:)

(东西不错。 比较典型的民国产品,椅子面前面的半弧,下面那个半圆的裙边。那个扶手是比较典型。

我也有一把你那个没扶手的。虽然是仿竹节椅,但一看就知道是一类。

金属加固应该是老外后加的。

天,仁字我认为是型号, 从图一看有天一,天二,估计是标识位置。这类东西,应该是做的标准件,到岸后组装的。以节省运输空间。
清代末年到民国,从广州出口红木家具,已经成为大规模的了。

这在 清代广式家具 蔡易安写的书中有论述, 我在收集这本书图录中的家具。 你有机会可以买本来看看。〉

万发:
金属加固不像原件,老外后加增加稳固性。

牛城地主:
有个网名为Robota的人认为新,脏东西是做旧的,还有以下评论:

清末民初时家具大都是浮雕,手工雕的没那么复杂,楼主的椅背一看即知是现代机器雕的,老东西多雕竹菊梅兰.雕一串串葡萄的也是第一次看到.

牛城地主:
回万发兄,老外是不是在家具上看不见钉子就觉得不踏实呀?

万发:
理念不一样。老外更注重实用性。

2 thoughts on “牛城 – 一对老红木天仁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