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娘思月和小倩弄琴

【编者按】逢年过节,是画家才子彩房兄和南山兄挥笔创作,一较高下,又相互吹捧的时候。今年中秋节近,大家看了两位的唱和之作,既羡慕两位才子的风情,又喜欢两位高手的诙谐,庆幸我们有珠联璧合的好诗好画可以一饱眼福。

彩虹山房主人:
《秋娘思月》又是中秋月圆时。

故园金桂香飘溢,
舞爱翩翩倩影胧。
商羽声声圆月好,
秋娘思念奈何中。

2

细部:
1

南山一棵草:
妆成每被秋娘妒,好一个秋娘。

刘副官,中秋快乐。

彩虹山房主人:
草,这么素的秋娘还会妒忌你家小倩?

南山一棵草:
我家小倩琴棋书画都会,你家秋娘就会望月亮了

小倩来啦。

3

彩虹山房主人:
小草的小倩,就是脚丫子大了,还露了出来,羞羞:))))))))))))))
琴棋书画都会,你调教出来滴?

前面上的是思月,拜月还没开始呢?哈哈:)))))))

西门祝:
太好了。秋娘素雅,小倩艳丽;秋娘思月,小倩弄月(琴);美人临景,各领风骚,两位大师有一拼。

资深菜鸟:
西门领导,被你这一捣鼓,还真有那意思呢.

南山一棵草:
小倩当然厉害,不然怎么会妆成每被秋娘妒呢

人在悉尼西:
彩虹兄笔力有筋,骨瘦硬之风格,很少人及,每每欣赏彩虹的书法常想起刀筋笔【瘦金书】,柳公权。艺坛就是独领风骚的书法。

南山也是多面手,高产量丰,而且小鸟,仕女画什么象什么,大家发现没有,草兄进步不是走,是嗖嗖的在飞。

南山一棵草:
谢悉尼大师鼓励,刘副官是大才,20年前作品就能在上海文汇报上发表了。

彩虹山房主人:
草啊,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那是人家编辑,记者帮衬,你就别寒战我了。其实我就是喜欢涂几笔,比不得你,可是往专业正道上跑的大家啊。

悉尼师通书画,精鉴定,是大师专家。向您学习,也多谢莅临指导。

悉尼师独具慧眼,草是多面手,高产量丰,而且小鸟,仕女画什么象什么,草不是在走,而是嗖嗖的在飞。草上飞

小桥流水:
哈哈,二位谦虚的话听起来像在互相吹捧

看见秋娘就想起了月饼,专门买了一盒回来了

彩虹山房主人:
鲍翅月饼?

小桥流水:
太土豪了,丐帮吃的是莲蓉月饼,其实最喜欢枣泥和豆沙的,今年要学习制作。

彩虹山房主人:
正是“要解馋,自己使钱;要吃够,自己做”小桥自制月饼,看来是想吃个够啦。

沉厚:
秋娘抚胸且踯躅,
恨不能把小三除。
嫦娥仙子多飘逸,
也把闲时来养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