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公: 木艺之二 —— 非洲木雕的艺术魅力

国公: 木艺——非洲木雕的艺术魅力

在精彩纷呈的木雕世界中,非洲木雕以其淳朴、稚拙、粗犷和夸张的艺术形象屹立于世界艺苑之中,虽然它与源远流长且又精致细腻的中华木雕不尽相同,但其独特的造型与浓郁的韵律也同样具有强盛的艺术生命力。

展现自然本性

非洲,被称为人类文明的摇篮,不仅地大物博,而且历史悠久。在这块广袤且又灼热的大陆上,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气候条件和宗教信仰,曾孕育出光辉灿烂的非洲文化,木雕即为其中之一。

木雕作为非洲最重要的艺术形式,始终占有极其重要的文化地位。只因非洲人已将木雕作为灵魂的栖身之处而加以顶礼膜拜,并通过人的精神与信仰的力量,为其注入了超自然的魔力,以至能传承至今。

美国著名学者蒂斯曼曾对这些艺术总结道:“非洲的艺术制作不是徒供欣赏,而是为神灵与王者服务。而其作用,非为装饰,过去乃至现在,都是为社会生存而表达与支持他们的基本精神价值。”现代艺术大师毕加索就是在它的影响下开创了立体派的先河。他说:“雕塑是他们的武器,是与祖先和神灵们沟通的媒介,通过它们祈求得到庇护,得到帮助,避免邪恶,消除灾难和疾病。”

其实,非洲木雕那种粗犷、淳厚,既夸张又简约的艺术风格,具有一种展现自然的本性和独特的艺术魅力,早在200年前就已经被西方人所接受并广泛传播。

神态夸张变形

非洲木雕主要表现形式有雕像与面具两大类,既有软木,也有硬木。雕像一般都为小雕像,没有正常的人体尺寸及形象,也没有复杂的动作,而是通过夸张变形的手法来表现。这种怪诞的表现手法也正是非洲原始部落对客观世界的反映,暗示人们对神灵具有超凡神力的无限崇拜。比如,被夸大的乳房显示着母亲神那种滋养、哺育人类的能力,再比如,丰满突出的额头象征着祖先的智慧等。

而面具则是非洲木雕中同样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同时也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据考证,在南非的史前岩画中,就发现有佩戴面具跳舞的妇女形象。

面具在造型上大致可分为五类,即一般面具、面具顶饰、盔形面具、肩荷式面具、装饰性面具,它们或龇牙咧嘴,或双目微睁,或似笑非笑,不同的面具用于不同的场合,比如婚丧嫁娶、驱除妖魔等。

三件木雕放异彩

沪上旺家根雕艺术馆董事长、非洲木雕收藏家廖浩鑫先生在竭力打造和弘扬传统根艺文化的同时,曾涉足近20个非洲部落,不辞辛劳地收藏了2000多件非洲木雕。正是这些非洲木雕艺术精品,使其跻身于2013年上海首届市民收藏大展的百位收藏家之一。现撷取其中三件作品,以飨读者。

非洲部落酋长“权杖”该权杖为硬木质地,长约1.56米。杖顶雕一头像,脸部雕琢粗犷,冲额、大眼、高鼻、厚唇,颈部为上小下大成喇叭裙状,下面腿部仅雕成木棍状,握手下端有两道突出的弦纹,再下端又刻一人像,脸部同上面一样,简洁粗犷;人像下部亦为一喇叭裙状,再下面便是杖棍,由粗至细,直至杖尾。整根权杖雕工简单,但不失夸张,象征着非洲原始部落中酋长至高无上的权威。

非洲部落酋长“宝座。此宝座系用整块硬木雕琢而成,高约1.30米,靠背处雕有人字纹,两侧护手和座椅边沿同样雕有纹饰。令人叫绝的是,宝座的4只脚为4个非洲小孩人像,均冲额、大眼、高鼻、厚唇,且各据一方端坐在椅子上,双手都抓住两侧的长椅柱。或许是此宝座已有了相当年份,其彩漆严重剥落,增添了一种沧桑感。但即使这样,宝座仍不失为非洲部落酋长的权力象征。

非洲辟邪镇恶

“面具”此面具已有逾百年的历史,系用整块木头雕琢而成,粗犷又简约,与中国的传统傩面具雕塑颇有相似之处。面具上部为由多个兽角组成的帽子,形态十分夸张;中间似是帽沿,刻有花卉纹饰,颇似皇宫内的宦官帽;脸部刻画怪异,但比例恰到好处,为高额、双眼、高鼻、双耳,而鼻子下仅以线纹作为嘴唇,双耳掩映在长长的头发里,整体显得既粗野稚拙,又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威慑感,这或许就是非洲面具独特的艺术魅力所在。

文 顾惠康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参观国家博物馆,看非洲木雕展览

听说国家博物馆今年展览有了新的改版。在今年博物馆日这天,我也来到新的国家博物馆参观了。博物馆从地下到四楼一共有五层展览馆,里面又分不同的展览内容。其中有的要钱;比喻这次法国和意大利来了几幅名人的作品,就分别开了两个展览室,每个展览都得30元一张,看的人不少,人家都是奔名作来的,看的人一半是搞艺术的年轻人,还有的是大人带学习画画的孩子来看画的。他们看得非常仔细,在那几幅名作前面似乎都是站立长久不动一下,我猜这是真懂的人才会这样痴迷的吧。

当然国家博物馆的展览内容大部分不要钱。游人可以随便去看,只是要带上自己的身份证,然后排队,安检包,凭身份证领票,再人身安检;然后就可以进入展览馆内部自由选择参观了。这个馆非常大,展览的东西多,要是想一天看完可能没有那么容易。我在近30年来只要到了北京,一定会到这里看展览,只有在2008年奥运前国博停止展览大修,这大修的时间够长的了,似乎有4年时间没有开放。新馆非常漂亮,比过去的老馆大了很多,当然比去的老馆漂亮多了,游人也不要担心累,里面的布局让你有充分的休息的地方。

按现在的时髦话说,要了解一个城市,就得去该城市的博物馆参观,当然要了解一个国家,更要去这个国家的博物馆参观了。我们国家地大物博,入口众多,历史悠久,真的要了解我们国家,还真的要到国家博物馆来参观学习。我这次还是按照老习惯,一个馆一个馆的慢慢看。

这次一天时间,看了非洲木雕,和我国古青铜器以及古代瓷器展览,其他外国送给我们国家领导人的礼品展览也是颇具艺术,可惜时间不够,只能匆匆忙忙的走了个过场。其中非洲木雕给参观的人有一种大吃一惊的感觉。看了才知道,原来非洲人的艺术观是如此搞笑;非洲那些黑人艺术家的天才在这些木雕上得到了具体的体现。

非洲木雕

光闪闪的雕刀在手指间飞转。顷刻,一块块枯木就显露出勃勃生机,变成扬蹄狂奔的长颈鹿,变成扭臀狂舞的激情少女,变成拉弓射箭的部族武士。非洲木雕艺术之神奇,委实令人惊叹。

非洲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繁荣的雕刻艺术之乡。就我所见,科特迪瓦、苏丹、肯尼亚的象牙雕,刚果(金)、赞比亚、多哥的青铜雕,津巴布韦、加蓬、埃及的石雕,尼日利亚、贝宁、尼日尔的陶雕,还有桑给巴尔的贝雕,乌干达的葫芦雕,塞内加尔的牛角雕,刚果(金)的白沙雕和蝶翅雕,都以造型奇诡、风格别致著称。但是,从东非到西非,最流行、最具特色的雕刻恐怕还是木雕。无论你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精美的木雕在制作、在展览、在销售。木雕被誉为非洲艺苑中最艳丽的一枝奇葩。

非洲木雕艺术历史悠久,但时间究竟有多长,说法不一。我曾听西非的部族头人说,他们的祖先是”口衔刻刀来到人世的”。意思是说,木雕艺术与人类同生并存。考古工作者发现,早在史前时期的非洲岩画中,就有木雕存在的遗迹。据此判断,木雕在非洲恐怕至少有五六千年的历史。但一些学者认为,真正的木雕艺术始于利用铁器”雕木为具”。这样算起来,非洲木雕艺术的历史大约也就两千多年吧。

在非洲不同地区或国家,不同的民族或时期,木雕作品所反映的内容是不尽相同的。刀架、巾托、书挡、果盘、烟碟、手杖等木雕制品,都讲究造型和工艺,但毕竟是生活实用品,不大注重社会历史内涵。真正把强烈的社会历史内涵与高度的审美观念结合在一起的木雕,大致有三种。一是表现神灵和祖灵的作品。非洲是多民族、多宗教、多文化的多元化社会,每个民族或部族都有自己的神话和历史传说,都有自己崇拜的神灵、先祖和英雄人物。每个民族或部族的艺人总是满怀崇敬之情,尽力把这些神灵、先祖和英雄超凡入圣的形象和气质用刻刀表现出来。这在比较强大或历史比较悠久的民族和部族中最为常见;二是反映人们日常生活的作品,诸如男子打猎、少女顶水、母亲哺婴、艺人击鼓、女人歌舞。这些作品贴近现实生活,成为几乎所有国家木雕艺术发展的新趋向;三是表现野生动物的作品。撒哈拉以南的非洲,特别是东部和中南部非洲,野生动物比较集中,其中最常见的是狮子、犀牛、大象、长颈鹿、河马、羚羊。这些憨态可掬或性情灵动的野生动物,大多被刻画得栩栩如生,具有一种独特的活力和美感。

非洲的木雕作品千姿百态,但大多具有共同的艺术特点。一是具有强烈的节奏和动感。野生动物的狂奔和打斗且不说,就是男女人物的活动,从捕猎、农耕到娱乐,都激烈而紧张。这生动如实地反映了非洲人民同大自然搏斗的惨烈。二是夸张手法的广泛运用。木雕作品严格写实的不能说没有,但比较少见。大多是抓住反映对象的某个最突出的特点,诸如男性浑厚刚毅的嘴唇,女性多彩多姿的发辫,长颈鹿优雅修长的脖颈,羚羊活蹦乱跳的长腿,运用极度夸张的手法加以表现,给人以鲜明、深刻、又决不失真的印象。三是粗犷与细腻的巧妙结合。多数木雕作品的总体线条趋向粗犷,但人物和动物某些最具传神力的部分,诸如眼睛、耳朵、乃至四肢,细节的刻画却又甚为细腻。这种粗与细的巧妙结合,使作品产生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艺术美感。

木雕艺术最繁荣的国家,西非有尼日利亚、科特迪瓦、喀麦隆、刚果(布)和加纳,东非有坦桑尼亚、肯尼亚、乌干达和莫桑比克。

木雕在坦桑尼亚被称为”马孔德”。马孔德本是聚居在坦桑尼亚东南部和莫桑比克东北部一个跨界民族的名字。这个民族的人大多是木雕艺术的高手。因此,”马孔德”在坦桑尼亚已经成为木雕的同义语。马孔德工匠多以热带原始森林中特有的乌木作材料。这种木头乌黑透亮,质地坚硬,非常适宜雕刻,特别是雕刻黑皮肤的非洲人。他们雕刻的人物,小的只有手指大,而大的则是真实人体的两三倍。我在达累斯萨拉姆博物馆看到过一个大酋长的乌木雕像,巍巍然在展室中立地顶梁,竟有六米多高。他那一根根乌亮的发丝,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眸子,镂刻得清晰而又逼真,显示出作者高超的镌刻功夫。

肯尼亚木雕艺术的中心是首都内罗毕和海港城市蒙巴萨。从事木雕行业的多为坎巴族人。他们利用这个国家东南部马查科斯地区盛产的紫檀、橡木等硬质木材,雕刻各部族装饰不同的人头像,还有大象、长颈鹿等东非常见的野生动物。我在蒙巴萨参观一家木雕作坊时,还看到一种叫”穆胡古”的木头,天然生就的半边黑色、半边赭黄色,雕刻出来的动物显得更加优美。现在,肯尼亚全国从事木雕制作与销售的据说有十万多人。木雕已成为肯尼亚最兴隆的手工艺行业。

乌干达的木雕作坊主要集中在全国第二大城市金贾及其周围地区。聚居在那里的布吉苏族和罗族人中产生了不少能工巧匠。他们利用本地出产的”波多”木和花梨木为材料,雕刻反映农耕、狩猎活动的人物,也雕刻反映风习民情的群体。他们的作品讲求雕镂细密,但又反对矫揉造作。著名雕刻家迈克尔·狄莫的大型木雕作品《人吞鱼》,取材于人类战胜鱼妖的罗族神话。其中,人的膂力强健,鱼的双睛凶顽,展示出人类在征服大自然过程中的勇猛与顽强。

西非最古老的木雕作品出现在尼日利亚。北部的诺克和西南部的伊费,原是尼日利亚的两大文明中心。早在公元二世纪之前,诺克地区就出现大量陶器、铜雕、牙雕、石雕和木雕。只是由于年代久远,木雕已经朽毁,未能流传下来。我参观过尼日利亚国家博物馆,里面展出的木雕,大多是近一二百年的作品,造型奇特,但刀工稍显粗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件两米多高的作品。初看好像是两根木头拼在一起,不知表现的究竟是什么。细一瞧,原来是一根独木中间镂空,两端仍连结在一起。再从整体上审视,才发现这是一对男女紧紧搂抱,四肢纠结在一起,流露出无限的柔情与蜜意。

喀麦隆的木雕也有比较悠久的历史。在其首都雅温得的木雕市场上,有几个店铺专门出售破旧、甚至有点朽烂的作品。其中,有帝王和部族首领的头像,也有辛勤劳作妇女的整体雕像,件件作品要价都甚高。店主称,这些都是三四百年前的作品,可以说文物。我们不懂行,不敢轻信。当然,市场上出售最多的还是琳琅满目的现代木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乌木的女性半身雕像。那编制细密的根根发辫,那乌黑闪光的双眸,那厚厚的欲言又止的嘴唇,那高高隆起的胸脯,显示出黑人女性独特的青春美。

刚果(布)的黄木雕和加蓬的灰木雕也都各具特色。黄木雕是巴特克、巴邦贝等部族的传统工艺品。这些部族的艺人利用原木的自然形态,雕琢出当地人高高的鼻梁和深陷的双眼。简洁的线条,分明的轮廓,不求人物的形似,而是在几乎变形的高度抽象中追求神似。灰木雕在艺术手法上也有类似的特点。但是,加蓬特产的灰木,质地细密、纹络清晰、色泽明亮,雕镂出来的作品特别招人喜爱。在首都利伯维尔,我们刚走进那家远近闻名的工艺品市场,就同时听到几个摊主用生硬的汉语高喊:”买这个,假的!”我们个个都给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大使馆的朋友解释说,国内来的人选购灰木雕,总担心不是真货。他们往往一边挑选一边议论真假。摊主误以为中国顾客所说”假的”是赞誉之词。因此,他们一看到中国人,就高喊”假的,假的”。这真令人有点哭笑不得。

木雕面具种类之多,工艺之高超,就我所见,恐怕科特迪瓦首屈一指。科特迪瓦有六十多个部族,据说每个部族都有独具特色的面具。他们制做面具主要是在跳舞时佩戴。每当重大节日或婚嫁、婴儿命名等喜庆活动,亲友和四邻不分男女和老少,都戴上自己心爱的面具载歌载舞。我在经济首都阿比让看到,面具的用料既有乌木、红木等硬质木材,也有黄木、灰木、纯白木等质地稍微松软的木材。多数是纯木制做,也有的镶嵌上象牙或涂抹上油彩。面具的造型,有的似人非人,令人敬畏;有的是笑容可掬,惹人喜爱;有的仪态凛然,使人肃然起敬;有的青面獠牙,面目可憎,但也不失强烈的审美情趣。

从东非到西非,制做木雕的作坊、车间和工厂,我都参观过。我发现,地域虽然不同,木雕制作的过程则大致相同。工匠一般选用质地坚实、纹络鲜明的硬木作材料。根据材料的形状、大小、色调来确定雕刻的题材。雕刻时,有的工匠眼前摆着图纸或模型,而大多是什么都没有。他们都是木雕老手,雕刻对象都”深藏在心中”。只见他们对材料稍加审视,捉刀即砍。那的确是”砍”,大刀大斧,几下子就砍出个粗略的形体,称之为”坯子”。对坯子,他们再用不同形状的刻刀雕琢,用不同型号的木锉打磨。定型之后,再用砂纸打光,然后着色和打蜡。这样,一件木雕作品就完成了。大的工厂,采用流水线方式,不同的工匠负责不同的工艺,而在规模较小的作坊,则往往是从砍坯子到上漆,一个人一贯到底。

木雕艺人绝大多数是世家出身,技艺代代相传。他们没有受过正规的艺术教育,是在长年的创作实践中成长起来的民间艺术家。在喀麦隆的巴蒙大酋长国,几个年轻的匠人告诉我,他们世世代代都是大酋长宫廷的”御用工匠”。他们平时”干自己的活,想法赚点钱”,而一到宫廷建筑或装修有需要,他们就去”为大酋长效劳”。肯尼亚著名雕刻家塞缪尔·万乔,祖祖辈辈也都是木雕工匠。二十世纪的五十年代初,肯尼亚爆发争取民族独立运动,他同家人都成为起义军战士。当时,起义军缺乏武器,他就给战友雕刻木枪使用。肯尼亚独立后,他走上木雕艺术创作道路。他的作品在国内外到处展览,获得好评,被称为”给枯木注入生命活力的艺术大师”。他说:”我过去用刻刀为民族独立而斗争,今天则为美化人民生活而努力。”

为保护与展示木雕和其他民族传统手工艺的发展,不少非洲国家建立起合作社性质的创作与生产组织。在首都达喀尔的大西洋岸畔,塞内加尔修建有一个”工艺村”。村里集中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上千名能工巧匠,生产和展示木雕、石雕、骨雕、角雕等手工艺品。在坦桑尼亚,马孔德人本来是利用农闲进行雕刻。但随着木雕市场的扩大,不少人放弃农耕,甚至离开家乡,到城镇专门从事木雕行业。于是,木雕村社、木雕中心、木雕工厂纷纷建立起来。工匠、艺人的相对集中,为提高木雕的艺术质量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非洲木雕以其特有的艺术价值赢得巨大的国际声誉。西欧、北美和日本已成为其热销市场。同时,每年有千百万人从世界各地涌向非洲,除领略美丽的风光、观赏野生动物之外,也欣赏以木雕为代表的非洲造型艺术之美。欣赏之余,带几件回去,对许多游客来说更是非洲之行难以忘怀的纪念。这样,木雕不但给非洲增添了引人的魅力,而且也把非洲人民的勤劳与智慧传播到世界各地。从这个意义上说,木雕艺术在非洲与世界各国人民之间搭起了一座心灵沟通的桥梁。

每次去非洲,我都喜欢带几件木雕回来。有的馈赠朋友,有的则悬挂在客厅的墙壁上,摆放在书房的案头,不时把玩和欣赏。而每欣赏一次,我就觉得好像又神游一次非洲,同非洲又贴近几分。

作者:高秋福

yinny自拍:
其实,在北美照样可以收到许多非洲的木雕。我认识一老外,他专门收集这类东西,二十多年了,几间屋子的东西,都还摆不下,有的不乏是上百万的珍品。我问他是不是到非洲收到,他笑着说,一切都是家门口的。我被这一回答惊住了。帝国主义不仅掠夺我们的财富,非洲这些以第三世界为主的国家也不例外啊。看看大英帝国的博物馆,分中国,埃及,罗马和希腊馆,里面摆着众多的他国的宝物,就已说明问题了。

牛城地主:
国公兄收藏了这么多非洲木雕,XMJD:)

国公:
谢yinny和牛城兄点评。

我们对这块大陆了解的太少了。人类起源于非洲,每个人都有黑人基因哈。这些木雕是作木纹标本收来的。现在看来,艺术价值也很好。

那个长的独木套环木架很老,应是贩卖黑奴时期的东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