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山房主人 – 范老

【编者按】彩虹版主是上海出来的画家,是在画版和南山兄互为暗托的艺术家。见到南山兄有大面子请来大师级的乔州兄和老鳞师,一高兴,也为我们介绍了前辈画家范老……

见到彩虹兄称范老,南山兄马上跳出来,和彩虹兄或刘老或南山老互相吹捧。彩虹兄拿出范老作画时的潇洒身影,各位专家又研究起范老身后的红木家具和文房诸宝,真是不失收藏爱好者的天性。

彩虹山房主人:
范老。

第一次见范老是在2012年感恩节前一周周五的团契,他和太太一起来的.

范老,七十五六,是上海的画家.我是上海出来的,又喜欢书画,和他很投缘,就和他聊了起来.
范老人很健谈,基本上我就是个听众.

几次来往,熟识了,他太太才道明了其中的缘由,他俩来看女儿,已经呆了四个月,除了老俩口在家说话,没和邻居,外人打过招呼,邻居没华人,他们也不懂英语.我是他本乡人,沪语谈来,倍感亲切.范老后来对我说,来美国四个月了,他是第一次讲这么多话,快憋闷死了.

2012年圣诞节,我请范老过府一叙,还邀了几位上海老友一同来坐,他见我家藏有许多书画,就一一看来,其中还有他认识的书画老友和师长,他说政协美协常组织他们去画画,全国各地跑.很好玩,比在美国有意思多了.

见他高兴,我就请教他,请他看看我的书画.他一眼就道出了我的风格出处,还问了我师从何人.其实我也没有正式拜过师,以前只是父亲认识的熟人,父亲常叫我去拜望那几位老先生,顺便求些指点过而已,那些都是三十年前的往事了.范老知道我有渊源,就很客气,都说好,没作批评.也许不想扫我的兴致,再说我认识的哪些画家有的虽已作古多年,有些也还是他的师长,我就只好做罢,没有再深入下去.后来我们谈的都是些画坛逸事了.

那天范老还带了他画的一幅画送我,说是我喜欢的风格.展开一看,果然鲜活.他是上海中国画院老院长唐云的弟子.是五三年上海市少年宫第一次选送的十一人中的一个,唐老先生亲自挑的.难得他的花鸟画风格如此海派.

得了这画自然是高兴,范老也很高兴,他说我们认识的太晚了,要不真是可以好好交流.这忘年交,在海外就是更难得了.他一月就要走了.回上海后我们还常有电话联系.最近他告诉我,他又要南下广州参加交流.

下面就是那天范老送我的画.后来他又给我看了他画的几幅扇子。

1
2
3

国公:
好画,好经历。老范叫的亲切。还是范老好。

彩虹山房主人:
回国公,所言极是。都改过了,谢谢指正。

南山一棵草:
看来刘老的名人真迹很多,以后要多给大家饱眼福呀

国公:
都说扇面难画。一般画家不敢画扇面。

彩虹山房主人:
南山老,您的真迹就让我等足够大饱眼福的了。那幅富贵白头很好啊。

回国公,扇面的确难画。经营位置难,笔法墨法更难。

西门祝:
范老的画真好功底!

彩虹山房主人:
回西门大官人,范老浸淫绘画五六十年,功力的确深厚。现在像他这样扎根传统绘画的人不多了。

再上一张范老作画时的照片,派头十足。

4

西门祝:
西门为同乡前辈的好画自豪!!!

彩虹山房主人:
替范老谢谢西门官人。

顺便问一声,有位跟我学画的朋友提及台湾的画家李可梅,是她朋友的老爸。好像是台湾某书画协会会长,和张梅驹大师还蛮熟的,一起在加州办过书画夏令会。你认识麽?

西门祝:
张梅驹大师在这里美术圈的人认识很多。西门下次等张大师回来打听一下就知道。

代向范老和朋友问好,祝大家画艺精进,佳作连连。。。

难得的糊涂:
咳咳,佳作连连,会泼墨真好,说着就可以来哈,咱们玩瓷器就没戏了,不能顺手来个那东西,还得小心的伺候着。

彩虹山房主人:
糊涂兄,谁叫那瓷器金贵,碰不起啊:)))

牛城地主:
欣赏范老的雅室啊!

南山一棵草:
牛兄,范老后边那两小柜是不是红木的?

国公:
南兄现在眼里只有红木,没画了。范老后边那两小柜有点远。从式样看是红木的。那个龙头笔架我也有一个。没照片。

南山一棵草:
国公兄家里真是什么都有,国公兄的笔架肯定是红木的吧

国公:
是青花瓷的。民国的。

彩虹山房主人:
回地主,这个好像是范老在画廊里现场作画。

牛城地主朋友:
原来是这样!画廊装点得雅致!:)

Leave a Reply