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蓥 – 请教师傅们,这是啥材质?

【编者按】坐看大佬们谈木头,

华蓥:
请教师傅们,这是啥材质?

两件木器,一件是上次发的水仙盆的木架,还有一个手镯,这手镯都不知什么时候买的。先生有时买木器来玩,然后自己诊断为啥“黄花”,“紫檀”的,我一笑置之:“高兴就好”,呵呵!

这水仙盆木架沉于水,用酒精搽拭后酒精纸上呈紫红色:

1
2
3
4
5
6

手镯:

7
8
9
10

百年孤独:
水仙盆木架很漂亮,做工精细,包浆圆润,我看好。如果酒精擦拭紫色又沉水,可能紫檀。手镯看新 个人拙见

西北狼:
哈哈,你先生是醉翁之意不在瓷器,在乎木器也。木架也应该顺过色,我看红酸枝可能性更大点,紫檀的牛毛纹应该更密。腿脚那点白色是什么?是木头原色还是脏东西?

阿江SG:
木架感觉顺色可能性大,从器型板厚等方面看,花梨木机会高。紫檀一般会更惜料,雕工会舍得用。

关东老农 replied 5 days ago…
前些时候我买了一麻袋散架子了的家具。初步鉴定亦沉于水,酒精棉签呈红色。后来把它攥起来了,是个红酸枝炕桌。有锯时没有酸味,但用电钻时可闻到淡淡的酸味。酒精的表象或许是顺色的缘故。给点建议,其一让你家长工将其抛光打蜡,其二做一破坏性试验,再桌腿着地平面上,用钻头打个洞,看看木痟材质并注意加工过程的味道。然后用木楔子粘胶将钻孔补上。

你的木手镯之材质可能是橡木,我有一个大木碗就是这料, 北美很多。

仅供参考。

华蓥:
百年先生,你的意见令我家长工特别高兴,心情一愉快,今天上午在家卖力的做家务,谢谢你的表扬哟,哈哈。

西北君,那白色的东西是胶,那架子有些松了,前主人用胶粘上了。

阿江君,人家长工不服气,说是花梨木不沉水,呵呵,玩笑哈,别介意。

谢谢老农君,其实我一点都不懂木器,只知道几种木料的名字,其中有啥区别弄不明白,有时家中也买些小件,家中还有好几个首饰盒,还镶有玉(不过也就是些岫玉啥的),多是先生玩,也就图个愉快。你说的那破坏性试验到可以试试,反正是玩哈。

关东老农:
将木屑点上几滴酒精,然后点把火,没有香味,也就不用想紫檀黄花梨了!

用于抽大烟的炕桌.

11
12
13
14
15

锯下几条,和闰土换项圈

16
17

华蓥:
这就是抽鸦片的炕桌呀!这桌子挺不错的,看来你手艺也好!

暗香:
老农兄也是玩木高手!:)

华蓥:
暗香,知道你特会看木器,帮我看看哈,咱家里那长工非说水仙盆木架那玩意是紫檀,咱得让他服气呀,和和。谢谢哈。

关东老农:
老手旧胳膊,不会做会哆嗦。
祝校友贤伉俪猴年吉祥!

暗香:
回华蓥,我也是初级爱好者,未曾拥有过紫檀。你家的木架子很漂亮,第一眼会给人紫檀的感觉。仔细看牛毛纹特征没有想象的那么明显,又觉得是老红木stain了冒充紫檀。我家有好几个老红木嵌红根石的花几,刚买来的时候就是黑乎乎的,清洗一下就看见掉色了,露出来酸枝本色:)所以我有些倾向于认为你的架子是老红木的。

老农兄也吉祥:)

华蓥:
谢谢暗香,这个架子和水仙盆一共花了35刀,水仙盆年份不大。其实这个架子是老红木就已经很值了,看来我哪天也要将这个架子按你说的清洗一下,将上面的颜色洗掉,就让那一根筋服气了,嘿嘿。

再谢暗香。

阿江SG:
哈哈!长工不服气可以理解,不过我戴上老花镜后还是看不出紫檀的感觉的。当然,凭照片判材质不可靠,网上交流也只能如此谈谈感觉。

一般纹理上花梨木容易和紫檀接近,因为花梨木属于大果紫檀,亲缘关系近,加上染色的话我见过一些的,不容易判断,棕眼也有办法做小。我现在出差,回家后会上些照片给你参考。而质感上老红木(交趾黄檀)的黑料很像紫檀,同样比重超过1. 而且细腻坚实。

紫檀和黄花梨之所以名贵是有其材质本身出众的优点的:
1,细腻,这个要多比较,包括棕眼,打磨后的细滑,雕刻可以用上细工,等等。
2,荧光,有玉一般的半透感,局部琥珀般的闪动反光。
3,香味,这个在成器后难闻到,盒子类的香味保留时间长。

木材是自然产物,材料特性受产地,个体差异,取材部位等不同千变万化。一般说来普通花梨木是不沉水的没有错,但不是全部都这样。打个不恰当的比喻,牛肉各部位的肌理味道差别也很大,炒熟了更难直接区分。不过有经验的还是能区分,对吧?

我的推断是紫檀的可能性比较小一些。紫檀照片很不容易拍好。而要了解熟悉紫檀,最好就是买几个确定的小件玩玩,形成自己的感觉。我以前就是这样的,现在开始玩瓷器,也开始买些东西上手玩了。关键是玩得开心,对吧?

终于在手机里找到2张照片,发上来看看。

18
19

第一张是成器近2年的紫檀笔筒
第二张是都承盘以及一些小玩意:盘子是大红酸枝,茶叶罐,印泥盒,印盒,莲蓬雕件都是紫檀的。这些物件都是前些年我外派国内工作时候跟朋友买的,都亲自看着他们加工,因为对深入了解的兴趣。购买才能产生深入交流,而新物件,也有好玩之处。
对了,我的头像是老的紫檀框——瘿木提盒,这个比较老些。

还有这个图,是紫檀笔筒局部放大,我手机当屏幕的,可以看细节。

20

华蓥:
太谢谢阿江君了,我一句玩笑,你如此认真作答,还是在出差期间,实在是不好意思。看来你是真喜欢木器,老玩家,为坛子里的木器杂项爱好者高兴,咱们又多了一个行家里手。
你那个都承盘里的东东都高档,那么多紫檀啊!可望不可及哈!不好意思,我还“古狗”了一下啥东东叫个“都承盘”,没文化吧,不要笑哈!和你们交流真好,又好玩,还“涨姿势”。你那个头像我还以为是黄花梨呢,眼拙露怯了,见笑!

你说的我一定叫长工认真看,尤其是关于“花梨木沉不沉水”的问题,一定要他认真烟酒提高,弄明白“牛肉各部位肌理的味道”,不要半罐水还到处晃荡嘛!呵呵。
再谢阿江君!

阿江SG:
华同学客气啦!我工作时候喜欢开小差,越忙越紧张时看看自己喜欢的是很好的放松呢!木器稍有几年经验,瓷器就是完全不懂,看了大半年的博物馆书籍视频,才发现那些都是官窑,就是当官的玩的,我们平民遥不可及的意思。前几天开始买瓷器了,也发帖子求教了。其实,抛开杂念,专心发现什么是自己喜欢的,才是真乐趣。

我刚到家工作了一会儿,明天还要出差一天往返,后天就回国出差感受超冷空气啦!

对了,还是回到这个木架。倘若沉水,那么我最终“毛估估”一下,酸枝木可能占5,花梨木上色占4,紫檀占1,,,怎么样?哈哈!

上个黄花梨提盒奖励一下看看:)

21
22

西北狼:
阿江兄这可是实打实的现货啊,不像我都是网上找图片学习。以后多多指教!

华蓥:
记得我最先开始看马未都那一套“说收藏”时,看来看去也就只记住了“粉彩”,“青花”,“珐琅”几个名字,其它就不知所云了,慢慢的知道他说的那些官窑离我们差不多也就是个地球和月亮的距离哈。

玩就是玩个心情而已,如果我现在500元买的东西,以后还能卖到500元就可以了,就玩个喜欢,多年的好心情就是回报了。

谢谢你那“毛估估”,其实东西是啥已无关紧要了,愉快就行了。

国公:
阿江SG 的紫檀笔筒是本坛的第一个紫檀物件。恭喜。

希望另外开一贴,仔细介绍一下。

华蓥:
阿江君,国公师发话了,另开一贴吧,还有你那些黄花梨啥的,都是好东西啊!本坛第一啊!别人放卫星,你放的是飞碟,欧耶!

西门祝:
上次我逃掉一个紫檀笔筒,因为比较新。至今仍有些不快。

阿江SG:
诸位学长:遵命!且容我准备一下节前发帖,现在去巴淡,明天飞北京,,,

西门兄,新的小叶紫檀笔筒非常多的,,,

关东老农:
有劳阿江先生在下一贴中将提盒上的鬼脸或肚脐眼照几张细图为盼!现谢了!

友情提示:在老帖中悉尼师曾精辟论述海黄与越黄,东方先生展示了精美的黄花梨脸盆架,闲暇时不妨一阅。

祝旅途愉快!

chenopod:
阿江兄在新加坡?

binzhang:
新手问各位大神,我问个问题:我看到一个青花将军罐(清中没问题,但口有两道裂,所以还没动手).关键是它有一个由一块木头雕的底坐,这木头底座非常沉重,细腻,很像紫檀,但是由于年代久远,从中间翘了,导致五个腿不在一个平面上.我的问题是紫檀会变形吗?还有办法修复吗?谢谢

劳当劳:
祝贺华蓥淘到紫檀架。跟一个木头花瓶,听说是椋树的,该树在庙的院子里偶尔见到,还有楠木。椋树俗称老榆头,也是比重几乎为1.0。

23
24

华蓥:
当劳君玩笑了,我哪里淘到啥紫檀,这不在这跟大家请教嘛,收获不小,这35刀算是值大发了。
刚才又去“古狗”啥是个“椋树”了,看嘛,又“涨姿势”了,连那个“椋”字都念成“琼”了,还想,哇,看见“琼木“了,这样下去,离看见杨广的“琼花”也就不远了。

华蓥:
回binzhang 君,不知道啊。我觉得紫檀木性应该非常稳定,不易变形开裂的,看看玩木器的师傅咋説

binzhang:
回华蓥:没开裂,就是变形。

西北狼:
紫檀有牛毛纹和金星,非常沉也有可能是其他木头,铁力木或其他黑檀。关键是油润和木质细腻

西门祝:
回binzhang 兄,紫檀不应该变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