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一棵草 – 收了一红木桌

【编者按】说是南山兄什么都好,就是口味有点…..qing。其实也不是什么不足,南山兄在收藏网见到国人美女,殷勤周到,人见人爱,确也左右逢源。要是南山兄口味….zhong些,混进西洋美女圈,不到收藏网来指导,收藏网的门要关一半。

说南山兄手气好,十刀捡到红酸枝,磨拳擦掌忙翻新,更在背面落款章,一派名士作风,连木器大师牛城兄也称赞。南山兄硬生生把一件老两口扔掉的废物变成传承有序的好藏,其思也敏,其手也巧,其品也雅。南山兄 – 不是路旁闲花草,他是南山一件宝。

南山一棵草:
收了一红木桌。

今天收的两位老人家的,10刀,我都没好意思讲价。有两头腿变色了,估计是晒的,两位老人家不知道这是好东西,没保护好,可惜啦,红木真是好东西,就是这样,也没变形。真可以与梅兰竹菊齐名了。气节!

有对联赞红木。

博古通今秦汉宫墙红,
雅俗共赏唐宋京华木。

1
2
3

暗香:
羡慕一下南山师好运气!重新打蜡吧:)

红木是明代传入中国的,唐宋时还没有哈:)

南山一棵草:
谢暗香大师,准备学牛成兄买蜂蜡。反正那对联也不是我写的,抄来的,咳咳

小桥流水:
南山兄见证了”扎实的知识是捡漏的基础!” ,恭贺一下,按地主的法子翻新一下给俺们看看效果。

大牛:
不错,好东西。10刀真是拣到大漏

鹤鸣:
恭喜南山兄捡漏!等着你的新照片喔!

国公:
这东西在古董店里要200刀以上。

oriental-antique:
南山兄的运气咋和地主家一样好呢?不可思议

难得的糊涂:
好好干,南山兄。到了家里放不下的时候,匀些出来哈。加油!

人在悉尼西:
这个才是漏。

南山一棵草:
谢小桥,大牛兄,国公兄,鹤兄,英伦兄,糊涂兄,悉尼大师鼓励,这可是今年第一次捡的漏,红酸枝的。

南山一棵草:
先用400目砂纸打,把外边腐蚀变色那层打掉,很快露出了原来的颜色

5

再用1500目砂纸抛光.

6
7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希望将来谁得到,好好待它。典型的中国款式。

留个印章。

9
10

西门祝:
南山兄好手气,好手艺,好品味!

牛城地主:
赞南山兄好手艺!在家具背面签字盖章很有创意,顶!可以写得再祥细些:)

问一下:打磨时闻到什么味道了吗?

罗德岛1:
南山兄我建议你再送奌银子给那老夫妻。或者送幅画给人家岂不皆大欢喜?哈哈

南山一棵草:
谢西门兄鼓励,回牛兄,酸臭味,末有点黄,红酸枝。

罗大师,老夫妻有钱人,当垃圾卖的,老了处理东西,要是睡马路的卖倒可以多给点,咳咳

鹤鸣:
见识了!嫉妒羡慕赞。

oriental-antique:
南山兄这背面题字,签章真是好点子,以后就传承有序了。

满枝:
恭喜捡漏,也赞这个传承有序的好。

不知深浅:
南山兄,祝贺捡漏,应该是红酸枝。

待到你重新打磨上碏后,上照片展示一下。很想学习。我有几件红木也由于前主人不当心,太阳晒的褪色。很想学习。

另有一问题,用蜂碏和orange oil的混合用在新打磨的表面,颜色变深很多,且无光泽,不像以前那样光亮。是否应该先打碏,不能直接用蜂碏和油的混合。牛城兄如有空,请指教。

我用的就是这个蜂碏和油的混合:

8

踏雪寻梅:
南山师是捡漏大王。这桌子收拾好了,那雅室里又多了一宝。

牛城地主:
要想光泽度好,应该用Minwax牌子的Paste Finishing Wax。

不知深浅:
谢牛城兄指点。

处理被晒褪色,是不是只有打磨上蜡? 可不可以用时间让红木慢慢恢复。
想看一看南山兄处理的效果。

南山一棵草:
踏雪和满枝两位美女也来啦,谢谢鼓励。

深浅兄,我就是用砂纸打的和原来颜色差不多就行了,打太多了木头损失太多,有点可惜。

打蜡不打蜡我觉得看个人爱好,就好像美女一样:“浓妆淡抹总相宜”。我喜欢天生丽质的,像牛兄清施粉黛也好,上油就算了吧,看你个人喜欢了。咳咳。

yinny自拍:
赞南山兄的DIY,更喜欢南山兄‘御览’似的题名。前几个月收了椅子,现在又收到了桌子,这客厅已全套啦,好收好藏,向南山兄学习。

南山一棵草:
谢yinny鼓励。

大树底下:
好收藏.不知南山大师有没有给木桌量下尺寸和断下年代? 那桌面相片再高清—点就好了,可以让我等新手学习参考木纹.

南山一棵草:
大树兄,这个桌子不大,应该四件套,我就拿到其中的一个,好在老祖宗的文化一脉相承,什么家具都能配到一块,我估计解放后的,这件红酸枝,20*14 INCH,感觉没紫檀好,牛城兄和国公兄是这方面的专家,我也是菜鸟,不敢称师,咳咳。大树兄的也传上来看看哈。

910

大树底下:
大师太谦虚了.我现在还在门外徘徊,尚未知酸枝和紫檀之别.弄了两块小木板做标本,感觉象酸枝木.有味道,没有醋那么难闻,也没有花那么沁人心脾.我上几张相片,您有空指点一下。

11
12
13

南山一棵草:
大树兄,看着你这颜色有点黄呀,红木红木,怎么看也得有点红吧,不然怎么叫红木,照相的问题?感觉有点不红呢,远处照红不红?再请牛兄,国公兄,丽丽几位大师上上眼。

大树底下:
哈哈,我也不清楚,要不再来两张自然光下照的?

14
15

南山一棵草:
大树兄,这张有点像红酸枝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